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似乎是怕苏玥误会,南瑾烨耐心地解释了一句:“这是天弘帮派的千金大小姐,贝瑶瑶,是我的一个妹妹。”

    “烨哥哥,我不是你妹妹,我是你的女人。”贝瑶瑶小脸一皱,似乎很不满意,“我已经长大了,不是那个小女孩了。我不要做你的人妹妹,我要做你的女人。”

    南瑾烨冷笑一声:“贝瑶瑶,你要还想在我身边老实呆着,就不要再在我面前无理取闹。”要不是因为天弘帮的掌舵者,他早就不耐烦地把这女人踢出去了。

    “烨哥哥……”再次听到这伤人的话,贝瑶瑶几乎又要伤心地落下泪来。

    苏玥瞥了两个人一眼,没有搭话。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与她何干?想到肚子里的小家伙,苏玥还是慢慢吃了几口眼前的清粥,最近孩子越来越沉,压得她心脏都要喘不过气来,她的身子果然还是太娇弱了。

    “别总是吃这些,身体怎么可能吃得消。”南瑾烨让人做了很适合孕妇吃的早餐,各种水果搭配,三明治和肉类,苏玥却一点都吃不下,也没有动一下。

    “谢谢<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苏玥淡淡地应了一句,继续喝着自己的粥。

    南瑾烨俊颜凝滞了一下,隐忍着没有发作。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地去讨好一个女人,她难道就没有看到自己的示弱和低头吗?

    苏玥没有心情去理会南瑾烨的心情,他生气又怎么样?

    身边一直都有那个男人无微不至的照顾,现在孩子闹得厉害,他也不在她身边,她心里也开始隐隐脆弱起来。以后不管有任何男人出现,对她再怎么好,她也不可能再有那种心动的感觉,因为她只想要那个男人的好。

    当你遇到一个乔翊,其他人都已经成了将就。

    贝瑶瑶这才发现,这个女人已经有了六个月的身孕。但是那张几乎长成了祸水一样的容颜,还是成了贝瑶瑶心里的一根刺,她越想越不舒服,明明都已经有了别的男人,还怀了孩子,居然还缠着烨哥哥不放。

    像烨哥哥这样才貌出众的男人,就这样的女人,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配不配得上。

    想到这里,贝瑶瑶隐藏下了自己恶毒的面容,声音也变得越发甜美:“烨哥哥,你好久没有回港岛,今天能不能陪我好好逛逛?好不好嘛。”

    南瑾烨脸上有些不耐烦,原本想一口拒绝,看苏玥心情似乎不太好,就琢磨着,要不顺便带她去港岛转转,散散心,也许就不会再整天再想着那个男人,他也不至于这么憋屈。恐怕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受,自己身边的女人想的是另一个男人。

    “好,正好king会所出了几道新菜,我们去尝尝鲜。”这句话是对苏玥说的,那双原本就邪妄的眼睛里,神色更是邪魅无比,透露出一种志在必得的神采。

    “行,那我好好准备准备!烨哥哥,你等我一下,我们马上就可以出去……”贝瑶瑶很兴奋,这还是南瑾烨第一次这么痛快地答应陪她出去,可当她看到南瑾烨的眼神一直放在苏玥身上,那张笑脸瞬间就变得阴鸷无比。

    敢和她抢男人,下场绝对不会好过。

    苏玥眼皮子也没抬一下,刻意不去想乔翊找不到她该有多着急,她也不能一直这么干等着,必须想办法离开港岛。

    就在这时,苏玥的手无意识一抬,原本放在餐桌上的牛奶连杯子一起摔在了地上。

    南瑾烨腾地站起来,大步上前将将苏玥带离了原地,上下打量着:“你没事吧,身上有没有被牛奶烫到?我看看。”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苏玥退后几步,离他几步远,神色很警惕,淡淡道:“我没事。”

    看着女人紧绷的神色,南瑾烨一瞬间有颓败的情绪,原本伸出的手僵硬在半空中,有些尴尬地收回来:“我说了,我不会对孕妇下口,你有必要把我当做色狼一样防着吗?”

    “我已经结婚了,我是乔翊的女人。”苏玥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

    “结婚了?你觉得这个理由就可以阻拦我吗?你他妈简直在做梦!”南瑾烨眼神阴鸷,最后一句话简直捅了马蜂窝,手一把抓住苏玥的手拉到了胸前,“苏玥,你不要仗着我对你有那么几分好感,就可以随意作贱我,逼急了我,我也不管你孕不孕妇的,立马就让你做了我的女人!”

    “你疯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苏玥被他的眼神吓到,怎么也挣脱不开他紧紧抓着自己的手。

    “烨哥哥,你疯了吗?这是个已婚妇女,这种被人玩过的女人你也要吗?”贝瑶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连声责问,看向苏玥的目光更加歹毒,这该死的女人,居然妄图去勾引她的烨哥哥。

    “闭嘴!不想死就给本少滚开。”南瑾烨脸色阴冷,直接把贝瑶瑶吼得闭上了嘴,颇有些可怜兮兮地看着眼前发怒的男人。

    “对不起,对不起太太,小姐还有先生,这都是我的过错。”就在这时,一个侍者神色慌张地站出来,努力清理着地上残留的牛奶和玻璃碎片,“是我的错,我立刻清理干净。”

    侍者的这一动作,很自然地把苏玥的目光转移过来,本来是很寻常的人和事件,可侍者手上的那个表却吸引了苏玥的目光。

    乔氏在德国有一个专门制作男士手表的工厂,从那个工厂里出来的手表,几乎每一个款式都很特别。

    而这个侍者,手上戴着的就是这种款式的表。苏玥的表情开始不动声色,一个普通的侍者怎么可能戴上这种表,唯一有可能的是,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乔家那边的人。

    难怪,难怪乔翊能这么快确认自己在港岛,原来他早就安排了卧底进南家,就等着接应自己。

    南瑾烨显然没有察觉出什么,恼火地直接用脚踹开身边的东西,脾气火爆得很:“滚,你们全都给本少滚开!”

    “是是是……我现在马上离开。”侍者一副很害怕的模样,收拾好地上的碎片就下去了,他出去的一瞬间,苏玥下意识和他对了一眼,马上意识到,这个侍者有话想和她私底下说。

    可惜眼下没有机会,南瑾烨是一个非常警惕的人,现在千万不能让他瞧出什么破绽。

    “你疯够了没有?强行掳走一个已经结婚了的女人,就真的那么有意思吗?”

    “有意思,我觉得有意思,它就有意思。”南瑾烨的目光在暗处变得越发阴沉,终于放开了苏玥的手腕,看见手腕处的痕迹,心下有一丝愧疚,“对不起,是我刚刚失控了。”

    说着南瑾烨想看看她的手腕,苏玥却没有给他机会,挡了他一下。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你还是不会放我走,南瑾烨,什么时候你才能真的明白,你不是真的喜欢我,只是因为所谓的占有欲。”苏玥也望着一处出神,南瑾烨看着她,她似乎有些瘦了,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神思恍惚。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想让我放手,不可能。”南瑾烨勾唇。

    贝瑶瑶听到南瑾烨这番话,还有他势在必得的眼神,心下一片寒凉,原本还以为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没想到居然给她的烨哥哥下了这么深的蛊,执意要得到一个结了婚的。

    她很想开口骂这个狐狸精,却又怕烨哥哥会因此厌恨自己,只得闭了嘴,想着暗地里怎么给这个女人下套。

    苏玥没有再说话,低头吃了几口,起身又上了楼,脑子里在琢磨应该怎么和那个侍者搭上话。

    南瑾烨也吃了几口,跟着她上了楼。苏玥已经坐在床上,被子盖在胸前,望着窗外愣愣地发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个月以来,苏玥明显感觉到更加疲惫,也更加思念孩子的父亲。人家都说,女人怀孕是恨不得把自己丈夫整天拴在身边,情绪也是各种傲娇各种闹腾。

    想到再过几个月自己就可能要生了,要是他真的不在自己身边,她一定会害怕。毕竟活了两辈子,第一次生孩子,以前产检的时候,医院那些产房孕妇发出的的尖叫声,实在让人觉得恐慌。

    南瑾烨在床尾坐了下来,苏玥身子动了下,找了个离他最远的地方。

    “苏玥,如果,如果你真的愿意跟着我,我一定会让你比现在还幸福。”南瑾烨眼底明显透露着欢愉之色,“你放心,我绝对会像对待自己亲生儿子那样,好好对待你腹中的孩子。还有你,我一定会比乔翊更爱你,我什么都是你的。”

    “可惜,我一点都不想要。如果没什么事,请你先出去吧。”苏玥躺下来,侧卧着,整个人几乎都缩进了被子里,只留下自己的背影。

    听到这话,南瑾烨的手明显在半空中停滞了一下,手背上隐隐透露出凸起的青筋。

    “总有一天,你一定会爱上我的。”看着她的背影,他收回了自己的手,整个人躺下来,头枕压在了她的脚踝处。手臂也摊在床上,只有在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内心的安宁和平静。

    说来也怪,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好像出了什么毛病,否则他怎么可能屈尊要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脑海里,她的身影一直都挥之不去,只有当她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才是他最安宁,最安心的时刻。

    苏玥感觉到枕压在自己脚踝的重力,整个人的身体都僵硬了一下,想抽开,他的手却直接握住了她的脚踝,侧过头,深深地凝视着她。

    那只手隔着被子轻轻地摩挲,笼罩在上面,仿佛能感觉到那小巧而脆弱的骨架,玲珑有致的脚踝。她明明看起来那么娇小,却好像内在有一股很强大的能量。

    苏玥没敢动,一直僵着身子,过了一会儿,苏玥再也忍受不了,踢了下腿,还是没能挣开南瑾烨的束缚。

    “南瑾烨,你要什么,什么都有,就算别人不情愿你也一定要抢到手。什么时候,你才能让人心甘情愿地奉献给你呢?”

    南瑾烨的手一下子顿住,唇边原本愉悦的弧度慢慢放下来,看着她,邪佞的深沉眼眸浮现一缕失落,突然叹了口气:“那你呢,有朝一日,你可不可能心甘情愿地跟在我身边?你知道的,我不可能让他找到你,这一辈子,你都不可能再见到他!”

    最后一句话,几乎是透露出一种狠戾之色。就像在绝境中看到鲜美的食物,时时刻刻想上前直接撕裂一样。

    苏玥淡淡地笑了一下:“我曾经以为,像你们这种黑道世家的男人,只知道玩弄女人。南瑾烨,你不明白,在这段感情里,除非是他先放手,不要我了。否则我宁愿他等我一辈子,找我一辈子,宁愿两个人都带着痛苦地活着,也绝对不会放手。”

    南瑾烨不懂,那是她和乔翊两辈子激化出来的爱,因为曾经恨过,伤害过,爱过,才会像现在这样,坚固无比。

    离开他的每一天,她都在安慰自己,孩子也在一天天长大,很快宝宝就会出来,很快他们就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终有一天,幸福会来临的。

    “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南瑾烨一句话也听不进去,在他的意识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这个女人。

    很久很久以后,他终于明白,在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人,终究成了他生命里无法跨过的劫难。

    大概,这就是命运对人开的玩笑。

    听到南瑾烨离开的脚步声,苏玥立刻坐起来,环视了一周,从被子里拿出一张叠得很小的报纸,那是那个侍者趁乱时候塞过来的。

    果然,自己被掳走的这些日子,内地出了一次大乱子,乔氏“毒品门”演绎得轰轰烈烈,不用说,这一定是南家的人在背后搞鬼,想让乔翊把精力转移到公司上,顺利地囚禁自己。

    苏玥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报纸的内容,沉思了片刻,很快想到了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办法,时间紧迫,她现在必须把消息传给乔翊,稳住乔氏现在的情况。

    想了想,苏玥下了床,慢慢地朝楼下走去。今天的天气非常好,阳光照在脸上,温暖而明朗。

    这是苏玥第一次看到这个别墅的光景,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玻璃的纯黑香木桌,外面种着不知名的树,喷泉后面放着一排不重牌子的车。

    她的目光直接落在了花园里,旁边正在干活的女仆连忙走过来:“太太,请问你需要什么吗?”

    “我想去花园里逛逛,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找一个人陪我,这座花园太大,我怕一不小心就迷路了。”

    既然刚刚那个侍者是乔翊派进来的卧底,他一定会非常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希望一会儿能找到机会透过侍者向乔翊传达消息。

    苏玥的话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反驳,几个女仆面面相觑,似乎非常犹豫。二爷早就吩咐她们,千万不要让这位怀孕的太太随便乱走。

    苏玥淡淡一笑:“你们是怕我逃走吗?反正有人跟着,我一个怀孕六个月的孕妇,怎么可能逃的了?”

    几个人想想觉得也是,一个女仆马上站出来,脸上带着很恭敬的笑容:“太太,我陪你去逛逛吧。”

    “谢谢。”

    这座花园非常大,苏玥走得很慢,也没有和女仆搭话的意思,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女仆刚犹豫着是不是要把苏玥带回去,背后突然被人狠狠地打了一下,她直接晕了过去。

    是刚刚那个侍者,大约二三十岁的模样,一双眼睛如同鹰一样锐利,戴着低檐鸭舌帽。

    “少夫人,你没事吧?”

    “没事,身上有手机吗?我要打电话给他。”苏玥警惕地看了一圈四周,发现没有人跟着,这地方刚好到了监控器的盲区,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她的时间也是迫在眉睫的,怕生性多疑的南瑾烨随时搞突击。

    要是这次被发现了,恐怕事情会更加麻烦。

    “少夫人,给。”

    顾不得多说什么,苏玥立刻拨通拍乔翊的电话,听着那一声声忙音,她的心都在砰砰直跳,仿佛下一刻就会跳出来一样。

    另一边,南瑾烨才从游泳池出来,两名穿着比基尼的美女迎上来,替他裹上了浴巾<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水从他健硕的身上滴落下来,胸口处有一处狰狞的伤疤。

    “二爷,你可真帅。”美女嗲声嗲气的声音,身子也开始在他身上磨着,媚眼如丝,“人家都要被你给迷倒了。”

    “是吗?”南瑾烨脸上挂着邪肆的笑容,勾起那美女的下巴,语气里有微微的薄凉,“让我看看,你这*是不是被我勾得晕头转向了?”

    “二爷,你真讨厌啦。”美女依附在他身上,身子扭得像一根麻花。南瑾烨也不知道在发什么脾气,突然狠狠地把两个女人推开,语气很恶劣:“今天本少很不高兴,你们赶紧给本少滚!”

    南瑾烨坐在椅子上,懒洋洋地挥了挥手,两名女仆上前替他擦干了头发,他神色不明,只是盯着某处出神。

    南瑾烨第一次对她们发这么大的脾气,两个女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这位爷,惹他生这么大的气。

    “二爷……”

    “怎么,想在我这尝尝厉害?再不滚,可就没机会了。”

    “不……不是,我们马上滚。”两个女人胆战心惊地裹了一层衣服,连忙抓起包包朝外面跑了。

    想了一会,南瑾烨似乎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她出来了?”

    女仆当然知道南瑾烨嘴里的她指的是谁,马上道:“二爷,太太说她想逛逛花园,我们立刻找了一个女仆陪太太,二爷要找太太吗?”

    “去看看。”南瑾烨起身,朝花园走去。

    “玥玥,是你吗?”听到那句熟悉的声音,乔翊马上停下车,反复地询问,手掌心都开始出了细细的汗水。

    生怕又是梦一场,那个魂牵梦绕的声音,这些天想起都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疼。

    “是我。”苏玥哽咽了一下,知道时间很紧急,没有再废话,“翊,你听我说,乔子然现在被抓进了警局,你马上派人过去,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警局里的几包毒品全换成其他的东西,然后再找婆婆去警局领人,咬牙不承认他吸毒了,到时候警察一定会去验他们搜到的毒品,等他们发现从出租屋里搜出来的根本就不是毒品,傻了眼,你就让妈咬定有人在陷害乔家,警察没有借口再扣着乔子然,一定还会深入调查,揪出幕后黑手。”

    乔翊细细地听了一遍妻子的看法,呢喃道:“我们果然是夫妻,心有灵犀一点通,和我想的办法一模一样。我在警局已经找人把毒品换了,至于这毒品,一定是南家提供给乔子然的货源,想借机陷害乔家和整个乔氏。只是我暂时还找不到证据,否则这次被扣上”毒品门“的,一定是他南家。玥玥,明天我会上门,亲自会一会南临,你等我。”

    “好,你一定要当心。”苏玥突然想到了什么,“翊,我在南瑾烨手机里找到一个号码,发现最近南瑾烨频繁地和这个号码联系,我报给你,你去查这个号码,也许能找到什么证据。”

    “好,你说。”乔翊原本颓然而阴霾的俊颜已经变得神采飞扬,过了这么多天,他终于有了玥玥的讯息。

    苏玥刚刚报完号码,就在此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似乎在慢慢朝她靠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