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虽然这个女人的眼神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但带头的男人还是一手扯住苏玥的胳膊,直接往车里带。

    “我跟你们走,但你们不要伤害我肚子里的孩子。”苏玥一把挣开禁锢自己的手,直接坐上了前面那辆私家车。

    趁在场的人都没有看到,苏玥把原本一直戴在手上的戒指脱下,悄悄地掉落在了一个角落里。

    “赶紧走!”

    见这女人还算配合,这几个大男人也没多大为难,毕竟是在外面的公众场合,要是一不小心惹来警察。

    几个人齐刷刷上车,以防万一,那男人直接在她眼前晃动了一下手里的东西,是麻醉药,苏玥一下没有防备,晕了过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直到三个小时之后,欧阳夫人和安可从昏迷种醒过来,慌慌张张打电话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乔翊,他才知道苏玥被人掳走了。

    火速赶到现场之后,已经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只有现场遗留下的那个戒指。他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情绪,将戒指拾起来,眼底一片猩红。

    “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要报警吗?”欧阳夫人心下一片慌乱,又开始自责不已,要不是她突然想出去,这会儿苏玥肯定还好端端在家里。

    “报警也没用,现在必须马上找到她的位置。”乔翊收起那枚放在手心里的戒指,明白时间耽误不起,打电话让吴彦过来接安可和欧阳静,自己一个人开车离开现场。

    他的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南瑾烨。一想到那个人,他俊颜一片铁青,握着方向盘的手背上突兀地显现几根青筋。兰博基尼在路上飞速前行,冷风灌进车内,映得男人一双眼眸越发阴鸷。

    如果真的是那个男人,他一定会把南瑾烨撕成碎片。

    当男人闯进南宅的时候,南瑾烨很悠闲地搂着夏清双在花园里散步。英伦风格的别墅占地面积很大,喷泉旁边立着一个雕塑,各色花草争相斗艳。这里的每一处布置,都是精心设计的风格格调。

    “南瑾烨。”很平淡的语调从乔翊嘴里说出来,却给人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夏清双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戾气,下意识往南瑾烨身边躲了一下。

    南瑾烨两只手插在兜里,那悠闲的神情真的就像在漫步一样。

    “乔少大驾光临,本少还真是有失远迎啊。”

    “少废话,把她还给我。”

    南瑾烨故作惊讶,一脸无辜道:“乔少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话也没听懂。哪个她?你要本少把谁还给你?”

    “我不介意提醒提醒你。”乔翊冷笑一声,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一拳狠狠地打过去。南瑾烨没有躲开,只退后了两步。手指揩了下嘴角的血,表情越发变得邪气。

    在场谁也没料到,这两个人前优雅矜贵的男人,现在却不顾形象地打了起来。夏清双嘴角抽搐,南瑾烨出身黑道世家,还以为他能占上点上风,真没想到乔翊打架的身手也这么好。

    “二少记起来了吗?”

    两个人微微喘气,眼神在半空中激战,一道冷冽,一道邪佞。

    “清双,你先回去。”南瑾烨说了一声,让管家把夏清双带回去。夏清双也没有想留下来的意思,自己一个人往里面走去。

    “乔少,你既然怀疑人在我这,那就随便派人搜,如果搜到人握当场就把自己的脑袋卸下来。”南瑾烨幽幽地走上前,瞥了他一眼,“乔少,这说不定,玥玥是自己走的也不一定呢。毕竟你前世伤得她那么深,她甚至宁愿用自杀的手段摆脱你,你以为她真的就能原谅你吗?”

    乔翊的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这是他一直都没有放下过往。

    他曾经这么伤害过她,曾经把她逼到了那么绝望的地步。

    看到乔翊变了脸色,南瑾烨显得非常满意。说起来,这段无比纠葛的爱情还是一个人告诉他的呢<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又怎么样,我曾经错过,可上天愿意给我这个赎罪的机会。”乔翊淡淡道,“更何况,我们彼此相爱,她选择了我,我选择了她,这就是我们这辈子最好的结局,而你,根本没有资格干涉。”

    他握紧了手上的这枚戒指,苏玥从来没有摘下过这枚戒指。今天落到现场,一定是她故意扔在那。这就说明,她不是自愿离开的,她在等他救她。

    “那好,你就去找吧,找到了她就是你的,找不到,就证明你们没有缘分。”南瑾烨收敛了笑容,转身进了房间。

    乔翊垂下眼眸,神色森冷地让跟着的几个人在整个南宅查了一遍。南瑾烨是个非常狡猾的狐狸,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绝对不能漏掉任何一个苏玥可能存在的地方。

    没有找到,得知这个结果,乔翊并没有再耽误时间,立刻撤出南宅去了别的地方搜索。

    玥玥,乔翊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很快,很快我就会带你回来,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别怕。

    除了外婆和苏老爷子,林思渝等人在同一时刻都得知了苏玥被人掳走的消息,为了不让两个老人家担心,几家人一拍即合,瞒着他们,同时也在动用自己的力量紧张搜寻着苏玥。

    苏玥失踪了,当沈御非得知这个消息后,脑子嗡得一声,心一下子揪在一起,大怒:“你们到底是怎么做事的,我让你好好盯着老爷子那边,有动静一定要跟我汇报,可现在她怎么会无缘无故被老爷子掳走?!”

    沈御非太了解沈老爷子的心思,心里只有沈家,只有家族的名誉,当年林思思那件事也是他一手掺和的,私下认了女儿后,就派人一直盯着沈老爷子那边,生怕他借此下手。

    来人有苦难言:“沈先生,我一直都有盯着老爷子的一举一动,可老爷子那边真的没有任何动作,白天就喝茶打太极,晚上又一个人在家下棋和老朋友聊天,根本一点破绽都没有。我看,也未必是沈老爷子掳走了小姐……”

    沈御非坐下来,维持刚刚那个动作,如果不是沈老爷子,会不会有其他人?寻仇还是威胁。

    一时间脑子乱的很,沈御非想也不想,直接起身回了沈家。

    沈老爷子正在书房,很镇定地坐在小沙发上,旁边放着自己的拐杖,桌上的茶散发出一种清香,飘着一缕薄雾,整个书房一时间都充斥着这种带着苦味的清香。

    二十分钟后,楼下果然传来了动静,是沈御非上楼的声音,听这脚步声就能猜到主人有多沉重的情绪。书房的门几乎就是被人闯进来的,沈御非的眼睛在里面扫射了一圈,最后定格在沈老爷子身上:“她人在哪,是不是你把苏玥藏起来的?”

    沈老爷子很淡定,语气严厉道:“御非,你这是什么态度?这就是你跟父亲说话的语气?好歹也有份血缘关系在,我为什么要对苏玥下手?”

    “态度?”沈御非听到这个词,突然间觉得很想笑,连眼角都笑出了泪,“我今天还就这态度了,父亲,这么多年来,我真的受够了!我受够了!”

    这还是沈御非第一次这么跟沈老爷子说话,沈老爷子气得用力拍了下桌子:“放肆!谁允许你这么跟我说话?那个女人都死了二十年了,你还要为了她女儿忤逆我吗?”

    沈御非大声吼:“那是我和她的女儿<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你根本就不懂这种感情,你只知道沈家!只知道名誉!你活该这么孤单一辈子,你活该,活该让我妈直到死也不原谅你,你太自私了。”

    “闭嘴!你这个逆子!逆子!”最后一句话显然激怒了沈老爷子,他一下子站起来,拐杖狠狠地朝沈御非扔去。

    沈御非没有躲开,那拐杖直接磕在了他头上,破了一大个血口子,温热的血流下来,两个人都喘着粗气。

    一瞬间,沈御非突然泪如雨下。除了林思思死的那回,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流泪。

    “爸,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如果你能够良心发现放回苏玥,我感激不尽。如果你还是这么一意孤行,我也一定会找回她。”沈御非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冷淡,头也不回地下了楼。

    “好!好!好!你去找,我让你去找。逆子,你居然敢这么忤逆我……”沈老爷子一时间心头火气,脾气一上来,许久没有发作的哮喘上来了,“你这个不孝子,你要是敢去找,认回那个孽女,沈家所有列祖列宗都不会原谅你的……”

    “那就不原谅好了。”回答他这么一句冷冷的话,沈老爷子听了几欲晕厥。

    “老爷子!”旁边的几个人连忙扶着,慌慌张张帮他找急救的药。

    沈御非没有回头,一步步走出了这个困扰了他一辈子的沈家。阳光太过刺眼,他下意识眯上眼睛,落下泪来。

    如果当年他就做了这个决定,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他会有孩子,有心爱的妻子,会幸福一辈子。

    父亲,沈家,这就是他这辈子的选择,却错过了她的一生。痛得连心都开始麻木,沈御非感觉喉咙见一热,那口一直哽着的血吐了出来。

    “沈先生!”高特助想扶住他,沈御非挡了他一下,开车离开。这一切,是该彻底结束了。

    苏玥怎么也想不到,这次绑架她的人居然是苏家的老太太,她许久没有见过的奶奶,苏城的亲生母亲。

    等苏玥从昏迷种醒过来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虽然还是白天,可这屋子里却阴暗得厉害,里面只有很简陋的家具,供着一尊佛像,旁边还挂着苏家逝去长辈的遗像。

    苏老太太手上滑动着一串佛珠,嘴里念着什么,气氛很诡异,苏玥感觉背后的汗毛都要竖起来。

    “你醒了?”苏老太太看着苏玥已经鼓起来的肚子,眉头皱得老紧,孩子已经差不多六个月了,看起来都像即将生产。

    苏玥摸不准苏老太太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也就以前因为自己签约公司的问题,和这位老太太闹过矛盾。后来两人有人一直相安无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用这种方式“请”自己过来。

    “奶奶,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苏玥决定先什么都不问,静观其变。

    苏老太太点点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打量了她一下。

    “玥儿果然像你母亲,十足的美人坯子。不过也难怪,你母亲当年把阿城迷的六亲不认,她的女儿自然也丝毫不会逊色。只可惜,你这张漂亮的脸蛋不能为苏家所利用,这是我最遗憾的。”

    表面上听起来是在夸她,可苏玥却没有忽视掉苏老太太那股子阴冷的语气<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奶奶找我过来,就是为了谈论我母亲吗?”

    “当然不是,这次找你当然有很重要的事情。”苏老太太重新恢复了平静的神色,“我要你和乔翊离婚,跟了南瑾烨。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月份大了,既然打不掉就生下来,我一定会给他最优越的生活。我向你保证,即使以后孩子长大了,也不会不认你。”

    听到这荒诞的请求,苏玥不可思议地笑了一下,神色坚定地摇头:“不可能,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离开他。”

    南瑾烨,苏老太太怎么会和这个男人扯上关系?他们一定达成了什么协议,苏老太太是想通过卖孙女谋取什么利益。此刻说不怨恨这个奶奶,那都是假的。

    “我就猜到你是这个反应。”苏老太太淡笑,“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存放苏家逝去先祖遗像的地方,每年一月苏家会来一次祭拜,没有人会猜到你在这里,更没人知道你是我掳走的。你死心吧,乔翊找不到你,这辈子,恐怕你都休想再见到他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苏玥脸色蓦然变得苍白。她知道,苏老太太说的是事实。她既然敢这么公然掳走自己,暗地里一定做了不少工作。起码现在这个用来藏匿自己的地方,就绝对不容易让人找到。

    就连她也没猜到,掳走她的人居然会是这个一直淡然处世的苏老太太。正因为她心里笃定乔翊一定会找到她的行踪,一定会来救她,所以她才一点都不害怕。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苏玥声音变得沙哑,感觉到肚子里维系命脉的微弱气息,那股刺痛更是从心蔓延。

    灾难,终究还是来了。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身在何处,乔翊怎么找得到她?

    “不为什么,苏家养了你这么多年,现在也该是你付出回报的时候了。”苏老太太淡淡道,神情没有丝毫妥协,“从今天到孩子临盆之日,你就呆在这里好好养胎,我会给你请最好的营养师,毕竟你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还要叫我一声奶奶。”

    “你把我卖给南瑾烨,爸他会答应吗?他允许吗?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他们会查到你身上,奶奶,你放手吧,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苏老太太难得一笑:“苏玥,你还是和你母亲一样单纯,愚蠢。你以为就靠我一个人,能这么顺利地把你掳走吗?”

    “什么意思?”苏玥不明白,难道除了苏老太太,还有人和她合谋一起掳走了自己?

    苏老太太难得耐心一回,淡淡道:“二十年前,我就和沈家老爷子一起合作过,拆散了林思思和沈御非,他们之间那些所谓的误会,还有肖丽华的插足以及未婚先孕,全都是我和沈老爷子密谋策划的,当年我们就合作得天衣无缝,还签下了一份协议,动用了两家势力压住了当年的新闻。原本以为你的身世永远都会是一个秘密,谁知道你们居然还是察觉到了端倪。于是二十年后我和沈老爷子又有机会合作了一次,这回却是谋划一起把你卖给南瑾烨,呵呵~~”苏老太太发出一阵阴冷的笑容,“他怎么会允许一个私生女毁了沈家的名誉呢?”

    听到这里,苏玥已经很明白,沈老爷子也参与了绑架自己的这件事,而他,才是导致沈御非和林思思悲剧的幕后黑手。

    “苏玥,你也别怪我们,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福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你们母女俩注定和豪门无缘,却又硬要和豪门扯上关系。”

    苏玥走到窗户前,脸色冷淡:“既然你们已经得逞了,为什么还要害我妈的命,为什么就不能留她一条活路。”

    “死人是永远不说说出真相的,这点你应该也很清楚。”

    说了这么多,苏老太太也不打算再透露些什么,慢悠悠地转身离开。沈家和苏家一起合作,第一次没有失败,第二次也同样不可能失败,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个南家。

    ——

    豪华别墅区,沈染雨坐在钢琴面前,顺畅地弹奏出那首熟悉至极的琴曲。她其实特别讨厌弹琴,但是为了讨乔子然的欢心,她把所有的琴曲都练得无比熟练。

    “真好听。”乔子然坐在她身边,用温柔的眼神看着身边的女子,沈染雨回眸一笑,二个月时间,她最终成功地让这个男人爱上了她。同样的,她也深深地爱上了这个男人。

    他的成熟,他的温柔,还有他偶尔的忧伤,都让她疯了似的陷了进去。

    要是不爱她,怎么会天天只陪着自己,只要在她需要的时候,乔子然都会出现,安慰她,逗她开心。

    可梦始终还是要醒的,二个月都没再过来骚扰她的郭纯美,在今天终于打电话过来,似乎想提醒她,她沈染雨只是一颗被她捏在手上的棋子。

    她和乔子然的开始,就是有目的的。看到手机屏幕上跳跃的字样,沈染雨浑身发冷。乔子然注意到她神态的异样,温柔地问了她一句怎么了。

    “没事,刚刚在想别的事情。”沈染雨走到稍远的地方接了电话,“你找我有什么事?”

    听到沈染雨冷淡至极的声音,电话那段传来一声嗤笑:“当然是好事,做了这一回,你以后就自由了,怎么染雨,你不开心吗?”

    “开心?当然开心。”沈染雨牵扯了下最蠢,眼底透露出一种深沉的恨意,“说吧,又要我做什么?”

    郭纯美见沈染雨一下子就猜中了她的用意,有些没趣道:“很简单,让乔子然沾染上毒品,就没你什么事了。”

    “你说什么?!”沈染雨有些不敢置信地重复了一遍,怕里面的乔子然听到,又压低了声音,“你疯了吧,为什么要让他沾染上那种东西?”

    “叫你做你就坐,哪来这么多废话!”郭纯美有些不耐烦,讽刺笑道,“你该不是爱上那个乔家三少了吧?沈染雨,你脑子最好给我清醒一点,你自身难保,还想帮乔子然?你要是敢不作,信不信明天满大街都会是你沈大小姐的艳照和视频?”

    听到郭纯美的威胁,沈染雨觉得身子一阵发凉。

    挂了电话,她回到房间,看着钢琴面前那道修长的身影,俊美的侧颜,第一次感觉到了抉择的痛苦。

    郭纯美在那边悠然地等了一天,她太了解沈染雨这个人,知道她最后还是会选择让乔子然吸毒。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那些所谓的爱情都是骗鬼的。

    果然,傍晚时候她等来了沈染雨的准信,愿意为她做这最后一件事。郭纯美唇角一勾,直接将卧室的几袋毒品悄悄运送过去,安安静静地等着好消息。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