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当年真相,终于等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乔翊的担心无可厚非,肖丽华母女一直都是这种性格偏激的人,不管身边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都觉得是别人的错。

    “沈先生,沈夫人和沈小姐知道这件事吗?你想认回女儿,万一她们又以为是玥儿在挑唆你,来找她兴师问罪,羞辱她,玥玥会更加恨你。”

    乔翊走了几步,尽量走到一个别人听不见的角落里。

    说到这里,乔翊什么都明白了,沈御非知道了苏玥的身世,想极力认回女儿。

    “我什么都知道了,我现在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想和我女儿见个面,一起吃个饭。”

    沈御非突然呜咽了一句,从一开始拨号的紧张,到现在的失望。心情一落千丈,即使像他这样一直强悍的大家长,这一瞬也会变得脆弱起来。

    “我是乔翊,你有什么事和我说就行了,她现在不太方便。”现在天寒地冻,沈家那几个人又对苏玥虎视眈眈,这个特殊时期,他会更加警惕。

    乔翊一愣,眉头下意识蹙起。这个声音他认得,沈氏集团的总裁沈御非他来找玥儿干什么?

    “苏玥,你……你能出来一下吗?我有事想见你。”

    “我手机响了,老公,你去帮我接一下。”听到手机铃声,苏玥随即碰了下乔翊,乔翊随即过去,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这样,已经足够了。

    一群人其乐融融,苏玥突然有些感慨,重生后,她改变了自己原本不幸的人生,得到了这样一份来之不易的幸福,还有身边最温暖的男人。

    乔翊有些无奈,把鱼肉放在她碗里:“八字还没一撇,你俩倒连孩子的终身大事都想好了,还是先赶紧把你和小家伙喂饱才是大事。”

    “那是必须的,墨邵是谁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生的孩子也一定是拔尖的,这门亲我结定了!翊,你说呢!”

    青梅竹马,听起来就觉得很暖。两个小家伙一起上学,升学,一块长大,互相呵护对方。也许,也会成就一段良缘。

    墨邵俊脸神采飞扬:“玥,这下我们可以来约个娃娃亲了,这两孩子要是能一块长大,青梅竹马,就算以后不会真的在一起,感情也绝对不会差,”

    可是墨邵……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懂,还是假装不懂。在苏玥看来,既然现在两人已经结了婚,不如敞开心扉接纳对方。

    看邵兰苦笑的模样,苏玥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从大学到工作,没人比她更清楚邵兰暗恋墨邵的心有多苦。

    “小玥,你还别说,这个孩子的到来我一开始也是手足无措的。”

    天!居然真的是未婚先孕,难怪墨邵急着就和邵兰领了证。看两人这副模样,应该是奉子成婚。

    “你俩也真是速度啊,结婚才多久?该不会是……”苏玥挑眉,有些意味深长地看向墨邵,墨邵有些无奈,一个眼神过去。

    “是啊,怀孕三个月了。”邵兰有些失落地抚摸着小腹,笑得有些勉强,同样是怀孕她和苏玥的待遇相差可就大了。

    “听墨邵说,你也怀孕了吧?恭喜,邵老一定会很高兴。”

    乔翊在一边也不知道有没有听,一心只放在了苏玥身上,很仔细的为她挑鱼肉的刺。自打怀孕以后,苏玥对鱼的兴趣增加了好几倍。

    林思渝笑了笑:“女人生孩子多辛苦,难道不该多娇宠着吗?女人身子这么金贵,做男人的就要多上点心。”

    “玥,你这一怀孕果然有太后娘娘的趋势啊。”偏在这个时候,墨邵和邵兰一起来了,邵兰看着男人这么温柔呵护的模样,忍不住打趣了一句。

    纪铭深有些无语地看着乔翊怀里的女人,一副看吧,把你宠得那么娇气的表情。

    既然有人帮了,苏玥直接懒得动了,睡眼惺忪地赖在男人怀里。

    “乖,睡太久了不好,下来吃饭填饱肚子,别饿坏了自己。”

    睡了一个小时,外婆上楼喊醒她吃饭,苏玥一开始还想赖在床上几分钟,没想到没过几秒乔翊就上来了,直接掀了被子帮她套上外套,又公主抱地将她抱下来。

    “嗯。”苏玥把那张明信片放在胸口,眯着眼睛假装睡着,他温暖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幸福的感觉在胸口荡漾着,俯身在她额前吻了一下:“好眠,宝贝。”

    “等肚子里的小家伙出来以后,我就和你一起去。”苏玥主动在他唇边吻了一下,乔翊也在她唇上啄了几口才罢休,“好好睡一会,有事叫我。”

    “看到了那个阶梯没?”乔翊半躺下身子,指着明信片笑,“那里的一个老板说,把爱人的名字写到那个阶梯之上,就会有好运,我跟他说我以后会带妻子一起回去看看。”

    看着那几行字迹,苏玥想象他那时候的心境,心里既难过又甜蜜。那段失忆的日子,他就是这么过来的吗?

    爱你的,乔翊。

    你看到这张明信片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欧洲,幻想着某一天和你一起度蜜月。蜜月路线我已经拟定了,而且已经一个人独自走过一遍,我希望下一次,身边有你。

    dearshuangshuang

    这张明信片上的字迹,已经有了一点陈旧的感觉,背景是欧洲的某一个地点,广阔无垠的大海。

    上了楼,苏玥窝在被窝里,一头乌黑的长发在枕头上散开。

    喝了几口汤,乔翊把苏玥抱起来,小心地放在臂弯里,抬腿上了楼:“刚刚不是一直想知道明信片里写的是什么吗?我现在拿给你看。”

    外婆乐呵呵地走过来,给苏玥盛了一碗汤:“玥儿,到楼上去睡一会,等饭菜好了我叫你。现在你可是双身子的人,嗜睡是正常的,好好养足精神才好。”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想睡就再睡一会。”

    “小懒猪。”乔翊好笑地刮了下她的鼻子苏玥哼了一声:“还不是肚子里的小家伙弄得,还好意思说,都是你的错,都怪你。”

    回到外婆家,苏玥觉得整个人都暖和的,身上又裹着像个球一样,刚一挨到沙发就昏昏欲睡。她本来身体就好,乔翊还给她穿那么多,也不怕重死她。

    明溪被苏玥的表情和语气逗笑了。

    “他这个人只要一提到吃的,甭管什么人都能谈得来。再说了,你明大厨的厨艺那可绝对不是盖的!”苏玥努嘴,“明溪是谁啊?那绝对是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的绝世大美男啊。”

    明溪弯了弯唇:“好,你也是。有空的时候再带着叶谦来我家,随便蹭吃蹭喝,没想到我跟叶谦也蛮谈得来。”

    “回去小心一点,我也要回去吃饭补充能量了,下午再美美的睡一觉!过几天剧组见了。”苏玥淡笑。

    “我们之间就不用说这些虚的了,这次揪出幕后黑手,以后拍戏也能安心一点。”在剧组相处下来,苏玥和明溪几个已经成了比较要好的朋友。

    “没事,我让司机开车送你回去,这次多谢你救了玥儿。”

    明溪已经出来了,手上缠着几圈的纱布,他看着两人的温存,微微一笑:“让你们等急了吧,不好意思,医生耽搁了下时间。”

    “翊,明信片上写了什么?我很想知道。”苏玥突然急切起来,乔翊吻了下她的额头,“回去给你看,还有,我爱你。”

    “我知道。就算你收到了,也会以为我不是个疯子就是傻子吧。所以,我备份了一张一模一样的明信片,等着有一天你能看到,还好,终于等到了。”

    苏玥有些心虚:“门口那邮箱,我已经很久没有去清理过,所以我根本没收到。”

    乔翊突然抱紧她,叹息道:“就是你忘记我那段时间,我一个人走过了那些地方,就在当地的邮局给你寄了这么一张明信片。”

    “什么明信片?我怎么不知道。”苏玥本来还迷迷糊糊地,大有要睡着的趋势,一听到明信片三个字脑子又开始变得清明,有些不解,“什么时候给我寄的,我好像从来都没有收到过。”

    “一直没有什么时间去度蜜月,现在又来了这么一个小东西,只有等他出来,才能补上了。”乔翊微笑,眼里已经有了憧憬,“玥玥,其实很早之前,我就已经拟定了我们蜜月的路线。我在欧洲的时候听过一个传说,只要情人按照路线度蜜月,就一定不会分开。当时我一个人在那个地方,还给你寄过这样一张明信片。”

    “嗯。”苏玥的脑袋又靠着,眼睛迷蒙似乎又要睡着了,最近真的很嗜睡,好在《缘来如此》的拍摄已经要接近尾声,她可以稍微轻松轻松。

    “好,听你的。”乔翊抱着她,声音里透出丝丝喜悦,“外婆和小姨说已经做好饭在家等我们,特意给你煲好了烫,今天下午就在家好好休息吧。”

    苏玥咯咯笑着:“男孩就叫雪彻,女孩就叫彻雪,这样不就行了。”

    “彻雪,怎么像个女孩儿的名字,万一是个男孩怎么办?”乔翊发现女人醒过来,裹紧了她身上的大衣。

    她的手指纤细,在他的掌心里划出痒痒的感觉,他却异常享受。不管过了多少年,他始终记得她在他手心写字的画面。

    “他来的时候下着大雪,不如就叫我们的孩子彻雪好不好?”苏玥突然展开男人的手心,一笔一划地在他手掌上写着两个字,彻雪。

    苏玥迷迷糊糊地醒来,就看见他静逸的脸庞,也不知道她睡了多久,估计他的胳膊已经麻了。

    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苏玥开始变得嗜睡,却没有普通孕妇那样吐得那么厉害。它一直安静地占据了苏玥的一个角落,不怎么折腾妈妈。

    京都的一月,雪渐渐下得很大,树干上挂着雪花和冰条,银装素裹,整个世界好像被雪掩盖住,美得惊人。

    医院的长廊里,乔翊坐在那,看着怀里睡得很沉的女人。就这样看着,好像怎么都看不够。她的脸色已经由一开始的苍白变得红润,身体也调养得很不错。

    ——

    她经营了二十年的婚姻,二十年的爱情,最终还是一个梦境,碎了个彻底。

    肖丽华就像个疯子一样在公司门口大呼大叫,却依旧没有留下沈御非的一个背影,最后蹲在地上嘤嘤哭泣。

    “沈御非……”

    “沈御非,你给我回来!”

    “如果你想离婚,可以!公司和所有财产都留给一双儿女,你净身出户!你要离,就必须变成穷鬼、”

    肖丽华突然情绪无比激动,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句:“沈御非,你以为离婚有这么简单吗?爸绝对不会允许你离婚,不管是二十年前还是二十年后,你依旧没有做主的权利!”

    沈御非留下最后三个字,转身离开了。

    “是,我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了。肖丽华,我受够了,离婚吧。”

    肖丽华惊愕,身体开始颤抖:“你……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了,肖丽华你这个骗子,是你杀了思思,是你拆散了我们!”

    “御非,御非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肖丽华当场懵了,立刻从公司追出去,有一种近乎绝望的情绪涌现。

    “你放开我!”沈御非就像触及到了什么肮脏的东西一样拼命甩开,眼底的厌恶之情难以掩盖,“肖丽华,二十年了,你沈夫人的梦,也该醒了!”

    “御非,你怎么了?”肖丽华衣着优雅尊贵,正在和公司的员工微笑打招呼,没想到却看到自己的丈夫疯了似的从办公室跑出来。

    “思思……思思……”他走得越来越快,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几乎是疯狂似的跑出了公司。

    半晌,沈御非站起来,直接出了办公室。

    “张律师,明天你来办公司一趟,前几天我签下的几份文件,我改变了想法。”他知道做再多也无法弥补过去的错误,只能尽量地补偿。

    想到这里,沈御非突然害怕起来,苏玥要是知道他是这样的父亲,会不会离他而去,会不会永远不认自己?

    那一晚,他永远都记得林思思说的那句话:“沈御非,你这样的人永远得不到幸福。”

    他相信了,甚至开始疯狂地报复女人。

    直到那一天,他亲眼看到那个刚出生的小孩子,加上肖丽华和他说的那些事情,他气晕了。

    当时他知道她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是愤怒至极的,他狠心到一年都没有去看过她一眼,就让她一个人在那栋别墅里,圈养着她。

    狠啊,这种惩罚,真的要比他狠上好几倍。

    直到死,都不让女儿和他相认,直接把这个秘密带进了坟墓。

    他终于成功地践踏了思思的尊严和骄傲,把她伤得体无完肤,才会让她这么恨自己!

    旧式的皮夹里,那张陈旧的照片勾起了他无限的伤感,猩红的泪水从眼睛里低落下来。沈御非弯下腰,他扶着桌子,疼得直不起腰来。

    看着夫妻二人离去的背影,沈御非接通内线电话交代了一些什么,然后坐在那里看着照片发呆。

    “刚刚我太太已经说了,连沈老爷子我们都不怕,还怕对上你?”

    “你以为我沈氏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沈御非锐利的目光看过来,却只看到苏城脸上无谓的冷笑。

    “我们走吧。”

    沈染雨这么嚣张跋扈地杀人,和她母亲的鼓励教唆脱不了关系。原本苏玥的身世秘密也可以一辈子成为秘密,可现在苏玥时时刻刻面临杀身之祸,还是来自肖丽华母女,那就不得不公布了。

    看着沈御非依旧沉默不语,苏城心里突然觉得有些悲哀:“沈御非,该说的我和亚玲已经说了。肖丽华和你的宝贝女儿都想要苏玥死,上次婚礼的杀手,就是沈染雨派来的。还有那次车祸,也是肖丽华一手安排的闹剧,你好之为之吧。”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