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列表 > V54:挨打
    很多事情,都来得太不是时候,苏玥很不可思议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孩子居然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来了。

    “几个月了?”

    “二个月,胎位不是很稳定,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确实不适合生育。更何况,病人身体不算好,孩子的生长环境太差。”医生解释了一番,看着他们越发难看的脸色安慰几句,“这也不是说这个孩子就不能留下来,只是废些精神。”

    打掉是不可能了,起码苏玥自己不可能答应。

    “玥儿。”乔翊看着她,心底好像被针扎了一样,有一股温热慢慢涌上来,一刹那甜美的窒息。他们有孩子了,可这个孩子却给苏玥带来了生命的威胁。

    “老婆,对不起。”他的手轻颤着,俯身给她穿上鞋,这一刻,他是那么孤单,那么脆弱,好像眼前就是他生命里唯一的一道光。

    苏玥摇头,眼里漫出细碎的泪光:“你别这样,有哪个女人不生孩子,况且那个人还是你。我是心甘情愿的,心甘情愿孕育我们的宝宝,宝宝需要一对坚强的父母。”

    林思渝的脸色很难看,她听到医生后面一连串的话,心也揪了起来,看着乔翊的眼神变得不冷不热。

    “乔翊,这就是你的爱?你的爱就是这样,在她不适合的时候怀着孩子,然后好一尸两命吗?”

    “是我的错。”乔翊的面色依旧,听到这个消息,他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

    医生之前就曾经判断过苏玥怀孕的几率很小,他一直也抱着侥幸的心态,没想到这次居然真的怀上了,而且对母体的性命有威胁。

    如果苏玥真的有了什么,他真的要恨死自己。

    林思渝心里是责怪乔翊的,自己牵挂了二十年,第一次看见和她血脉相连的孩子,已经怀了二个月的孕。

    “好了,现在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你现在责怪他们又有什么意思。”纪铭深在一边劝阻,眉头紧皱。

    “为什么?!为什么玥玥这孩子要受这些苦头,那个负心汉却在外面一家四口这么幸福!这不公平。”林思渝咬牙切齿,林思思当年受的苦一幕幕涌现在脑海。

    “别说了!”纪铭深听到林思渝脱口而出的话,吓得一把捂住她的嘴。

    林思渝一把甩开纪铭深的手,眼泪肆意横流:“纪铭深,你这个懦夫!我告诉你,我才不管当年沈老爷子定下的那个破协议!你连大姐都敢爱了,现在居然还怕那个什么沈老爷子吗!”

    一个爱字,让纪铭深白了脸,那个曾经不堪的事实,就这样摆在了自己面前。

    他的确是个懦夫。

    “够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外婆第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身子气得不断地颤抖,“你们一个个的,非要在这个时候闹,非要吵得几个孩子都不得安宁吗?”

    “妈,这都二十年了,你还要隐瞒到什么时候?!他们凭什么可以这样心安理得地活着!欠下的债,就应该还。”

    见他们吵成这个样子,医生突然进来,斥责道:“你们吵什么,不知道这里是医院吗?都安静点<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我在隔壁都听见你们在吵。”

    “对不起啊医生,我们不是故意的。”外婆狠狠地瞪了眼林思渝,林思渝看了眼床上的人,语气温和下来:“吃点东西吧,这样对孩子不好。”

    她没再说什么,沉着脸拿起开水壶朝开水房走去,她现在实在需要冷静。

    乔老爷子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但他高兴不起来。他把这个孙媳妇当做孙女一样宠爱,以前也催过他们要孩子,但乔翊把医生报告向他说了以后,他就反复叮嘱孙子要好好调养苏玥的身体。

    谁能想到,孩子就这样来了,来得根本不是时候。

    这一天突然下起了雪,稀稀落落的人群走在街道上,灰蒙蒙的天空落下洁白的雪,外面很快变得白茫茫的一片。

    冬天,真正地来了。

    “跪下!”乔老爷子坐在上面,神情没有以往的慈爱,反而多了一丝阴霾,“老二,去拿家法过来!”

    乔翊跪下来,跪在他面前,沉默着没有说话。他的背部僵直着,心里一时间烦乱无章,不管多乱,心里还是想着在医院休息的苏玥。

    乔墨城不敢忤逆,转身去取了老爷子数十年的鞭子。几十年来乔老爷子都是极宠孙子的,这次动了家法,可想而知心里多生气。

    宋承风,欧阳静也回来了,站在一边没有说话,欧阳夫人此刻的心情半喜半忧,心情复杂。

    林思渝坐在一边,温言温语地安慰自家老太太。在她看来,乔翊也必须吃些苦头。

    “爸!”

    “你们今天谁都不能替他说话!”乔老爷子大怒,犀利的眸光冷冽的扫过跪在地上的男人,“翊,你知不知道,今天爷爷为什么对你动家法?”

    “知道,爷爷,我没有半分怨言。”他现在恨不得把自己抽死,这些都是他应该受着的,这一次他的自私威胁到了苏玥的生命。

    乔家其实有一条外人很陌生的家训,就是一辈子只能忠诚于自己的妻子,爱她如生命,一旦决定和一个女人领证结婚,就是一辈子的责任和担当,否则,剥夺继承乔家的继承权。

    乔苍衍出轨的事情发生后,乔翊很自然地接手了乔氏,外人都以为是乔苍衍心灰意冷,才把总裁的位子让给了儿子。

    实际上,乔苍衍之所以被迫放弃乔氏,完全是老爷子和家训给她的压力。

    外婆有些担忧,站起来想阻止时候却被周思渝拦住了。纪铭深照旧没有说话,只是眼底的担忧泄露了他此刻的情绪。

    老爷子站起来,咬牙朝他的背部打了一鞭子,那鞭子带着风的冲劲,狠狠地摔在男人的皮肉之上,在这寒冽的天气里,撕开的伤口火辣辣地疼痛。

    他闷哼一声,撕裂的那条血痕痛入骨髓,带着寒冷的刺痛,额头都冒着细密的汗水。乔翊没有闪躲,背部依旧挺得笔直。

    乔老爷子的心在滴血,毕竟这是他疼了那么多年的孩子,还从来没有这么动手打过他。这个孩子自小冷漠,敏感,却也是他的骄傲<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第一,你没有尽到一个做丈夫的义务,让玥儿在最不合适的时机,冒着生命危险为你育孕孩子。”

    “爷爷!别打了。”乔墨城急得扶住喘着粗气的乔老爷子,“大哥知道错了,这寒风凛冽的,别伤了大哥的身子啊。”

    乔老爷子没有理会乔墨城,继续用手上的鞭子指着他:“翊,你让你的妻子用生命的代价满足自己的私欲,替你生孩子,知道错吗?”

    “知道。”

    看着乔翊隐忍的神情,乔老爷子没有心疼,又一鞭子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背部:“好。第二,玥儿自己还是个孩子,你却没有照顾好她。这一鞭子,我是警告你,连自己的妻子都照顾不好,不管他外表看起来多么强大,都始终是个无能的男人!”

    毫不留情的两鞭,在场的人都面色苍白,就连一直固执成性的林思渝也惊呆了,觉得所有的话在此刻已经变得苍白。

    最心疼的就是欧阳夫人,她忍不住别开脸啜泣着。这是她怀胎十月的孩子,在这冷天里被打得皮开肉绽,痛的是她的心。

    宋承风没想到,乔苍衍这么三心二意的男人,居然还能生出这么痴情的儿子。

    乔老爷子气喘吁吁地坐回了高位上,用鞭子指着依旧跪在地上的孙子:“翊,现在你知道错吗?后悔了吗?”

    乔翊背部的血已经透过那件单薄的衬衫涔出来,连着汗湿透了整个背部,空气里蔓延着一股血的甜腥味。

    “我知道错,但我一点都不后悔娶了她,我爱玥玥。”他的眼里流露出一种近乎偏执的情绪,就像飞蛾扑火,哪怕自取灭亡,他也毫不犹豫,依旧执拗。

    早在很多年前,第一次看到她的那一眼,他已经疯了。

    “好。”乔老爷子眼底流露出一种欣慰之情,这才是他们乔家的男人。还剩下最后一鞭子,看着孙子咬牙承受,乔老爷子再次一鞭子狠狠地打在乔翊的背部。

    乔家传到现在的家法,乔老爷子丝毫没有手下留情。乔翊痛地哼了一声,背部已经是血肉迷糊,就连衬衫都已经撕裂地不成样子。

    他妖异的薄唇涔出一丝血丝,乔翊伸出手指,擦拭掉嘴角的血沫。

    “翊!”欧阳夫人再也忍不住,颤抖地扑过去抱着儿子,放声痛哭,“爸,你饶了孩子吧,都是我的错,我教子无方,要打,你就打我吧。”

    “妈,你别这样,儿子没事。”他站起来,只有牵动背上伤口那一瞬皱了下眉。

    “到外面跪着,等什么时候小林他们原谅你了,再起来吧。”

    乔老爷子扔了鞭子,乔墨城有些心惊肉跳地捡起,生怕乔老爷子再动手。

    乔家的家训已经执行,现在要的就是林思渝和纪铭深他们几个消气。毕竟他们家的女儿好好地交在乔翊手上,眼下却出了这样的事。

    乔老爷子的目光看向林思渝,纪铭深赶紧示意身边的女人吱个声。林思渝看了眼乔翊,眼里的敌意似有减少,沉默地垂下眼眸,纤细的背影在这雪天中显得格外生动。

    “算了,事情已经发生,我们还不如好好想想解决事情的办法<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亲家公,我们先回去了。”

    “妈,我们走吧。”林思渝挽着老太太的手朝家门口走去,她打算在家做一些容易消化的粥送到医院。刚怀孕胃口也不见得有多好,本来身子就不结实,现在有了孩子整个人就显得更加羸弱。

    乔老爷子似乎也累了,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散去。

    一想到苏玥现在的状况,林思渝满腹愁绪。

    窗外的雪依旧下着,乔翊进了房间把衣服脱下来,背上的伤口像被刀刮过一样难受。简单地处理了伤口,他就迫不及待地朝医院走去。

    欧阳夫人虽然担心儿子的伤势,却心知忤逆不了孩子的决定,满怀伤心地说了句:“翊,你们赶紧举行婚礼吧,玥玥这孩子也是受了不少苦。”

    “已经定下了日子,一月一号举行婚礼。”

    “好,这个日子不错。”欧阳夫人把手里的保温桶塞给他,“等会去医院看看自己的伤势,你爷爷他下的手也太重了点……这汤让玥玥多喝一点,对她好。”

    “知道了,妈。”乔翊安慰好欧阳夫人,让吴彦开车送他去医院。

    来到医院时,苏玥已经睡着了,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很素净,在被子外面显得格外宁静。他看着,不知不觉弯了弯唇。

    “你什么时候来的?”苏玥醒来就看到眼前的人,没敢动身子,对他笑了笑。

    “刚刚。”乔翊看苏玥的目光变得更加幽深,透露出一股爱怜之意,“吵到你了吗?”

    “没有。”苏玥看到他的肩膀,突然愣了一下,“你肩膀怎么弄的?”

    “没什么。”乔翊心惊女人的敏感,不动声色地往后面一退,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肚子饿了吗,喝点妈煲的汤垫垫底。”

    “给我看看!”苏玥顾不得什么,从床上爬起来,乔翊下意识扶住她,却被女人得逞了,扒开他的衣服,乔翊霎时冷汗直流。

    “你……”看到他背上那三道新鲜的伤痕,新鲜的血沫持续涔开,又沾染在了衣服上。

    苏玥联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当即明白了什么,“是不是,是不是打你了。”

    “没事,老婆,对不起。”比起她的伤她的痛,他受的这一点小伤根本算不了什么。如果可以,他恨不得代替她去承受这一切风险。

    “去看医生,这伤口必须消炎上药,你不要命了吗?!万一发了高烧怎么办?”苏玥又气又急,还要顾着身子不能乱动,小心翼翼的。

    “好,我去。”乔翊知道她心急,立马去了医生那边上了药,又继续回到病房守着她和孩子。看着他固执不肯走的样子,苏玥真是拿他没有办法。

    到了晚上的时候,乔翊果然高烧不退,好在他在医院守着她,苏玥发现他浑身滚烫,赶紧叫了医生过来,吊了一夜的水才开始退下烧。

    “玥玥,等你孩子稳定了,我们的婚礼照旧举行。这个婚礼,我欠你太久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好。”苏玥和他十指紧扣,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半个月时间很快过去了,让人感到松了口气的是,苏玥肚子里的孩子在两家人精心护理下,彻底地稳定下来,医生表示孩子没有什么问题了。

    苏玥在大众面前消失了整整半个月,没有人知道她怀孕了,还以为苏玥这是在为她即将为举行的盛大婚礼做准备。

    这半个月来,苏玥被保护得很好,就连接下的几个通告都取消的取消,延迟的延迟。苏玥出院的那天,已经是举行婚礼前的最后一天。

    明天,就是亿万粉丝翘首以待的,颜值爆表夫妇浪漫大婚。

    苏玥和乔翊先后在微博上公布了婚礼的时间和地点,一月一号,马尔代夫的教堂。

    江柔柔本来想一起举办婚礼,无奈临时出了点事情,只好往后推了几天。

    第二天,清晨十分,张茜茜和蓝菲准时无比地敲开了苏玥的房门。

    两个人都穿了一身玫瑰色的粉红纱裙,衬得两个人都粉嫩可爱。蓝菲手上抱着用白色娟纱裹着的满天星,将手上的新娘花递给了苏玥。

    宋子莹穿了一身帅气中性的黑色衣裤,头发高高地挽着,反而像一位公主在假扮王子。

    “看看,我们三是不是也颜值爆表?”蓝菲还特意转了一圈,粉红色的纱裙层层划开,她得意地笑着,“今天知道我是伴娘,特意提前定做了这么一套礼服,漂不漂亮?”

    “漂亮。”苏玥接过那束还带着露珠的满天星,思绪有一瞬飘荡,绕来绕去,终于还是回归了原点。她不后悔,因为这是幸福的终点站。

    “玥玥,你一定要幸福。”苏锦瑞看着一身婚纱的苏玥,满心感慨,过去那个小丫头长大了,要嫁给别人了。

    要幸福啊!一定要幸福!窗外,天气难得晴朗一回,如洗的碧空云絮点点,苏玥的笑容明媚而灿烂。

    “哥,我一定会的。”

    “玥玥……”蓝菲和张茜茜突然低头啜泣起来,伸手抱住了苏玥,“知道不应该在闺密结婚时候伤感,但你一定要幸福,我们最亲爱的闺密。”

    “好了,我会幸福的,菲菲,茜茜,你们俩别哭了。”

    “嗯。”两个人像个孩子一样又哭又笑,样子有些狼狈,却透露出最真挚的祝福。

    江柔柔没有这两个人多愁善感,送上祝福后,开始帮苏玥打理头发和妆容。乔翊请了造型师过来,只是因为堵车问题迟到了几分钟。

    让苏玥和蓝菲没有想到的是,乔翊请到了袁辰给她做新娘妆。

    他认真地看了看苏玥,无奈地摇着头笑了下:“没想到,最后就连新娘妆也是我帮你化的。”

    早晨的阳光,像细碎的水晶撒在了地上。

    苏玥坐在镜子前,身上一袭婚纱,洁白细软的婚纱在阳光的照耀下,镀上了一层光芒,仿佛是一个圣洁而美丽的梦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