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列表 > V44:订婚宴
    还真是,任性啊。

    苏玥这样想着有些无奈,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甜蜜,听到旁边一声轻咳,她才脸红了一下,不好意思当着明溪的面上和乔翊秀恩爱。

    “我等你。”苏玥把自己和明溪困在东华路口的事情告诉了他,乔翊一开始听到苏玥和一个男人单独呆在一起,心里就涌起了醋意,恨不得马上出现在她面前。

    “你乖乖呆在原地不要动,我马上过来。”温柔安抚了媳妇儿几句,乔翊立刻通知了明溪的公司和经纪人来接人。

    VE公司那边,明溪的经纪人陈毅早已经在那边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明溪的手机一直打不通,考虑到他身份的特殊性,陈毅就怕他出现什么意外。

    苏玥用手机发了具体位置给他,乔翊心急火燎地赶了过去,没想到他不在的短短一天,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现在只想马上见到他的小娇妻。

    自从看到明溪和苏玥这一对银幕情侣的官方剧照,乔翊突然感到一种深深的危机,他比苏玥还要敏感很多,苏玥身边围着这么多优秀的男人,万一哪天看上别的男人,再把他从生命里踢开怎么办?

    人就是这样,不想则已,一想就会开始一直想着,甚至觉得那可能会变成真的。

    江恺南看着眉头皱得死紧的男人,表面上开始幸灾乐祸,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啊,你什么时候还怕一个女人了?我教你一个法子,尽快让她生个孩子出来,女人和男人不同,一旦她有了孩子,就不可能轻易地说出分手两个字,哪怕再彪悍的女人,也只能一心一意跟着你了。”

    “真的?”乔翊眉头松开,似乎在很慎重地考虑这个问题,这边江恺南已经快要憋不住内心的狂笑,在微信上跟其他几个人吐槽。

    什么时候,他这个朋友圈子里面最傲娇什么都不在意的男人也变成了今天这样,生怕被自己的女人抛弃。太搞笑了好不好?!

    乔小宝看着江恺南发过来的微信消息,回了个鄙视的表情给他。

    乔小宝:“江叔叔,我老爸说了,这就是你不能做一个新好男人的原因<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我小叔叔和老爸就是典型的好男人形象!”

    江恺南:……

    乔墨城:说得真好,我竟无言以对。

    李木:同感

    乔翊看着不断刷屏的微信消息,一时间失了神,上次医生说玥玥体寒不易受孕,看来以后都最好不要做那该死的避孕措施,得尽快让她生个孩子。

    “乔总,都准备好了,可以随时出发。”吴涛上前汇报完,男人点点头,面容上有一丝无奈,他家这位就是年龄太小,一直都不肯收心,要是肯一心一意呆在他身边,他也不会整天胡思乱想顾虑那么多。

    相爱就要相互理解,他明白苏玥对拍戏的热衷,也不会强迫她退出演艺圈,既然女人暂时不肯收心,他也只好这么一直宠着,不过生孩子这件事情他应该强硬一些。其他的都好说,孩子会让他更加有安全感。

    挂了电话,苏玥心里涌起丝丝甜蜜,一双清丽的眼眸在黑暗中带着一种亮晶晶的笑意。

    “你和他真幸福,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明溪早已松开了她的肩膀,听到她和乔翊之间的对话,心里有些难过,脸上却还要依旧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之前传出乔翊的各种传闻,当所有人都在猜测乔翊性冷淡,或者是同性恋的时候,明溪就知道,这样的男人不爱则已,一旦深爱,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松手,别人再无机会。

    他只会祝福,不会以一个掠夺者的身份出现在苏玥的生命里。

    “相信你以后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苏玥祝福道,明溪淡淡一笑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他已经错过了。

    “对了,明溪男神做饭都这么好吃,还怕不能捕获自己的小娇妻吗?放心,没有哪个姑娘能拒绝得了像你这种出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的绝世好男人!”苏玥笑眼弯弯,就差拍着胸脯替她保证。

    她真没想到,上次在剧组吃到的小排骨居然是明溪自己做的!想到刚刚认识乔翊的时候,他做饭的姿态也吓到了自己,有这样的男人,还真是口福不浅。

    难怪别人都说,好男人只会变得更好,渣男反而只会变得越来越渣。

    “你是还想和柔柔去我家蹭饭吧?”明溪一语道破,苏玥乐得一笑,那神色慵懒的模样让明溪心中悸动不已。

    苏玥,你……不要太靠近我,因为我拒绝不了你的靠近。

    两个人又在角落里等了一会儿,发现那批粉丝没有发现他们,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哎呦,我的小祖宗,可算找到你了!”陈毅下了车,对着他有些无奈,“你到底跑哪去了,我还真以为你被那些粉丝堵截住了,这要是出了个什么意外,Boss还不扒了我一层皮!”

    “没事,还好我们走的快,我们先回公司吧。”看到另一辆黑色法拉利到来,明溪大概知道了里面是谁,不打算再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几个人道别后,明溪坐着公司派来的车离开了。

    另一边,乔翊下了车,当那双眼睛瞄到那抹纤细而熟悉的身影时,他心里终于落下了那块石头,大掌握着她细小的手腕,一把带进了宽厚的怀里<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看着眼前的女子眼睛有点红,被夜风吹得有点哆嗦,整个人看起来反而有点可怜兮兮的。他哑然,面容看起来有些无奈。

    她总是有本事把自己搞成这副让他心疼的模样。

    “没事吧?”夜风很凉,他的手从她的脸颊划过,给她带来一点温暖。苏玥握着他的手放在脸上,感觉自己浑身都温暖起来一样,末了,将脸埋在他的颈窝上吸取温暖。

    “没事了,我们回家。”

    “好。”

    两个人上了车,乔翊带着她回了锦城别墅,车开的飞速,平常不觉得这条路很长,可是今天却觉得这条路格外的长,恨不得一下就到达。

    他整个人都似乎紧绷着,像一根弦一样一触即发。哪怕身边的女人没有做任何事情,也足以让他乱了整颗心。

    苏玥对他再了解不过,看他紧紧地抿着薄唇,一双眼睛貌似很专注的看着前面的方向,可是他身体的热度却出卖了他。苏玥坏心一起,整个人突然一偏,貌似不小心轻轻吻在了他的唇边。

    乔翊呼吸一滞,也顾不得开车,两眼露出了一种狼性的光芒,唇凑过去恶狠狠地吻住了她。

    车一下失去了稳定,在急速的方向,时不时地触碰到防护栏,发出激烈的碰撞。这样地急速和车内的激情,让乔翊觉得更加刺激。

    苏玥惊呼一声,她实在没想到乔翊居然会选择放纵自己,肆无忌惮地和她接吻。

    等到后来,乔翊似乎被她的躲避失去了耐心,放开方向盘,两只手捧着她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车就这样一直极速前行,车内的两人也一直处于激吻状态。

    苏玥觉得自己好像疯了,被这个男人感染得失去了该有的理智,迷醉在他的亲吻中!

    直到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苏玥喘息不已,刚想推开身上的人,却惊讶地发现他的一只手迅速而精准地从她的衣服里伸进去,畅通无阻。

    “你干什么?别,赶紧起来!”苏玥死死地捏住他那只手,却发现根本无力阻拦,他的手很顺畅地一直向上,脸上露出一抹极坏的笑意。

    “别动,我很快就好,我很想要你。”即使两个人已经结婚,他要过她无数次,然而他还是觉得不够,不多,甚至恨不得死在她身上算了。

    苏玥闭上眼睛,干脆任由他为所欲为,好在这大半夜的也没什么人会突然出现。苏玥只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建立的羞耻观都被这男人摧毁得一干二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浑身无力地被男人抱在怀里,靠在座位上,替她系好安全带,乔翊发动引擎朝锦城别墅开去。

    还没进卧室,两个人就纠缠在了一起,西装大衣都掉在了地上,两个人的唇都没有离开过彼此。

    推开门,她被他压在门后面细密地吻着,热情似火的吻铺天盖地的朝她涌了过来。

    苏玥明显感觉到今晚的乔翊很容易就动情了,准确地把她压倒在床上,身体却没有压到她,唇急切地捕捉到她的,深深地和她纠缠在一起<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苏玥没忘记朝柜子那里摸索着什么东西,却被乔翊伸手阻拦住,此刻心爱的女人真实的躺在他的怀里,他喉结动了一下,专注地看着她,恐怕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经受得住这种诱惑。

    “玥玥,我想和你真真正正在一起,孩子的事情顺其自然好不好?如果真的有了,就生下来。我和你的孩子,我一定会很爱很爱她。”

    生下来?苏玥有些迷惘地看着他,察觉到他眼底的不安。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只是想要宝宝,给我一个孩子好吗?”乔翊继续专注地看着他,声音哑然显得格外诱惑。

    “好,等有了孩子就生下来。”苏玥放弃了摸索,伸出手臂紧紧地挽住他的脖颈,他和她的宝宝,一定会很出色。

    “我爱你。”乔翊研磨着怀里的女人,呢喃地,毫无保留地把对她的爱意表达出来,他就像一团火焰几乎要把她完全地融化掉。

    “答应我,要是有一天我不小心惹你生气了,一定要告诉我,不要偷偷走掉,也不要轻易把我踢出你的生命。”

    “我也爱你,阿翊,很久很久之前我的心就已经在你这里了。”苏玥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几乎承受不住身上男人递给她的炙热狂情,勾着他的腰,小腿已经酸麻无比,却还要承受他越发强烈的攻击。

    “我现在最庆幸的是,老天爷让我重回了一次,让我用另一种方法接近你,比他早一点遇见了你。”

    “唔~~”苏玥的唇再次被封住,她激烈地回应着男人,一时间旖旎无限。

    等苏玥精疲力尽,沉沉地进入梦乡后,她发现自己灵魂飘忽在半空中,好像进入了一个噩梦环境。经过前几次做的梦,苏玥已经确信自己在梦里看见的,一定是上辈子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梦里依旧很黑,苏玥睁开眼睛,惊恐地看见梦里的世界一直下着倾盆大雨,电闪雷鸣。

    她感到很恐慌,因为她不知道在这个梦里会看见什么,有一种对未知事件发生的恐慌。

    过了一会儿,不远处传来路灯细细的亮光,苏玥终于看清楚自己的所在地,心里的恐慌也减少了一大半。她看见一个穿着长发飘散,全身上下都湿透了的女孩朝她走来,苍白的脸上有着精致的五官,只是整个人显得无比哀凄。

    这个女孩,正是前世的自己。

    飘忽在半空中的苏玥看着自己无助地走过来,一个踉跄居然倒在了地上。雨水的冲刷下,女孩在雨夜里显得格外凄凉。

    苏玥记不起来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脑子里并没有这段记忆,正在她疑惑时候,看见不远处停留了一辆加长林肯车,朝她这个方向驶过来。

    驾驶座上的玻璃窗户缓缓地摇了下来,露出一双苍老的眼睛,朝地上的女孩看了一眼。苏玥的灵魂漂浮在半空中,看见车的后面还坐着一位非常年轻的男人,外表无疑很出色,但她就是看不清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暗少爷,是她<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男人点头表示知道,优美的下巴让人不得不想入非非,却并没有出声。

    接下来,驾驶座上那位上了年纪的男人下了车,雨幕中,另一个男人撑起了一把黑色的伞,将躺在雨水地上的女孩抱进了车,开车扬长而去。

    苏玥对这辆突然出现的加长林肯车感到很好奇,他们是谁?看样子好像还认识她,但她记忆里好像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暗少爷?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她一定在哪里听过!苏玥绞尽脑汁想着这个名字,却搜寻无果。

    等等!她知道了!难道他就是那个暗先生!苏玥浑身都在发冷,原来是他!

    一瞬间,苏玥的思绪都在脑海中翻飞,有太多未解之谜她想知道,刚想跟上那辆车,却发现周围的景象都淡了下来,她似乎要从这个梦境里醒来。

    “玥玥,你醒醒!玥玥,你怎么了?”乔翊有些惊恐地拍了拍苏玥的脸,“玥儿,你别吓我,快醒醒!”

    乔翊的睡眠一向很浅,刚刚入睡时候就发现苏玥好像被梦魇住了,不断地挣扎着,嘴里还呢喃着什么,把乔翊吓得不轻。

    熟悉的声音传来,苏玥有些茫然失措地睁开了眼睛,对上那张熟悉的面容,就像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紧紧地抱住了他。

    “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见她终于从梦魇中醒来,乔翊松了口气。苏玥摇了摇头,抱紧他没有说话,他的另一只手在她背部轻轻地拍着,好像在哄婴儿一样轻柔。

    苏玥一直没有告诉他,她能通过梦境看到前世的一些事情。回想起刚刚那个梦,她还心有余悸。

    她一定要查清楚,这个暗先生到底是谁,是不是他在背后操控着这一切,他到底有什么企图。有一句话说的好,先下手为强,如果这个所谓的暗先生对她不利,她一定要抢先打败对方。

    拿定主意后,苏玥一个人昏昏沉沉地再次睡着了。

    ——

    第二天,闹钟已经响了很久,苏玥窝在乔翊的怀里一动也不想动,浑身酸软无力,只想狠狠地恶补睡眠,没好气地推了下身边的男人。

    男人有很严重的起床气,眯着眼睛朝那边摸索,关掉闹钟,打算搂着娇妻继续补眠时,楼下传来女子高跟鞋的声音。看见卧室门口随意扔着的西服和大衣,高跟鞋似乎顿了一下。

    欧阳夫人弯腰把地上的西装外套和大衣捡起来,柳眉轻蹙。

    “阿翊这孩子也真是,衣服怎么都乱扔!”她的儿子她了解,绝对是那种按部就班,活得一丝不苟的男人,今儿居然衣服撒了一地,还真不像他的风格。

    就在这时候,卧室的门开了,乔翊身上还穿着睡衣,明显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墨玉般的头发还弄得有一些乱。

    他看见欧阳夫人张着嘴,嘴型都成了O型状,手上还搭着昨晚的西装和大衣,蹙起了好看的眉头。

    “妈,你怎能一声不响就来了?”

    欧阳夫人是过来人,再迟钝也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一边抿唇偷笑,两眼精光闪闪地盯着门口<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小翊,看你这样子,昨晚玥玥又被你这头狼给吃了个精光吧?难怪现在还没起床,一定是被你累坏了!”

    虽然听起来是埋怨的语气,心里却一直在暗喜。看样子,过不了多久乔家可能会有信宝贝诞生了。

    乔翊很淡定地看了她一眼,从容不迫地去冰箱里拿水,欧阳夫人迫不及待地扒拉着冰箱门穷追不舍,明显没有被儿子的冷静糊弄过去,打算问出点什么来。

    “哎,你这孩子,快跟妈说说,到底打算什么时候要个孩子,趁你妈我还年轻,赶紧生个漂亮的孙儿给你妈我带啊!”

    “到时候会有的。”乔翊打开水喝了一口,看墙上的钟已经显示早上七点半,是时候起床了。

    “妈,我去叫玥玥起床。”乔翊转身回了房间。

    “好啊好啊。”欧阳夫人乐得喜滋滋的。

    男人看着还赖在床上的女子,弯腰直接堵住了她的唇。直到苏玥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柳眉紧蹙,睁眼就对上了乔翊含笑的眼眸。

    苏玥向来有起床气,没好气就想伸手去掐他,却被乔翊的手握住,怎么都抽不出来。他修长如玉的手紧紧包裹住自己的手,男人异常享受。

    “快起床了,今天上午九点的飞机,你可别忘了你哥的订婚宴在十二点准时举行,你这个倍受疼爱的妹妹,难道要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迟到吗?”

    看着他的薄唇一张一合,苏玥薄弱的意识在消化着某人刚刚说的事情。对,她哥要订婚了。

    从前天接到苏锦瑞的消息,亲口说他和柳省委书记的女儿柳姗姗即将举行订婚宴会时,苏玥就没缓过神来。且不说苏锦瑞有喜欢女人,张茜茜似乎也还没完全放下她哥,她哥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能在这个档口答应他妈和柳家女儿订婚!

    就算他不在意张茜茜的感受,那谢雪梅呢?她现在是真怀疑,苏锦瑞到底是不是真心实意想和柳姗姗订婚的,还是实在被周亚玲逼迫得太紧了?

    苏玥一下子惊了起来,似乎才想起这档子事情,把白色的被子裹在胸前:“对啊,我差点都忘了,今天要回京都参加大哥的订婚宴,我马上起床,你……你赶紧背过身去!”

    乔翊当然不配合:“我看我自己的女人,为什么要背过身去?你身上哪里我没见,没有过摸过?”

    “你快别说了!”

    苏玥嘴角抽搐,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世界拎着裤子下床,胸前白软香玉在乔翊眼前明显一晃,乔翊那犹如烈焰般的目光扫在她身上,灼热得让苏玥有一种浑身都燃烧了一样的错觉,全身上下都没有躲过他的目光。

    很快穿好了衣服,两个人出了门,一出来就看见欧阳夫人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门口。两只耳朵恨不得贴在门上,一看就是在偷听。

    “妈,你起床了啊。”

    苏玥脸上一热,不好意思地打了声招呼,扯着身边的男人下楼。乔翊依旧一派很镇定的模样,只是朝她挑了下眉。

    “玥玥,今天怎么不睡晚一点?”欧阳夫人乐呵呵的,丝毫没有被抓包的尴尬<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妈,我刚好醒了。”苏玥一边应付着欧阳静,一边下楼,划开手上的手机看今天最早最热的新闻。

    果然不出她所料,昨晚苏蔷薇的事情被当做最大的新闻爆了出来。

    〔名门千金放荡不羁,和某总裁深夜狂欢!〕

    〔豪门私情,扒一扒新晋女艺苏蔷薇人的私生活〕

    〔惊爆!盛传苏蔷薇成为小三,某总裁早已经结婚生子!〕

    一时间,各种关于苏蔷薇的新闻满天飞,记者媒体恨不得用最夸张的文笔,把苏蔷薇昨夜在洗手间行为放浪的丑事爆出来,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俗话说有图有真相,照片上,虽然苏蔷薇的正脸没有完全暴露出来,可根据各种事实指控,甚至还有比这特意做出来的红线箭头指示,无一不表面,苏蔷薇和某总裁居然在洗手间上演限制级剧情!

    “没想到昨夜居然还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乔翊鄙夷地看了眼报纸上两人的激情照,“这苏蔷薇还真不知道收敛点,眼下因为苏锦瑞订婚的事情,苏家已经倍受关注,现在还弄出这么一桩丑事。”

    苏玥咀嚼着嘴里的面包,神秘莫测地看了他一眼:“有句话说得好,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回苏蔷薇可真是自己作死的。”

    乔翊突然凑过来在她唇边亲了一口,笑得很坏:“早安吻,该你了。”

    苏玥手拧了他一下:“别闹,怎么变得这么幼稚去了,乔翊小朋友~”

    “我这么幼稚,你还不是这么爱我。”

    苏玥看着他耍无赖的样子,一时间竟然找不出可以反驳他说的话,噎着说不出话来败给他了。

    “行了女人,不逗你了,吃完早餐我们就回京都。我刚刚看了下,你这部戏后来都在京都取景,这下终于可以结束我们夫妻两地分居的痛苦了。”

    乔翊不再逗她,目光从她身上落下来,又放在了报纸上。

    “说得好像我们之前分过居一样。”之前晚上哪一次让他独守空房过了?苏玥白了他一眼,不知不觉又想起了苏锦瑞今天订婚一事。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今天的订婚宴注定不可能顺利,一定会发生点什么。

    不管怎么样,今天她还要面对很多人,比如沈家,苏家,会有一场硬战要打。她不可能永远站在乔翊的背后,只知道胡在他的羽翼之下。

    “别想那么多,不会有事的。”乔翊安慰着她,苏玥点了点头。

    这一天,名门商家苏家和柳家联姻这件事可谓是轰动了整个京都。苏家为了这次订婚,几乎邀请了所有有地位的世家子弟,向李家借了天鹅湖城堡作为订婚场地。

    等乔翊和苏玥到场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新郎新娘都还没到场,苏城和周亚玲在前面撑着场子,大多数人都奔向了苏老爷子,都想巴结着苏家这位退休上将。

    因为城堡里开着足够的暖气,这也给了出席订婚宴的女人们穿着各种晚礼服的条件。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