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列表 > V22:寻回记忆,前世真相
    “你刚刚那句话什么意思,他到底有什么异样?”苏玥抬头,一双清丽的眼眸定定地望着看着他,心突然绷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李木看着眼前的女孩,一字一句道:“四年前,乔翊去了一个叫海城的地方,回来后生了一场大病。连医生都解释不清楚乔翊为什么一直醒不过来。还好,在欧阳夫人日夜陪守下,翊醒了。可他因为之前的休克,脑血管出了问题,虽然治疗好了,从此也断了根。这也是我和夜身上时常带着保健药品的原因,就是怕他的旧疾会随时复发。所幸这些年,翊的旧疾一直没有复发过,除了你车祸那次。我还从来没看见那样的他,差点把我吓坏了。”

    苏玥没有说话,她脑子里想起了一些事情。四年前,算算日子刚好是他重生的那年。他重生的时候,她还在海城作练习生,其实她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他重生那年没直接来找她。而是等到四年后,才直接带她领了证?

    等等。

    李木既然说他去过海城,是不是已经和她有过交集?不过苏玥想了很久,依旧没有想起和乔翊的记忆。

    “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也没发现他身体有任何异常。”苏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尖在疼,为他心疼。她突然好想抱住他,紧紧地抱着,再也不松手。

    “他怎么舍得告诉你,他舍不得你承受一丁点儿痛苦。”李木摇头,神色有些无奈,“之前听到你们的婚讯,我以为他只是想想结婚了,直到你车祸那次他差点疯了,我才明白他爱你有多深。你对他来说,就是命。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和陈志平是什么关系吗?”

    如果苏玥真的和陈志平纠缠不清,又刻意勾引乔翊,那这个女人,必须除掉。

    听到陈志平三个字,苏玥心里咯噔一下,他怎么会知道这个男人?

    “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爱的是乔翊。”再提起这个男人,已经不能撩起她心里片刻的波澜,他已经真真正正从她的世界走远了。

    李木眼里有些惊讶,心里也松了口气:“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记住,苏玥,你要是敢伤害他,不管翊怎么护着你,我都会用尽一切办法,把你赶出他的生命。”

    李木最后一句话已经带着狠辣的意味,江恺南有点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道这事情怎么就变得这么严重。

    “你尽管来试试。”苏玥脸上带着浅笑,“李木,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事情,但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不是外人可以插手的。他是我认定的男人,没人能逼他或者我离开。”

    李木面色有些难看,江恺南咂嘴,没想到乔翊喜欢这种霸道的调调,难怪之前给他介绍的一个都看不上。

    “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背后突然传来乔翊低沉的嗓音,他一只手放在苏玥的椅子背上,粘在她身上的目光就像胶水一样紧,还是520的。

    “看什么,坐下吃饭。”苏玥姣好的容颜开始被他的炙热目光看得不自然,还当着两个大男人的面。一想到他之前受的苦,她的脸色一软。

    “好,听老婆的。”

    乔翊看着她的模样,情难自禁地在她唇角边吻了一下,轻轻咬了她的唇一下。苏玥已经听到旁边两个男人略带抽搐的异样眼神,她面上有些挂不住,移开了脑袋。

    乔翊没有一点尴尬,很自然地坐在女孩旁边,握着她的手把玩着她圆润的指腹,苏玥半个身子几乎都赖在了男人身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今天,光影那边的女演员是不是找你茬了?”乔翊把她拥进怀里,好像在给她顺毛。

    “你这边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苏玥抬眼,有些吃惊地看着身边的男子。

    “那当然。”乔翊嘴角微勾,“敢欺负我老婆,真不想活了。”

    “你对她做了什么?这戏才开始拍,你可别乱来啊。”苏玥之所以现在隐忍她,只是不希望在电视剧开拍之际闹出一些事情,如果郭纯美还不知道收敛,苏玥一定会提前剁掉她伸过来的爪子!

    “没做什么。”乔翊往后面的沙发上靠去,眼神阴暗,“她只是最近几天出不了门,暂时拍不了戏而已。先让她吃点小苦头,下次可就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放过了。”

    其实他心里也有自己的私心,剧组暂时不能拍戏,这就意味着这几天可以完全霸占她,好好温存。

    菜已经上完全了,当归炖鸡,羊肉汤,糖醋软熘鱼焙面、煎扒青鱼头尾、葱扒羊肉、汴京烤鸭,一看就知道全都是苏玥爱吃的菜,他记得一样未落下,他甚至记得苏玥喜欢吃香菜的嗜好。

    “尝尝这一家的菜,看合不合你的胃口,以后可以陪你天天来这吃。”某男声音温柔,刺激了江恺南,得,他算是知道了,这男人就在他们面前装大爷,在媳妇面前就一羔羊。

    “好啊。”

    李木说的没错,苏玥的滴滴答答,乔翊都一直记在心里,从未忘过。

    李木是医生,他看到当归炖鸡和羊肉汤这种食物的时候,大概明白乔翊这是为了配合女人某个时间段的饮食。

    他心里突然有些吃味,乔翊和这个女人半年的感情,居然可以抵过他们二十几年的兄弟情谊,要不要这么宠啊。

    “行了,木头,你就别在这瞎掺合了,翊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咱们兄弟不应该为他感到高兴吗?”江恺南看出了什么点东西,拍了拍李木的肩膀,“好了,兄弟几个这么久没见,要好好喝上一杯,来,哥叫了几瓶拉菲,今天不醉不归,弟妹一定要和我好好喝上几杯。”

    “她不能喝,今天还要开车送我回去。”乔翊挽着她的肩膀。

    “那就你喝,既然心疼你媳妇,那就顺道把你媳妇儿这酒也给帮喝了!”江恺南坏笑,他是打定主意不放过乔翊了。

    苏玥瞅了他一眼,“阿翊,你要是醉了,我一个人怎么把你弄回家?对了,你酒品怎么样?”

    “虽说不怎么好,但也绝对不会像你一样兽性大发,老婆尽管放心好了。”乔翊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打趣道。

    苏玥汗了,她似乎想起来上次在君庭和别人拼酒,抱着乔翊一路哭回来,还兽性大发地主动吻了他,那天两人真的差点擦枪走火。

    乔翊手上接过满酒的酒杯,几个人兴致很高,到最后甚至拎着酒瓶开始喝,桌脚下已经丢了不少空酒瓶。

    不多久,乔翊似乎醉了,江恺南帮苏玥把乔翊弄回了车上。他闭上眼睛,睡颜就像孩童一样安然恬静。

    他似乎有些头疼,洁白修长的手指开始揉着太阳穴<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玥玥,你来开车。”他身上有着淡淡的酒香,和着身上那股浓郁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勾得苏玥开始心里痒痒的,这死妖孽。

    她看着他,心里突然有一种无比满足的感觉。

    “弟妹,路上注意安全啊,要不还是我来开车吧?”江恺南在车外挥了挥手,苏玥把车窗玻璃摇下来,无奈地点了点头,她真的不是马路杀手好吧!

    ——

    天灰蒙蒙的,似乎有下雨的征兆,就连天色也开始黯然,蒋谦益把车停在一边,将车窗摇下来,恍惚间似乎想起前尘很多事情。

    今天,恐怕会是个有趣的日子。乔翊,这次我要你亲眼看着,苏玥心甘情愿地躺在我怀里。怎么办,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心都开始隐隐兴奋起来。

    蒋谦益拿出手机按了一个号码,对方似乎迟疑了一下,过了很久才接:“你还有什么事情?我说过,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联系了。”

    蒋谦益淡淡一笑:“郑晴,这次你只要再帮我一次,陈志平就真的彻底属于你一个人了,难道你就不想重新挽回男人的心吗?”

    那边似乎沉默了很久:“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给她打电话,让她到yong餐厅等你,就说有重要的事情和她说。好歹也是曾经的闺密,她会信任你的。”

    蒋谦益眼底闪过一道寒光,自从苏玥身边有了乔翊,自己很难把苏玥约出来,更别谈什么绑架,乔翊把她保护得死死的。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们这段过往?”郑晴终于忍不住追问蒋谦益,声音颤抖得不像话。她之前就觉得这男人不简单,随着后来的接触,发现他几乎知道他们三个人之间的一切事情。

    自从经历了苏玥重生的事情,她感觉身边好像不断有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让她整天都提心吊胆。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该怎么挽回你男人的心,只要你帮我把苏玥约出来,我一定帮你把陈志平抢回来。”蒋谦益太知道郑晴的弱点,连哄带诱地步步朝郑晴逼近,“想想看,你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真的甘愿放弃了吗?”

    郑晴迟疑了一会,终于再次出声了:“好,我答应你。”

    蒋谦益勾起唇角,放下手机。四年了,他真的再也不能等,每次看见乔翊对她的亲昵,就像毒针一样深深扎在他的心上,撕心裂肺地疼痛,还有随之而来的疯狂嫉恨。

    这四年每一个夜晚,他都从梦中惊醒,脑子里都是她的一颦一笑,想的心都在疼。然后整晚整晚睡不着。他已经学习了四年的催眠术,他要用催眠术,彻底把乔翊的记忆从她脑子里删除。

    就算苏玥疯了,他也要这么做。催眠术太难驾驭,稍微有点差池可能会导致被催眠的人精神错乱。但他再也不能忍受苏玥窝在乔翊怀里。

    想到这里,蒋谦益发动引擎,车朝一个方向跑去。

    怕乔翊睡着不舒服,一个小时的车程,苏玥愣是用了两小时。

    手机响起的时候,苏玥还在回锦城别墅的路上,她一边打开蓝牙耳机,是胡明峰打来的电话,他的语气有些无奈,更多的是恼火<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电视剧才开拍一天,郭纯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脸上过敏,一下子长满了奇痒无比的疹子,整张脸挠得像鬼一样可怕。再这样下去,胡明峰真担心她会把脸都给挠烂,戏都演不下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副作用,这女人脸起了疹子还不算,整天都要往厕所跑,身体状况百出。

    要不是看在她收视小天后的名头,胡明峰恨不得直接找个人替代她算了。

    “苏玥,剧组拍戏延迟三天,你这几天可以先不用来剧组,好好休息吧。郭纯美过敏了,估计要在医院挂几天水。”

    看郭纯美现在这副模样,还不知道三天能不能缓过来。

    “好,我知道了导演。”挂了电话,苏玥嘴角微抽,乔翊这招出得也太狠了。要知道,女演员的这张脸,就是娱乐圈最傲人的资本之一,这招太损了。

    “阿翊,你小心点。”苏玥将男人的手臂挽在自己的脖颈上,艰难地往前走,男人眼眸半眯,也不知道真醉还是假醉。

    苏玥好不容易把他扶上了楼,走到卧室门口时候却死活不肯再向前走。苏玥又好笑又好气,她想起了吴彦的交代。

    “少夫人,乔少喝醉了之后会耍小孩子脾气,你可千万要hold住啊,顺着他就好了。”

    “玥玥……”他眯着眼睛叫了她一句,喟叹一声,他感觉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又来了,俯颈吻住了她,苏玥扬起下巴,和他肆无忌惮地接吻。

    虽然早就拥有了她,可他却每时每刻都恨不得纠缠着她。

    这一点燃,似乎就有些收不住了,他狂热地吻着怀里的人,将她推在门边,极尽缠绵。

    “快进房间,你需要好好休息。”苏玥呼吸不稳,还在一边像哄小孩一样。此刻的他侧脸就像婴孩一样纯净。

    “不,我就要在这里,你陪我。”

    就在这时候,苏玥包里的手机响了,两个人本来都不打算理会,没想到那道铃声执着地响了一遍又一遍。

    乔翊皱起好看的眉,有些不悦,是谁这么扫兴?天生跟他是相冲对吧?

    “玥玥,我头好疼。”某男有些委屈地从背后搂着女人,语气可怜兮兮地,好像在撒娇,“你帮我揉一揉,揉一揉我就不疼了,玥儿……”

    一想到苏玥那双葱根般的玉手在他头上按摩着,他喉头一动,有些迷醉地看着眼前的女孩,霸道地捏着她的手按在两侧。

    好不容易进了房间,受不了他醉酒后缠人的姿态,苏玥把他扶到卧室,手放在他头两边,轻轻地揉捏着,乔翊靠在她腿上,将她还在响的手机拿开。

    “阿翊你别这样,一定是有急事。”苏玥从包里掏出手机,放在耳边一问,对方很久没有回答。

    “怎么了?”乔翊盯着她娇嫩的唇,一边玩弄着她闪落下来的秀发。

    “没什么<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苏玥突然回过身,踮起脚尖在他下巴上吻了一下:“我现在有事,先出去一下,你先在家里好好休息,我让佣人给你准备了醒酒汤。”

    “去吧。”乔翊揉阖上眼睛,捏了下自己的太阳穴,沉沉地睡在一边,头疼欲裂,这次他是真的喝多了。

    在电话里约苏玥的人是郑晴,苏玥不知道这女人约她有什么目的,直觉告诉她,郑晴约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

    苏玥出了门,天突然下起了雨,细细长长的雨丝落下,本来就温度不高的天气,在一片雨的笼罩中,整个京都都陷入一片宁静之中。

    苏玥拿好伞,直接开车去了yong餐厅,雨渐渐的开始大了起来,苏玥到的时候,郑晴背对着她,好像在听外面的雨声。

    因为下雨,餐厅里面只有寥寥无几的人,显得有些清冷。

    风起,夹着雨丝渗透进来,郑晴感觉到苏玥的到来,抬起头,朝她微微一笑,就好像多年前她们还是闺密一样。

    “双双,你来了。”

    苏玥放下伞,声音很淡:“你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说?我时间很紧,你赶紧说吧。”

    似乎料到了苏玥的反应,郑晴示意让她坐下:“双双,你别紧张,我只是想和你说说以前的事情,不会对你有什么恶意的。”

    “以前?”苏玥哑然失笑,“以前发生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你可以叫我苏小姐,或者苏玥。”

    苏玥下意识认为,郑晴还想和她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上一世的不堪,她再也不想提起。

    “你确实忘记了过去一段很重要的事情,苏玥,在你想起来之前,我只想问你一句,你还恨我和志平吗?”郑晴眉眼哀凄,“你能不能原谅我们?”

    听到郑晴这话,苏玥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冷冷地直视眼前的人:“你说呢?你觉得我会原谅两个曾经背叛我,还害死了我的人吗?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再对你和陈志平下手吗?因为看到你们现在这样相互折磨,再没有比这更痛快的事情了。这叫什么?天道好轮回!”

    郑晴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脸上还带着那抹笑容:“苏玥,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当然。”苏玥点点头,脸色很平静,“在公司的新人培训班,我们都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艺人,因为同样的经历,同样的身世,所以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发誓要一起征服娱乐圈,拿下娱乐圈的后位。可惜,你变了。”

    苏玥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郑晴时候的模样,那般单纯可爱,没想到后来她变成了现在一副歹毒心肠。

    “不,双双你错了,其实我们早就认识了,只是你忘了而已。”郑晴睁开眼,里面带着一丝诡异,“在进公司之前,我们早就已经是熟人,只不过你忘了而已,忘了你生命中最重要的那段记忆,当然也忘了我。”

    “你在胡说什么?”苏玥皱眉,脑子里开始嗡嗡地响,乱得像一团浆糊,“你是不是疯了,我什么时候认识你的,我自己还会不记得吗?”

    “不,我没有胡说。”郑晴站起身,朝她走来,“双双,你之前难道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为什么你二十三岁那年的记忆一直都找不回来吗?你难道就不好奇自己在那年遇到过什么人,发生过什么事吗?”

    “你怎么会知道?”

    苏玥脸色苍白,没错,夏清双有过一次记忆空缺<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二十三岁那年,她有一次在街道上出了车祸,醒来后就忘了那年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人和物。

    她记得家人,记得朋友,唯独忘记了那年她经历的一切事情。

    “难道那次是你撞的我?”

    “怎么可能,我和你并没有什么大仇恨,只是竞争者而已。”郑晴有些感慨,没想到她居然能目睹乔翊和苏玥这样一段过往,有过这么一段刻骨铭心的故事,也总比她什么都没有强。

    她突然笑了:“苏玥,你以为你真的爱过陈志平吗。不,你只是把他当做了一个替代品,当做了你爱人的替代品!真是可笑,志平他明明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替代品,却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你!”

    “你什么意思?”苏玥平静地看着她,听郑晴把话说完。她以前一直以为那次车祸只是一个意外,现在看来,这次车祸绝对是有预谋的。

    有人想要她忘了乔翊,这个人,会是蒋谦益吗?

    郑晴的情绪很激动,直到缓和了一会,才开始说道:“你二十三岁那年,也就是四年前的时候就遇到了乔翊,你们相爱了,乔翊回京都想和你结婚。可意外突然发生了,你出了车祸,还把和乔翊有关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乔翊知道你不记得他之后,受了严重的刺激大病一场,后来你们之间发生了事情我也不知道了。”

    “直到我进了风华娱乐公司,我才知道你已经不记得我,也不记得乔翊。我也不知道我当初是抱着什么心态接近你,我把你的那段往事告诉了志平,可他居然不在乎!”郑晴讽刺一笑,不知道笑的是自己还是苏玥。

    “男人啊,口口声声都说深爱一个女人,可后来,陈志平还是因为暗先生的利益允诺,利用我杀了你。”

    “而乔翊,也很快移情别恋,爱上了苏家的女儿。只是我没有想到,原来苏玥就是你,你重生在了苏家女儿身上。看,你一直都这么幸运,上天可以让你重生一次,还可以拥有这么一个完美的男人。”

    轰的一声,苏玥的大脑一片空白,她一直以为上辈子他们是没有交集的。原来,他重生那年就找到了她,只是,她忘了乔翊。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那年发生过什么?放心,我会让你想起来的。”郑晴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串手工精致的手链,它放在苏玥眼前,不断地左右摇摆着,苏玥很快进入了梦境。

    大雨滂沱,餐厅外雷雨密布,照得苏玥精致的小脸一片苍白。郑晴第一次没有用恶意的眼神看着她,苏玥,这就当我还你的,希望你和乔翊这一生能顺利吧。

    周围很黑,苏玥下意识地伸出手指,却发现根本看不清楚任何东西。她心里越发不安起来,可她现在根本醒不过来,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困着她。郑晴催眠了她,想让她看到那部分自己失去的记忆。

    不知道过来了多久,苏玥眼前的世界再次明朗起来,她终于看见了光明,心安不少。

    这个梦境依旧是大雨倾盆的场景,是傍晚,女孩蹲在一片花海之前,里面栽种了一大片满天星。女孩的脸色是惨淡的,她咬着唇,似乎在努力压抑着即将哭出来的声音<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苏玥有印象,这时候的她还在海城的一个小镇上,她刚刚成功和风华娱乐公司签了约,却也在那一天失去了父母双亲,一夜之间她成了孤儿,仿佛她整个天都塌了。

    苏玥的身子恍恍惚惚地飘在半空中,看着自己抿着唇,不笑不语,旁边还蹲着一只叫拖把的猫,雨淋湿了它的一身,也淋了她的一身。在这个悲伤至极的日子,只有这只猫一直陪着自己。

    “喵~”猫突然抖了抖身上的水,朝一个方向叫了一声,夏清双没有回头,她已经感觉到自己麻木了。

    太痛苦了,一个人孤孤单单,还不如死了算了。那时候,这是女孩心里唯一的想法。她想抬腿,却发现已经蹲得有些麻木,身子重重地朝后面倒去。

    苏玥的心都揪在了一起,夏清双那时候有多痛苦多孤单,她仿佛能清晰地感受到,用心如死灰来形容都不为过。

    “双双。”一双有力的臂膀抱住了她,那道带着些许颤意,就像久违已久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男人将身上的西装脱下来,紧紧地把女孩裹进了怀里。

    “乔少。”吴彦很惊讶,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乔翊。乔少在他的印象中,是从来都没有人表情,冷淡的。

    吴彦从车上拿出一把大伞,打开替乔翊撑着。女孩脸色苍白,却依旧遮挡不住她精致的五官。

    “我不想活了,活得好痛苦,我以后再也没有家了。”女孩喃喃自语,仿佛陷入了魔魇一样难受。

    大雨滂沱,她看见乔翊薄唇紧抿,用力地抱着她,看着她的脸突然弯起了唇角,笑的那一刹那,如画的眉眼在风雨中绽放,美得不似真人。

    “双双,你怎么会没有家?从今往后,你都会有我。上一世,我是你的魔鬼,这一世,我一定换一种爱你的方式,有生之年,誓死娇宠。”

    天突然闪过一道闪电,乔翊抱着女孩,照亮了他脸上温柔的神情,仿佛在为他刚刚的誓词回应。

    “双双,上天待我不薄,这一世,我终于赶在他之前遇上了你。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手!”他看出了她眼底的生无可恋,从今天起,他一定会爱她宠她,在他身边一世无忧。

    是乔翊。苏玥喉咙一哽咽,眼泪就流了下来。这个男人,她辜负了他两世,他也深爱了她两世。

    苏玥脑子突然灵光一闪,那段她一直想不起来的记忆突然突破了封存,她什么都想起来了。

    “吴彦,你先回去,我要留在她身边。”苏玥飘在半空中,听到乔翊的声音,吴彦点了点头,开车离开了。

    雨幕帘中,苏玥看见乔翊把她抱进了屋,她看着屋内的灯光,乔翊的影子在里面拉地很长,有一种温暖而安心的感觉。

    她慢慢飘在了那片满天星花海中,一个人默默地看着这片满天星,将二十三岁那年的故事重新翻新了一遍。

    这是她和他见面的第一个晚上。

    ------题外话------

    来,先跟我呼吸一下。呼~吸,呼~吸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