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列表 > V3:真正的夫妻(你们懂的)
    同样心神不宁的情况也出现在乔翊身上,吴特助手上夹着公文包,他清清楚楚地记得,一向专注的Boss看着手上的文件,居然一连失神了三次。

    这年头当特助也不是什么好差事,不仅要照顾到Boss的工作,生活,还有情绪问题。

    耍的了宝,卖得了萌,最重要的是能帮上司哄好女人。

    “Boss,我刚刚启程前已经在网上为你预订了鲜花,绝对比你先到家,亲,喜欢的话就给个好评哟。”

    乔翊将手上的文件扔到了吴涛的身上,一个眼神淡淡的瞥过去,吴涛噤声,默默地将文件整理好。

    乔翊有些疲惫地捏了捏他鼻梁上,靠在了座位上。乌黑纤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那双漠然的黑眸一闭上,吴涛顿时觉得少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我滴乖乖,真不知道夫人是怎能受得了Boss的,要是他整天面对自动制冷的男人,夏天可以当个空调,冬天总不能活活冻死吧?

    “离京都还有几个小时?”

    “大概还有三个小时。”

    乔翊唔了一声,继续闭目养神,为了赶上今天回去见她,他几乎一夜没怎么睡好觉,坐了将近十三个小时的飞机。

    一下飞机,吴彦已经在机场等候了。

    “先生,少夫人已经在家等您了。”当乔翊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机场时,看了下腕表,正好是晚上七点,吴彦上前把车门打开。

    一路上,乔翊都在想着他家的小娇妻今晚将会展现怎样的风情魅惑,他强行忍住没有给她打电话。

    很快到了家门口,他看见楼上的点点灯光,眼睛里浮现一抹星星点点的笑意,他心爱的女人在家等着他。

    他长腿一伸,下了车,手臂上还搭着他的西装。

    “总裁,祝你和夫人有个愉快的夜晚,晚安。”

    吴特助关上车门,直接开车朝自己家门开去,他也是个有妻有儿,很想快点回去享受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男人啊。

    苏玥手上还捧着刚刚送过来的百合,她也不是第一次收花,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舍不得放在花瓶里,脸上露出点点甜蜜的笑容<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听到门外响起的门铃声,苏玥整整愣了一分钟。

    她知道,是他回来了。

    苏玥脚上穿着拖鞋,一路小跑过去,一开门就扑上去,紧紧地抱住了门外的男人。乔翊有一瞬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的下巴顶在女人柔软的发旋上,他随即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女人。

    该死的,她真的好想他。

    “玥玥,我回来了。”头顶上传来他依旧蛊惑温柔的嗓音,苏玥紧紧地环住他的腰腹。他修长有力的手覆盖在她的手上,两枚戒指交相辉映,异常和谐。

    “乖乖,我想你了。”他又换了一个称呼,醇厚而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苏玥的耳根不禁隐隐发烫,感觉格外酥麻。

    对面的邻居出来扔垃圾,看到眼前一对男女在门口亲密地拥抱着,会意一笑。苏玥有些不好意思,乔翊很坦然地把行李提进家门。

    “怎么样,这一趟去纽约事情还顺利吧?”苏玥看到男人意味深长,暧昧的目光,赶紧转移了话题。

    “呃……”苏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乔翊抵在了墙壁上,手撑在她的两侧,困住了苏玥。他低下头抵着她的额头,鼻尖几乎对准她的。

    “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答应过老公一件事情。”老公这两个字眼,被他低沉的嗓音念出来,带上了一丝别样的魅惑。

    “阿翊……”

    听到苏玥这声低低软软的呼唤声,看着她一副娇态,乔翊原本暗沉的眼睛又暗了几分,闪过一道潋滟危险的光芒。

    她当然记得,苏玥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脸上染上了点点嫣红。

    她有些紧张,可她一点都不怕。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她已经彻底地爱上了这个男人。乔翊对她而言,就是一味毒,慢慢深入骨髓。

    他突然将她打横抱起,朝楼上走去,苏玥一下子急了:“还没吃晚饭,你干什么啊?”

    “你。”乔翊脚下丝毫没有停,看着她,眉眼周围慵懒自若,那两道斜睨的疏离目光,此刻带着一种别有深意的坏笑,“等我先吃了你,再来吃晚饭。”

    “不行。”苏玥原本乖顺地躺在乔翊怀里,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始不安分地挣扎了起来,“等等,你妈和乔墨城还回来,现在这么早进房间,会被他们误会的。”

    到时候她脸可就丢大了。

    “不怕,我们只是在房间里做做运动而已,他们懂的。”乔翊不顾她的挣扎,抱着她上楼。

    苏玥脸上羞得不成样子,两只手用力地抱着楼梯口的扶梯。

    乔翊当下已经是蠢蠢欲动,红着眼睛硬生生将她的手指一根根拨下来,然后一把将她扛在了肩上,朝楼上大步走去。

    他注意到她的僵硬和不适应,唇压了下来,强势地拖出她的柔软,反复纠缠着。苏玥抵挡不住他的强势,只好被动地和他纠缠在一起。

    他的心跳动得很快,胸膛紧紧地贴在她的柔软之上,她的心同样也跳的很快,手抱着他的头<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一夜旖旎,满天星星,微风将纱幔轻轻吹来,不远处仿佛传来花的清香。

    蒋水玉听说妈妈今天乔翊从美国回来,心里就一直开始惦念着,就连晚饭都吃得有些漫不经心。

    Alice见女儿情绪有些不对劲,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关切地问了几句,蒋水玉的心砰砰直跳,怕被母亲看出心思,随便撒了个谎,说今天同学生日,想出去和她们聚会。

    其实她只是想去见见那个男人。

    蒋谦益当然看出了妹妹的心思,唇角划出一道漫不经心的笑容,看起来有些琢磨不透。

    蒋水玉纠结了半天,从车库开出了自己的车,朝御景山庄开去。

    听说乔翊在八年前就已经搬出了乔家,自从她对乔翊上了心之后,就悄悄地查了去御景山庄的路,把御景山庄的路线记得滚瓜烂熟。

    她控制不住地想见他,哪怕就一眼,她知道这个想法非常疯狂,可她此刻的心,因为靠近了他而感到欣喜若狂。

    大概一个小时后,她到了他家门口。她将车停在了外面,欣喜的眼眸看见门口两辆并列放着的车,眼神立刻暗了下去。

    他的车旁边,放着一辆红色的保时捷,火红的颜色看起来嚣张而显眼,好像时时刻刻在提醒别人她不容忽视的地位和气场。

    这明显是一个女人的车,她的心狠狠地抽动了一下,乔翊他,有女人了?会是谁?电光火石间,她脑海里闪过一张熟悉的脸。

    难道是苏玥?她怎么会在御景山庄,难道她和乔翊同居了?

    仿佛就像一盆冷水从她的头顶浇了下来,蒋水玉的心顿时冷了,手狠狠地握着方向盘。

    蒋水玉没有走,而是朝别墅的二楼望去,固执地想看清楚什么,明明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事实,却仍然不死心。

    她想,也许乔翊只是玩玩这个女人而已,她要亲眼看见乔翊对她很不好,看到苏玥心情低落,心里才会痛快。

    或许人都有这种心理,看不惯比自己差劲的人得到自己一直追求着的人或物。在蒋水玉看来,苏玥身份上比不过自己,家世也比不上自己,乔翊怎么会甘心要这种女人?

    就在这时,她看见楼上的窗帘动了一下,乔翊站在窗前,拉开了原本拉上的窗帘。她看见乔翊只披上了一件白色的衬衫,露出了线条流畅的线条,那若隐若现的结实胸膛给人一种想入非非的冲动。

    隔了那么远,她还是看见了他指尖夹着的烟,一点一点的光芒在闪动。

    他那样的男人,即使抽烟看起来也这么迷人,这么冷的天,他居然一个人出来抽烟,可想而知他有多么怕熏到里面那个女人。

    蒋水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慵懒迷人的他,就好像满足过后的那种心情愉悦的感觉,可想而知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情事。

    蒋水玉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知道,一定是他们在房间里做了那种事情,那个女人居然将他勾上了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不要脸,狐狸精,那个死不要脸的臭女人。那一瞬间,蒋水玉几乎嫉妒得要发狂,他是乔氏的总裁,为什么宁愿要一个身份低到尘埃的私生女?

    二十八岁的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渴望比任何一个年龄段都要强烈。蒋水玉的脑海里忍不住开始幻想他和那个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情景。

    她又看见乔翊拉上了窗帘,他似乎回到了床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蒋水玉才开车离开,一双眼睛满满的都是不甘心。

    ——

    晚上被那个男人扑倒后,苏玥再也没能起床,乔墨城和欧阳夫人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也丝毫没有意识。

    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她发现自己浑身就像散了架似的,浑身都酸疼得不像话,就像卡车压过了一样,她把脸埋在了被子下面。

    那个该死的男人,昨晚玩得太疯,他恨不得反反复复折腾她,不管她哭还是喊,苏玥甚至没有一点力气来反抗。

    经过昨晚,她已经彻彻底底地成为了一个女人,他的女人。

    想到乔翊昨天说的那些话,苏玥现在心里既温暖又感动,他说一定会等到她的事业稳定之后,才会在两人的婚礼上公开夫妻关系,并向她正式求婚。

    “早安,我的小娇妻。”似乎感受到旁边女人的折腾,他的嗓音有些喑哑,整个人又恢复了人面兽心的模样,看起来温润而优雅。

    但是乔先生似乎忘了一件事情,乔太太一直都有起床气,尤其是经过昨晚,她对着乔翊又掐又咬,无奈男人的身体就像一块铁一样硬。

    “姓乔的,以后你都别想碰我。”

    男人是不是都这样,身体都硬得跟块铁似的,苏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觉得更不爽了。

    “累着夫人你了,今天我来服侍夫人沐浴。”乔翊脸上都是满足的表情,乔夫人此刻对他的掐打简直就像猫儿抓一样无力。

    “不准再碰我。”苏玥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男人,她知道,这种情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接着第三次然后无数次。

    “乖,你难道也不想我吗?”乔翊一边安抚怀里的女人,眼神里满满都是对她的爱意和满足。

    这个年龄段的男人禁欲太久,对女人的渴望会越来越深,苏玥哭笑不得,她真的有点后悔了。

    乔翊把她小心地放进了浴缸里,大有要亲自伺候的意图,苏玥警惕地看着他,雾气染上了她长长的睫毛,弱弱地坐在中间。

    “阿翊,我跟你说件事。”苏玥靠在他的肩膀上,说出她心里想了很久的事情,“我想把小墨接过来,现在最可怜的恐怕就是这个孩子了,周亚玲把他视为眼中钉,乔家和苏家都容不下他,毕竟他在血缘上也算是我的弟弟,而且我很喜欢他。”

    “这样也好,二叔和二婶最近有事,想把小宝送过来住一段时间,想必两个孩子也可以有个伴。”乔翊有些漫不经心,看着她诱人的身材,心头一动。

    “诶,你干嘛啊?

    苏玥欲哭无泪,这男人现在已经变得随时随地可以发情的地步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一个小时之后,苏玥终于气息奄奄地被他抱了出来,她差点被折腾掉了一条命。

    不过苏玥心里是幸福的,看见他需要她的身体,因为她而颤抖,因为她而酣畅淋漓,在那一刻她突然感到无比的满足。

    “你今天不去乔氏吗?过几天你爸应该会向董事会宣布你的身份,不需要去露个脸吗?”

    “今天暂时不去。”乔翊穿上西装,苏玥身子软绵绵的,还是上前,踮着脚帮他系领带,她的手法有些生疏,但乔翊低头看着她无比认真的样子,心情无比地愉悦。

    怕她腿酸,好心地搂着她的纤腰,苏玥瞪了他一眼,但在乔翊的眼里,那就是媚眼如丝的娇嗔了。

    “今天盛阳演艺公司打算举办一个周末游员活动,盛阳演艺公司旗下所有的艺人和员工,还有其他公司的几个人都会一起来。你今天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行程不会已经安排满了吧?”

    “有,你忘了吗?今天我还要去录音棚录歌,今天我要是状态不好,很有可能录一整天。状态要是好,可能会早点出来。”

    苏玥瞪了乔翊一眼,刚刚泡了热水,现在酸软的身体感觉还好一点。

    一开始起床的时候,身体都要感觉不是自己的了,她不敢保证这样的状态还能录好歌。

    “我相信我太太一定可以的。”乔翊的唇又压了下来,在她脸上偷了个香,“来个早安吻,该你了。”

    “好了,别闹了,赶紧去吃早餐然后出门。”苏玥推开他想下楼,乔翊也跟在她身后,看见她仍然有些变扭的走路姿势,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愉悦。

    不过一想到今天苏玥很有可能会在录音棚录一整天歌,他们可能会有十个小时见不了面,心里就有些堵。

    乔翊太了解他的女人,苏玥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对工作何止是一丝不苟,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是不会罢休的。

    “玥玥……”乔翊一想到有十个小时见不到她,就缠得越紧,低下头再次吻住了她,苏玥搂着他的脖颈热烈回应着,又厮磨了一番,他才放过她。

    “好了,我们真的该下楼了。”苏玥红着脸推开了他,乔翊的手顺势从她丝滑的锁骨滑下,痒痒的。

    再不敢对上他深深的黑眸,苏玥逃一样下了楼。

    “大奶奶,你耍赖,大人不可以这样欺负小孩子。”楼下突然传来一个还带有奶声奶气的声音,苏玥一愣,看见欧阳夫人和小宝在玩象棋。

    赵妈被逗得不行,夫人都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我怎么耍赖了?臭小子,你是不是想赖账?”欧阳夫人捏着小包子的脸,使劲地蹂躏成各种形状。

    “大奶奶,你这么赖皮你们家老宋知道吗?”乔小宝哇哇大叫,两只小短手拼命地挣扎着。

    “乔小宝你个没大没小的熊孩子,今天是欠抽是吧?”

    “有本事我们来比弹珠,我铁定可以赢你<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哎呦我去,你这摆明了是在欺负我年纪一大把。乔小宝,我不和你玩了。”

    就在这一老一少斗嘴斗得正开心的时候,听到楼上的动静后,同时转过头来。

    “玥玥,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不多睡一会吗?”不知道是不是苏玥的错觉,她总感觉欧阳夫人今天笑得非常不对劲,让她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苏玥的耳根子突然热了,欧阳夫人该不会是听到了什么吧。

    饶是脸皮再厚的人,也会觉得这种事很不好意思。妈呀,她真的要没脸见人了。

    “我今天有行程安排,要先去一趟公司。”苏玥瞪他一眼,将腰上的那只不老实的手拍开,朝餐桌走去。

    “好了,又在闹什么脾气啊?吃点东西等会才有好的状态录歌啊。”

    “谁闹脾气了?”苏玥嘴角抽搐,也不知道是哪个妖孽刚刚缠得她脱不了身。

    “小婶婶。”腿上突然一重,五岁的小包子乔小宝扒在她腿上,眨着大眼睛闪了一下,“我一直在想,能强占我叔叔的女人是不是会长得三头六臂,比他更凶的那种。没想到居然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姐姐,看来小叔叔也是很肤浅的,之所以不要那些女人,是因为嫌弃她们都不够漂亮。”

    苏玥:“……”什么叫强占?明明是他追着自己不肯放手。

    “乔小宝,你最近皮是不是又痒了?”乔翊睨着苏玥腿上的小人,单手从后面拎起他的衣领,吓得他哇哇大叫,两只小短腿和小手在空中拼命地划动着。

    “小叔叔,你快要勒死宝宝了,你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吗?小婶婶救命啊……”乔小宝一脸夸张的表情。

    “乔翊你真是够了,和一个孩子较劲你幼不幼稚啊?”苏玥将乔小宝接在怀里,看着他白白胖胖的脸颊忍不住亲了一口。

    乔翊的脸黑了,乔小宝的脸也变了。

    “小婶婶,你怎么能亲我?我的初吻是要留给小惠惠的,怎么办,惠惠要是不要我了怎么办?”乔小宝惊恐地捂着自己的脸颊。

    “小惠惠是谁?”苏玥嘴角抽搐。

    欧阳夫人接口打趣道:“当然是小宝在幼儿园的小女朋友,他爹说了,女朋友要从小抓起,才不会被别的男人骗走。”

    苏玥:“……”这一群家人都是一些怎样的二货?

    正在吃早餐的时候,苏玥接到了徐扬的电话:“玥,你在哪,我过来接你去剧组吧,你别忘了,今天你要客串电视剧《蝶恋》的一个配角,然后抓紧时间回公司录歌。”

    苏玥想起来,电视剧《蝶恋》的导演邀请她友情客串一个戏份,之前因为拍电影《最美告白》档期问题,就拖延了一段时间,导演把她的戏份安排在了后面。

    “好,我记得,我现在先到公司,一会直接去剧组。”苏玥挂了电话,喝了一碗粥就匆匆忙忙地收拾东西要出门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妈,我们先去公司了。”和欧阳夫人打了个招呼。

    直觉告诉吴彦,总裁和夫人一定是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夜晚,因为总裁今天脸上一直带着愉悦的笑容,他透过后视镜,看见Boss将夫人紧紧地搂在怀里。

    禽兽!

    禽兽不如!

    简直禽兽不如!

    吴彦暗地里骂了三句,夫人今年才刚满十九岁,十九岁啊!还在读大学,居然就被Boss这个禽兽骗回了家。

    当然,他也只敢在心里默默地鄙视。

    等苏玥到了公司以后,才发现徐扬已经站在门口不停地看着手腕上的表,看到那辆法拉利停在门口后,徐扬瞬间觉得自己秒懂了。

    “扬哥,你这是什么眼神?”苏玥看着他不断的打量,嘴角抽搐。虽然说昨天晚上陪了某个男人,但她也没写到脸上吧?难道她今天看起来太娇羞,暴露了?

    “没什么,没什么。”徐扬咳了咳,眼神恢复了正经,“走吧,我让杨玲玲陪你去剧组。以后我应该不会再陪着你东跑西跑了,现在很多事情你都能独当一面,我就先在公司好好替你把关就够了。”

    苏玥接过徐扬手上的剧本,《蝶恋》是一部大制作的古装剧,堪称为年度最星光璀璨的巨制大戏,因为这部剧从主角到配角,都是这几年人们耳熟能详的明星。

    她要演的是一个悲情的角色,一出场就被炮灰的角色。

    《蝶恋》讲诉的是江南的一个小镇上,女主角茉雅从小就是个孤儿,她和双胞胎妹妹茉兰在一个雨夜被李家的老爷子遇上,李家有一个病弱却儒雅的公子李陌然,他手上一直抱着一只漂亮的小猫,那个雨夜中出现的翩翩少年,让茉兰第一次起了自私的心。

    她抛弃了自己的双胞胎姐姐,成功地成为了李家的养女,只为能靠近那个漂亮却疏离而冷漠的少年,然后顺理成章地嫁给那个男子。

    由于妹妹的一念之差,姐姐茉雅成了李家的下人,而妹妹茉兰却取代姐姐成了李家的千金大小姐。让妹妹茉兰感到绝望的是,她离他这么近,可李陌然偏偏还是爱上了被她抛弃了的双胞胎姐姐。

    双生子的性格从来都不一样,姐姐安静冷漠,她活泼可爱。

    一段错缘,一生的纠葛。最后在一个暮春之际,茉兰想起小时候和姐姐相伴相随的日子,含笑九泉。

    结局是姐姐茉雅和李陌然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故事围绕着江南小镇,讲诉了这么一段情长羁绊。而苏玥要演的,是茉兰和茉雅的亲生母亲,兰若。

    兰若是小镇上兰家的千金大小姐,她爱上了一个从京城来的陌生男人,吴苏。兰若那时候早已经有了门当户对的未婚夫,可她为了那个男人,大胆地抛弃了名声和千金的身份,甚至抛弃了她一直挂念的娘亲,和他约好在桥头一起私奔。

    吴苏最终没有来赴约,那一天,站在桥头的兰若反而等到了兰家在一夜之间满门被灭的消息。

    原来这个男人的步步引诱,只是为了复仇,他的步步夺心,只为了这一刻让兰家一夕之间的覆灭,报仇雪恨<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作为爱人,吴苏是残忍的,可兰若天性善良,从头到尾都没有怪罪过他。

    她心灰意冷地跳下了那条河,却被一个路过的男子无意中救下,八个月后,生下了茉兰和茉雅这对双胞胎姐妹,难产而亡。

    这个故事通篇都是走虐心路线的,苏玥看了剧本都觉得虐,虐恋情深,奈何缘浅。

    她的戏份在京都的影视城拍,在前往影视城的路上,苏玥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杨玲玲替她泡好了一杯速溶咖啡。

    杨玲玲这姑娘除了有的时候咋呼了一点,但是很细心很会照顾人。

    睡了一小会,她勉强打起神继续看剧本。

    ——

    “志平,你今天怎么有空找我啊?”郑晴进了办公室,用近乎痴迷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人。

    一开始她勾引这个男人,是因为觉得不甘心,她和夏清双同样出身不高,可为什么她能有这样一个帅气多金的男朋友?

    到了后来,她已经彻底地迷恋上了这个男人,不满足于暗地里和他偷偷交往,甚至不惜背叛闺密,动了杀心。

    听到郑晴的这句亲密的称呼,陈志平脸上闪过一丝不满。

    “不是让你别这么叫我吗?你难道不知道被别人听见了,会对我的名誉造成多大的影响吗?”陈志平将手上的工作停下,打量了眼前的女人一眼。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还是因为夏清双的原因,那个时候她很容易害羞,眼神也是扑闪扑闪的,逗弄得他心里都是痒痒的。

    现在四五年过去了,这个女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变得阴狠毒辣,半年前要不是她不断地给他吹耳边风,他也不会一时冲动想害死夏清双。

    她今天特意穿上了毛衣款的短裙,露出两条光洁的腿,化着明艳的妆容,经过四五年的沉淀,曾经清纯无比的面容反而多了几分妩媚,带上了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

    “志平……”郑晴脸上有些委屈,看到男人凌厉的眼神,只好改口。

    一开始她听到陈志平要和自己分手的消息,郑晴怎么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不过,上天似乎总是偏爱于她,凡是和她争和她抢的,一个死了,一个又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毁了清白,现在胡嫣在上流社会的名声早已经臭了,和毕强在宋家的风流韵事弄得人尽皆知,现在胡家就是不想把女儿嫁出去,也不得不为了堵住悠悠众口,把女儿推给毕家。

    “之前我们公司投资了一部亿万巨资打造的古装电视剧《蝶恋》,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由你担任电视剧的女主角比较合适,你抽个空就去剧组熟悉一下。”

    陈志平也不和她废话,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郑晴。目前风华娱乐公司能挑起大梁的人气女星,除了郑晴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选。

    至于演技方面,只要让她多琢磨琢磨,也应该不会出太大的丑<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蝶恋》?”郑晴之前就听过这部古装剧,从去年就开始谋划,剧中主角都邀请的是一些人气不低的当红演员,就连配角也是几个比较大牌的明星。

    因而这部剧被圈内人士称作是星光璀璨,一部最值得期待的古装大戏。

    听到这个消息,郑晴的脸上明显有了几分惊喜。身在演艺圈,谁不想抓住机会,拼命地往上爬?

    “谢谢陈总给我机会。”

    “出去吧。”陈志平不想再和她说什么,挥手让她出去。

    郑晴因为他的冷漠,虽然心里有些委屈,可一想到自己能出演《蝶恋》,心里的不满也消散了不少。

    这边,刚刚到达影视城,苏玥就已经听到到处都是一些熟悉的声音,导演骂人的,工作人员的吆喝。在这个影视城里,每一天都会上演不同时代,不同人物的爱恨情仇。

    苏玥刚一到,就被一个工作人员扯住了胳膊:“你就是苏玥吧,你可总算是到了,就差你了。我说你一个小新人,怎么比那些大牌明星还会耍大牌,这已经都迟了一个小时。”

    导演在一边打着电话,黑着脸,可想而知心里对苏玥迟迟未来有多么的不爽。

    苏玥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刚刚那边堵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请导演你多见谅。”

    导演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放下还在打电话的手机,赶紧推着苏玥进了化妆间,换上衣装后,化妆师稍微在她脸上化了点淡妆,就推着她直接上场了。

    饰演吴苏的演员,是最近几年演了很多电影电视剧的奶油小生王浩,虽然出道已经有五六年,但演的一直都是一些男二号或者戏份不多的配角。

    他有些不耐烦地在场上翻着剧本,因为苏玥的迟到,他已经等了她将近一个多个小时。

    杨玲玲心里莫名有些紧张,苏玥一路来得匆忙,根本没有怎么看剧本,怕她会忘记台词或者发挥不了最好的状态。

    在场那么多大牌明星,还都是些比苏玥早进娱乐圈的前辈,要是苏玥状态调整不过来,很有可能会引来一些风言风语。

    毕竟苏玥一出道就先后和两位大牌导演合作,别人对她的实力都很好奇。

    加油啊,玥姐!杨玲玲暗中为苏玥加油打气。

    穿着古装的苏玥从换衣间走出来,在场的人都不由得多看几眼,优雅的姿态,一身长袍华服,简单的发髻,苏玥的古装扮相给人一种明眸皓齿的感觉。

    “好漂亮啊……”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就连几个大牌明星都不由得看过来。

    “哎,那个谁,剧组规定不能拍照,把手机给我收好。”导演突然朝一个群众演员喊了一句,男生只好收了手机。

    “各部门准备,action!”导演喊了一句,紧紧地盯着镜头,按照剧本的情节设置,这时候群众演员开始在一边小声地讨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这姑娘怎么偏偏选择投河自尽?”

    “看着真是可怜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一群群众演员穿着古装衣服,扮作路过村民,围着女子开始窃窃私语。女子仿佛没有看到任何人,一双没有焦距的眼睛定格在某个地方,疲倦之际。

    一行泪从女子灰败的脸颊上滑下来,她就像一朵即将要枯萎了的花。

    这个时候,吴苏已经抛弃了她,勾结江湖中人灭了兰家满门。

    吴苏不知道的是,兰若此刻已经有了一个月半的身孕。

    ……

    入我相思门

    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

    短相思兮无穷极。

    那个女子还穿着一身华服,手上紧紧地抱着那个包袱,踉踉跄跄地向前走了几步,身体翩翩一转,她宛如蝴蝶一样,轻盈动人,跟随歌曲舞出最后一曲。

    一舞倾城,大概这就是所有人心里唯一的感触,美得凄厉,美得让人绝望。

    女子长发散乱,脸色发白,唇上已经半丝血色也无,神色伤心欲绝,又带了一些惘然的追忆,众人默默地退开一条路,那个依旧一袭银灰色衣服的男子站在那,脸上似有愧疚,更多的却是冷漠。

    “若儿……”

    兰若听着吴苏这句熟悉的若儿,突然想起一年前他们初遇的时刻,还记得那年暮春,他们在花雨纷纷之际视线相逢。

    “我叫兰若,你呢?”

    “吴苏。”

    慢慢地,女子笑了,笑得绝美,一颗很大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下。她最后念出了那个人的名字:吴苏。

    她永远都不可能再开口说话了,在听到兰家一夕之间惨遭灭门,她亲手毁了自己的喉咙,因为这一切的悲剧都是因为她引起的,她引来了吴苏,她是杀害父母亲人的帮凶,所以无法原谅自己。

    “其实,在你睡着的时候,曾经在梦里叫过一个名字。从那时我就一直都知道,你心里有另外一个女子。”

    兰若发不出声音,但吴苏却看懂了她的唇语,他的心突然疼了一下。

    “剜心之痛,远不如失心之灼。兰家的藏宝图我赠予你,祝你和那位女子,白头到老,夫妻恩爱。”

    女子纵身一跃,那翩飞的衣裙就像飞扬的蝴蝶,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幕。

    “卡,这一条过。”导演喊了停,郑晴坐在一边,华服下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刚刚看了一边苏玥的表演,她越看心里越起了疑心,心里也开始莫名的害怕起来。

    她越看这个女人,越觉得她像死了的夏清双,可她亲眼看见了夏清双和那辆保时捷一起成了灰烬,除非,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灵魂转移这种惊悚的事情发生<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个念头在郑晴脑海里只是一闪而过,不过她打心眼里认为这绝对只是她的一种错觉,毕竟这种事情未免太荒唐了。

    “郑晴姐。”不远处,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朝她走过来,笑容也很甜美,“我是新来的艺人郭纯美,还希望郑晴姐以后能多多指教。”

    郑晴这一次一举拿下亿万巨资打造的电视剧《蝶恋》,成为女一号,出尽了风头。现在各大媒体都在报道郑晴,无可厚非地成为了当下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使得很多人都开始巴结她,郑晴本身就是一个性格高傲的人,不仅没有对热情有加的郭纯美有什么回应,反而显得有些冷淡。

    郭纯美有些尴尬,脸上不敢露出半分不悦。自从几个月前进了娱乐圈,就知道红和不红在这个圈子里几乎是天壤之别。

    一想到前几天一个老总对她有意思,郭纯美这回下定了决心,反正她守身如玉也没什么用,还不如用来交换自己的前途。

    “苏玥,没想到你也来了。”蒋水玉看见在一边刚刚结束戏份的苏玥,异常热情地上前,柔声道,“今天中午有时间吗?要不一起吃个饭?”

    苏玥见蒋水玉居然这么主动热情,搞得像她们两个很熟一样,脸色没有多大变化:“不好意思蒋小姐,我今天中午应该没时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而且蒋水玉之前和她还有过一次小过节。

    蒋水玉脸上似乎有些黯然,随即泛起柔和的笑容:“没事,今天没时间我们可以约下次嘛。”她的声音带着歉意道,“之前的事情,对不起,我那天在盛阳演艺公司的态度有些恶劣,可能是因为当时心情有些差,不是有意想针对你,所以我希望能请你吃一顿饭,向苏小姐赔礼道歉。”

    苏玥锐利的眼神盯着眼前的女人,只看到她抱歉的神情,这女人看起来似乎是真心道歉的。

    蒋水玉又温言温语地说了句:“今天恰好在这里遇到,我也不怕你笑话我莽撞,只希望能让看到我诚挚的歉意。”

    苏玥收回了锐利冰寒的眼神,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那天蒋水玉也并没有用言语诋毁她,或者故意找她的茬之类的。

    演员之间的角色争夺,都是很正常的,尤其是她们这些刚出道不久的新人,她和蒋水玉其实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蒋小姐不必在意,毕竟,角色最终还是要靠自己的实力来争取的,你没有做错什么。”

    “谢谢你能理解,那天苏小姐的演技着实让包括我在场的人都惊讶。”

    苏玥微微一笑没有再搭话,杨玲玲上来在苏玥耳边说了一句话。蒋水玉眼底闪过一道暗芒,心里在寻思着他们在说什么事情,是不是,跟乔翊有关?

    她发现,只要碰上和乔翊有关的事情,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就像疯了一样,想要知道和他有关的一切。

    ------题外话------

    ╮(╯_╰)╭╮(╯_╰)╭,这张改的我差点死在审核上,我真的错了—_—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