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列表 > V1:锋芒毕露(万字以上)
    “救你?”唐红极其嫌弃地扯开易雨菲的胳膊,“你说说怎么救你?什么丑事都被曝光了,你还能挽回什么?让你平时少得罪别人,你偏不听,现在好了,遭报应了吧?”

    易雨菲再也没有平日里的娇纵,开始哭哭啼啼,哭得唐红整个人都开始变得烦躁,她踩着高跟鞋朝许良走过去,希望让他本人出面澄清一下事实真相。

    “唐小姐,你还是自求多福吧。”许良一脸抱歉,“我们节目做了也有几年,易小姐今天这一出,相当于已经在为我们这个节目招黑,搞不好台长明天还要辞了我呢。”

    唐红脸色发白,看着哭得越发凶猛的易雨菲更是头疼。

    “好了,你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去求Boss,如果他愿意帮你,那你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可刚好不巧,你今天才因为微博的事情得罪了他。”

    虽然公司没有任何消息传达给她,可唐红知道Boss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易雨菲之前拿微博炒作的做法,无疑是在老虎身上拔毛。

    “雨菲,我看你最近还是不要再露面了吧。”唐红当机立断,易雨菲一向以清纯可人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现在臭了名声,只能暂时先息影了。

    这是要,封杀她了。

    易雨菲脸色苍白地坐在了椅子上,脸上还挂着泪痕,在镜头前一向完美的女神,此刻看起来狼狈不堪。

    易雨菲当众出丑的事情丝毫没有影响到墨邵和苏玥,他们还在事不关己地讨论着今天中午到哪吃饭的问题。

    “一起吃个饭吧,一会中午想吃什么?”墨邵翻着手机,“我先预订好位子<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要不去泰式料理好了。”苏玥看到许良在台下收拾东西,有些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

    “墨邵,你先等我一下。”

    “许良,多谢你刚刚出手帮忙。”苏玥诚恳地道了一句谢,许良挥了挥手表示不用客气,脸上露出善意的笑容。

    他着实没有想到,这个女孩隐藏得这么深,乔翊是什么人,国内就有太多一线女星都想高攀上他,这样的人就算不留在娱乐圈,也依旧会是万人瞩目的乔氏总裁。

    我滴乖乖!

    “哎,你和乔翊真在一起了啊?”两人一起出了电视台,墨邵拿出车钥匙,熟练地为她打开车门。

    “嗯,连证都领了。”

    “what?”墨邵突然拔高了尾音,“我去,你们俩还真是速度啊,我还以为你先前跟我说的都是在编故事逗我呢,这世界果然是玄幻了。”

    “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事情就是发生了。”苏玥耸了耸肩。

    ——

    下午五六点,苏玥从公司回到家,公司已经在为她发专辑的事情在做准备,苏玥也开始为新专辑的几首歌填词,反复地琢磨一些细节。

    她打开窗户,现在正是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落日美得让人忍不住叹息,金黄色的光芒浅浅地打在她的脸上。

    重生几个月了,有的时候觉得真的像在做梦一样。

    就在这时,苏玥放在台上的手机响了。她脚上穿着家居拖鞋,小跑过去,是乔翊发来的短信,前面还有几个他的未接电话。

    〔在干什么〕

    〔刚刚回家,你怎么还没睡,现在是纽约时间的凌晨吧。〕

    苏玥一字一句地打过去,嘴角都是微翘着的,她似乎都能想象到他的表情。

    〔我给你看看纽约的凌晨〕乔翊手上握着手机,眼底的锋芒柔和了不少,不一会儿苏玥的手机亮了一下,收到了他发来的一张照片。

    几颗晨星稀稀疏疏地挂在天空上,宁静安谧,在深色的天空下显得格外美丽,纽约的街头依旧灯火通明,有一种深深的异域风情。

    〔我睡不着,和我视频。〕苏玥看着这句话,忍不住想笑,没过一会儿,手机屏幕上就露出了他那张熟悉的俊颜,她无论看多少遍,都不会觉得腻。

    他靠在床头,手枕在了头下,深邃的眼睛里都有温暖的笑意。几天不见,苏玥突然觉得好像过了很久。

    两个人就像还在热恋中的恋人一样,讲着他们分开的这几天,都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故事,最后还各自拍了几张照片发过去。

    结束了视频聊天,乔翊好像心里有块石头落了地,终于在苏玥的催促下睡了。

    〔墨邵,我很有可能真的爱上他了。〕苏玥唇角微翘,短信刚发了过去,墨邵立马就回复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恭喜你,我的女闺密,你终于找到了你人生中圆满的另一半。〕

    墨邵回复苏玥的时候还窝在沙发上,放下手上的咖啡,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邵兰从厨房里出来给摆了些甜点。

    “跟谁聊天呢?这么开心。”邵兰难得见他这么开心过,看着他忽然恍了神,高中,大学,工作,他们似乎已经认识十年了。

    她也已经暗恋他十年了,邵兰心里蔓过一阵苦涩。她有的时候就想,他是真的不懂,还是在故意装作不知道。

    “还不就是夏……”墨邵及时改口,“刚认识的一个演员,挺有意思的一个人。”

    邵兰没有再追问,心里越发的苦涩。他甚至可以关注一个刚刚认识的人,为什么不能多把一点心思放在她身上?

    厨房里的开水已经好了,邵兰默默地回了厨房,一失神,手上烫出了一个又大又红的泡,钻心地疼,她没有叫出声来。

    手上再疼,也没有现在她心里的疼。

    另一边。

    苏玥放下手机,心情就在那一刻变得豁然开朗。相爱的两个人,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虽然乔翊嘴上没说,可她知道,他一直想对外宣布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光明正大地宣告他们的婚姻,举办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婚礼。

    苏玥想,是时候,举办一场属于他们的盛大婚礼了,她要让所有人都看到自己的幸福。等他从美国回来,她就要给他一个惊喜。

    她点开他发给她的一条条短信,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丝丝的,这是她和陈志平在一起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乔翊,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想你……”苏玥对着手机屏幕有些无奈。

    第二天,苏玥来到公司,和公司几个熟人打了招呼,徐扬拿着什么东西匆匆地朝她走过来,也没看到她,一下子撞了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玥是你啊!”徐扬停住脚步,看见是苏玥,整个人都松了口气,“我刚好有事找你,你跟我过来一下。”

    “扬哥,什么事把你急得?”

    “还不是风华娱乐公司和我们公司合作的仙侠剧《华筝赋》,本来说好你是女一号的,陈导也满意。可不知道为什么投资商硬是给塞进一个蒋水玉,点名要她演女一号华筝。我都在那听陈导抱怨半天了,说那姑娘根本驾驭不了华筝这个角色。”

    “蒋水玉?”苏玥想起来了,好像是品牌设计师Alice的女儿,前几天还见过的那个女孩,长得温婉斯文。

    “是啊。”徐扬突然凑近低声说了句,“要说这个蒋水玉和她的经纪人也是耍尽了心机,我可听说了,那些投资商之所以会一个劲儿地捧她,都是因为蒋水玉暗示了和乔翊之间有很亲密的关系,还以为这样做是在帮他捧女朋友呢,投其所好。”

    众人皆知,乔氏总裁不喜欢玩女人,不喜欢玩女人的男人,有的时候才最难搞定。现在突然蹦出一个蒋水玉,这些平常想巴结他的人都开始闻风而动。

    “密切关系?”苏玥嘴角一阵抽搐,“不就是她妈Alice和他是朋友吗?”

    徐扬虽然不清楚苏玥和乔翊之间的关系到底到了哪一步,但觉得这两人目前的关系应该还不错才对<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你还不如去跟Boss说说,不然这突然蹦出来一个什么玩意儿占了你的位置,我都会觉得憋屈。”

    “不用,我们先去听听投资商的想法。”苏玥眼里闪烁着一抹寒光,笑意渗人,“我说过,如果是我的东西,我就是丢掉,也不会施舍给别人。”

    居然还敢打着她男人的名义来争取这个角色,更加不能原谅。

    徐扬眉头稍微舒缓了:“我说,你要防着点那个叫蒋水玉的女人,她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万一哪一天算计你和Boss,就能把你拉下马来。”

    这娱乐圈里的女人,可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的,为了名利,还不是整天勾心斗角,净想着怎么撂倒对方。

    “谢谢扬哥关心,我会的。”苏玥活了两辈子,看事情早就没有上一世那么单纯了。

    ——

    “不知道蒋小姐为什么认为自己有能力驾驭华筝这个角色呢?”苏玥犀利的冷眸盯着蒋水玉,蒋水玉的手捏着裙角,突然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苏玥看着对面那个说话轻声细语的女孩,也不跟她多废话,直接抛出了问题。

    办公室里,坐着《华筝赋》的总制片人孙阳伟,导演陈恺,还有几个苏玥不认识的法国人。

    陈恺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对面这个女孩,先前他在拜访邵老的时候,就听元老提过这个女孩,语气里都是对苏玥的欣赏,不由得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

    要知道,除了死去的天后夏清双,这还是第一个引起邵老这么重视的明星。

    “苏姐姐,你是在怪我抢了你的角色吗?”蒋水玉似乎非常紧张,柔柔地开口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觉得我也有追逐这个角色的权利。”

    说话轻声细语,温柔可亲,完全一副小女儿的姿态,赢得了在场很多人的好感。

    徐扬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这个女人引起了他的反感,网上有什么词来形容这玩意儿来着?对了,白莲花或者绿茶婊。

    “苏玥小姐,如果我没有说错,你和我妹妹都是刚进娱乐圈的新人,既然你可以出演女一号,为什么水玉不可以?都是新人,难道苏玥小姐有什么特别之处?”

    蒋谦益把特别之处几个字咬得很重,似乎在暗示苏玥用了什么不正当的手段取得了角色。

    蒋水玉听到自家哥哥开口,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她能很敏感地感知到,蒋谦益绝对不是因为厌恶苏玥,反而是一种对猎物的威逼利诱。

    自从几个月前,她出了车祸的哥哥醒来以后,好像有哪里变得不一样去了。她有的时候也会想,究竟是什么原因,会令人一夕之间宛如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

    蒋谦益靠在沙发上,一双慵懒如猎豹的眼睛看着苏玥:“我可能忘了告诉苏小姐一声,乔翊对水玉的表现非常满意,他如果想要捧红一个女人,那她就一定会成为娱乐圈新一代的巨星<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我想,这个道理苏玥小姐会比我更清楚吧?”

    蒋谦益故意把事情说得很暧昧,锐利的眼神看着苏玥,不想错过她此刻哪怕一丝一毫的表情。

    蒋水玉也低下了头,似乎在害羞,很容易让在场的人误会她和乔翊之间的关系。

    让蒋谦益失望的是,苏玥的表情丝毫没有变过。他眼神一黯,没想到她居然对乔翊有这么深的信任。她难道忘了乔翊曾经给她带来的伤害,忘了她是恨那个男人的吗?

    在场的人恍然大悟,难怪一个广告新人居然能一举拿下《华筝赋》的女主角,原来是傍了一条这么粗的腿。

    “没想到蒋先生喜欢答非所问,我问的是蒋水玉小姐为什么这么有自信可以凌驾华筝这个角色。”苏玥脸上依旧带着美丽动人的笑容,“华筝是妖和神的爱情结晶,有着美艳无比的外貌,还有高冷强势的气场。”

    “先不说蒋小姐是拍广告出身的,实力不足,还有……”苏玥用眼神打量了蒋水玉一眼,“蒋小姐胸不够大,腿不够长,屁股也不够翘,你恐怕驾驭不了这个角色。”

    胸不够大,腿不够长,屁股不够翘……

    在场的人突然都嘴角抽搐了一下,面部表情有隐隐龟裂的迹象。

    你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损蒋水玉胸没屁股真的好吗?

    蒋水玉小脸一阵发白,把她气得够呛。她没想到苏玥居然这么直白,难道她一点都不难过吗?换作任何人,自己的金主转眼去捧了别的女人,也会伤心吧?

    蒋谦益正要反驳,却被苏玥打断了:“蒋先生可能还有一件事情不知情,我们盛阳演艺公司从来就没有潜规则哦。”

    事实上乔翊也不排斥潜规则,不过他只喜欢潜自己的女人。

    孙阳伟心里咯噔了一下,突然就想起前几天那个一线女星易雨菲的下场。那可是能为盛阳旗下赚大量钱财的一线明星,可乔翊眉也不皱,就直接把人给封杀了。

    原来他们只是以为乔翊太败家,看来,苏玥说的可能是真的,盛阳演艺公司容不下潜规则,那这个蒋水玉是怎么回事?

    “各位,我仍旧支持苏玥做《华筝赋》的女主角,你们也表个态吧。”一直静默的孙阳伟突然开口了,语气里都带着对苏玥的欣赏。

    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想借捧蒋水玉来讨好乔翊没错,可如果真的如苏玥所说的那样,自己不小心惹毛了乔翊,那他们也就别想再混下去了。

    “苏玥在前面几部戏当中表演很出色,而且蒋小姐也确实不符合角色的设定,我也支持苏玥做女主角。”

    “是啊是啊,一切都听孙制片的……”

    蒋谦益脸上仍旧带着优雅的笑容,眸里已经闪过深深的寒意,还真都是一群老狐狸。

    蒋水玉突然抬头:“苏小姐,你难道不知道身为一个演员,最重要的是可塑性吗?”她说话依旧细声细语,言词却异常犀利,“苏小姐根本没看我试镜,怎么能轻易否定说我不行呢?还是,苏小姐这是为了这个角色故意针对我?”

    蒋水玉的经纪人兰姐也帮腔了:“是啊苏小姐,你凭什么轻易否定我们水玉?要说Alice和你也算有几分交情,你这样翻脸无情也太让人唾弃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徐扬黑着脸:“你这是什么意思?华筝一角本来就定下了玥,我们有什么义务让出来?你们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就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兰姐不乐意地撇嘴:“苏小姐还不是怕我们水玉的风头盖过自己,自己没有能耐就看不得别人好。这人的嫉妒心还真是可怕。”

    “蒋小姐,容我提醒你一句,你有这么一个尖酸刻薄,一味讽刺别人的经纪人,恐怕还没等你的风头盖过我们家玥,就已经要往下跌了。”

    当面被徐扬毒舌讽刺,兰姐愤怒至极,偏偏这次又是自己不对在先,生生地将一口气憋进了肚子里。

    “兰姐你别说了。”蒋水玉有些羞恼地看了一眼她的经纪人,兰姐有的时候就是太沉不住气。

    苏玥的助理杨玲玲差点忍不住笑场,本来徐扬是一个古板严肃的人,可自从和苏玥姐呆久了,嘴也开始变得这么毒。

    “原来兰姐是在怀疑我的演技。”她站起来,兰姐突然有些后怕地退后几步,还以为苏玥想对她怎么样。

    苏玥的脸上缓缓绽放了一个笑容,妖艳到极致,美丽到极致,她的眼里却依旧冰冻三尺,活脱脱给人一种不可高攀的华筝上仙的形象,如果说刚刚的苏玥有着百合花一样的清纯气质,那现在的苏玥就像罂粟一样冷艳,染着剧毒却让人疯狂地想靠近。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苏玥身上,周围仿佛都变得很安静,所有人都恨不得屏住呼吸。

    有几个灵光的人拿出手机,虽然手机像素不是很高,苏玥脸上的表情却一丝一毫都完全展现在了手机屏幕上。

    年度最虐心的仙侠剧,史上最高傲清冷的御姐女主角。华筝无疑是人们最心疼的女主角,她俯瞰一切,清冷无心,她可以心怀天下,却不能爱上一个男人。

    三百年前,她无意中救了一个小男妖,她没想到那小男妖居然是妖王之子,细心栽培了三百年。渐渐长大成人,妖王之子开始对自己的养母华筝上仙有了疯狂的占有欲。

    他爱上了这个世间他最不能爱上的一个女人,她的一切都仿佛诱惑着这个少年妖王,足以让他失控。

    而她也没想到,她的养子居然把她当做自己的女人来看待。

    “你以为,我会在乎你的看法吗?”苏玥嘴里吐出一句话,仿佛真的在睥睨脚下的男人,“我华筝这辈子只求恣意人生,我以为,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你早已经知道。那么,这无心宫,你也不必再呆下去了。”

    众人突然心下一阵酸楚,他们看见苏玥微微抬头,好像在赏花。在那一刻,他们真的以为自己在天界的无心宫,而华筝上仙真的站在那棵花树下,俯瞰人间。

    华筝上仙心怀天下,她永远都不需要爱情,也不可能产生爱情。

    刚刚坐在一边的苏玥还是一副沉静如水的模样,可是刚刚那种清冷,高傲还有从骨子里散发的美艳,震惊了所有人。

    苏玥闭了眼,再一睁开眼睛,已经恢复了刚才那副沉静如水的模样<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如果不是同一张脸,他们真的会以为刚刚那个不是同一个人。这种可塑性,不比任何一个大牌演员差劲!

    啪,啪,啪。陈导缓缓地站起来,率先鼓掌,本来他还想让苏玥和蒋水玉试镜,可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了。

    “苏玥,你就是我想找的华筝上仙,你完美地诠释了这个角色。”陈导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嘭嘭嘭地跳动着,就是这个苏玥了。

    蒋水玉和兰姐脸色很难看,尤其是蒋水玉,那张努力做出来温柔的面具都快要撕裂了,扭曲得令人作呕,手指狠狠地掐进了自己的手掌心。

    刚刚她还在信誓旦旦地和苏玥争辩什么演员的可塑性,现在人家算是在当场把她的脸打得啪啪响。

    “怎么?要不蒋小姐来试试?”苏玥的表情恢复了正常,她勾起唇角,同一种女王的姿态睥睨蒋水玉。

    蒋水玉笑得一脸勉强:“苏小姐的实力大家都有目共睹,水玉甘拜下风。”她很清楚,自己连人家三分之一的水平都达不到。

    同样都是新人,为什么苏玥居然能有这么深的表演功力。

    “蒋小姐,我终于发现了你的一个有点:有自知之明。”徐扬又毒舌了蒋水玉一句,气得她当场就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苏小姐,合作愉快,很高兴能认识苏小姐。”陈导礼貌地和苏玥和徐扬握了下手。

    就在这时,旁边坐着的三个法国男人开始说话了。

    “Jhon,你觉得这个叫苏玥的女人怎么样,够正点吧?”

    那个叫Jhon的男人开口了:“不过很会装逼,看起来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不过我敢打赌,她一定会走过来勾搭我们其中一个。”

    “关键是看在床上能不能浪得起来,记得要准备套,免得真的被这个女人套住了。”

    “Jhon,Tom,到时候我要好好在床上玩玩这个妞,你们俩都别和我争。”

    说着三个法国男人都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在场的人都听不懂法语,所以他们谈话变得肆无忌惮,猥琐至极。

    蒋水玉听懂男人之间的荤段子,心里稍微解了气,演的好又有什么用,出身不好,身价太低,到最后还不是一个玩物。

    那个叫Tom的法国男人突然朝苏玥开口:“Quandtuasfaitl''''amouraimelavague?”(你做X的时候喜欢在床上发浪吗?)

    那男人又用英语加了一句:“yesorno?”

    蒋水玉明显听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她悄悄地打开手机的录音器。她料定苏玥听不懂,一定会说yes,到时候她一定要放在网上,让苏玥好好地出一次糗。

    苏玥笑了,她突然站起来,朝那三个法国男人走过去,两只手叉开大拇指和食指朝下作出一个鄙视的动作,嘴里吐出一句纯正的法语:“evaist''''emmerde<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我去你他妈的。)

    那三个法国人的脸色当即绿了,他们都没想到苏玥不仅能听懂他们说的话,还能说出一口漂亮的法语。

    他们当然不知道,苏玥在作为夏清双的时候,就已经精通五国的语言,实实在在的彪悍女学霸。

    其他人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陈导很八卦地问苏玥苏玥他们刚刚在聊什么。

    苏玥挽上了自己的包,回头似笑非笑地看了眼蒋水玉:“陈导,其实蒋小姐也听懂了,她一定会很乐意和你解说的。我还有急事,先走了,拜~”

    蒋水玉原本还翘起的唇角蓦然僵硬了,手握成了拳头,感到很不可思议,苏玥居然连法语都懂!蒋水玉突然觉得,她在苏玥面前只有自卑的份!

    陈导一头雾水,蒋水玉有些尴尬,蒋谦益看着苏玥离去的背影,眼神颇有些高深莫测。

    看着苏玥离去的背影,蒋谦益开口了:“既然各位都觉得我妹妹不适合演女主角,那就演女二号吧,我们蒋家也一定会对你们的工作大力支持。”

    在场的几个人当然都明白蒋谦益的意思,让蒋水玉演女二,两边同时都不得罪,这样的结局再好不过了。

    蒋水玉的手指捏紧了裙角,女二号,很好,以后她一定会有更多的机会,来好好会会这一位苏小姐。

    道了别,徐扬和杨玲玲也跟着苏玥出来了,力挫了里面的莲花婊,他们的心情真是倍儿爽。没想到苏玥一出马,分分钟就又抢回了华筝这个角色。

    “玥姐,你真的把扬哥给带坏了,你知道他以前就是一个又古板又严肃的人,现在毒舌起来,你们刚刚没看到蒋水玉和她经纪人的脸色。”杨玲玲咯咯地笑着,这样骂起人来还不带脏字,忒爽不过了。

    “看玲玲这话说的,什么叫带坏了?别人都欺负到咱头上来了,我们能让她为所欲为吗?”苏玥眉眼弯弯。

    “好了,大家都开始正经起来,好好工作才是王道。”徐扬开始翻着手上的行程表,“华夏好歌手第二轮复赛,电视剧《缘来如此》即将开拍,发布新专辑,还有十二月电影宣传活动等等,玥,你这几个月估计都要忙疯了。”

    杨玲玲插嘴道:“别人就是想忙起来还没有机会呢,对了,刚刚SHER的杂志社打过电话来了,主编邀请玥姐下周一拍摄外景封面,玥姐一定要好好休息,让自己那天看起来美美哒!”

    苏玥笑了笑:“会的,我下周可能就要去锦城拍《缘来如此》,你们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会男友的会男友,哄老婆的哄老婆,毕竟锦城离这边不近。”

    其实这些行程和她上辈子相比,已经算比较轻松了。

    “你以后一定要防着点蒋水玉,我总觉得她心机有点重。”徐扬再次提醒她,他觉得自己最近都快变成罗里吧嗦的老太婆了。

    送她过来,吴彦将乔翊的车放在公司门口,苏玥刚想开口让他先回去,蒋水玉突然一个人小跑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件西服。

    “吴先生,这是乔总上次遗留在我家的西服,我已经拿去干洗店洗干净了,麻烦吴先生拿回去给乔总。”也许是跑的太快,蒋水玉还轻轻地喘着气<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一滴汗从吴彦额头上落下来,心里叫苦连天,少夫人还在前面盯着,他怎么敢接啊。

    就在这时,他看到苏玥给他发了条让他直接回去的短信,他如释重负。

    “蒋小姐,这个您还是等乔总回来,自己亲自交给他吧。”没等蒋水玉反应过来,吴彦已经钻进了车里,一溜烟地开车走了,蒋水玉脸上的笑容一愣。

    苏玥戴上墨镜,从她身边擦肩而过,蒋水玉看着她的背影,眼神变了又变,吴彦不敢接西服,是因为这个女人吗?

    想起上次乔翊带她来试衣服的场景,她蹙眉,苏玥到底是他包养在外面的女人,还是……真正的女朋友?

    苏玥打开微信,找到欧阳夫人前几天刚刚建立的一个家人微信群,本来乔翊根本不玩这些玩意儿,硬是被拉了进去。

    苏玥:〔委屈〕〔委屈〕,刚刚一个女人把我老公的衣服送过来,乔翊,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

    欧阳夫人和宋承风前几天就环游世界去了,今天刚好到了巴黎,看到苏玥发过来的劲爆消息,嘴角抽搐,又忍不住发笑。

    欧阳女王:玥玥,你逗本群主呢,我儿子有深度洁癖,除了你,别的女人哪动得了他一个衣角。

    墨城帅哥:嫂子,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憨笑〕

    乔二家的小宝宝:小婶婶,你是不是想我小叔叔了〔奸笑〕,那就赶快让他回来啊~

    这是乔翊二叔的孙子小宝,今年才五岁,就整天像个小大人似的。苏玥唇角轻轻弯起,她,还真的很想他。

    乔二:侄媳妇,一开始听说小翊有女人了,我还以为又是嫂子在宣传虚假信息,没想到这回嫂子还靠了一回谱啊~

    墨城帅哥:哦哟,连我们的大忙人乔二叔都出现了。

    欧阳女王:乔老二,你怎么说话的呢?我有那么坑吗?这可是关系到本群主儿子的终身性福问题啊~〔奸笑〕

    这一群二货,一开始居然不相信她的特大消息,什么叫她就不靠谱了。

    墨城帅哥:咳咳妈,这还有未成年呢。

    乔二:没事,小宝他不认识这字。

    乔二家的小宝宝:“……”

    乔二的媳妇:嫂子,什么时候领玥玥跟我们见一面,我们也想看看新媳妇长什么样儿啊?

    看到屏幕上不断刷屏的消息,苏玥体会到了一种淡淡的温暖,这应该才是家人之间的关系吧。

    苏玥的手机突然一震,乔翊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玥玥,我很快就会回来了,在家等我。”

    他的声音依旧有一种安抚她的奇异力量,霸道而磁性。

    “嗯。”

    “蒋水玉手上那件我的西服,是我让Alice帮忙修改款式,应该是Alice让蒋水玉转交给我,我和她一点都不熟,也没有任何关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如果,我告诉你我和你不高兴呢。”她的声音仿佛越过了大西洋,软软的带着一丝娇嗔。

    乔翊在那边发出低低的笑声:“既然惹得乔太太不高兴了,那就让吴彦把它扔到垃圾桶,不要了。”

    “好,不要了,扔掉。我不喜欢你的衣服沾上别的女人的味道。”

    乔翊站在落地窗前,左手放在西装裤口袋,抬头就看见纽约的天空,他深邃的眼眸染上点点暖意。

    “听你的,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就要听我的了。”乔翊的语气突然变轻,暧昧十足,苏玥自然听懂了他想说什么,脸上一热,就赶紧找了个借口挂了。

    乔翊这几天连续在纽约召开几个会议,Ben几乎没看到过乔翊舒展容颜的时候,这回打了个电话整个人都仿佛开怀了不少,脸上还多了几分柔情。

    Ben突然兴起,给乔翊拍了张背影照片传到了微博上。

    这人的背影看起来正点不?绝对是个大帅哥,单身的女孩快来,错过了这帅的可就剩下丑的了。

    此微博一出,立刻引起了井喷似的评论,尤其是国内的诸多媒体。

    从得知乔翊出国去了纽约,那些曾经报道过招妓上门事件的媒体就开始猜测是不是跟乔氏有关,无奈乔家那边没有任何消息放出来,急得他们抓耳挠腮。

    现在看到了这条微博,引起了国内媒体一片哗然,乔翊此次和乔氏子公司交流,很有可能是要接任整个庞大的乔氏。

    完了,这下真的全完了。原本只是想炒作个新闻,这回居然还把乔氏未来的总裁得罪了个遍。

    乔翊和他父亲的关系不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没想到乔苍衍最后还是选择了自己的大儿子。

    有了乔苍衍作后盾,乔翊在接手京都商业巨头上,无疑要顺利得多。

    看来,京都又要再变一次天了。就在他们惶恐不安之际,国内的文化突然出了一次重拳,

    当晚,京都沈家的第一名媛沈染雨关注了乔翊的微博,再次引起了网络上不小的轰动,可惜乔翊并没有任何回应,有人随即在网络上发起了一个投票。

    “论谁将会是男神的最终归属”投票第一的赫然是沈染雨和乔翊,在她们看来,也只有沈家的千金各方面优越的条件,才能真正配得上乔翊。

    “宝贝,你对乔翊有意思?现在乔家正在卷入丑闻当中,你可要想清楚。”肖丽华看到网络上的消息,还以为沈染雨看上了他。

    “妈你想多了,我就是觉得现在能这么洁身自好的男人已经不多,我相信那些招妓事件都是媒体乱编排出来的。”沈染雨咯咯地笑着。

    “那可不一定,俗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乔苍衍能染指他儿子的女朋友,你怎么就能肯定乔翊是个洁身自好的男人?”

    沈染雨眨了眨眼睛,神秘地说:“反正我就是觉得。”

    “夫人,你们又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沈御非刚好回来,肖丽华上前帮他把衣服挂好,“我们刚刚在讨论雨儿的终身大事,雨儿今年都二十六了,再不嫁我这个妈都快要开始担心了。”

    沈御非动作一顿,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刚刚我和乔苍衍见了一面,听说他已经把乔氏交给了乔翊。等过几天回国,董事会就会宣布消息了。”

    “染雨,你过几天陪我去一趟纽约,试一试乔翊的想法。如果他不愿意,那爸就帮你另觅良人,毕竟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

    肖丽华不乐意了:“御非,我们的宝贝女儿条件这么好,就是打着灯笼也难找,配他乔翊绰绰有余。再说了,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夫人……”沈御非无奈地摇头,这么多年过去了,肖丽华还是这么固执的性子。

    “爸,我听说乔翊好像最近和一个叫苏玥的女艺人走得很近。”沈染雨沉默了一会,终于忍不住道出实情。

    虽然她现在没有喜欢上乔翊,但是从各方面的条件来看,乔翊和她无疑是最登对的。

    “你说谁?苏玥?”沈御非一听到这个名字,突然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之中。

    苏玥,是她的女儿。

    肖丽华脸色大变:“宝贝,那种身份怎么配和你争?像苏玥这种肆意勾搭别人的贱人,你怎么会把她放在心上?”

    做妈的看上了自己的男人,做女儿的又来抢她女儿的男人,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吗?

    “你骂谁贱人呢。”沈御非突然吼了一声,表情严肃,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地发了脾气。等回过神来,他有些恍惚地站在灯光下,自己这是怎么了。

    “御非,你居然为了外人对我发这么大的脾气。”

    “爸,你发这么大的脾气干什么?妈也只是说了句话而已。”沈染雨不解地看着沈御非。

    “我累了,先回书房休息一下。”沈御非皱了皱眉,也没有安慰肖丽华,直接进了书房。

    “妈,你怎么哭了?”沈染雨看到母亲居然哭了,慌了手脚地将纸巾递上,总感觉今天父母之间似乎有些怪怪的。

    “宝贝,妈没事。”肖丽华只是觉得心里既苦涩又委屈,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男人虽然守在她身边,却依旧对和那个女人有关的一切事情敏感至极。

    她突然很害怕,如果沈御非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千方百计要认回苏玥,那她和自己的儿女很有可能失去一切。

    她回到房间拿出手机,找出了那个她最熟悉的号码。

    ------题外话------

    感谢以下的宝贝

    feifay2002的五分评价票

    柠檬的花花

    涵涵坨的五分评价票

    妖然君夏夏的520打赏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