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他荒谬的想法
    “别怕,是我。”乔翊将苏玥一缕湿透了的头发挽在耳后,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做噩梦了吗?”

    苏玥像一只受了惊的小猫,蜷缩在了男人怀里。

    “玥玥,你没事吧?”原本坐在一边的老爷子拄着拐杖站起来,一双慈祥的眼睛里都是心疼,“你这丫头,怎么就突然晕过去了,吓死我这老头子了。”

    “爷爷……”苏玥喊了一句,发现喉咙嘶哑得厉害。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晕倒,想起梦里那个男子,苏玥还是一阵心悸,那个梦简直太真实了。

    “乖,喝了它。”乔翊将一杯银冬茶递给她,苏玥渴得厉害,喝了个精光,喉咙一下子不疼了。透明的玻璃杯投射出光泽,他修长的手指看上去漂亮无比。

    乔翊看着她,眼神专注而深情,吴彦看到自家Boss的温柔眼神,感觉世界简直就是疯了!

    “乔翊,你和我们家玥玥到底是什么关系?真的只是老板和艺人的关系吗?”外婆终于坐不住了,脸色有些严肃。

    自从经历了女儿进入娱乐圈,和苏城有了不该发生的感情,莫名其妙做了别人的小三后,外婆对这些事情就特别敏感。

    她怕女儿留下的唯一骨血,最后也重蹈覆辙,走了女儿的后路。

    “外婆。”苏玥张口想解释,却被外婆瞪了一眼,声音第一次变得如此严厉,“我要听乔翊自己说,你小孩子家家的先给我闭嘴。”

    “外婆,我已经和小玥领了证,玥玥现在是我的妻子。”乔翊坦白,他的妻子,上一辈子加上这一辈子,他终于可以深情宣布,苏玥是他妻子。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外婆和苏老爷子眼底同时露出了惊讶的眼神,继而都沉默了一会。

    “翊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他会好好待我们小玥的,她外婆,你说呢?”苏老爷子看向外婆,眼里有一丝欣慰。

    乔翊这孩子,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他太明白这个孩子的心性。

    “我谅他也不敢欺负我们家小玥,不然我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放过他的。”外婆嘴上说着狠话,开始擦了擦眼角的湿润,她的外孙女,终于也有了自己的归宿。

    “外婆。”苏玥抱着她,像小时候一样窝在她怀里撒娇,“你要相信你孙女儿的眼光。”

    “傻孩子,你一定要幸福。”外婆摸了摸她的头发,回抱她,“你妈就是小时候被我宠得太厉害,她才会有这么一个悲惨的结局。”

    想起林思思,外婆又哽咽了,苏玥知道又勾起了老人家的伤心事,连忙软声安慰。

    “首长,原来您在这呢,秦主任听说您来了,想请你过去叙叙旧。”

    这时候,穿了一身军装的男子进来,他左上肩有一颗五角星,英姿飒爽,浑身有一种狂傲疏离的气质,刚硬的面容,黝黑而偏向麦色的肌肤<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苏老爷子看了他一眼:“小袁啊,一会我就过去。”

    袁辰一眼就扫到了在病床上的女人,巴掌大的小脸,清淡的眼神,一张漂亮到过份的脸,却有一双沉如古谭的眼睛。

    很奇怪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袁辰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女人非比寻常,就是很怪的感觉。

    他居然有一种非常荒谬的想法,这个在床上的女人,本该是一个死人。

    袁辰的目光开始变得高深莫测,又看了一眼苏玥。

    “小袁,这是我的孙女苏玥。”苏老爷子介绍了一下,袁辰抬起那双眼睛看向苏玥。

    “我叫袁辰。”

    苏玥先是一愣,点头微笑了一下,她没有料到这个冰冷刚硬的军人会主动开口报上姓名。

    苏玥早就知道苏老爷子是78年的退休将军,现在又在机关有干部头衔,威望尤存。

    “玥丫头,你好好休息,我去去就回。”苏老爷子随后就出去了,袁辰也踏着步子跟着走了,那挺拔的身姿将军人的风范尽显无遗。

    “好,爷爷再见。”

    看着苏老爷子出了门,乔翊打开饭盒,飘出一股清香,里面装着小米粥和一些很容易消化的软食。

    “玥儿,医生说你最近要好好调养身体,这几天就多吃一些容易消化的东西。”乔翊双手自然地插在了西裤口袋,俯下身子,幽深的眼睛盯着床上的小女人,“今天见到陈志平了?”

    刚刚听苏老爷子说,是陈志平和叶谦把她送到医院来的。

    “嗯。”苏玥有些心虚地移开了脑袋,乔翊应该知道她和陈志平的所有感情纠葛,这种尴尬的感觉真像被丈夫抓住和旧情人会面后一样。

    “他是你的前男友。”

    “你也说是”前“了?”苏玥嘴角一抽,难道这男人连这种飞醋还要吃不可?

    “我就是不爽他占着这个身份。”乔翊俊脸上明显写着不可忍受几个大字,语气酸得可以。

    “……难道你也想要前男友这个身份?这个我倒是可以考虑。”苏玥斜睨了他一眼,乔翊被怀里小娇妻的这句话给噎了一下。

    他低下头,狠狠地吻住怀里的小女人,舌头也伸了进来缠住她。苏玥这回是糗大了,因为她听到了外婆刻意的咳嗽声。

    被恶狠狠地推开,乔翊并没有半分不悦,而是轻笑一声,脸上带着满足的表情。

    “玥玥,和你重逢这么久,我一直都想弹一次钢琴给你听。”

    乔翊起身看着她,眼底含笑。金色的阳光泄进来,照得男人宛如神祈一样高大俊美,仿佛站在云端睥睨众生,彰显出一种可望不可及的气势。

    这样的几乎完美的男人,居然是她老公<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苏玥看着几个大叔已经将一台钢琴抬进VIP病房,放在了窗口边。

    他修长白皙的十指落在黑白的琴键上,一串行云流水的音乐弹出来,看着她的眼神温柔而专注,苏玥胸口隐藏着一种很温暖的情绪,慢慢在心底膨胀。

    这首《致爱丽丝》,是贝多芬的经典之作,也是苏玥最喜欢的一首钢琴曲。音符从他指尖欢快地跳跃出来。

    他说,玥玥,我对你的爱积攒了两世,这一世,我们会有完美的婚姻,刻骨铭心的爱情。

    好。

    ……

    不同于VIP病房里的温馨浪漫,另一边,陈露悠虚弱地躺在床上,醒来后闻到空气里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她一睁开眼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个人在她身边。

    她听到不远处传来的钢琴声,是她最熟悉,也是最痛恨的旋律。这首曲子让她想起了那个该死的女人。

    为了讨好乔翊,毫无基础的她曾经日夜苦练,可终究还是比不上夏清双!

    而她今天会有这样的下场,都是苏玥害的,是苏玥害她遭遇了如此厄运,她发誓一定要讨回来。

    她躺在床上,发现只要自己稍微一动,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陈露悠惊恐地摸上了自己的肚子,小腹很平坦,丝毫没有怀了宝宝的痕迹。

    “病人下体撕裂,已经怀了一个月的宝宝我们极力保住了,只是非常危险。病人身体受到了重创,必须住在医院观察直到生产为止,否则很有可能会流产。”医生冰冷的话语在脑海中回想,陈露悠眼角猩红,嘴边露出一个可怕的笑容。

    她没有想到肚子里的宝宝居然这么顽强,在遭受了一番折磨后还存活了下来。

    “好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等过几日,我去和苏玥说说,让她主动离开乔翊。”乔苍衍突然出声,他心里认定,陈露悠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看见陈露悠,就想起年轻时候的欧阳夫人,整个人就开始情不自禁。

    没想到一个月前的那一次,陈露悠居然又怀上了。

    想起乔翊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乔苍衍心里生了一股愧疚,他这次,是铁定要让这个儿子背一次黑锅了。

    乔苍衍已经想好了,为了补偿乔翊,他允许他婚后和继续和苏玥在一起。不过,乔翊名分上的妻子,必须是陈露悠,因为小墨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不能担负一个私生子的名声!

    “乔翊,这回你再也别想翻身了,休想!哈哈~~”等乔苍衍出了门,陈露悠已经陷入了癫狂的状态,笑得令人可怖。

    乔家门口

    陈茉气势汹汹,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带着小墨公然闯进了乔家,扬言要见欧阳夫人和乔苍衍。

    乔家的佣人看到陈茉闯进来找人,吓得赶紧叫了欧阳夫人。

    刚刚陈露悠打电话过来时候,陈茉还沉浸在重回娱乐女王的梦里,没想到乔翊根本不是想和姐姐和好,而是想彻底毁了陈露悠<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在电话里听到姐姐悲惨的下场,陈茉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小墨,到奶奶这来。”欧阳夫人一看见小墨,就想伸手将孙子抱在怀里,却被陈茉用力一把推开。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你们乔家有什么资格养小墨,你儿子简直丧尽天良,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可以这么残忍地对待,我告诉你,要是我姐有事,我绝对要告得你们乔家倾家荡产!”

    欧阳夫人第一次被一个小辈指着鼻子骂得这么难听,当即也怒了:“你最好给我搞搞清楚,苏玥才是我们乔家明媒正娶,领了证的正经儿媳妇,而陈露悠,现在的身份反而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们乔家,过问我乔家的事?这是我乔家的事,你立刻给我滚!”

    小墨似乎被眼前这样的架势吓到了,一个劲儿地哭着。

    陈茉也知道自己刚刚做的事情太没有理智,当即缓和了脸色:“欧阳夫人,我姐姐现在在医院快要不行了,您就看在姐姐肚子里还怀着乔翊孩子的份上,过去看她一眼吧。”

    说完陈茉开始嘤嘤地哭了起来,欧阳夫人却被陈茉那句话惊到了,如遭雷击:“你说什么?陈露悠又怀了小翊的孩子?”

    “对啊,姐姐已经怀孕一个月了,没想到姐夫丝毫不顾及姐姐的孩子,居然还害我姐进了医院,伯母,你要是再不管,那可就是一尸两命,要遭报应的!”

    一个月了?欧阳夫人心里咯噔了一下,一个月前,刚好是陈露悠从美国回来的时候。

    陈茉在一边哭诉,没敢把陈露悠被轮的事情说出来,要是欧阳夫人知道姐姐身体被那么多男人给玷污了,不管是不是乔翊的错,她都不可能让她姐进门。

    “现在立刻去医院,我要弄个清楚!”欧阳夫人当机立断,让佣人去叫司机。

    欧阳夫人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赶紧收拾了一些东西开车前往医院。

    虽然陈茉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但欧阳夫人明显不太相信。要是在四年前,陈露悠说怀上了她信,但是儿子现在有了小玥,以他的性子是不可能背叛所爱之人。

    “老爷呢?叫他一起下来。”欧阳夫人想了想,这事情事关重大,必须让乔苍衍也出面。

    佣人连忙说乔苍衍今天下午就一个人出门了,欧阳夫人不疑有他,带着陈茉和小墨赶往了医院。

    京都医院

    陈露悠还躺在病床上,丝毫不敢挪动一下身体。她这一胎异常凶险,如果稍有差池,孩子就会没有了。

    现在她的下体还伴随有流血状态,医生说了,能不能保住这个孩子,就要看这几天了。而且就算保住了,到了生产那天,宝宝和大人也依旧会有很大的风险。

    陈露悠一手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床单,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恨意。她一定要保住这个孩子,让乔翊和苏玥这辈子都没有结果。

    当她被那几个又臭又脏的男人折磨时候,她的爱情,她的一切在那一刻都毁了,她一定要所有人都尝尝那种痛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