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不死玄尊最新章节 > 不死玄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993章 拒之门外
    第九百九十三章 拒之门外

    说实在的,紫衣女子的气质与妙儿有几分神似,有可能还具有像妙儿一般的魅体,这也是凌长空之前失神的原因之一。¢£頂¢£点¢£小¢£说,x.

    不过妙儿现在在玄界之中,不会来到这里,他也没有多想,在出了云霆阁之后,转而便离开了这座仙城。

    随着越来越接近云霆山脉,空中的雷灵气也便越来越浓烈,虽说凌长空还能承受,但是他的衣服却不免要有些损失,凌长空并不想如此,最后裸奔到云霆山脉。

    故而在天空中的雷灵气足够浓烈了,他便拿出了青巽云龙甲,穿戴在身,以法力催动,青巽云龙甲顿时青光大放,隐隐凝聚成一道巨龙,盘踞在凌长空周身。

    有了青巽云龙甲的保护,凌长空再也不担心雷灵气的损伤,立即加速,化作一道豪光向云霆山脉而去。

    虽说有青巽云龙甲护体,但云霆山脉的雷灵气实在强大,就连凌长空最后也不得不降下了身形,贴着地面飞掠。

    用了五六天的时间,凌长空终于来到了云霆山脉,此时他正在一座仙城之中,这里也是天罚仙宫外门,形式大概与长青门的外门一般。

    不过这里也是与长青门有所不同,不说这里主要有天罚仙宫外门弟子居住,平常时期根本不允许其他修士进入,就是在这云霆大会召开之际,外来的修士想要进入其中,也要接受天罚仙宫的盘查。

    好在天罚仙宫弟子也不敢提出过分的要求,凌长空等人还能接受。

    “只是进入天罚仙宫的外门,就要如此麻烦,还不知道进入内门又是怎样的光景?”

    刚进入仙城,凌长空看着来去的人影,九成是天罚仙宫弟子,只有极少数才是向他这般,是外来的修士。

    “根据血滴子提供的消息,想要达到天罚仙宫,必须通过外门的传送阵,不然竟然能够进入云霆山脉,也无法找到天罚仙宫的位置。”

    早在来这里之前,血滴子便将天罚仙宫的规矩交代清楚了,此时只听凌长空喃喃自语道:“现在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到传送阵处,通过传送阵进入天罚仙宫吧。”

    凌长空知道,虽说进入这座仙城十分麻烦,但是借用传送阵却并不麻烦,只需要说明原因,支付一定的灵石即可。

    开始凌长空还有些不解,不过很快便明白过来,想来能够进入仙城,都是天罚仙宫允许之人,而且传送阵那边是天罚仙宫的大本营,他们很有自信无人敢在那里捣乱。

    凌长空拉住一个天罚仙宫弟子,本来对方还很傲气,不过随后见到凌长空放出气息,竟然是位元婴修士,立即恭敬下来,自然不敢隐瞒,立即将传送阵的位置告知凌长空。

    知道传送阵的位置之后,凌长空并没有停留,立即向传送阵而去。

    这里是一座大殿,上面写着“天罚”二字,隐隐透着慎人的威压,正是通过天罚仙宫的传送法阵所在之处。

    “你想要借用传送法阵,你到我天罚仙宫有何贵干?”面前的一个金丹境后期的修士,他斜瞥了一下凌长空,问道。

    “我应故人之约,特地上天罚仙宫赴约。”

    凌长空微微皱了下眉头,不过很快便舒展开来,对方是天罚仙宫弟子,面对他透着傲气也情有可原,当下便不再追究,说出了自己目的。

    “何人之约?”听到凌长空的话,那个天罚仙宫弟子明显慎重几分,问道。

    不管怎么说,凌长空好歹也是个元婴修士, 能够让凌长空赴约的,不是元婴修士,也应该是化神老祖,若是如此,就连他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镇魔子。”凌长空淡淡道。

    “镇魔子老祖?!”那个天罚仙宫弟子先是一惊,面露惊骇之色,上下打量一下凌长空,面色又变得古怪起来。

    “哈哈,你竟然说你要赴镇魔子老祖的约,你也不照照镜子,镇魔子老祖乃是地仙境,已经是真仙存在,又怎能会约你一个元婴修士?!”

    那个天罚仙宫弟子突然大笑起来,指着凌长空鼻子,嘲讽道:“而且镇魔子老祖这十几年都在闭关,冲击地仙三境之中的第二境,又怎么会下山约你?哈哈!”

    “我要赴的乃是千年前的约定!”

    凌长空面色铜青,若不是顾虑这里是天罚仙宫,恐怕他早就出手诛杀对方了,区区一个金丹境后期竟然也敢嘲讽他?!

    “千年前的约定?哈哈,前辈,虽说您现在是元婴境界的修为,但是我看你的根骨,连百年都没有活到,竟然还敢说赴千年之约,你怎么不说是赴上辈子的约定啊?哈哈!”

    听到凌长空这话,那个天罚仙宫弟子不仅没有丝毫收敛,反而脸上的嘲讽之色更加浓郁,在他看来,凌长空赴约之事,完全是子虚乌有。

    哪怕是一个化神境的老祖,来给他说赴约,他都会相信,唯独凌长空,一个元婴修士竟然说来这里赴约,只要不是镇魔子亲自点头,他绝对不会相信。

    “我看你赴约是假,想要趁机溜进天罚仙宫是真,像你这种人,我见过的多了,不过我天罚仙宫哪是这么好进入?劝你还是回去洗洗睡吧。”那个天罚仙宫弟子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对着凌长空摆手说道。

    “闭嘴!”脸上闪过一道厉色,元婴境界的气息陡然爆发,凌长空寒声呵斥道。

    那个天罚仙宫弟子随着脸色一白,他这才意识到,凌长空乃是位元婴修士,想要杀他易如反掌,刚才竟然还在嘲笑对方,额头上不禁多了些冷汗,连忙后退数步。

    “你可别……别过分啊,这里是天罚仙宫,虽说你是元婴修士,这里也是你闹事的地方。”那个元婴修士双手揣在袖中,似乎随时准备拿出法宝,并对凌长空小心翼翼地警告道。

    而在与之同时,不远处的数位元婴修士也从入定中醒来,向凌长空这边看来,若是凌长空再有进一步的举动,他们定然会出手。

    “算了,长空,看来想要见到镇魔子是不可能了,我们还是走吧,这里是人家地头上,我们不会讨到什么好处的。”

    血滴子一直关注着外面的事情,见此情况,也不由叹了一口气,对着凌长空说道,他们本想着见到镇魔子,让镇魔子解开封印,救出血滴子,不曾想他们还没有见到镇魔子,便被一个金丹修士拒之门外。

    凌长空看了那个天罚仙宫弟子一眼,寒光一闪,转而便收敛了下来,同时气息也已然敛去,不再在这里逗留,转身离开。

    凌长空刚走,那个天罚仙宫弟子便“扑通”瘫坐下来,刚才虽说只是一个眼神,却让他置身于九幽地狱,他终于明白了刚才的举动有多么可笑,多么愚蠢。

    本文来自看書惘小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