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不死玄尊最新章节 > 不死玄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973章 金要诀册
    第九百七十三章 金要诀册

    这一战虽说有惊无险,但是凌长空收获可是不少,毕竟对方有两个金丹修士,其中一个还是大势力弟子。

    至于诸葛羽,虽说只是筑基境修士,但却是鉴宝师,身份尊贵,手中的宝物更是不少,而他们被凌长空杀了,这些东西自然就落到了凌长空手里。

    此时凌长空已经离开那片山林,在一处荒废的山洞之中,这里应该是前人开辟的简易洞府,其中有座开凿的云床,凌长空正盘膝坐在那里。

    面前放着数个乾坤袋,凌长空的脸上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丝喜色,而他手中,此时正拿着一淡金色的玉简,这是从双刀修士手中得到的。

    “金要诀册,不就是金系法术,怎么还称为要诀。”

    本来他没有金灵根,无法修炼金系法术,要之无用,但这上面的字眼却吸引了他的目光,在他的印象之中,只有法术法诀,现在怎么又多了一个要诀。

    “血滴子,这要诀是怎么回事?”查看了一下万魔法典和滴血法典,上面都没有要诀的记载,这让凌长空的眉头又皱了一下,对着血滴子问道。

    “这要诀就是法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用在意。”血滴子随意道。

    “要诀便是法术,那为什么还分为要诀?直接统称法术不久好了吗?”先是点了下头,凌长空继续问道。

    “即使是法术法诀,也有个三六九等,而这要诀不愧是其中的一个等级罢了。”顿了一下,血滴子对着凌长空解释道:“这要诀是法术中最低级的,而除了要诀之外,还有三个划分,由低到高,就是仙术、神通和道法。”

    “其实这只是一个划分,不一定哪种比哪种厉害,熟能生巧,主要自己足够熟练,即使是要诀,也能化腐朽为神奇,发挥出比其他法术更强的威力。”

    凌长空又点了下头,对于血滴子所说,他也很是赞同,就拿玄界来说,里面的战技没有发觉等级高,但若战技足够精通,力压法诀也不是不可能。

    <center></center>    “这般说来,我修炼的极光念剑杀和金刚琉璃体都属于神通,处于第三等级了。”眼中精芒微微闪动,凌长空微微叹道。

    “不错,神通相对于要诀,发展潜力更大,但修炼起来却更难,现在你就到了仙界,若是有机会的话,你最好还是弄一卷火要诀册,就算不将其中法术尽数修炼,也要修炼几个适用的。”血滴子对着凌长空提醒道。

    “嗯,下一次到仙城,我便买一卷。”凌长空决定道。

    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手段较为单一,除了万魔法典之外,恐怕也就剩下极光念剑杀、金刚琉璃体、琉璃化仙剑和长青玄道剑,这样对付普通的金丹修士还可以,但要对付像双刀修士那般的势力弟子,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金要诀册对于凌长空没有丝毫用处,他也没有仔细看,很快便将其装入乾坤袋中,然后开始查点其他东西。

    山峰金丹修士不会是普通散修,就连本命法宝都是用山峰炼制的,身家也不算多,只有数十万灵石和一些普通灵材,凌长空整理一下,便将其装入乾坤袋中。

    而相较于山峰金丹修士,双刀修士是大势力弟子,家底自然丰厚,只是灵石 ,便有数百万枚,而除了灵石之外,还有各种贵贱不一的灵材,远远超过前者。

    不过他们两人的这些东西中,真让凌长空动心的,还是他们修炼功法和法术,虽说灵根不符,但却很有参考价值。

    而在他们三人之中,家底最为丰厚的,还是诸葛羽,他身为鉴宝师,身上的宝物自然少不了,各种各样的灵材灵药,让凌长空看得眼花缭乱 。

    而除了这些,凌长空还从他们身上找到周围的地图,这让他对仙界的认识更加广阔。

    首先,他现在所在的是天明州,是在南天界并不算大,甚至可以说是偏远,真正意义上的大仙城,更是只有天阙城一座。

    而与天明州临近的,便有姜州和宾王州,前者是姜州五虎所在之地,后者是血滴子先前所在之前,这让他格外注意。

    除了这个缘故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让凌长空不得不注意,无论是姜州还是宾王州,他们都在天明州北部,也就是说,他要去往天罚仙宫所在的重华州,就必须穿过这两个大州。

    宾王州与天明州一般,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大州,里面的大能也不会多,黑脸大汉的宗门就是那里最大的势力。

    而相对于宾王州和天明州,姜州却是当之无愧的大州,就从姜州五虎的实力便能看出,只是有真仙坐镇的仙宫便有四家,丝毫不亚于重华州。

    “没想到天明州与重华州之间相隔,竟然是这两个州,血滴子,你应该早就知道了,怎么不告诉我?”微微一愣,凌长空对着血滴子问道。

    血滴子来自宾王州,对周围的几个大州不可能不知道,但他却只是说明重华州在天明州北面,中间相隔三个大州,至于是哪两个大州,他却丝毫没有说。

    “你也没有问啊。”血滴子随口一句,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叹了一口气,又道:“其实我没有说,也有自己的一部分原因,不过现在千年已过,应该物是人非了。”

    凌长空微微怔忡,想到血滴子来自宾王州,应该在宾王州发生过什么事情,让他不愿多说,以免勾起伤心往事,故而凌长空也没有多问。

    “不管怎么说,我们才到仙界,便来到血滴子你熟悉的地方,做起事来,也便方便许多了。”

    凌长空长身而起,眼中精芒流转,道:“之前我杀死那人,清灵道人已经察觉到了,他绝不会就这么放过我的,就算不会亲自追杀过来,也会派更强者过来,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尽快离开才好。”

    说罢之后,凌长空径直地出了山洞,化作到遁光,向北方飞遁而去。

    不说宾王州和姜州如何,只是天明州与重华州相距的数百万里,就不是他短时间内能够走完的,更不要说中途不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不是他逗留的时候。

    而在凌长空刚离开此地后不久,便有两道遁光飞遁而来,一前一后落到那座山洞前。

    敛去遁光之后,这才发现,前面的遁光内只是一道锦毛鼠,而后面的才是一金丹境后期修士,他与之前的双刀修士服饰相似,应该是来自同一势力。

    锦毛鼠“吱吱”地叫了两声,金丹后期修士脸上却不禁露出一丝喜色,喃喃道:“终于赶上了,有千里鼠的追踪,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别想逃出本公子的掌心。”

    看書蛧首发本書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