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九章 伤离别(二)
    离别,并非只有在“杨柳依依”秋天才会伤感。它的残酷,从来不分季节。

    三月的江畔,“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孟浩然此去扬州,留下了李白的凄凄伤痛;六月的江南,“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林子方作别西湖,带走了杨万里的深深祝福;初秋的长亭,“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执手相看泪眼,词人柳永吟出了恋人间的千古绝唱;寒冬的塞外,“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武判官渐行渐远,白雪还不等岑参吟完这一句,便残忍地覆盖了马蹄印……

    一夜未眠,富顺和湘瑜在清晨的海西最后一次相见。

    湘瑜紧紧地抱着富顺,抑制不住的眼泪已经流淌成一条连接世界的河流,淹没了这对恋人的心。

    “湘湘,要不我不去尼日利亚了,我向马总申请,调回海西来……”

    湘瑜用深情的吻堵住了富顺的话。不需要再练习了,他们的嘴唇就像两条毫不相干的江河,在某一处交汇,没有撞击出翻腾的浪花,而是交融在一起,流向了更远的地方……

    几分钟之后,湘瑜抹干眼泪,看着同样泪眼迷离的富顺,抽泣地说道:“天才,你觉得我老吗?”

    富顺破涕为笑,怀里的湘瑜哪里老?她就像刚从蛋壳里孵化出来的小鸟,楚楚可怜又美丽动人。他摸摸湘瑜的短发,真诚地摇摇头,“一点儿也不!”

    “可是我比你大两岁!在石桥,我们这个年龄,一定是大龄未婚青年了吧?”

    “你在我眼里永远比我小两岁,所以,你才十**岁……”

    “你少哄我,看来你还是在意我们的年龄!哼,那我不等你了,你去非洲三五年,回来就是个包黑炭,到时候媳妇儿都找不着!”

    富顺把湘瑜搂的紧紧的,“哈哈,我成了包黑炭,那可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男人喽!”富顺开了玩笑,看着湘瑜嘿嘿笑,“湘湘,我不用找,因为你就是我媳妇儿!”说完,富顺又在湘瑜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脚下的沙滩从未如此温柔,身后是一串甜蜜的脚印;眼前的浪花从未如此快乐,在清晨唱着幸福的欢歌;不远处的日出从未如此多情,在海岸线印下浪漫的轮廓……

    “天才,你会想我吗?”湘瑜噘着嘴看着富顺,朝霞映在他俊朗的脸庞。

    富顺捏了捏她鼓囔的腮帮子,使劲地点了点头,“日思夜想!”

    “你想我的时候,我又不在你身边,你怎么办?”

    “我带着你的照片呀,湘湘,你不但在我身边,还会在我心里,永远都不会离去!”

    “嗯,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会给你很多惊喜!”她故意后退一步,让还有些冰凉的海水没过脚踝。她背对着大海,抓着富顺的手,然后往后仰去。

    富顺紧紧地拉着她,他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无论再走多远,他都不会放手!

    “看,那是什么?”

    “漂流瓶?!”

    “会不会是你的,或者我的?”湘瑜惊呼起来,跑过去拾起两个又跑回富顺跟前!

    富顺使劲拧开那两个瓶子,清晰的字迹出现在眼前:

    “天才,有一种爱叫做相忘于江湖,因为他掉丢了那颗充满爱的心,或许,你就选择了这种爱!不过很幸运,我不小心拾到了你的心,并且在小心翼翼地呵护,我相信有一天它会醒过来,把你带到我面前,告诉我,你还爱我!”

    “天,真的是我的漂流瓶!天才……”

    富顺的眼睛已经被泪水打湿,在阳光下滴落晶莹剔透的感动。“湘湘,对不起,我……”

    “快打开这一个,”湘瑜再递过一个瓶子,“会不会是你的?”

    就像言情,这是戏剧性的一幕。那些模糊的字迹在浸润的白纸上越来越清晰:

    “湘湘,这是我来海西第168天!我已经知道你去了海的那一边,所以我让大海当我的信使,你肯定也和我一样,把信丢进了海里,只可惜这个不称职的邮差,肯定又搞错了地址。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湘湘,我在海西等你……”

    “现在,是我在海西等你了!天才,你一定要回来!大海通不到尼日利亚,但它可以……”湘瑜望着远方的日出,“你想我了,白天就看看太阳,晚上就看看月亮,如果下雨,你也天空,我会笑着告诉你,我爱你……”

    “我也是……”他们再次紧紧相拥,大海和日出见证着他们的爱情……他们不需要再去打开多余的漂流瓶,这样的奇迹让他们不得不相信缘分。

    富顺接着说道:“淑芬和广文结婚我去不了了,信我已经写过去了,他们肯定不会原谅我,我实在……”

    “你不要自责,天才,到时候我代表你去祝福他们,嘿嘿,淑芬都叫我‘嫂子’了!”

    富顺叹了一口气:“也只能这样了,出国的手续和机票都已经办好了,我回一趟广厦,后天就看手表,“我要去火车站了……”

    “再抱抱我……天才,我前几天给你的那些画册都收好了吗?无论你在哪里,都要带着它们!”

    “嗯!”富顺把爱人拥在怀里,针锥般的疼痛让他们再次流泪……

    富顺回到宿舍,其他同事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湘瑜帮着给富顺拧了一包东西,几个人一起赶往火车站……

    “哈哈,咱这第一回见弟妹,居然是在要走的时候,天才,有你的,郎才女貌!”肖寒调侃道。

    “谢谢寒哥,你呢?真打算去西藏?”富顺看着肖寒旁边一个普通的姑娘——那是华建十八局的一个女孩,目前的工作的地方在西藏,现在是肖寒的女朋友。

    肖寒看着女孩笑了笑,“必须的!”

    “那祝福你们!”

    “嘿嘿,也祝福你们!只不过,你非得去尼日利亚,哎,辛苦了弟妹呀!”

    “说什么呢?”

    几个人爽朗地笑起来,初夏的凉风吹散了离别的伤感……(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