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一章 病房里
    马子昂的司机找到湘瑜并把她带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唐雯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马子昂在一旁陪护,精神暗淡。

    “妈……”湘瑜快步走到唐雯床前,看到妈妈憔悴的模样,湘瑜几乎哭出声来。她蹲下来,用手抚摸妈妈的额头,试图叫醒她:“妈妈……”

    “湘湘!”马子昂站起来拉住湘瑜,“不要着急,你妈妈是蛛网膜下腔出血,现在需要静养……”

    湘瑜转过身,注意到这个同样有些疲惫的男人,愤怒地问道:“你和我妈妈吵架了?”

    “争执了两句,她突然就昏过去了!湘湘,不要担心,”马子昂把音量放得很低很低,“我已经给院长打了招呼,用最好的药……”

    “你走!”湘瑜闭着眼睛摇头,眼泪已经夺眶而出,她指着门口的方向吼道。

    “哎!”马子昂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沮丧地拿起外套和公文包,朝门口走去。

    湘瑜擦干眼泪,坐下来。唐雯瘦削的左手正在打点滴,右手垂在床沿。她双手捧住那只近乎冰冷的手,捂在嘴边,轻轻地呼唤着:“妈妈,妈妈……”

    高级陪护病房灯光已经调到适宜的强度,热水、毛巾、牙具……病房里应有尽有。这里不是唐雯工作所在的人民医院,而是海西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医疗设施和技术比人民医院略胜一筹。

    她知道,这又是马子昂安排的!他是那么喜欢安排的一个人,觉得什么都能运筹帷幄,可现在,除了他自己的事业,一切似乎都已经失控。他两次安排自己的婚姻,两次都是失败的;他试图安排马云梅的大学专业,可她偏偏选择了他最不喜欢的音乐专业;他也安排湘瑜出国留学,甚至为她安排了在三局的工作,结果她选择了设计院……

    如果他不和母亲走在一起,湘瑜见到他会像见到明星一样欢呼,因为他确实是建筑设计界的佼佼者,很多作品已经达到了世界级水平。可现在,他是自己的继父,更是一个没有责任、不顾家庭的男人!

    看着奄奄一息的母亲,本对马子昂已经没什么恨意了的湘瑜,又生出几分恨来!或许,是因为文化中心设计方案的事情,他们才会争执起来……都怪自己,若是晚上别去交大找富顺,回来陪着母亲,他也不敢把妈妈气成这样!

    湘瑜从打了水的脸盆里拧干毛巾,温柔地给妈妈擦拭了一下身子。其实她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她根本没照顾过病人。何况母亲是脑血管疾病,需要静卧一个多月,并且就算醒过来,她也可能神志不清或者说不出话来——这是她从床头的病历上看到的。

    一直以来,每次湘瑜问妈妈身体怎么样的时候,她总是说好得很!其实她有高血压和头疼病已经好几年了,作为护士的唐雯,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呢?

    这个时候,她才真的悲从中来!原来妈妈病得这么严重,如果真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办?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日夜陪伴着母亲,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告诉她,一切都很好。

    湘瑜把毛巾搓洗干净,准备出门去换一点热水。一开门,她就看到还在病房门口长凳上坐着的马子昂——他并没有离开。她并没有理会他,径直往开水房走去。

    “湘湘,”马子昂站起来,抢过脸盆往前走,“我去吧!”

    湘瑜站在原地,看着马子昂的背影,嘟囔着,“装模作样!”因为高级病房并没有几个病人,静谧的楼道有些阴森,湘瑜不敢再去争抢,或许有一个男人,会让这种恐惧降低一些。

    不一会儿,马子昂把水打过来了。他没有理会湘瑜,直接到屋里给唐雯轻轻地抹了抹手臂,又把枕头点高了一点点,然后按响了床头的呼唤铃,护士很快过来,换掉已经滴空的盐水瓶。

    湘瑜站在门口,看着那个男人熟练地完成这些动作,再次流泪了。她并没有因此而感动,而是痛恨自己竟然什么都不会做!她在马子昂刚刚坐过的地方捡起一本书,那是关于“脑血管疾病护理”的书籍,或许是刚刚他才在医院找到的吧?

    等到一切安排妥当,马子昂把唐雯伸在外边的手放进被子里,又轻轻地盖好,把灯光调得再暗一些,才退了出来。

    马子昂的丝丝白发镶嵌在杂乱的黑发里,在楼道灯光的照耀下更加明显。只有在这一刻,你才会发现他乱掉的发型和眼角的皱纹,还有幽暗、疲倦的眼神,和白天那个神采飞扬的马总判若两人。

    他轻轻地关上门,然后坐在长凳上,掏出一根烟来在鼻子上嗅了嗅——他知道,这里禁止吸烟。“湘湘,你进病房休息一下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湘瑜低着头,他没想到这个男人也会这么体贴的一面。“我明天请假,你……”

    “你不用请假,我正好回来休息几天。但你我都是外行,你妈妈这个病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好,我已经请司机回去接吴妈去了,她来照顾一段时间……”马子昂用右手撑住额头。

    “吴妈?保姆吗?不麻烦了,我……”

    “没事的,吴妈是江云过来的,和你妈妈也认识,她很有耐心,做事也细致。你如果不放心,有时间就可以来守着,我会安排人来接送你的!”

    “真的不麻烦了,我自己慢慢学着照顾,大不了我辞掉工作……”

    “傻女子!辞掉工作到三局来么?”马子昂往左理了理她的头发,突然开起了玩笑,“上回在广厦,你表现得太好了!”马子昂说完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的玩笑开得过头了,毕竟广厦文化中心的事,对湘瑜的打击也不小。

    “你就是因为广厦文化中心的事情,和我妈妈吵架的对吗?”湘瑜坐下来,安静的楼道里只听得到她自己的声音。

    “不是,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对不起我刚刚还提起!是我一直不够关心你们,其实你妈妈一直身体就不好,哎……”

    “这个蛛网膜下腔出血,会有什么后遗症吗?”湘瑜怯生生地问道。

    “不会的,我已经请海西最好的专家来会诊了,现在只能保守治疗,等过了爆发期,稳定了安排手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只是需要卧床休息的时间比较长,所以你也不要过于担心,好好上你的班!老孙是个好人,至少脾气比我好,你跟着他好好学!”

    湘瑜站起来,从玻璃门框里看着沉睡的母亲,再看看长凳上又翻开那本书的马子昂。或许,他们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