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骨灰盒(四)

第一百八十二章 骨灰盒(四)

作品:家中谁寄锦书来 作者:鹿台幽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孙富强是五龙的名人,不仅在镇上有了自己的家具厂,而且开了一个很大的五金铺。逢集赶场的人没几个不认识他的,这个外乡入赘来的女婿,不仅上过报纸,现在还是孙家沟村的村长呢!

    借助微弱的手电筒光,富强看着二弟——兄弟三年不见,若不是年初的时候见过照片,他还真认不出富顺来了!说是兄弟,两个人并没有相似的地方,大哥比二弟还要矮一截。

    他盯着富顺手上的黑袋子,伸手去帮他拧,却被富顺拦住了。“大哥,你别碰这个……”

    “你这娃娃,你一个人拧怪累的,我帮你耗(方言,‘拴’的意思)车后头!”

    “我拿着就行了,不要紧的……”

    “算了,你这倔脾气,犟得很!你晓得我地址的,咋个坐都不来坐一下就往这山沟沟里跑呢?是不是看不起大哥……”

    “大哥,你晓得我不是的!哎,既然你来了,我也不瞒你了。”富顺指了指黑袋子,“这是朱大哥的骨灰,我觉得你是做生意的人,怕给你惹晦气,就打算先处理好了这事才来找你!”

    “啥?骨灰?”富强被吓了一大跳,往后躲了躲,“你……你怎么拿回来的?”

    “公司派车送来的……大哥,你要是害怕,就先回去,我处理好了再来找你!”

    “怕……倒是没啥好怕的,你一个人带这么远都不怕,我有啥好怕的,只是怎么就给人烧了呢?”富强深吸一口气,往前走了一步。

    “哎,一言难尽,城里和我们农村不同,再说这大热天的,也只有这样了!大哥,给你添麻烦了!”

    “两弟兄莫说那些!”富强为了壮胆。把摩托车所有的灯都打开,“你的信我前天就收到了,今天还给你写了回信,没想到你竟然回来了!你喊我打听的这个朱建国。是朱家沟三组的人,婆娘死了十多年了,也没有生一男半女,就一个老爹还在,据说他寄回的钱都是给村支书。再转给他爹,对了,这个村支书是他远房的一个堂弟!”

    “你认识不?”

    “村支书我认得,那个老头儿我认不到!你咋一个人就来了,这种事情你一个人说得清楚呀?”

    “来了三个人的,两个师傅开车,他们明天还要赶回去。公安和火葬场都开了证明,没啥说不清楚的!”

    “你呀,这么大了还是一根筋!算了,都到这一步了。出了啥事还有我在!你咋个打算的?”

    “我想先把骨灰盒送到他老家堂屋里,这就算是入了祖祠了,连夜再找个阴阳先生看块地方,简单磊个坟,再把公司的赔偿金给老爷子……”

    “要不得!我两个生人,肯定不能直接去他家里头,别把老头吓死!先要找到村支书……”

    “那这个……”富顺把提了提手中的骨灰盒,“总不能提到人家村支书家里吧?”

    “先锁车上!”

    “可是这荒郊野岭的……”

    “没得事,你给他作个揖,用不了多久就来取!走。先上车,别一哈儿朱书记都睡着了……”

    在大哥的帮助下,一切要顺利得多。

    富顺坐在摩托车上,紧紧地靠着大哥的后背。那宽阔的脊梁。依旧是一道可以遮风挡雨的屏障。尽管泥巴路上有很多坑坑洼洼的地方,但富强技术娴熟,总是能顺利地绕过那些地方,摩托车平稳地到达了路的尽头!

    “车开不进去了!先停这里,我们走路进山!”富强把摩托车停好。

    富顺按照大哥先前说的,从黑袋子的侧面取出三炷香来。问大哥要了打火机点上,又给朱大哥作了三个揖,这才把他锁在大哥平时拖东西专门安装的摩托车篮筐里,打着手电筒往沿小路往山的更深处走去。

    朱家沟确实在沟里,一条小河静静地流淌,田里的水稻已经低垂着脑袋,田边的木瓜树上结满了大个儿的木瓜,木瓜树下大片大片的桑叶上,被偶尔的一条野蚕吃得全是缺口!

    富强收木头的时候来过这沟里,所以对路还是比较熟。他们很快找到了村支书——要没有富强,这个一脸恶相的朱书记肯定把富顺当骗子!

    “朱书记,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跑来吵你!”富强一边递烟一边说。

    “孙老板,你说这些见外了噻!又在弯弯里收木料?早点说,我喊我婆娘把饭给你整起噻!”支书接过烟来,吩咐在看电视的女人,“去熬两碗醪糟鸡蛋来!”

    看来这种客套和有意思的称呼不仅在城市,农村也一样!

    “不用了,不用了,说点事情就走!书记,也不是来收木料,是为我昨天在街上找你吹的那个事情!”富强给支书点上烟,“这个是我兄弟,亲兄弟,在广厦的大公司!”

    “广厦?哦,是为了朱建国的事情吧?哎,我不都和你说了,镇政府的意见是咱不管,让出事的单位把人送回来,负责我二伯的养老!我这个大堂哥,把我给害够了,一溜烟跑了……这下子倒是安逸,两腿一蹬啥子都不管逑了!”年龄不大的支书噼噼啪啪说了一通,“孙老板,你咋个来趟这趟浑水?”

    富顺坐在一旁,几次欲言又止,尽管他已经感觉到这个支书并非善良之辈,但他相信大哥能够处理好这件事。

    富强笑了笑,“朱书记,我两个也算是信得过的兄弟,这事我就是和你说!我这二弟在广厦这个华建三局的分公司而也算个小头头,公司考虑到他和朱建国是老乡,请他把朱建国的骨灰送回来……”

    “啥子?骨灰?你两个带起骨灰来的?在哪里?”支书被“骨灰”这两个晦气的字急得跳了起来,又扯开富顺的斜挎包来看。

    “书记,不要慌嘛,这点规矩我还不懂?骨灰没带你家来,还在河沟沟里头……”国强说。

    富顺的斜挎包被扯开,里头厚厚的几摞钱暴露在了灯光下!富顺注意到支书发光的眼睛,赶紧一把捂住,又从侧面拿出几份文件来,他把最后一份放进包里,其他几页纸递给支书。

    支书坐下来。一份一份地翻阅。第一份是公司开的介绍信,第二份是广厦华建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第三份是火葬场盖章的火化证明,第四份是公安局和民政局盖章的骨灰认领证明……看完之后。支书又前前后后找了一通,最后回到第一份,“刘老板呀?!真是年轻有为,孙老板教育有方呀,这是你老家石桥的兄弟吧?”支书笑着和富顺握手。

    富顺勉强笑了笑。“书记,别听我哥的,我不是啥子头头,因为我和朱大哥是莫逆之交,公司领导信任,允许我送朱大哥回家……”

    “你和我堂哥是兄弟,那就是我兄弟!”支书的流露出的喜悦让人生厌,“春梅,醪糟煮好没得?再整两个菜,我和两位老板喝一杯儿!”

    “不了。不了!”富顺赶紧站起身来,“我们主要是为朱大哥的事情,书记,死者为大,能不能先让他进了老房子?”

    富强也站起来,“朱书记,我兄弟说的在理,他想把你堂哥先安进老屋的堂屋里,上几柱香,也算入了祖祠了!最好不要惊动你二伯。入了祖祠。晚上再连夜连晚把他埋了!”

    “这个……也不慌这一下!孙老板,你也是村干部,晓得这个事情没得那么撇托(方言,‘容易’的意思)。起码要请民政所那几爷子来一趟嘛!”支书说完,醪糟鸡蛋已经端上桌来。

    富顺满脸的不悦,从支书手里把那几份文件拿过来,拉着大哥准备往外走,被大哥止住了。富强把富顺拉到一边,悄声道:“你莫慌。这个事情非得经过村里,得罪了他还不好办事。估计你也没吃晚饭,先搞点东西吃,慢慢商量!”

    富顺只好忍气吞声地坐到桌边,尽管已经很饿了,但他一点胃口也没有——朱大哥一个人还在河沟里呢!

    “支书,找民政就找民政,所长正好在我那里订了套家具,我明天就开摩托把他带过来。今晚的事情呢?”富强吃了一口鸡蛋,笑着说。

    书记从柜子里取来一瓶酒,一边倒酒一边说:“今晚的事?喝酒就是今晚的事!二兄弟走了这么远的路,解解乏!”

    “我不会喝酒,”富顺并没有动筷子,“朱书记,我大哥说的今晚的事情,是能不能让朱大哥先进了屋……”

    富强端起酒杯敬支书,“书记,你是个明事理的干部,也不想你堂哥在河里过一夜,你带个路,我们把你堂哥骨灰盒摆进堂屋里,明天一大早我就带李所长来,这事情也不宜张扬……”

    “对对对,”富顺补充道,“朱书记在给我们公司回电报的时候都说了,不能刺激老伯!”

    “这个我晓得,只是我二伯就这一个娃娃,怎么在工地上说没就没了呢?这往后的日子,也没个经济来源!”支书黯然伤神地喝了一杯酒,“不晓得公司的赔偿咋个说,刚刚的文件里头我也没看到……”

    富顺就知道这家伙肚子里念的那本经!朱大哥每个月的钱全部往家里寄,收件人就是眼前的这个人!以前不知道,这两年每年不低于一千五,在农村的花销怎么也不可能全用了?当然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一切等见了朱大哥父亲再说。

    富顺想了想,试探性地问道:“支书,您觉得赔偿多少合适呢?”

    “嗨,这咋个说得清楚?死亡证明说的是摔死,公安局结论是朱建国自己的过失,我可不好说呢!”支书看了看富强,“我这堂哥,和你本事差不多呢,也是个木匠,如果在老家,孙老板,你一年少说三四千纯收入吧?”

    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富顺按耐住心中的怒火,他懊悔自己刚刚那个愚蠢的问题,一个人的生命,怎么能有金钱来衡量呢?他不想再扯这个问题,这个时候,自己更该站在公司的立场!

    “书记,对不起,是我太浅薄了,朱大哥的命是无价的,所少钱也换不来!我和你一样,开始也怀疑朱大哥的死因,甚至因为这个,朱大哥的两个好兄弟还被工地给开除了!但这是这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作为朱大哥的兄弟,我没得啥子意见,如果你觉得有问题,可以对他们提起诉讼!”

    “我没得怀疑的意思,再说,我们和单位打官司,那不是自讨苦吃?我就是问一下,工地最后赔了我堂哥好多钱,看够不够丧葬费,还有……我二伯养老……”支书说完,又和国强喝了一个。

    桌子上又加了两个菜!

    国强放下酒杯,对支书说:“书记,咱喝得也差不多了,你放心我兄弟的人品,假若公司拿五千来赔,他绝对不会只拿出来四千!咱先去把正事办了,让那位死了的兄弟进下屋,哎,无儿无女的,也造孽,本打算今晚偷葬的,你非得喊民政来……”

    偷葬,是嘉南地区的一种丧葬形式。不看时辰、不请亲朋、不动响器,一般是晚上下葬。

    “五千?”支书根本就没听国强的“假如”,更没听后面的话,“五千少了点吧?”

    富顺越听越上火,“嗖”地站起来,又被大哥拉坐下来。他刘富顺受的罪不少,可要说窝囊气,还真没怎么受过!“真替农村人抹黑!”富顺嘀咕着,他突然觉得先前“没有人性”的马子昂是那么的高大!

    可现在一切都得听哥哥的,要不然朱大哥还真可能进不了屋,甚至还会惊动朱老伯,到时候两条命,真担不起这责任!

    “书记,是这样,和我兄弟一起来的还有两个同事,在镇上的招待所住着。我兄弟重感情,非得让你堂哥先进了屋,我就先带他过来了,赔偿金的事情,明天再扯……”富强脑子好用,不断地打圆场。

    支书盯着富顺的挎包,将信将疑地和国强碰杯。

    “顺儿,把包给我吧!今天在李家梁收点欠账,嘿嘿!”国强把富顺的包挎在身上,说完就起了身。

    “哈哈,孙老板真是发了大财!死者为大,走嘛!”支书放下碗筷,笑呵呵地跟着走……(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