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章 爬山坡
    李湘瑜突然满头大汗地出现在了杨家湾,几间瓦屋低矮却又亲切,侧面新建的加工房里发出“轰隆隆”的电动机声。一群小鸡崽子跟在鸡妈妈的后头觅食——石板上有些碎米或者糠麸。

    “湘瑜?是湘瑜不是?”淑芬娘正在堂屋喂蚕,一抬头就认出了这个城里人。

    “吴阿姨,我是湘瑜,您还记得我?”

    “记得,记得,快进来坐,太阳这么大,啥时候来的?也没听淑芬说起一声。”吴阿姨出来牵着湘瑜往屋里走。刚刚停歇一阵的电动机又发动了。

    “闹哄哄的,快坐着!”吴阿姨在柜子上取下暖水瓶到了一杯凉白开过来。

    “谢谢阿姨,那就是淑芬信里说的加工房吧?”湘瑜指着不远处的瓦棚,“淑芬呢?在里面吗?”

    “没有,她上山去了。”

    “林场吗?”

    “是呢,这娃娃,啥子都晓得!”吴阿姨坐下来,看着湘瑜。这女儿真白净,看来城里人不晒太阳就是好。这次看上去比上回顺眼多了,头发再不是卷黄怪模样,穿着打扮也中规中矩的。

    嘿,还真像电视剧里的女干部呢!要是她真和富顺相好了,也没什么不好的。只不过她晓得,富顺这娃娃现在根本没耍朋友。

    “嗯,我和淑芬一直写信呢!”湘瑜从簸箕里抓了一条蚕,放在手心里任它爬行,痒痒的感觉让她既舒服又有些害怕。

    “我去做饭,等你叔叔机子停了,他叫山对面的人喊淑芬和广文回来吃饭!”吴阿姨起身,把蚕簸放到蚕架上,“开电视看!”她骄傲地指着一台黑白电视机。

    “不看了,阿姨,我去山上叫他们吧?”湘瑜起身就要走。

    “别去了,这么大太阳,晒黑了!”

    “没事儿。我上班的时候也经常往工地上跑。您告诉我怎么走?”

    “从梨园上去,顺着竹林后头有一条小路,广文前几天砌了一下,天晴应该还是好走的。就一条路,走到山上就看到林场了!”

    “好!”湘瑜从背包里拿出一把把遮阳伞、一把小折扇,就出去了。加工房的轰鸣还在继续,陆陆续续有人进出,她进去和杨泽贵叔叔打了个招呼。刺耳的机械声让她难受。可能杨老四还没认出这是谁来,湘瑜已经一溜烟不见了。

    湘瑜和淑芬一直保持着书信来往,两人几乎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她在信里得知,淑芬承包的林场几乎都是由广文在管理,痴情的王广文已经打算在山上为淑芬修一座房子,他为了淑芬,已经搬到石桥来,成了一名半工半农的人民教师。

    砚台山不高,尽管路已经稍稍拓宽并且砌了石头,但在但对从小在城里长大的湘瑜来说。依旧太过危险。湘瑜的伞几乎成了负担,两旁的松柏成了自然的遮阳伞,但却遮不住烈日当空的高温。

    她几乎走一步就要歇一阵,看着比虎龙山低矮很多的砚台山,却怎么爬也爬不完,迟迟看不到尽头。

    她看着时间,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看到了那一片绿油油的橘子园。要知道这段路对淑芬来说,也就二十来分钟。

    “汪!汪汪!”大黄嗅出了陌生人的味道,对这个外来“侵袭者”发出警告。

    湘瑜只好停在了原地。她本想往后逃离的。可看看回头的路,她根本就没有力气再跑了。“淑芬,广文……”她一边挥舞着手中的伞,一边几乎带着哭声呼喊。

    “做啥子的?”杨泽富老汉听到“队友”的警报。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他望着这个在哪里见过一面的姑娘,并没有端起猎枪。

    “大叔,请问杨淑芬在这里吗?”湘瑜终于看到个人。那黄狗看到主人过来,一下子放松了警惕,趴在地上吐舌头。

    “我是三叔,不是大叔!”杨泽富纠正道。他知道自己的纠正是徒劳,因为王广文这小子也是“富大叔、富大叔”的叫。“你是哪个哦?找她做啥子?”

    “三叔,我是淑芬的朋友,我叫李湘瑜。我来看看她的果园!”

    “朋友啊?朋友好啊,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大黄,过去,这是淑芬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的朋友!我带你过去……”大黄夹着尾巴躲到阴凉的地方去了,杨泽富接着吆喝道:“淑芬,你有朋友来看你!”

    湘瑜走了一早上的山路,再加上这段要人命的小路,双腿已经酸疼得直不起来。

    不过,郁郁葱葱的果园很快让她忘记了腿疼,那些绿油油、巴掌大的橘子叶,发出淡淡的清香;橘树之间的枝桠交织,穿梭其间仿佛在画境;阳光透过枝叶间泄在草地上,青青的小草正贪婪地享受那点点斑驳的光亮;有些树下,还种了些豆角和黄瓜,藤蔓缠绕着树干,挂满了诱人的果实……

    湘瑜一定想象不到,几个月前,这里的树枝还光秃秃的一片,那时的杂草已经没过了腰。

    园子里零星分布着几个水池,看样子刚修好不久,碧绿的水面上还浮着一两只蟾蜍。广文正在一个水池边往水桶里舀水,淑芬在不远处除草。

    “淑芬,快,有个好朋友来找你耍!”富大叔把湘瑜领过去,又唱着高亢的革命歌曲“巡逻”去了。

    “湘瑜姐?天啊,你怎么来了?”淑芬赶紧放下锄头,激动得手舞足蹈,“啥子时候到的?累坏了吧?”

    “淑芬!你这个地方好难找哦!”湘瑜同样激动,淑芬就像脱胎换骨了一样,整个人都开朗了起来,假发下的那张脸,除了一点点伤疤,依旧那么清秀。

    淑芬忘记了自己满手的泥巴,湘瑜却因为淑芬粗糙的手而感到亲切。两个姑娘双手握在一起,脸上洋溢着微笑。

    广文也放下水桶,过来欢迎远道而来的朋友。他搭一块儿旧毛巾在肩上,穿着一件破汗衫,露在外头的每一处皮肤都黝黑发亮,哪里看得出一点老师的样子?

    “李湘瑜,哈哈,淑芬天天念叨你,终于把你给念叨来了!你看你,还是那副德行!”

    “哈哈,我没变,你倒是变得让我认不出来了,黑黢黢的,你说你是老师都没得人相信!”

    “嘿,不相信?你去看下我们学校另外两个老师,比我还黑!”

    三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湘瑜姐,累坏了吧?到那边去喝口水!”淑芬拉着湘瑜往茅屋走,广文跟在后头。

    “湘瑜,是来我们这边开会还是做啥子?怎么有空来这里,你应该很忙呀!”广文问道。

    “什么也不干,就来看看你们!”湘瑜回头看看广文,赤着的脚上全是泥巴,她有噗呲笑了起来。

    “广文,你在崖边边上喊一声娘,就说我们晌午不回去吃饭了,湘瑜姐今天太累了,我回去熬点稀饭将就一下,晚上再回家吃!你下午还要上课!”

    听到淑芬的这些话,湘瑜才想起自己爬上山来是为了喊他们回去吃饭。但淑芬这个体贴人的安排让湘瑜觉得再好不过了,她还想下午去广文所在的学校看看呢!

    她顺手揪了一棵黄瓜,嚼在嘴里,一直凉爽了到心窝里,比那冰棍还“巴适”!

    “二伯,二伯……”广文在崖边的呼唤响亮而清澈。

    “哎……”

    “淑芬和我们中午不回去吃饭,你和我伯娘说一声!”

    “要得!三嫂……”山那边传过回声来,广文刚刚的话被重复一遍。

    湘瑜沉迷在这种传统的通讯方式里,就像一首醉人的歌,美得让人眩晕……(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