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打麻将
    湘瑜请了半个月长假,买了一张火车票,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江云市。

    曾经熟悉的地方变得陌生。江云和中国任何一座城市一样,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公路、铁路等陆路交通四通八达,加上长江口岸的地理优势,这里的经济发展突飞猛进。三线建设时期留下的工厂再次活跃起来,整座城市在火炉里翻滚。美丽的山城一天一个样!

    从火车站到江云码头的路也被重新改造过,大路两旁十多层的电梯房已经司空见惯,大马路上穿梭的私家车明显增多,新建的商场和临街的铺子里,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应接不暇。

    不变的是那些火锅店。热天的傍晚,人们甩开膀子、亮开嗓子,喝酒、涮肉,划拳、唱歌,那些熟悉的乡音又萦绕在她耳畔,他仿佛回到了童年,在某一个小巷的转角处,遇见了卖冰棍的大爷!

    “叔叔,这个冰棍好多钱哦?”

    “一角钱,冰的很,解暑止渴,要不要嘛?”

    “来一根儿呗!”

    湘瑜吃着冰棍,那种甜甜的、凉凉的感觉简直“爽巴适了”!

    江云的夜已经被路灯点亮,沿江的围栏串起了一条火龙,倒映在江里,照亮了虎龙山。

    这不是她的目的地,但今晚她只能在这里歇脚。她家的老房子已经被卖了。她不禁苦笑了起来,这个看着她长大的地方,现在竟然没有一个亲人,也没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她倒是认识几个远方亲戚,但这么多年不见,不免生疏了。

    她停下来揩了揩汗,又把贴在背上的背包放下来提在手上。不远处就是江云码头,在那里,有一个傻傻的小子,曾经挑着重重的货物在石梯攀爬。还有有一个傻傻的“假小子”,在一旁为他加油助威。

    时间仿佛就在昨天,又好像已经隔了千年。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还在牵挂什么,为什么就是忘不掉?

    我们年轻的时候也以为有的爱可以亘古不变。随着我们一天天长大,才发现自己的幼稚。很多人来了又去,我们甚至很快就会忘掉他的脸庞;有的人去了再来,才发现一切过去的早就过去了,来的。不过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渐渐地,去的人只留下一个背影,这辈子也不会转过身来;而我们自己也同样转过身去,背道而驰,越走越远。当你再回过头,世界已经变了摸样,谁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可是湘瑜的路却那么清晰,他们走过的脚印并不多,却那么深深地烙在了路面。她重复地在那条路上徘徊,生怕走错一步。

    湘瑜快步走到路边。江上的轮船已经靠岸,大船上陆陆续续走下许多人来。“棒棒”们一拥而上,把旅客的行李或者挑在棒棒两头,或者直接一头扛在肩上。

    偶尔遇到一个外地人,“棒棒”竟然也会用夹杂着方言的普通话和人交流,热情的“棒棒”们,做起了兼职导游。

    不过,码头上的“棒棒”似乎少了好多,浮吊取代了人工作业,货运所需的劳动力大大减少。“棒棒”们开始涌向大街和火车站。甚至比江云更远的地方。

    湘瑜一抬头,“永翰装卸”“永翰劳务”几个大字引入眼帘。看来刘永翰的生意已经越做越大了,曾经的仓库被六层高楼取代,四五个新修的泊位和浮吊。正在长江的大浪里淘金。

    湘瑜看看表,已经晚上八点了。她并没有打算去酒店,而是朝刘永翰的家走去——去年她曾在这里住过一夜。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朴素的女人,“请问您找哪个?”

    “您好,阿姨,我找杨桂英!”

    “哦。她不在,出去打麻将去了!”

    “哪个时候能回来?”

    “说不准,有时候一整夜都不回来。”

    “刘永翰叔叔呢?”

    “老板忙生意,也说不清楚啥子时候回来!”

    湘瑜探着脑袋,看到客厅沙发上的富利,正拿着遥控器看电视。“富利……”湘瑜叫了一声。

    富利转过头看了一眼,小家伙的鼻子像极了刘永翰。“你是哪个?”他放下遥控器,走到门口,眨巴着眼睛看着这个好像在哪里见过的大姐姐。

    “我是你湘瑜姐姐,你忘了?小皮蛋!”湘瑜在温柔在富利脸上揪了一下,又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可以发声的小鸭子。

    小家伙拿着玩具,捏着“嘎嘎”地叫唤。“湘瑜姐姐,我带你去找我妈妈!”他仰起头拉着湘瑜往外走。

    “富利,不许出去!”开门阿姨拉住富利,“姑娘,你到楼下的茶馆看看,老板娘可能在那里!”

    “好的,谢谢您!”湘瑜完全可以理解这个女人,看样子是刘永翰请来的保姆,面对陌生人,她这是负责任的做法。

    湘瑜从楼上下来,临街的铺子写着“桂英茶楼”,从字面上理解应该是桂英开的茶楼。茶楼里喝茶还真不少,几个伙计穿梭其间,大厅的深处还有几个包厢,包厢里传出“嚯嚯”的麻将声。

    “请问杨桂英在这里吗?”湘瑜拦住一个端茶壶的小伙子问道。

    小伙子没有答话,腾出一只手,指了指最里面的包房。

    湘瑜过去推开门,四个人正忙的不亦乐乎,八仙桌上的四个女人各显神通,“吃吃碰碰”乐在其中。

    桂英衔着一根香烟,嘴里正吞云吐雾,耳垂上、脖子上、手腕上,手指上,处处都是金银首饰,摸牌的时候晃得叮当响。

    “碰!”桂英掐灭香烟,从牌桌中间拾起一张“八万”来,一抬头看到了湘瑜。“湘瑜?快坐下,”桂英朝门口的湘瑜招手,“好久到的?”

    “刚刚到!”湘瑜笑着走过去,在桂英旁边坐下来。

    “这是李湘瑜,这是王姐、周姐、林姐,都是捧我场子的好姐妹!”桂英简单介绍了一下,“三万是不是?哈哈,胡了,三六万,清一色!”

    湘瑜朝她们点点头。她并不会打麻将,但她也不想打扰这些人游戏的兴致。

    桂英从烟盒里拿出几根烟来,递给湘瑜一支。湘瑜摆摆手连说不会。桂英又说:“来,打麻将,湘瑜!”说完就要起身。

    “我不会!”湘瑜再次摆摆手。

    “富顺呢?没和你一起?”桂英坐下来继续码牌。看来她并不关心富顺的事,根本不知道他现在的状况。

    “哦,没有,桂英,你先忙着吧,我出去走走!”湘瑜被香烟呛得咳嗽,这包房里污浊的空气让她透不过气来。

    “好嘛,你看我想走又缺个角子,你上去让陈嬢开门,在家看会儿电视,我再打两圈就回来……”

    “你玩你的,我去找个朋友!”湘瑜和几位大姐招招手,起身出去了。

    大街上的热浪个长江里的波涛一起翻滚,湘瑜的心里说不出的心酸。那个比她还小两岁的杨桂英,现在是穿金戴银的老板娘,可却掩饰不住内心的苦闷……

    人啊,究竟要怎样才会快乐?(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