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 白梨花
    时光的脚步总是那么规律,它不会顾及你承受了多少痛苦,也不会管你享受了多少欢乐。它自顾自地往前跑去,谁也不知道它何时才会疲惫,何时才会老去?

    可是,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时光老人,他就这样无情地看着你哭,看着你笑,看着皱纹爬上你的额头,看着伤病折磨你的身体,看着你闭上眼睛,看着你被尘土湮没……而他,在下一世轮回,等你!

    王树珍老人和她的时光老人一起离开了,安详地躺在山洞里。从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痛苦,这是丈夫离世十多年来她的第一次微笑。也许,离开对她来说是最好的解脱。再也不是那个骂街的王婆,再也不是那个睁着眼睛的瞎子。

    对她来说,唯一的遗憾就是始终都没有见过孙孙一眼。自从过了新年,老太太再没提出过要去岔河看孙子的要求,因为她知道,那咳出血的齁病,还有已经迈不开的脚步,连山都下不了了,更别说去那么远的地方。

    何医生的义诊根本无济于事。因为就算是有人看着她,她也不会吃下一粒药,更别说她独自一人的时候。

    终于,在这初夏的大山里,她微笑着离开了!为了让自己走得更加从容,她吃掉了半瓶去痛片,换上了一身很少穿的青衣裳。没有留下一句话,去往了另一个不再会有伤痛的世界……

    杨泽华组织村委会按照“五保户”的规格把老人掩埋。唯一披麻戴孝的只有富顺,他说这块儿孝布,是替桂英姐戴的。墓地不在别处,就在那山腰的山洞里。一具匆匆打出来的棺椁代替了她的木床;一声**的轰响,老太太从此与青山长眠。

    富顺把老太太生前的财产整理了一下,不多不少,刚好两千四百四十四块。这里头有两千块钱是谢家赔偿的,其余的是她做“神婆”的时候攒的,还有刘永翰拿的。

    所有人都以为杨拝子会把这钱独吞了。可是富顺和养父一家商量之后,把所有的钱都送到了岔河,找到那个另嫁他人妇的李秀莲,钱全部给了“小狗儿”。至于后来怎么样,富顺觉得,他已经问心无愧了!

    杨泽贵和二哥坐在自家的院子里,看着猫儿山腰的那一排山洞。但愿从此以后,那里再不会有人去住!而对面杨桂勇修建的那座不到两年的瓦房,怕也很快会在风雨中倒塌。

    “哎,人活一辈子,啥子最重要?”杨泽贵问二哥。

    “老四呀,我晓得你想说啥子!有个成器又孝顺的娃儿最重要,到我们闭眼睛的那一天,有个人在床前养老送终,比啥子都强啊!”二哥把刚刚卷好的叶子烟递给四弟,又抓出一把烟叶掐成小截。

    “淑华的婚事怎么样了?”

    “哎……”杨泽华把烟卷放进烟斗里,“怕是成不了,何家不答应娃娃来上门呀!”

    “其实也不一定要上门,还有淑芸嘛!我现在是想通了,只要娃娃叫我一声爹,上不上门又有啥子关系哦!”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心里还是不安逸。不晓得我们老了咋个办哟?现在还能撑着腰板下地做活路,到时候恐怕连个端茶递水的都没得!”

    “活一天是一天吧!”杨泽贵看着自己的断腿和拐杖,用这句感概结束了兄弟间的谈话。

    那些青涩的果子,还有嫩黄的梨叶,似乎并没有掩饰淑芬的悲伤。她几乎每天都会去果园里,用筷子夹掉那些可恶的青虫,把心里的秘密告诉枝繁叶茂的梨树。

    另一片梨苗也已经长出了嫩叶。那是富顺的提议,用上百棵梨苗保住了桂英姐家的自留地。桂英娘去世之后,其他田地都被重新分配给社员们,可这一块儿,村里说杨桂英还在,给她留着。

    淑芬的另一个烦恼是王广文。这个因为富顺哥认识的读书人,不去喜欢城里那些花花绿绿的世界,偏偏爱上了她这个小村姑。淑芬已经接到来自江云的第四封信了。执着的王广文,居然大胆地表达了爱意,甚至许诺毕业之后来到杨家湾做农民,建立一个瓜果遍地的世外桃源。

    淑芬拿到第四封信的时候看都没看,在梨园里把它撕得稀巴烂。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可怜虫。可是她不需要王广文的可怜,更不需要这些看着就心痛的文字。

    堂姐已经把何攀带到家里来了。曾经那个文质彬彬的“小外公”马上要成为别人的丈夫,她该怎么去称呼?“外公?”“姐夫?”天啊,那是自己曾经的恋人,至少他在自己心里住过好长时间。

    “淑芬,你怎么又哭了?”富顺扛着锄头从地里回来,看见妹妹蹲在地上。

    淑芬赶紧擦干眼泪转过身去。尽管兄妹已经非常亲密,但谁都不愿意让对方窥见自己的小秘密。

    富顺以为是因为那封他从石桥带回的信。自从富顺回来之后,淑芬就很少去邮政拿信件了,倒是富顺逢集的时候必须去一趟。那几封来自江云的信都是富顺带给他的,富顺已经猜到是广文的写的,并且“察觉”了广文对妹妹的好意。

    其实这个“察觉”主要是来自湘瑜。湘瑜在来信中提过广文对淑芬的好感。富顺也问过淑芬,淑芬倒是大方,干脆把广文的信都丢给他。富顺瞟了几行字,实在不好意思再看下去。看得出来,淑芬并不想和广文好。

    “王广文又纠缠你了?这个龟儿子,真是个……真是个衣冠禽兽,我写封信去骂他!”

    “不管人家的事!”

    “那是做啥子了嘛?”

    “没得啥子,你快去挑包谷苗吧,我去给你撬!”

    淑芬往育玉米苗的自留地走去。富顺跟在后头,嘴里絮絮叨叨:“这个王广文,看不出来,还真不是个东西,晚上我就写信给湘瑜,让她去收拾一顿!”

    湘瑜已经给富顺寄来第二本“连环画”了,这几乎成了富顺丰盛的“晚餐”。在微弱的灯光下,他百看不厌。

    “这是天才给我带来的腊肉。哈哈,除了烟熏的味道,还有天才的味道。这个小傻子,给我的回信居然是一张细数土特产的清单,腊肉五斤,糍粑三斤,豆腐干二斤……”

    “小傻子,你到底看到我给你的‘连环画’没有呀?光文说你哭了。哭吧,哭就哭个够,像我一样,眼泪哭干了就只剩下心痛了,这个时候,你才知道你想要的……”

    “哈哈,天才终于给我回信了!啥叫有一点点想见到我?你小子怎么和个娘们儿似的,咱哥俩谁跟谁呀?我也有一点点想你哦……”

    “叫你给我写的山歌,你这都是写的啥呀?一看就是东抄一句西凑一句的,来,姐姐给你唱个好听的山歌——哥哥在山里栽秧子,妹妹躲在屋里梳辫子,你问我一会儿要去做啥子?哈哈,我要出去看个傻小子!不就是山歌嘛,看到没得,我也会唱……”

    “天才,你可不能负了你的名号!连‘电灯泡’都想你了,上课的时候遇到我们不会解的难题,总会说‘如果刘富顺在……’所以,你就算是再苦再累,都不能忘了学习。就连我现在都能轻轻松松做了图,你看到没,下边就是我设计的‘星球大厦’……”

    “天才,暑假我不来杨家湾了,我也好想见到你呀!可是学校从二年级选出优秀的学生,提前半年也就是今年的七月份就去实习,实习的地方在美丽的海西市。这个机会非常难得,全校只有十个人,没想到我居然被选中了!据说,我们有可能都会分配到那个国际化大都市去工作。你会来找我吗……”

    最后一幅图是一个画着很多高楼大厦的城市,和江云很像,只不过滚滚的长江,换成了浩瀚的海洋。富顺知道海西市,那是一个在中国的版图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方,也是很多年轻人放飞梦想的地方。

    富顺的梦里出现过无数次海洋,但是他并没有看到过真正的海。湘瑜从三/亚回来,在信里告诉他海的宽广、海的蔚蓝、海的气魄。他是那样的向往,好想化作淑芬书里的海燕,到波澜壮阔的海面去翱翔。他还想,在海上去建一座雄伟的建筑,不是缥缈的海市蜃楼,而是美轮美奂的人间天堂。

    请原谅这个青春年少的孩子,在早出晚归的操劳里、在日思夜想的爱情里、在挑灯夜读的勤奋里,几乎忘掉了亲爱的哥哥,忘掉了一开始那个准备长足跋涉的梦!

    而这一次,湘瑜描绘的那个海洋,又让他拾起了那个梦的碎片。干爹好像也忘了帮忙找大哥的事,几次来信都没再提及。

    富顺的脸上又掠过些许哀愁。啊,那些我爱的人,还有爱我的人,为什么总是在捉迷藏。哥哥和弟弟不见了,桂英姐不见了,现在连心爱的湘瑜也要去往遥远的海边!

    富顺想:“我就一辈子守在这个山凹凹里吗?或许我会等来哥哥或者弟弟,但也会等来自己的白发苍苍,等到心爱的姑娘远走他乡。娶完全不喜欢我的淑芬妹妹,当然,我也并不喜欢她!”富顺的“喜欢”应该是“爱”吧!

    那一天,春雷惊醒了癸亥年的第一场春雨,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梨花身上。淑芬躲在竹林里,哭得梨花带雨,完全没有察觉富顺已经走到她身后。

    富顺拍了拍她的肩膀,“淑芬,你最近怎么了?”

    淑芬先是一惊,然后扑到富顺的怀里……

    <ahref=http://-.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a>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