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设计图(四)

第一百六十三章 设计图(四)

作品:家中谁寄锦书来 作者:鹿台幽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正负空间关系可以通过幻灯片上的示意图清晰地表示出来。中国历来讲究阴阳相生!我们以一种**的场地与建筑的精神进行了深入思考,既有阴阳相生的理论,又注重**自由的精神……”湘瑜的讲演一直吸引着评审团的眼球。这个干练的女子,不仅有标准的普通话,还有充满磁性的嗓音。

    马子昂把右手挡在鼻子下方,遮住自己的嘴唇,用余光瞟了一眼左侧的孙院长。

    孙院长带着兴奋的神情,他心头的那块儿石头落了地。赌注压在她身上应该没错!马子昂一定不会想到,先他站上台的居然会是自己的女儿——尽管不是亲生的!

    湘瑜和专家进行了简单的眼神交流之后,继续微笑的说道:“但请允许我表达一个或许并不成熟的观点:刚刚的三个方案,我们不难看出,他们也或多或少表达了与场地融合互动的意愿,但是……但是却迷失了那些锐利的脚线和给人瞬间强烈冲击的几何空间,这样的设计往往将焦点放在单栋建筑上,随着方案的发展,那些边角和线条往往变得更加强烈,和场地的关系逐渐疏离而趋于静止,转而表述的是一种雕塑般的静态美……”

    对湘瑜来讲,要说出这些话需要极大地勇气,这些并不是讲演稿里准备的,而是她刚刚想到的。尽管主持评审会的监理工程师刚刚提到希望大家可以相互点评,但这样批判性的语言,出现在这个场合,并且出自一个助理设计师口里,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但评审团似乎充满了兴趣,期待着她的精彩讲演。

    孙院长的心底的石头又悬到半空。本来所有方案一同亮相就已经前所未有了,小湘瑜竟然还当着别的设计团队进行批判;开了这个先河。在自己后边还有四家,到时候可能也会面临批判……

    但他依旧带着期望,赌博的最大乐趣就在于结果的未知性,因为他看到。马子昂的脸色也并不好看。

    “CamilloSitte在《城市建设与艺术》中说,场地与建筑的关系若不加协调,将会成为一座空旷的,毫无生气的广场,”湘瑜说完又用英语翻译一遍。几位国外的专家点点头。

    她继续说道:“真正有生气的场地设计应该是局部围合,并且彼此沟通的。请大家看幻灯片,我们的设计方案,将每栋建筑和场地的关系都缓引于自然的柔美曲线,这些线条散发出现代的气息与活力,进而突出文化中心的时代感,塑造基地新的活力空间!”

    湘瑜再次指了指幻灯片上的设计图,“这些曲线的运用,在营造户外正空间中发挥了沟通与纽带的作用。我想,建筑和场地应该存在一种经验的联系。一种形而上的联系,一种诗意的联系……”

    专门们一致点头。孙院长给了湘瑜一个鼓励的眼神。马子昂盯着幻灯片上的图像,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们用流动的曲线塑造出来的升高的景观层,形成了一个半闭合的空间,这些半围合的空间在交汇处实现了联通。而在曲线另一端降低的广场空间,就如同锡耶纳的田园广场一样聚集着人气,不仅使得场地成为整个基地的焦点,而且让广场空间更加美轮美奂。我们对基地中曲线的运用与运化,不仅划分了场地,也让这种划分变得微妙。我想,大家一定和我一样,置身其中的时候,不会觉得被分割到了一个特殊的空间。”

    湘瑜结束了讲演的第一部分。有用英语简单地简单地介绍了一遍他们的方案是如何营造户外正空间的。

    马子昂一直盯着自己手中的资料。尽管会议室的空调已经让温度非常低,但他仍然在冒汗。

    “接下来,我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们的场地设计理念。临海新区是广厦工业先驱的诞生地,文化中心的塑造应该体现文化的传承。我们的团队对文化广场所在的区域进行了反复考证,通过梳理这片沧海桑田‘文化肌理’,我们提炼出两个意象——书墨笔画和海水梯田。就像幻灯片上出现的……”

    马子昂用手帕揩了揩汗,然后站起身来走出会议室……

    湘瑜继续讲演:“场地的关系向内缓缓聚集,高处渐渐成峰、成岭,成为场地上海贝初开的大剧院;低处渐渐成谷、成堑,成为大剧院内聚有力的城市广场和步道。建筑与场地得以相互转换、相互渗透,北侧的高尔夫球场迎合了这种曼妙的曲线,顺着这样的曲线到达博物馆、美术馆、活动中心……”

    湘瑜仿佛置身其中,越来越得心应手,夹杂着中英文的讲解别开生面。

    “很多人一定以为这种曲线与基地的结合浮夸而不适用。我这里深入解释一下。请看一下张幻灯片——我们的曲线并不是随意涂鸦的线条:建筑的曲线渐渐升高成了景观层,满足了大卡车的通行要求;场地的曲线形成了隐匿在景观造型层之下的广场空间,同时倾斜的界面也为道路一侧提供了很好的城市景观界面。

    “这样的做法不仅显示了景观与空间的关系,同时也揭露了通过建筑为场地创造新的几何秩序与空间关系,第三种存在就这样在时空的变换中出现了,整个步行系统和车行系统在这样的时空变换中,表现出了严谨的组织和完整的结构……”

    “AntoniGaudiiCor曾说过:‘曲线属于上帝,直线属于人类。’而LeCorbusier却有不同的理解,‘曲线是罗马线,直线是人的线’。我们更同意Gaudi的观点,正如我国西部那些美丽的梯田,从地下缓缓而升的通道,是对形成自然之美的大地力量的探索。对文化中心场地上运动的人类来说,体验很难是静止的,在场地设计中对曲线的运用,也迎合了这种动态的体验和感受。

    “尤其对于场地上的建筑物来说。我们很少会从一个固定的视点或者正立面来观赏与欣赏,因此场地规划中格局的变化,也使得在场地中运动的人获得了无数的视点,而这样创造出的视点越多。在场地上的人的体验和感受也将无比丰富——我们正想通过这种独特的运用,告诉大家一种动与静的哲学观!”

    马子昂回到座位上,闭上眼睛养神。一旁的李昆仑和他的团队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一个秘书长提示时间已经到了,专家团的团长却示意不要打断她精彩的讲演。

    “请允许我再用十分钟时间介绍一下我们关注的第四个问题——建筑与场地的相互协调。

    “我想继续以大剧院为例。因为无需质疑,她是场地中最亮丽的一点。通过大剧院外壳设计的变形,为场地创造了一种新的结构与空间。大剧院的设计,更强调空间的延伸和动态平衡,本来是人们印象中的庞然大物,在这些曲线的润滑下,给人最直观的感觉是轻盈与流动感,正是这样的轻盈,使大剧院这样移动偌大的建筑物,瞬间摆脱了重力的束缚。就像一个曼妙的舞者——请把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到幻灯片上,因为我不会跳舞——我想您们一定也感受到这种‘流淌的音乐’,还有‘凝固的乐章’了吧?

    “我们大胆地摒弃了直角,不仅仅体现在大剧院与外部的场地关系中,更存在于大剧院的内部空间中。当我们通过户外空间进入大剧院的内部时,空间的流动,似分似合,隐约互见。游弋其中,又有看不尽的风景。

    “在这样的设计下,交通的流线。虽非捷径直驱,却让人在曲线的流动中反复体验到连续的移动所带来的强烈体验与冲动。我知道,你们一定在质疑这种复杂的结构是否能够成为现实,在我们准备的资料的第一百六十一页到二百页。用参数这样的技术手段和方法,告诉您我们一定能将这种什么的逻辑性变成可能!

    “最后,我想用尼采的一句话来总结我们的设计方案!‘最高贵的美是这样一种美——它并非一下子把人吸引住,不作暴烈的醉人的进攻;相反,它是那种渐渐渗透的美!

    谢谢大家!”

    雷鸣般的掌声在会议室响起!

    主持人提示:“下面有请五号设计方案,来自华建三局的马子昂总工程师做方案演说……”

    上台的并不是马子昂。而是李昆仑。他对大家深深鞠了一躬。“非常对不起,我们临时决定,放弃参加评审,对不起!”简单几句道歉的话,李组长匆匆离开。

    人们的目光再次投向华建三局团队的座位时,马子昂早已离开了会场……

    评审会继续,我们暂且把目光移动到华建三局海西分公司的办公楼里。

    “混账东西!”马子昂愤怒地把资料摔在办公桌上,“一个号称占据华南市场的分公司,竟然做出了一套和人一模一样的设计方案!叫我还有什么脸面向三局党委交代?”

    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黄长浩,设计部主任龙滨,设计二组组长李昆仑和他的团队,全部站在马子昂的办公室里低着头挨训。

    确实奇怪,海西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建筑方案与他们的设计方案如出一辙,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方案是经马子昂把关,“梯田式”的曲线运用还是他亲自提出来的,设计二组昼夜不休、呕心沥血一个对月的成果竟然被人剽窃!

    世界上绝不可能又这么“心有灵犀”的事情,除非……

    “马总,我们不是还有一套方案吗?应该尝试一下……”说话的是黄长浩,这个时候敢说话的也只有他了。其他人都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预备方案本就不完善,我从来没有拿着不完善的方案去参加评审!党委那边我会回去解释。失去的你们想办法去给我找回来!”马子昂指着鼻子骂了个遍,然后气愤地坐下来。

    “我知道,马总,今年内我一定在海西拿下所有路桥项目,弥补文化中心的损失……”

    “不,就要拿下文化中心,这方案本就是我们的,就算他剽窃成功,施工也一定要我们做……”马子昂扫视了一圈其他人,“你们先出去吧,老黄,你等等!”

    等到龙主任一行出去,马子昂让黄长浩坐在对面。“老黄,咱们设计部有没有海西设计院过来的?”

    “没有,基本都是总部直接调过来的,还有三个是去年大学毕业分配接收的……还有一个,小刘……”

    “都调查一下,看看他们和设计院有什么联系!丢了一个设计方案不要紧,我担心我们的图纸……”马子昂靠着座椅后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

    “我这就去办!”黄经理起身出去。整个办公室死一般的寂静。

    刘富顺焦急地等在办公室,这是他出生以来最激动的一天。尽管他未能参加现场评审会,但他知道,设计图里有自己的一份功劳——他是梯田方案的提出者,也正好迎合了马总的理念。那些优美的曲线,将会被马总展示出来,并且,很可能很快变成这座城最独特的风景线。

    “李老师,您们回来了?”从李昆仑的脸色上看,参评的效果并不好。

    李昆仑没有应他,“嘭”地把门关上。“去他奶奶的海西设计院,真他娘的无耻抄袭!”这是同事们第一次听见李师傅骂娘。

    “您别生气了,李老师,本来这个方案就不是你的最优方案,马总这样的大师出书太多,他的理念被很多人学了去,同样的设计方案并不足为奇!”一个同事安慰道。

    李昆仑火气并没有消,他拍着桌子吼道:“放屁!雷同到设计图、结构图都一模一样?除了演说的是个娘们,我看不出一点区别!领导的考虑是正确的,备用方案在今天这样共同参与的评审会上,本来最优也会被大大减分,万一我们刚一站上去,另一家就站出来指责我们雷同,那怎么办?”

    肖寒赶紧把门关上,“师父,您说马总今天为什么要阻止您站起来,指出海西设计院抄袭呢?”

    “马总问我,证据呢?后来我才理解马总的意思,今天在场的都是市里的领导,还有很多国际专家,咱中国人不能把脸丢到外国去吧?放弃是当时我们最好的选择!”李组长终于稍微平和了一些。

    他让大家坐下来,心平气和地交代道:“大家谨记,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我们在关键时刻放弃了参评,原因是我们技不如人,自愧不如!没有第二个原因,剩下的事情我们不需再问,领导自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忙我们自己的事情去吧!”

    “凭什么?”同事们在心中问了一万遍,却谁也没有出声,含着委屈散去了。

    富顺终于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悄悄地问肖寒:“海西设计院真的和我们做了一样的方案!”

    肖寒左顾右盼之后点了点头,“他们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抄袭到无耻的地步,还专门搞了一个女人去演说……”

    “什么样的女人?”

    “一个短头发、小眼睛的女的,二十三四岁吧,英语倒是说的不错……”

    “李湘瑜?!”

    ……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