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章 吃海鲜
    餐厅的广播里播放着那年最流行的歌曲《大约在冬季》,齐秦高亮的嗓音传递着关于爱情和乡愁的倾述,“……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的问自己;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几个刚刚抬起酒杯的异乡人,已经被这歌声灌醉。歌词里的那个“你”,是否如我这般已经两眼迷离;故事里的那个“我”,此时同样情不知所起;还有那遥远的“故乡”呀,是否早已把我抛弃?

    “这小子叫啥?唱的人怪难受的!”老朱抹了一把泪,“但这嗓门儿,真好!”

    “台湾的,叫齐啥子哦,大街上到处都在放这个歌。老朱,想家了?”“王癫子”斟了满杯酒。

    “哎,四年了吧,哪里还有个家?跟个和尚样,四海为家!”老朱抬起老王倒满的酒一饮而尽。

    “四年?呵呵,我都十年了哦!”“铁拐李”一边剥着虾,一边答话,“十年生死两茫茫呀!”

    “不要整你那些听逑不懂的话!”“王癫子”再次斟满酒,自己“先干为敬”,“你十年算个逑,老子从生下来就不晓得啥子是家!娘的,喝酒……”他再次给每个人倒满酒,学着老李开始吃虾。

    “顺子,你记得我们嘉苍那些小河沟的‘胖海’(螃蟹)不?”老朱看着同样两眼迷离的富顺,他知道,除了“家”,小伙子更想的是那个“她”。

    富顺把手上的螃蟹腿丢进嘴里,咯嘣儿脆响。“记得,它们总是躲在那些石头底下,掀开一块儿打石头,一把准能摸起几个来,真不好还要夹到手。但个头没这个大!”富顺费劲地嚼着蟹腿,总觉得和家乡的味儿对不上。

    “顺子。螃蟹就不是这么吃的!你们那是河蟹,人家这是海蟹,我晓得,我们老家吃螃蟹是油炸或者火煨。专门吃这个钳钳!人家这个是清蒸的,钳钳不是拿来吃的嘛!”老李果然见多识广,一边指出富顺吃蟹的错误,一边示范怎么从扯脐、开斗、品鳌、吃蟹黄、吮蟹腿,看得其他几个人目瞪口呆。然后哈哈大笑。

    “你他娘的这和搞女人有啥子区别?”“王癫子”三杯酒下肚,“二流子”形象立现,“扯衣服,脱胸/罩,吃奶奶,吸……”老王做着不堪入目的动作,其他人笑得前俯后仰。

    老朱一个巴掌拍在老王后脑勺,“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好多人盯到你……”

    “嘿嘿……”老王抬起酒杯,猥琐地笑了笑。“顺子,你开过荤没得哟?”

    富顺红着脸,对于老王这样的玩笑他早就习以为常,“王哥,这吃海蟹就算开荤,你看,正开呢!”

    “你给老子会装,来,整口酒再说,敬你哈。谢谢你请我们吃饭!”

    富顺抬起酒杯和老王“走”了一个,“谢啥子嘛,我要谢谢你们呢,一直这么关照我!”

    “顺子。你说实话,你和那个短头发姑娘到底是咋个了?”老王拿起一只虾,学着老李剥了起来。

    “铁拐李”从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然后使了个眼色。

    “没咋个,不合适……”富顺独自抬起杯子抿了一口。

    “那你们……有没有……”老王虚着眼睛,两个大拇指对着点了点。誓将他的猥琐进行到底。

    “来来来,喝酒……”富顺把抬在手上的酒杯举起,“干!”几个小酒盅碰在一起,一切忧愁和欢乐都渗进酒里。

    “马云梅?”老李放下酒杯,拉了拉身旁的富顺,“顺子,你看,马云梅呢!”

    富顺顺着“铁拐李”手指的方向,看见马云梅正挽着马子昂的手,往贵宾包房里走,陪同的都是些西装革履的光鲜人物。

    “要不要去打个招呼?”老李看着富顺。

    这边话音未落,那边喝得有些上头的“王癫子”上完厕所从洗手间出来,和马子昂一行撞了个正着。“马总?马云梅……哈,顺子在那边呢,走!喝两杯?”

    马子昂看着这个并不认识的醉鬼,身后的几个人上前,已经把他挡在了一米开外。马云梅对“王癫子”也并没什么印象。

    富顺看到老乡被人当成了酒疯子,赶紧起身过来赔不是。“马总,对不起,他……他喝多了……”

    “刘富顺?”马云梅这才反应过来那个酒疯子说的“顺子”是谁。

    “是我。真的对不起!”富顺把王大哥拉到一边,频频点头。

    马子昂并没有过多理会,拉着女儿,招呼几个朋友往里走。餐厅的老板已经迎了过来,欢迎政府和华建三局的领导。

    “爸爸,你先去,我和刘富顺说说话就来!”云梅说完,就往富顺这边的大厅走来。

    富顺扶着“王癫子”刚刚坐下,云梅悦耳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新年好!”

    “新年?好!”在富顺的思维里,新年仅指农历的春节。

    “快坐,马小姐!”“铁拐李”非常客气地起身问候,然后主动让出个座儿来。

    “你……什么时候到的?”富顺等云梅坐下来,他才落座。

    “刚刚到,嘻嘻,你们经常来这里吗?”云梅有些惊讶地看着桌子上的杯盘狼藉,看样子这一桌的消费也上百了。

    “没有没有,今天凑趣,说是过新年,出来改善一下伙食,平时都是在伙食团吃!”朱大哥解释道,“顺子请客……”

    “你请客?”马云梅看着富顺,“那好,这就算你请我吃大餐了!”云梅从盘子里把最后一只虾拿起来。

    富顺这才想起火车站的承诺,“不行!不行!这个不作数!你哪天回去?我要重新请你吃!”

    “还早呢,过完年!改天就该我请你了!”云梅站起身来,拍拍手在摆摆手,到雅间去了。

    “可以呢!”“王癫子”打了个嗝,“顺子,马云梅可比那个短头发女娃儿好看呢……”

    “说啥子呢!”富顺站起身来生气地说到,望着那个清秀的背影消失,滚烫的脸上渗出了汗珠。

    “来,还有半瓶酒,半碟花生米,把酒搞完!”老李把酒全部斟满,招呼老乡们喝酒吃菜。

    老朱端起酒杯,“兄弟们,我们相聚就是缘分,能从海西一起来到这个地方更是几千年才修来的,谢谢老李帮忙!以后我们兄弟伙些,那就是比拜了把子还亲的兄弟,有啥子吭一声,一定相互照应!我们是四个人四个姓,但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你们认不认我这个大哥?”

    “认!”三个人异口同声。

    老朱接着说:“那你们就听大哥说几句话!工地上的活路不好做,整的不好要出人命,但我有了你们这几个兄弟,出了人命也不怕了!但我们还是要小心又小心,不要拿命开玩笑。我们几个里头,顺子以后肯定最有出息,喝了一肚子墨水,但是老王和老李你们听好了,顺子最小,外人欺负他我们要站出来,你两个龟儿子也不许那他开玩笑……我最后说一句话,今晚的酒算老李的了,但是饭菜我们打平伙(AA制),干!”

    “干!”老李和老王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老朱的说法。

    “要不得!”富顺急得满头大汗,“早先就说好了的我请客!”

    “先喝了酒再说!干!”老王再次发出铿锵有力的号召。富顺也不好扫兴,碰了碰杯喝完最后一杯酒,然后学着城里人召来服务员买单。

    几个人都蓄势待发,把富顺挡在身后,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来……

    “先生,有位小姐已经替你们买单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