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算八字(二)

第一百三十七章 算八字(二)

作品:家中谁寄锦书来 作者:鹿台幽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十一月八日,农历九月十七,立冬,六龙逢集。六龙场镇比石桥大,又比岔河稍小一点,与川东北很多小镇一样,一条小河(潇水河的支流清水河)穿场而过。

    已经日上竿头,初冬的集市依旧热闹。来早的人迟迟不肯离去,在摆满摊位的大街上流连,除了柴米油盐、衣裤针线,他们已经可以不做过多考虑,走进一个茶馆要上一壶上好的黎山翠芽,或者到食店里切上小半斤猪头肉,再打二两烧酒。来得晚的人可能路程稍远或者在家里安顿一番,然后汇入这热闹的气氛中。

    丁盛的鱼塘边从凌晨五点开始忙碌,挑着鱼筐的贩子们早早地批发好商品,到集市上占据一席之地,等待着腰包鼓起来的农民的光临。吃鱼在嘉苍本属寻常之事,但多是河里钓来或者稻田里放养的鲫鱼,个儿小刺多难收拾,像鱼塘里喂养这么大尾刺少的鲤鱼、草鱼和鲶鱼,还并不多见。在鱼塘这种新生事物诞生之前,能下河打鱼的渔夫往往是贩鱼的主力,可现在鱼塘里的鱼,一网下去,能顶渔夫在河里忙碌一年的了!

    等到鱼贩子把鱼称走,丁盛安排请来的小工看守着鱼塘,自己又去打了个盹儿。直到太阳晒到屁股,他才起来吃了一碗面条,又换了一身有些偏小的西装,大摇大摆地到离鱼塘不远的集市上去了。

    本就拥挤的狭窄街道上,农民们还都背着小背篓。食品站的老板在肉摊钱沮丧着脸,眼巴巴看着不远处的杀猪匠挥着刀子割肉;国营酒厂的铺子里几乎无人问津,倒是王麻子的烧酒铺里人头攒动,听人说,国营酒厂用酒精兑假酒呢;烧酒铺的旁边新开了一家私营榨油厂,农民们排着长队背着油菜籽来榨油;给国强算过八字的“王道士”,生意也好得不可开交,人们毫不吝啬地花钱去问姻缘祸福……

    丁盛突然停在这道士跟前。在监狱里的时候,国强和他说起坐牢的原委就提到过这假道士。西片十里八乡摆摊的道士没别人,他早就想收拾一下这狗东西了!他挽起袖子看看机械表——妹妹接上广文到这里还得一会儿呢……

    假道士还是那套把戏,桌案上摆着一本老皇历和一些解签算命的旧老书,一把竹签放在小木筐里。当下求签问命的是一位年轻妇人。不过二十来岁,脸上挂着愁容,怀里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孩子。

    假道士手上拿着一根“下下签”,脑袋有节奏地左右摇晃,然后微微睁开眼。右手伸到桌案底下,又抬起头看看天,这才嘴唇微动,深叹一口气,然后说道:“你是乙巳年五月生人,今年二十又二岁,原本是峨眉山上一条白蛇……”

    老先生话没说完,引起一阵丁盛哈哈大笑,“老头儿,你莫不是要说这姑娘是白素贞吧……”在旁准备问命的人也跟着笑出声来。

    “先生说笑了。命理本就是世事轮回。姑娘,从生肖来看,你是蛇年蛇月和蛇时生,这本就少见……”道士右手轻拂白髯,左手拿着竹签,“你这签又是下下签,‘土火夫妻意不同,反眼无情相克冲,有儿难养克夫主,半世姻缘家财空’。如果我没有算错,你夫君已不在人世,并且是五八年生人,属狗对不对?”

    只见妇人脸色大惊。一旁观瞻的人也频频点头,交头接耳起来。姑娘脸上挂着泪,祈求地看着道士:“老先生,您得救救我,会不会殃及娃娃,有没有办法解?”

    道士闭上眼睛。一旁立着的徒弟搬出功德箱来,“大姐,你找到我师父,就一定有解!”

    妇人姑娘明白这意思。她赶紧把孩子放到地上,从衣兜里往外掏钱,一张五块的人民币还没放进功德箱,一只大手把她给拦住了。“等等!”丁盛盯着老家伙小半年了,早就看出了其中的名堂。

    老头儿睁开眼睛,被这不速之客吓了一跳,又转身看看徒弟和人群,然后又闭上眼睛。

    只见他身后的小道士怒目圆瞪,“先生想问何事?待我师父与姑娘解了祸事……你切莫引火上身呀!”徒弟说完,就往后退去了。

    旁人也有些认识丁盛的,开始议论起这个发了横财的光棍。丁盛将功德箱移到案下,又有一把揪住小道士,把他按到案旁的凳子上。“你算错了,老头儿,我就是她男人!你刚刚怎么咒我死了呢?”丁盛说完,又瞪着眼睛扫了一圈旁人,大家都被这“劳改犯”的气势吓着,谁也不敢说话,还有的已经准备撤离了。

    而眼泪未干的姑娘,也被这个搅局的大汉吓得目瞪口呆,倒是那个两三岁的孩子,笑嘻嘻地看着这个一身鱼腥味的大叔。

    道士睁开眼,看到被按住不能动弹的徒弟,再看看人群,不免有些慌乱了!“先生,有什么话好好说,徒儿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我给你赔不是,你先把他放开!”

    “老子现在是要问你,为啥子咒我死了?”

    “老道岂敢……先生怕是弄错了……姑娘,你认识……”假道士浑身颤抖起来。

    “老子就是你刚刚说的五八年生属狗的,你别问她,你先答我……我啥子时候死了?”

    “若真如此,那就是……老道算错了……”老道看着被丁盛胳膊肘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徒弟。

    “算错了?我看是你徒弟算错了吧?”丁盛一把扯开桌案一直拖到地上的红布,桌上的笔墨纸砚、书本竹签散落一地。

    凑过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丁盛从桌下拿出一个竹篓,里面全是小纸团,“姑娘,这老头儿就是个骗子!还有这个龟儿子,”丁盛像拧小鸡一样把小道士抓起来,“他说的那些话哪里是他算出来的?都是你们摆龙门阵摆出来的!刚刚有个他们的同伙跑得快!每回那个龟儿子装成和你们认识,在人群里和你们套话,这一个乡镇的那个认不得?你一句我一句全都抖露出来给他们了!那个龟儿子把你们说的写成纸条,又递给这个龟儿子,他再从桌子底下递给这个骗子老头儿,加上你们自己说的话,你说人家算的准不准?”

    丁盛随便从竹篓里随便捡起一张纸条,递给小道士,“你给老子念!”他本想自己念的,可想到自己根本识不了几个字,只好想出这主意。

    小道士可怜巴巴地看着师父,哪里敢念。丁盛挥起拳头,还没砸下去,小道士就缩着脖子道:“我念……念……丁宗正,新华村人,36岁,一儿一女,爹死娘在;妻王梅珍,33岁……”

    “滚!”丁盛一脚踹过去,老道士和小道士行头也顾不上收拾,灰溜溜地跑了……

    丁盛一把抱起那个两三岁的孩子,然后蹲下身子问惊魂未定的姑娘,“你叫啥子名字哟?”

    姑娘擦了擦泪,站起身来,“我叫李发蓉,让你看笑剩儿(见笑)了!”

    “我叫丁盛,我真是五八年生的……那个……”丁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转身在旁边地摊买了一串油麻圆给小家伙,“你叫啥子名字?”

    “我叫高明,谢谢叔叔!”

    女人把孩子抱过来,放在背篼里离开了。丁盛摇摇头,所有人看他的眼光都不一样了,仿佛自己成了大英雄……(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