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马路边
    正午十二点,九十度的太阳高度角,海面、水泥地面和地面上的建筑都以同样垂直的反射线指向天空。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被热气笼罩,人和物在混沌中挨过一秒又一秒。

    即便如此,马路上依旧奔驰着汽车和电车;单车上的人们快速地踩踏,想要通过加速度感受一点风的气息;偶尔一两个步行者摇着折扇,专往树荫底下蹿;一排排高大的梧桐树或者槐树疲惫地打着盹儿,树叶害羞地裹成一卷……

    主体工程完工的金融大厦在城市的中心矗立,让周围几栋民国建筑更具历史的韵味。湘瑜仰着头,想起了一句古诗——“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只不过,此刻悬在工人们头顶的,是一轮凶神恶煞的火球,似乎要把整个地球都点燃。

    偌大工地被围墙圈着,大门上用白色的油漆写着“施工重地,禁止入内”。湘瑜拖着重重的皮箱,躲在大门外的在一棵槐树底下,等待着有一个人进出,她也好伺机而入。湘瑜是从富顺写给杨家湾的信里知道他在这里的。

    “是不是真的?你莫哄我哟!”一个约莫四十岁的男人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个魁梧的小伙子。

    “哪个哄你嘛,朱大哥,我都说几十遍了,人家那么大个老总,未必还拿我们这种小人物开涮?“小伙子走到大门前,咣咣敲门。

    湘瑜注视着那个小伙子。那是一张多么熟悉的脸,古铜色的脸,铜铃般的眼,更加有力的臂弯,更加成熟的容颜……啊,我的爱人,此去经年,岁月就像那大海的沉淀,把你打磨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他是那样迫不及待,全然没有注意五米外这个泪眼朦胧的女孩。“开门,李大哥,我是富顺!”曾经的羞涩和胆怯,变成了现在的粗狂和豪放,那浑厚的声音有一种充满吸引力的磁性,震得空中的太阳都微微颤抖。

    “富顺……”湘瑜终于唤出了爱人的名字。富顺转过身来,满脸茫然地看着那一汪痴情的眼。这一转身,惊醒了静静流淌的岁月之河,湘瑜心中的无尽思念幻化成万般柔情,顷刻泛滥!在她的眼前,不是衣衫褴褛的揽工汉,而是痴痴等待的有情郎。“Mydear(我亲爱的人)!”

    那个手扶皮箱拉杆,早已泪流满面的女孩儿,静静地看着富顺,一动不动,生怕自己已经改变的外形惊走了心中的雄鹰。说完那句轻轻地英语,湘瑜没有再说话,她等待着心中的挚爱辨认出等待的爱人,等待着惊讶的天才喊出亲亲的名字!

    金黄色的阳光洒落在她金黄色的头发上,凋谢的槐花还在散发出阵阵余香。富顺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尽管湘瑜已经把自己竭力打扮得更加朴素,但她依然是一副都市女郎的模样。富顺把最后的目光落在了那双扶住拉杆的手上——就如洁白无瑕艺术品镶在拉杆上,纤细的十指白如葱根、精致小巧——那必定是一双弹钢琴的玉手,如若在音乐厅的钢琴前,她奏出的音乐,也一定会扣人心弦。

    不!那是一双紧握钢笔的手!对,一定是钢笔而不是钢琴!那充满灵性的钢笔一定会在她的手中跳跃,在洁白的纸上绘出栩栩如生的画,写出委婉动人的字——那是一串比琴音还美的音符,那是一首比《田园交响曲》还激动人心的乐谱……

    对,那是一双描绘爱情的巧手!富顺的眼光再次回到女孩的眼睛。眼角那滴还没滑落的眼泪,在阳光的照射下幻出彩虹七彩的颜色,黑色的眼珠里正孕育着下一颗晶莹剔透的“珍珠”,布满血丝的眼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好像有说不尽的话想要倾诉;瞬间又消失不见,那对小眼睛里的留白,全部变成了欲说还休的等待……

    “湘……湘……?”富顺的眼泪也呼之欲出。此刻的两个人,忘却了当头的烈日,忘却了奔驰的车辆,忘却了尴尬的旁人。我日夜等待的人啊,我日思夜想的姑娘,我以为我忘记了你的模样,没想到你的一个眼神,又缝合了我的寸断肝肠!

    我该像电影里的男主角那样去给她一个热烈的拥抱?还是像俊勇牵起云梅那样去拉起她的小手?富顺迈出坚实的步子,三步走到了恋人跟前,可他却做不出任何动作,反而局促得像见了陌生人一样,最后就像出于某种礼节,伸出了长满茧子的右手。

    湘瑜“噗呲”笑出了声来!她又何尝不想和挚爱的人拥抱?可是,这是在中国;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保守的工人!那么,出于女孩子应有的矜持,湘瑜也伸出了右手,就像两国元首间的正式会面——

    “你好!湘瑜,你终于回来了!”

    “你好,天才,回来就不会再走了!”

    “这体面的姑娘是那个哟?”朱大哥在太阳底下虚着眼睛,忍不住打断了那滑稽的对话。

    “朱大哥,这是我好朋友,李湘瑜!湘湘,这是朱大哥!”富顺自然地将握手变成了牵手,朱大哥刚刚还虚着的眼睛瞪得溜圆。

    “朱大哥,我是刘富顺的女朋友!”看着朱大哥的圆眼睛,湘瑜直白地解释,这下朱大哥的眼睛瞪得更圆了!

    但湘瑜本该自豪的解释,却让富顺变得有些不安。朱大哥简陋的衣装、朴素的形象和饱经沧桑的脸庞把他拉回了现实。“女朋友”?富顺打量着自己和泥土颜色差不多的衣服,再看看湘瑜那一身鲜艳的裙子。“鲜花和牛粪的最佳搭配应该在土里,而不是在这光鲜的都市。”富顺把手松开,“都市的牛粪应该被清理出去!”他内心的独白让刚刚兴奋的脸沉了下来。

    但与此同时,他又多么舍不得那柔滑细腻的手啊!正是那双手,让他苍白的青春变得有了爱情的色彩!“可我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去握住那双手,至少现在没有!”

    “朱大哥!富顺!”工地的大门被打开,“铁拐李”从里头探出个大脑袋。

    “湘湘,我……我要去上班了,你……”

    “下午不能请假陪陪我吗?”

    “我……你先回家,留个地址给我,我有时间再来找你……”富顺吞吞吐吐,他知道,这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了他为什么要急匆匆地回到工地上。

    “你下午几点下班?”

    “得七点之后了!”

    “我来接你!七点在这里等你!你去吧!”湘瑜摆摆手。她的手心,还有那双大手留下的汗滴,以及那些老茧印下的痕迹。湘瑜转过身,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

    “给老子可以呢!你和石工都深藏不露啊!听口音,这姑娘也是江云的吧?又是哪家大小姐?”朱大哥搂着富顺肩膀往工地走。

    “嗯……”富顺的内心依旧在翻滚。湘瑜的突然出现让他刚刚平静的生活又掀起一层波澜。

    生活的大网啊,究竟会在下一处设置什么情节?有的人在生活面前自甘堕落,最终沦为命运的奴隶;有的人努力扼住命运的喉咙,最终成为命运的主人。或许正是因为这些不可预测,我们的生活才会变得这么多姿多彩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