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招待所(三)

第一百一十八章 招待所(三)

作品:家中谁寄锦书来 作者:鹿台幽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江云的夏天依旧是火炉般的高温,长江和嘉陵江就像巨大的蒸笼,逼人的闷热把潮湿的空气“煮沸”,盛夏的“桑拿天”成了这座城市的一大特色。

    一个穿着时尚、打扮时髦姑娘匆匆地走出江云机场。她拦了一辆计程车,目的地是江云长途汽车站。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如果运气好,她还能赶上去嘉苍的班车。

    姑娘从手包里拿出一面镜子,镜面上是一张美丽的面孔——细长的眉毛被精致地修饰过,细腻的皮肤红润而有光泽,嘴唇上一层薄薄的朱红,有神的小眼睛正审视着和五年前完全不一样的自己。她用右手理了理烫染过的头发,这发黄的卷发和这座城市有些格格不入。

    三年的留学生活,让“假小子”变成了“小洋妞”。不知是还没倒过时差,还是对前面的路充满了期待,四五十个小时的空中颠簸并没有让她觉得疲惫。这座生活过十多年的城市,此刻变得如此亲切,尽管已经四年不见,但每一条街道、每一处古迹的名称,她依然可以如数家珍。两旁掠过的高大建筑,把这座山城点缀得有了城市的韵味;可不远处的龙虎山,以及山上隐隐约约的破瓦房,告诉她,两极分化严重的江云,还有几百万人挣扎在贫困线上。

    “Thisisthetip!”湘瑜说完一句英语,才想起这是在普通话都不流行的江云,顿时被自己的逗得大笑起来。计程车司机瞪圆了眼睛,看着这个洋里洋气的“外国人”,手里握着湘瑜递过的十块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不好意思,这是你的……小费……”湘瑜终于找到了一个恰当的汉语来解释,然后摆摆手,冲到了售票窗口前。

    是啊,这是我亲爱的江云。我必须尽快转变思维,拾起儿时的方言,黄皮肤黑眼睛的故乡人呀,此刻的你们让我倍感亲切。哦,No!这身糟糕的行头,还有这该死的卷发,如果到了杨家湾,亲爱的富顺一定会觉得他遇见了外星人。

    “到那点儿?”售票员看着她,用“亲切的”方言大声地询问。

    “杨家湾……哦,不……嘉苍县!”湘瑜递进去两张“大团结”。这些人民币,还是那年出国的时候马子昂硬塞给她的。

    “十四!车子一点半走,马上上车!”窗口里丢出一张票来,湘瑜看了看手表,已经一点二十八分了。她抓起那张纸片就往入口冲。那只沉重的皮箱,也跟着主人飞奔。

    因为是长途汽车,只要买好了票就不用担心没有位置。票上用圆珠笔写着呢,第1排9号位子——这个季节,开往嘉苍的“乐山”牌大客车的上并没有几个人。

    匆匆忙忙的湘瑜放好行李,准备对号入座。却发现自己的座位被别人占了,不过这并不要紧,因为空空荡荡的客车里头,到处都是空位置呢!

    湘瑜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刚刚的紧张顿时轻松了下来,用不了多久,最迟明天,她就要到达那山清水秀的杨家湾了!这个瘦弱的小姑娘呀,已经忘了自己几天没有好好吃顿饭了,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北纬三十度到四十五度之间,辗转了半个地球,还要继续横跨半个中国。她确实太累了,顾不上这炎热的天气,靠着座椅靠背睡着了……

    湘瑜被咕噜咕噜的肚皮吵醒。睁开眼睛的时候也天色已经朦胧。大客车在狭窄的山路上奔驰,车上的乘客都呼呼大睡。她打开一点窗户,呼啸的夜风带来阵阵凉意。她又抬起手腕,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十八分。不远处已经亮起了点点繁灯,那大山的深处,有我最爱的人!

    精神的食粮代替不了真正的食物,湘瑜起身从行李架上拿下皮箱——那里面还有一些饼干。

    湘瑜刚要起身,被对面一个熟悉的面孔给吸引了,她几乎惊讶地叫到:“刘叔叔?!”

    一个抱着孩子的男人,用满脸的疑惑打量着这个咋咋呼呼的乘客,然后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伴着一阵短促的嘘声。尽管这个女孩的样子有些熟悉,但却叫不出名字。

    “刘永翰叔叔!”湘瑜小声了一点,汽车猛然一个急转弯,站着的她差点被甩倒,“我是李湘瑜!”湘瑜就近坐了下来,用手抓了抓蓬乱的卷发。她觉得,一定是这头黄毛让熟人忘了自己的模样。

    “湘瑜?你……你不是在海西吗?咋个这么巧?”刘永翰叫醒已经熟睡的桂英,把孩子丢在老婆的怀里,“我老婆,杨桂英……这是湘瑜!”

    桂英抱着还在熟睡的孩子,刚刚的睡意全无。熟悉的名字让她思绪万千——这个曾经憎恶的女孩呀,曾经那么幸福地陪在富顺的身旁,也让那个痴情的小子为她去往了远方;而今已经落脱出这般漂亮和时髦,这让在江云也算新潮的“少妇”桂英觉得自己都有些“老土”了。在女人惯常的一番比较之后,桂英在车厢里找寻富顺的影子,不过她一无所获。

    同样熟悉的名字也让湘瑜大吃一惊。那个富顺到处托人打听的桂英姐,怎么突然成了刘叔叔的老婆。那么他们这又是要去嘉苍做什么?刘叔叔不是在江云开着公司吗?从那身行头也看得出来,刘老板这几年赚了不少钱。衬衣、西裤和皮鞋,衬衣的上兜里还别着一副墨镜;桂英姐或者该叫桂英婶子,穿着一身漂亮的碎花裙子,右手无名指上还戴着一枚漂亮的金戒指。

    “富顺呢?他也没说他要回来呀,这娃娃,好长时间没和我们通信了!”刘永翰兴奋地问道。

    “我正要去杨家湾找他呢!他还好吗?”

    “杨家湾?她不是在海西等你吗?你啥子时候从国外回来的?”

    “他在海西?什么时候去的海西?我……”湘瑜慌张起来,急切地等待着这个巧遇的熟人讲述着三年发生的事情。在刘永翰的口中,她知道那个多情的男孩,已经怀着满心的期盼,在太阳升起的地方,等待着她的归来……可她归来的时候,却和他擦肩而过,朝着另一个方向奔跑。不过还好,只要他还在原地,她愿意折回去找他。

    刘永翰说,他们是杨家湾给富利的外婆烧三周年祭。两岁多的富利还在妈妈的怀里熟睡,全然不知道这奔跑的汽车已经到达了他的另一个故乡。另外他们还要去看看富顺的妹妹淑芬,那个善良的女孩在一场灾难中遭遇了不幸……

    刚刚决定第二天就折回江云杀到海西去的湘瑜再次改变主意,她想要和刘叔叔他们一起去杨家湾看看那片神奇的土地,还有善良的杨家人。

    到达嘉苍已是晚上十点左右,阔气的刘叔叔一定要请国外回来的湘瑜住嘉苍最好的酒店,湘瑜也没有推迟——其实她已经囊中羞涩了。

    湘瑜看到,尽管刘永翰和杨桂英两个人年龄和文化差距都很大,但他们依旧很恩爱。这对在国外生活过一段时间的湘瑜来说,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这个黄皮肤、小眼睛的女孩儿,也有很多说着英语或者法语的追求者和他的父辈年龄差不多呢!

    湘瑜在宾馆里努力把自己还原成一个朴素的“假小子”。第二天早上,除过齐肩的卷发,已经看不出这个喝过洋墨水的留学生和桂英有什么不同了。当然,对她来说,怎么称呼杨桂英并不是问题——她干脆直呼其名,这在国外,最亲切不过了!

    小富利也是个聪明小子,甜甜的小嘴儿一点也不认生,没一阵子就和湘瑜姐姐相熟了,还缠着姐姐在街头买玩具呢!

    金山上的小县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山头的几个大烟囱在冒着滚滚浓烟,让本就炎热的空气里弥漫着二氧化硫的味道。据说那是老首长回中央争取来的政策,将近五百万的资金被政府工、农业七三开,新兴的工业就像那高耸的烟囱如日中天。落后的贫困县啊,正在试图从农业和轻工业向重工业转变,他们就像十多年前一样喊着口号——要把落后的农业县,发展成先进的工业县!

    “他们早晚会为这一切付出代价!”湘瑜看着离县城不远的工厂,感叹了一句。除了那几根烟囱,这座小城并没有给她不好的印象,相对江云来说它更凉爽,相对海西来说它更宁静,相对蒙特利尔来说它更悠闲。

    桂英久久地站在嘉苍大酒店旁的小旅馆前。已经在上夜校的她可以迅速地念出那几个简单的汉字——站前招待所!尽管招待所的门头已经装修,但她依然记得那个站在前台、嗑着瓜子的胖大姐——她或许已经在那里站了五年了吧?还有二楼最右侧的那个房间,那里有她羞涩青春的点滴!

    开往石桥的班车可不像长途汽车那么规范,什么时候坐满人什么时候发车,超员也是常有的事!随着农村发展商品经济,同时县委大院里刚刚出现了人事变动,不管是到县城进货的个体户,还是到大院里拜会的所谓“农民企业家”和乡镇领导,沿途的能搭上车的,都往小小的车厢里拥挤。

    刘永翰上次来吃过一次亏,这一回他也学精明了,写着“石桥—嘉苍”的汽车刚刚停稳,他就抱着孩子,拖着湘瑜的皮箱上去占了三个位置……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