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雷雨夜
    让我们重新来审视一下广文对淑芬的感情!

    我们知道,广文本来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农民,在他的笔下,有很多烂漫主义色彩的文字。尽管是一个回乡小农民,但在他的内心世界,依旧住着一个诗人。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像作家孙犁那样,在属于自己的白洋淀里写出伟大的作品。

    但这个每天“口朝黄泥背朝天”的庄稼汉,最为得意的作品却是写给心中最美的女孩的情诗。当然,这些煤油灯下的相思还没有让女主人公看见,他履行着彼此的承诺,伪装成最好的朋友,掩藏着内心最炽热的冲动。

    那个能干的妇女主任,每天像只不知疲惫的燕子,自由自在地在高空翱翔。广文幻想着给燕子筑一个巢,只要她愿意,这个巢筑在杨家湾也未尝不可。孰料一场大火折断了燕子的翅膀,她用唾沫和泥巴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那脆弱的内心,每一天都在滴血,凝固的血液几乎让她窒息。

    在看到心爱的姑娘被毁容的那一刻,广文的内心世界跟着波澜起伏。他不愿相信那深爱的燕子会就此告别天空,可是啊,那威蔚蓝的天空,就这样无情地黯淡了下来,笼罩着两个人的内心世界。

    他坚信,那朵最圣洁的玉兰花,在来年的夏天,依旧会在阳光下绚烂起来。可是,时间这剂良药,在伤痕累累面前无济于事——她依旧躲在最阴暗的角落,期盼着一场大雨,把身上的疤痕冲洗干净,把头顶乌黑的头发催生出来。可是多情的广文,却把自己化作一把雨伞,就这样默默地为她遮风挡雨。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淑芬站在雨里,看着撑伞的广文。

    雨水在伞面滴滴答答,广文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过去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可是我现在这么丑,连小孩子见了我也会躲着我!”

    “所以他们还是小孩子,等他们长大了,他们才会知道自己多么愚昧!”

    “愚昧的是你!等你长大了,你会后悔的!”

    “所以我想试试,我在心里说过一万遍——我等你。等我长大了——二十二岁的时候,我来接你,正式娶你为妻!”

    滂沱的大雨依旧倾盆,淹没了淑芬的脚踝。广文突然扔掉手中的雨伞。“你说你喜欢淋雨,我一直阻拦你,今天,我和你一起,雨下的再大些,冲走那些流言蜚语,冲走你眼角的泪滴——大雨过后,我陪你看最美的晨曦……”

    一声雷鸣,广文从梦里惊醒。他睁开眼睛,在黑夜里找到那双最美的眼睛。这种如诗的表白,他已经在梦里演习了无数次,可在真实的世界里,他却失去了勇气。

    同样没有入眠的还有砚台山下那只惊恐的燕子。她蜷缩在薄薄的被单里,恐怖的雷声让她浑身颤抖。因为淑菲要上夜自习,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淑芬拉开灯。尽管窗外已经风雨大作,但闷热的空气依旧让她窒息。今年的夏天多雨,她一边庆幸梨园的果实已经全部卖完,一边又担忧起田里正在扬花的水稻。

    接二连三的雷声让她睡意全无,那个三天两头登门的小伙子又涌上了她的心头。她不知道怎样去理解广文哥的殷勤,或许那只是朋友般的怜悯吧?就像村里的结扎户,用一种善良的行为同情一个弱者。

    可那明明超出了同情。她不愿意把广文的行为与爱情关联。尽管家里的镜子已经被全部收起来,但她在水缸的倒影里看得到自己被毁的容颜。那是一张自己都不愿接受的脸,她还有什么理由去奢望美好的爱情呢?

    淑芬的眼泪和外边的雨一样淅淅沥沥。她吃力地从箱子里找到一封书信,那是广文哥曾经所有的情诗里头唯一留下来的——

    我站在弯弯的小河旁

    从倒影里寻找你最美的摸样

    小船儿划过你多情的脸庞

    你的眼角

    涤荡起晶莹剔透的波浪

    我站在弯弯的小河旁

    从阳光下寻找你最美的摸样

    小燕子飞过你单薄的肩膀

    你的嘴角

    上扬起新月牙儿的芳香

    ……

    淑芬的心里满是道不明的酸涩。自从烧伤自后,她那尘封的日记本再次被打开,那里不仅书写了她的心路历程,更是她宣泄沉闷的最好方式。因为这些文字,脆弱的内心开始变得强大,她也像拾起稻田里的谷穗儿一般,拾起了那些久违的句子——

    如果你和他们一样

    唱起多情的山歌

    那么

    我也会在这边应和

    可我怕

    这嘶哑的喉咙

    再也唱不出曾经的欢乐

    所以

    我情愿就这样躲在黑暗的角落

    送给你一支祝福的花骨朵

    ……

    晨曦终于从东方露出肚皮,陪着广文的却不是梦中的姑娘。

    六龙乡在岔河乡上游,广文姐姐的婆家就在六龙街上,今天她要给弟弟介绍个媳妇。

    广文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他还是在母亲的“押送下”走进了六龙的小馆子里。姐姐早早地陪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坐在那里等他。

    “弟,这是丁萍。我之前给你说起过,快坐!”广文的姐姐也是个美人坯子,那个叫丁萍的小姑娘在姐姐面前反而逊色了不少。不过也算是大家闺秀,一直低着头玩儿她的小辫子。“这是我弟王广文,拿到中专毕业证,还没去上班!”

    姐姐说完,拉起刚要坐下的娘,使了个眼色就往外走。

    广文坐下来,故意翘起了二郎腿,不跟姑娘说话,也不找老板点菜。脸色红润的丁萍抬起头,看着这个高高壮壮的小伙子,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你吃点啥?”姑娘终于还是先说话——毕竟这是自己的地盘。

    “我不饿,看你吧!”广文答道,态度算不上冷淡,也算不上热情。毕竟在小姑娘面前,总不能起身就走吧?广文端详了一下对面的女孩,长长的辫子搭在肩上,让他想到了几年前的淑芬。

    姑娘起身添了点茶,“我听广秀姐说,你在江云读过书呢?”

    “哦,读了几年,白读了,回来搞农业来了。”

    “能考到大城市去读书,可了不起了!哪像我,高中都考不上!你中专读完了咋不去公家上班呢?”

    “哈子公家婆家的,我现在属于自家的,多自由!你呢,做啥子呢?”

    “在街上理发,自己开了个理发室!”

    “个体?”

    “嗯!”

    “那你看不上我这个土农民,又没得啥子技术!我有点事情先走了,今天当场,你理发室里也忙嘛,我就不耽搁你时间了!”广文拍拍屁股就走。丁萍这姑娘可能从来没受过这么大气,一个人坐在馆子里流眼泪。

    广文也没去找姐姐和娘,自己去农技站买了化肥,准备坐船回家了。

    刚到码头,他却碰到了淑芬的姐夫谢国强。“国强哥,你咋个来赶六龙场哦,这么远?”

    “广文?我来会个人。你这就要走?”

    “准备走,你来了就不走了,我们找个地方喝酒去!”广文一下子高兴了起来,把一百斤化肥寄到码头,拉起国强就往刚刚出来那个馆子里走。还没进门就扯开嗓门:“老板,半斤猪脑壳肉,一盘煮胡豆,两碗凉粉儿……咦,你咋还在?”广文看到还在抹泪的丁萍,一下子难为情起来。

    “熟人?”国强嘿嘿地笑了笑。

    “嘿嘿!”广文也跟着笑起来,“这是国强大哥,那个……一起吃哈,刚刚我是去接我哥……”

    “我要回去理发!”姑娘没好气地往外走,故意拿这话激他!

    “不管她,嘿嘿,快坐起,国强哥,你会哪个人哟?”

    “说起都不好意思,我在里头认识的一个兄弟。在六龙养鱼,我今天来碰一下运气,看他在街上卖鱼没得?”

    “你跑这么远来买鱼?早晓得我钓几条给你送来!”

    “不是,我准备搞鱼塘,来学哈儿经验!”

    “好呀!国强哥,看来你是要干大事业!干脆你先去那头看下卖鱼的人有没得你认识的,一下再点两个菜,坐起慢慢摆。”

    “要得!”国强起身就走,不一会儿他还真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领来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来。不过,汉子后头跟着的,是楚楚可怜的丁萍。

    丁萍受了委屈,跑到哥哥那里去哭鼻子。事情就是这么巧,丁萍的哥哥就是国强在牢里头认识的鱼贩子丁盛……

    “哥,就是他,欺负人……”丁萍还在哭鼻子,国强和丁盛面面相觑,然后哈哈大笑。

    “你小子就是王广文是吧?你还不得了得很,我妹哪点儿配不上你……”丁盛满身鱼腥味,冲着广文就撩开了大嗓门。

    “好了,我们兄弟伙见面,不扯那么远!广文也是我的好兄弟……盛哥,快坐起,妹子,你也坐,广文再要两个菜,打一斤白酒来……”

    “今天我看我国强兄弟的面上哈!妹,坐到,我看他还欺负你!”坐下来咕噜咕噜喝了半碗茶。

    广文汗珠子掉了一地。今天真是撞了邪了,怎么还跟这个丁萍撇不开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