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土和苦
    王广文的柑橘没有收成,他一开始并没有特别失望。尽管买回来的橘树都是三年以上生的成株,但毕竟是到了一个新环境,头两年不挂果或者果子掉了本也没什么大惊小怪。可自从他从关山回来之后,这个事情就越来越让他烦恼——因为关山下的果农说,他们的果树已经是第三年出现这种现象了!

    如果真的像关山下的橘树,三年了还见不到经济效益,那对一个贷款种树的小农民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这个时候,他既寄希望于聂仁昊,又害怕聂仁昊的果树真的出了问题。因为当时买树的时候签的协议并没有说出现这种现象的责任在谁,也有可能自己和关山的果农都在犯同样的错呢?

    同样心急如焚的聂仁昊尽管没有赶到岔河的这个山垭口来,但他一个月前就在研究关山的橘子树了。

    这个副县长,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被明确分工。这对在地里呆惯了的聂仁昊来说倒不失为一件好事。因为县城到林木有上百公里,再加上交通不便,所以他也很少回家了,但县城周围的田地里,已经到处都是聂县长的脚印了。

    谁家仓里有多少斤谷子,掰回多少斤玉米,种了几亩烟叶,烂了收了多少红薯,他是一清二楚——这个挽着裤腿就下田的县长一点儿架子都没有,拌起稻把子有模有样。不到半年,聂仁昊已经有了“农民县长”的称号。

    陈博年早忘了请农技站技术员去王广文果园的事情了。直到梁主任敲开书记的办公室的门,把农科所送来的一份报告呈到它面前,他才想起了那个“找茬儿”的毛小子王广文。

    “报告已经出来了,领导,包括关山的橘树,都是同一个原因——土壤不适宜这种橘树生长……”

    “等等,是土壤不适应橘树,还是橘树不适宜土壤?”

    梁主任翻了翻报告,若有所思之后回答道:“可能报告的写法有点问题,是橘树不适宜土壤。果树还是有些问题的!”

    “再检测检测,这样的土壤在咱们嘉苍占了多少?他林木乡嫁接的这个橘树到底存在什么问题?都卖到了多少地方?这不是坑老百姓吗?”

    “这个……已经专门调研过了,咱们县的土壤多为强酸性,但在林木乡的土质又以弱酸性为主。聂县长嫁接的这种橘树,在弱酸性土壤中很易生长,但放到强酸土壤中,果实很难成熟。”

    “聂仁昊是学啥子专业的?对了,他是地区农校毕业的,不可能不晓得咱们县的水土情况……你把这份报告再改一改,要针对性地提出解决措施:一个是要解决果农无收的问题,这也是咱们上次对关山果农的承诺;二是要尽快找到示意酸性土壤生长的农副产品,并且尽快在全县推广。”

    “明白了,领导!”梁主任把送来的报告原封不动地拿走,往县农技站去了。

    聂仁昊确实算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虽然在地区农校呆了两三年,但在那个年代学到的专业知识微乎其微,并且他在农校学的专业知识跟种植、嫁接这些根本不搭边,他的专业是——兽医!

    可这个兽医偏偏喜欢倒腾果树。因为他从学校分配工作之后才发现,六七十年代的山区,兽医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农业学大寨也没人比赛谁一天治好了几头畜生呀!所以他干脆自学了果桑嫁接,半路出家的果农竟然一夜成名,培植出了各类良种水果,还专门去大寨参观了一回。

    县农技站站长兼农科所所长是聂仁昊的校友,两个人也颇有交情。为了橘树的事情,聂仁昊已经不止一次登门农技站了。

    “老李呀,到底有没有结果呀?”聂仁昊和李站长年龄相仿,现在要想尽快找到问题的根源,只能靠老同学了。

    “我正说去找你呢,大领导!”李所长拉着老同学到了办公室,把门紧紧地关上。

    “你就不要挖苦我了,我这回可是坑了不少人!”

    “我是怕你把自己坑了!你看看……”李所长把一份刚刚印出来的报告丢给聂仁昊,然后去倒了一杯茶过来。

    “这……土壤的问题为啥上回没检测出来?”

    “本来测酸碱性是个很简单的技术,但陈那边有些小题大做了,故意送到地区农科所去做,你的果树到底是不是不适宜强酸性,其实还有待检验!”

    “如果是酸碱性的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化肥来中和呀,这后边的几条意见折腾果农吗?就算是重新嫁接,那也比把树子全部拔掉种别的强!”聂仁昊有些愤怒,他觉得老李的报告简直毫无价值。

    “你小点声。我和你想法差不多,但这是那边的意思。我看这事儿不是针对果树,是针对人!”

    “掉橘子的事我确实缺乏科学依据,果农无收我也有责任,这事儿我去做检讨,我也愿意设法挽回损失,毕竟来我那里买树的人也不多,并且也都还没几年……我请求你,报告还是改一改,就算我没有办法,老李,你一定有办法!你也去看过我在林木的橘树……”

    “这些我都晓得,你的橘子树也没有问题,但是……”

    “算了,我晓得你也为难!哎,这县衙里头还真不好呆……”聂仁昊话没说完,打开门就往回走,他已经很感激老同学能把“报告”给他过目了。

    “聂书……叔!”王广文急匆匆地往县农技站走,正好碰到聂仁昊,还按老习惯叫书记,觉得不顺口的时候又改叫“叔”了。

    “广文,你咋个在这里?”

    “我来找你呢!叔!”

    “走,边走边说!”聂仁昊把广文手上的而一个蛇皮口袋提过来帮他拧着。“啥子东西这么重?”

    “泥巴!乡政府传话喊我送点果园里的泥巴过来,我也不晓得要好多,就到处挖了点!聂叔,上回他们来了一趟,不是说泥巴没得问题吗?”

    “可能是泥巴有问题,或者说是我的果树不适宜在你果园里的泥巴里头生长!这样,我先把泥巴送过去!”

    聂仁昊转过身,把泥巴丢给李所长很快又折回来了。“我一直说去你那里看一下,都没顾得上,先去我那里吃个饭!”

    “我那里还不要紧,聂叔,你晓得关山还有上百亩的……”

    “晓得,嗯?你咋个晓得呢?”

    广文把上次在关山的事情一五一十道来。“叔,要真是土壤的问题应该可以通过化肥来解决吧?哎,我们也不晓得,按照书上说的,还一直用硫酸铵、过磷酸钙这些酸性化肥!”

    “你树上还有果子没?”

    “有,不过不多了!”

    “你回去道农技站买点氨水和碳酸钾用一下,看能不能保住一点!”

    “好,叔!看来我当时还是该听淑芬的,从你那里买梨树就好了,凤梨比较喜欢酸性土壤……”

    “橘子不是不喜欢酸性土壤……这个我还需要探索一下……对了,你说起淑芬,我听她七叔说是被烧伤了,好像很严重,你晓得不?”

    “啥子时候的事情?”

    “有几天了,说是因公受伤,在石桥乡卫生院,县妇联都去看望了……”

    “那我先走了……”广文听到这个消息比看到自己果园的橘子掉光还难受,掉头就跑。

    王广文转了三次车,又步行了十来公里,终于到达了石桥乡。

    时间已是初冬,浓雾跟着夜幕一起降临,石桥河畔的小镇依旧那么安静,刚刚挂上去的几颗白炽灯让石桥告别了没有路灯的时代,发黄的灯光照着狭窄的街道,冰冷的路面没有一个行人。

    “何医生,杨淑芬在哪里?”广文一进卫生院就碰到熟人。

    “王……广文?你娘的病又犯了?”何医生的对每一个患者都了然于心。

    “不是,我听说淑芬烧伤了,刚从县城赶过来。他在哪个房间?”上气不接下气的广文对石桥新修的卫生院并不熟悉,这个三层小楼在石桥也算很有气派了。

    “在二楼右手顶头左手边。不过他可能不太方便……”何攀话没说完,广文像风一般地冲向了二楼。

    淑芳正在给淑芬上药,懂事的淑菲也在姐姐床前忙前忙后。莽撞的小伙子推开门,看着病床上一丝不挂却又伤痕累累的淑芬,随意又把门关上。

    他来不及害羞,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啊,那是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姑娘吗?那一头秀丽的长发去了哪里?大火为什么那样无情?就这样夺走了心爱的人美丽的容颜,就这样毁掉了挚爱的人多情的面孔!他宁愿自己橘园的果子全部掉光,连同叶子,甚至连根拔起也行——只要它们能够替淑芬承受这种折磨!

    她是不是很丑陋?不!那依旧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自己不是曾经在心里说过无数遍吗?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都愿意用尽一生去呵护!呸呸!为什么要发这样的毒誓?不是不愿意用一生去守候,而是不愿意她变成这个样子!

    我的心上人啊,你说我们有共同的语言、共同的理想和共同的境遇,你愿意和我成为普通朋友,像兄妹一样的朋友!打那一次开始,我不敢再越雷池一步,我相信,有一天你终会被我打动……

    “你是广文吧?”淑芳推开门,打断了地上这个孩子痛苦的思绪……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