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四章 茅草屋
    第二天早上起来,淑芬先到果园去转了一圈。从拐杖在地里新戳的小洞来看,父亲已经早早地到里原来给梨树修枝了。

    杨泽贵开始爱上了这片果园。从今年的收入来看,刨去化肥和农药的花费,梨园带来的收益已经超过了二百元——这对杨家湾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来说,已经相当了不起了!加上蚕架和生猪的赚的钱,这个穷怕了的残废人总算是打了翻身仗!要是在十年前,谁又敢去想会有这种好日子呢?

    但全家都清楚,就目前的交通状况和劳动力来看,已经不能再扩大梨树的种植面积了!毕竟这种时令性的水果一旦被堆积,就只能眼巴巴看着付出的辛劳腐烂。更何况,现在湾湾里到处都是梨树。

    杨泽贵把拐杖倚在树干,断腿架在一棵树丫上,左手勾住一支长长的枝条,右手用桑剪把多余的枝条剪断。这个自强不息的一家之主呀,劳动的时候变得更加高大!

    “爹,早呢!”淑芬把那些剪断在地上的枝条捡起来,用篾条捆绑好——这都是上好的柴火呀!

    “今天不去大队呢?你忙就忙你的去嘛,正好这向活路也不多!”

    “爹,我……”淑芬吞吞吐吐,“我不太想去……我不想干这个工作了……”

    杨泽贵左手刚拉下一根枝桠,听到女儿说出这种话,惊讶地松了手,枝条“嗖”的一下弹出去,差点打到他眼睛。“为啥子?”

    “我觉得自己就不是这块料,你不晓得人家说的那些话有好难听!”淑芬把一捆枝桠放在地坎上,然后坐在枝桠上头,眼里噙着委屈的泪水。

    “就因为难听?”杨泽贵把单脚跳了两步,然后拿起另一棵树下的拐杖,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淑芬身旁。

    “爹,不光因为难听,要他们骂我一顿,能配合去把孩子打掉,那我也觉得没得啥子,可……”

    “淑芬呀,可怜天下父母心,换做谁,也舍不得去把肚子里的骨肉说打掉就打掉呀!”杨泽贵从兜里拿出烟袋。

    淑芬像小时候一样抢过烟叶,然后掐成小截,给父亲裹了一个大烟卷。“可是你看看,哪家不都一样,只管生不管养,饭都吃不起了,还生了一个又一个,尤其是想生儿子!可好多生了儿子还要生一个……”

    “没得法,‘养儿防老’的观念又不是这会儿才有,几百上千年了!‘计划生育’是个新东西,说实话,我开始也接受不了,但接收不了也得接受,要不然我们就会一直穷。你拿回来那些宣传书我都看了,我们那些老观念也真该改改了!”

    “爹,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懂理就好了哦!现在确实是这个样子——越生越穷,越穷越生!这边喊他们去安环,那边就跑到私人医生那里去取环。真是没得办法!”

    “淑芬,既然你看得到这些,你就该从这些入手,慢慢地去解决问题。人家骂你凶你,那也是人之常情。我做大队会计的时候比你年纪还小,人家都觉得我做不好,可我不管在那个大队,都是一碗水端平,问心无愧就行了!但是你这个工作比爹那阵复杂,关键是要和这么多带着怨气的人打交道!但你一定要记住,人心都是肉长的,将心比心,总有一天他们会理解你的……”

    父亲的一席话让淑芬豁然开朗。清晨的风从谢家坝吹来,拂过光秃秃的梨树梢,拂过父亲长蛮老茧的双手,拂过姑娘美丽的脸庞。

    吃过早饭,淑芬拉着小妹的手,沿着那条长满青苔的石板路,朝玉皇庙走去……

    到了三组,淑芬决定一个人再去昨天对她破口大骂的那家人看看。她知道,这家人也姓杨,男人叫杨泽铭,按辈分应该叫叔叔;女人的叫戴梦琼,是外乡嫁过来的。现在已经有了三个丫头,肚子里怀上的已经六个月了,还不知道是男是女。

    因为超生罚款,加上沉重的农业税,这家人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三家破瓦房已经四年没有翻盖了,脊梁上渗水的地方已经把土墙冲刷出一条深深的沟壑,几根竹竿和树枝撑起两间窄窄的猪牛圈。而圈里也只喂了一头很瘦的黑猪,和一头毛都竖起来的黄牛。

    淑芬在猪圈里转悠了一下,又朝阶檐走去。院坝里、阶檐上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稻草,如果不是那个在抱稻草往牛圈走去的小女孩,还真不敢相信这里还有人住。

    小女孩不过五六岁,尽管稻草不重,可蓬松的谷草几乎遮住了她整个身子。她艰难地移动着,根本没有注意家里来了个“不速之客”。淑芬从女孩手里拿过稻草,然后从兜里取出一颗水果糖。女孩惊愕地摇了摇头,看着这个穿着花衣裳的漂亮“坏”姐姐——这是她母亲告诉她的。可能这个时候家里并没有大人,小女孩面对“坏人”,只好把手背到背后,乖乖地“束手就擒”。

    淑芬把糖果塞进女孩的上衣兜里,把谷草送到黄牛跟前,又折回身来。女孩仍然一动不动,那颗水果糖已经从破烂的兜里滑到了地上。淑芬蹲下身子,把女孩背后的手拉到身前来。“招弟,拿着,我是淑芬姐姐,你忘记了?”

    满脸是灶土灰的女孩动了动嘴唇,然后又紧闭着嘴巴。她怎么会忘记这是淑芬姐姐呢?她是淑菲姐姐的二姐,淑菲姐姐上学的时候给她带过好多梨呢!可娘说,现在她是妇女主任,是坏人,是要把娘拉去剖肚子的人!

    淑芬把招弟抱起来。“告诉姐姐,你娘呢?”

    “不告诉你,你是坏人!”招弟挣扎着,淑芬无奈地把她放下来,招弟一溜烟跑进了屋子里。

    淑芬苦笑了一下。天啊,现在连村里的小孩子都管她叫“坏人”!可她想到父亲的话,并没有泄气,跟着孩子到了屋里。

    屋子里同样杂乱无章,孩子的轻快的步伐扬起一阵尘土。除开堂屋,两间低矮的斜房屋分列两旁,东屋住着两个年龄稍大一点的孩子和孩子的奶奶,西屋住的是杨泽铭两口子,还带个不满周岁的奶娃娃。

    招弟拉着孱弱的奶奶从东屋出来。老太太六十多岁,背篓里背着已经睡熟的三妹,手里杵着一根竹拐。“你是杨老四家的姑娘吧?”

    “是,二婆婆!”淑芬赶紧过去接住准备把背篼放下来的远房的奶奶,然后随手抓了两根稻草擦了一下满是灰土的板凳,让老太太坐下来。

    “姑娘呀,我听说你们在搞啥子‘计划生育’?怀着娃娃的大肚婆都被你们硬拉去给刮了?”老太太说的“刮了”是指刮宫。

    “嗯,二婆婆,现在中国的人口多了,尤其是农村,经济要发展,人口要控制,国家提倡一对夫妇只要一个孩子……”淑芬已经对那些口号烂熟于心。

    “放他娘的屁!一个孩子将来哪个来养老送终?像我一样?要没要你叔,你那三个姑都嫁的远山远林的,哪个来管我?”老太太把竹杖在地上顿了顿,然后摇了摇跟前的背篼,生怕惊醒了孩子。

    “我管你,婆婆……我去做饭……”招弟看到奶奶这么激动,非常懂事地说,然后往阶檐外头同样是用竹竿和茅草搭成的灶屋去了。

    “二婆婆,你看看招弟多懂事……”

    “懂事那也是给别人家养的!我就不信,到了你叔这一代,我们家还能断了香火?”

    “那万一我婶这回再生个姑娘咋办?”

    “那就再怀呗!”

    “可是……”淑芬叹了一口气,环顾了一圈家徒四壁的屋子,要知道这个娃娃落地,那又得交一笔足以让这个家倾家荡产的“罚款”呀!“二婆婆,其实将来的农村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说不定我们农村都会有养老院,并且到处都会修公路,像我婶他们从岔河回家,坐着公共汽车,一个钟头就能到家了!”

    “你少哄我!姑娘,你也听婆婆一句劝,你干这个活路呀,要不得,这个山旮旯里头,就没得只生一个的!我看你一天累死累活到处跑,到头来也得不到个好!”

    “我晓得,二婆婆……”淑芬本想讲一通关于贫穷和多生孩子之间恶性循环的大道理的,但对于这个思维敏捷却又固执的老太太,她实在不想再争辩下去。“我叔和我婶呢?”

    “跑了!你们来抓人刮娃儿,未必还不晓得跑乜……”老太太又开始激动起来。

    “哎……”淑芬叹了一口气。突然,从阶檐的西侧窜出滚滚浓烟,伴随浓烟的是小孩的尖叫,随即被“噼噼啪啪”的草木燃烧声掩盖。

    “不好,招弟……”淑芬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并且大步跨过已经腐朽的门槛——灶屋着火了!刺鼻的气味迅速弥漫,熊熊的火苗以摧枯拉朽之势向猪牛圈蔓延——那些干透的竹竿和木头,还有刚刚收回来的玉米秆,已经燃烧起来……

    招弟奶奶也察觉了不对劲,背起娃娃从屋里出来,被那阵势吓得瘫倒在地。

    “着火了,救火呀……”淑芬歇斯底里地大声呼救。屋子正好在猫儿山的山梁上,呼呼的风声正在助纣为虐。

    淑芬拿着盆子往去水缸舀水,才发现缸子里早已见底。她顾不上想太多,把不到一瓢的水泼到自己身上,冲向了张牙舞爪的火海之中……

    “招弟……”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