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三章 纪念馆(二)
    聂仁昊被莫名其妙地抬上去,还下不来台了。

    这个人人眼红的好差事,就这么不经意地落在聂副县长头上。可是,换做聂仁昊,大家都觉得,那只能是个苦差事。且不说他刚刚来到这大院里,手底下也没个得力的人选,偏偏他的副手还是杨泽进——这个上次干部考察排在第一位却没被提拔的领导女婿,能给了他好果子吃?

    聂仁昊不这么觉得,他既没有推辞陈书记的决定,也没有把希望寄托在杨局长身上!他在林木乡指着修电站的人骂娘的话,早就传到杨局长耳朵里头去了!

    聂仁昊的升迁之路本身就是个传奇!这个毫无背景的“农民书记”,在林木乡号召乡民修路,突然从县里传来一纸公文——他被提名为副县级考察人选。

    他丝毫没有在意这个事情,组织农民自筹资金,沿着潇水河修筑一条石基路从水电站修到林木场镇。

    考察组从嘉南出发,一路颠簸到了林木乡。考察对象早就忘了那一纸公文,挽着袖子在河边抬石头。这考察组走了好几个县乡,遇到这样的考察对象还真是第一次。更让人诧异的是,考察组满头大汗地跑到河边,聂书记招呼他们在工地上吃了一顿“忆苦思甜”的野炊!乡长、副乡长码着笑脸,陪着考察组端着老土碗喝烧酒、吃野菜。

    酒足饭饱之后,考察组就在工地上和相关人员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谈话。没想到这些汗流浃背的干部和农民们个个对聂书记竖起大拇指。一切程序都在这烂泥巴路上搞完了,聂仁昊找来一台拖拉机,亲自扶着方向盘,远着坑坑洼洼的路面把考察组送到了乡政府。

    地委领导和组织部听取了考察组的汇报,对这个抬石头修路、靠技术种树、开拖拉机送考察组的乡党委书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尽管嘉苍县委的推荐意见里头,聂仁昊排在倒数,可在地区农校当过一把手的地委书记王浩铭似乎对这个孜孜不倦的学生有些印象,专门嘱托考察组再深入了解一下情况。

    考察组第二次去的时候,正赶上林木橘园采摘最后一批橘子。刚刚抢修完毕的路,让林木的橘子销路很快又被打开了,从陆路到水路,林木的水果占领了岔河、石桥等好几个乡镇的市场。

    聂仁昊大大方方地招待了一回考察组——就在乡政府后山的橘园里头搞了一桌全橘宴——橘子茶、橘子酒、橘子饼、拔丝蜜橘、橘皮炖肉……聂仁昊说:“其实呀,你们还能来一回我就感激不尽了,我丝毫没得贿赂的意思,这顿饭我是想要你们晓得、宣传、推广我们林木乡的橘子,它不仅仅是水果,从皮皮到瓣瓣,浑身是宝!”

    考察组这回算是正正规规吃了一顿饭,又到几个村组走访了情况。实诚的农民听说聂书记要去当大领导,不少人都流出了眼泪。这样懂农民、帮农民又甘愿当农民的书记确实难找呀!

    ※※※※※※

    杨泽进开完会,一脸不悦地回到家里。原来满肚子的接待方案,他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爸爸,我跳舞给你看吧!”巧儿看到父亲回来,兴高采烈地想要表演一番。这是杨泽进早就安排好的,纪念馆落成剪彩的当天,女儿要代表红军小学去做汇报演出。

    “嗯,跳吧!”杨泽进对孩子是亲切的,不管发生什么,他从来不会打击孩子的积极性。

    巧儿把磁带放进录音机,跟着《十送红军》的音乐节拍,在客厅里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巧儿跳得真好,到时候一定要好好表现呀!”泽进想起了接待的事情,满肚子怨气。他聂仁昊要展现嘉苍的“穷”也行,但女儿为汇报演出准备了大半年的节目可不能没了!

    “泽进呀,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晚!”从厨房端来饭菜,“我们都吃过饭了!”

    杨泽进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自斟自酌起来。“开会呢!你猜对了,这次伟人诞辰一百周年,伟人的太太刘老首长真的要来!”

    “真的呀?那一定会来省领导,上次爸爸定的事情没得问题吧?”

    “问题大了!你晓得聂仁昊嘛?”

    “晓得,刚刚上来的一个副县长嘛!”

    “这回他负责接待!”

    “啥子?那不是都早先定好你的嘛!我回去问一下爸爸!”

    “不用了,爸爸也有他的考虑。让他折腾吧,这接待也不是个啥好差事,整得好还差不多,整的不好,估计就被打入冷宫了!下午会上的气氛也不好,谁来搞这个烫手的山芋都脱不到爪爪!”

    “也是,泽进,你也别为上次的事生闷气了。爸爸不都说了吗?你还年轻,机会也还有的是,好好干,提拔那也是早晚的事!”

    杨泽进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

    陈书记说病就病,张县长每天急得焦头烂额。聂仁昊就跟不务正业似的,不在办公室做方案,天天在往农村里跑。今天好不容易逮着这个戴顶草帽的副县长,张英德把他叫到了办公室。

    “仁昊呀,还有十天老首长就要来了,行署天天来电话追接待的事情,你到底搞没搞方案?”

    “张县长,方案不是都给您看过了吗?”

    “我都说了你那个不得行,重新做!”

    “你给行署领导看了吗?”聂仁昊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当然这句话是不能让顶头上司听到的,“张县长,您觉得该怎么改?”

    “你这里头既不安排车辆,又不安排食宿,算啥子方案嘛?”

    “那不都是政府办在做吗?”

    “那你也写到方案里头嘛!还有,听说你把想伟人故居的瓦房改成了茅草屋?”

    “张县长,我正想和您汇报这个事情。我去看了纪念馆,怎么伟人的故居从茅草房变成了大瓦房了呢?”

    “伟人父母健在的时候就改成瓦房了嘛!至少有一半是瓦房!”

    “可是现在全是瓦房。二十六年前老首长跟着伟人回来过一次,那个时候还是茅房吧?”

    “那个时候条件差,上级指示还原成茅房的!”

    “我觉得还是应该还原一个真实的故居。一方面是尊重历史,另一方面更是尊重伟人和首长!”

    张县长点了一根烟,又扔给聂仁昊一支。

    “哎,仁昊呀!这个事我看法是一样的,但是……但是这是县委的决定,你也别拗。我和你是老相识,也晓得你有大能耐。让你当接待办主任,你也看得出来,县委那边的意见很明显,并不是说你能耐让你上的,而是你的能耐过头了!他们现在是撂挑子不干,我们是剃头的担子一头热。我天天觉都睡不着,生怕出大乱子。其实方案我已经叫办公室做好了。你能不能听老大哥一句劝,按我们拟好的方案做?你刚上来,还没有适应这个大院里头的道道,该让还是得让,你说咱们穷,但是人家觉得是要打资源牌!我们穷乡僻壤的,有啥子资源?这个资源就是水呀!嘉陵江的支流遍布八十多个乡镇,正好水流落差又大!你说说,农业没有肥沃的土地,工业又没得传统的项目,那就靠水吃饭,咱们第一步解决了啥子问题?用电的问题呀!这是高科技,全县五年时间修了十多个水电站,解决了将近一百万人的用电问题——这才是我们该向老首长展示的呀!”

    聂仁昊之前确实对水电站很反感,但是现在站在县政府的高度,在机械化日益推广的今天,电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陈书记和杨泽进主张的小水电站确实发挥着重大作用。至于林木乡的交通,现在不也解决了吗?

    “张县长,这样吧,水电站的事情也作为展示的一个方面,这也是咱们取得的重大成效。关山镇不就有个水电站吗?正好带老首长去看看。但我想……老首长参观完水电站顺便在电站附近走一走,看看那里农民的情况!”

    “好,仁昊,这个事情你去安排!安保、食宿、车辆的事情我来做!”张县长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秘书科,“请刘主任进来一下!”

    聂仁昊走出领导的门,长叹了一声。

    是呀,离首长回乡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要说没有压力那是假的,他几乎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把这两年关于领导视察的报道一字不漏地梳理了一遍,县委秘书科送来的材料他也是逐字逐句地修改。

    报道上关于接待的政绩宣扬与秘书科的汇报材料如出一辙,要展现一个真实的嘉苍真的太难了……

    ※※※※※※

    我们暂且把聂副县长搞接待的事情放一放。把目光放到与这个贫穷落后的小县城形成鲜明对比的海西市!

    海西古属吴地,因在黄海之滨、东海之西而得名,古人云:“江南自古多良田,海西起航万里船。”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海西就有了“东亚伦敦”之称。

    和江云不同,海西的马路更加平坦,也更加宽阔。如果说江云的黄包车和骑车交织算得上“川流不息”,那海西的电车、公交车、自行车和小轿车来来往往,真的是“车水马龙”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