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二章 纪念馆(一)
    这座依山而建、顺势而上的小县城将发生一件大事。

    今年是从嘉苍县走出的一位开国领袖诞辰100周年纪念日。伟人已远去,浩气犹长存。伟人故居纪念馆刚刚落成,青铜雕像巍然地立在县城的至高处,俯瞰着这座山城的发展、望着故乡的方向,睿智的眼神里充满了对养育他的这片土地的深深眷恋。

    伟人的遗孀刘老太太决定回乡来看看。老太太已经七十五岁高龄,也是位跟随伟人南征北战、德高望重的老首长。首长的行程安排是从遥远的首都到嘉南地区,再到嘉苍县城,最后还要到伟人的故居去看看——一个离县城三十公里的小镇上。

    县委书记陈博年、县长张英德刚从地委回来,就让秘书科通知四大班子的负责人和有关部门的一把手到县委召开秘密会议。

    让陈书记没想到的是,伟人的遗孀真的愿意回来看看,并且已经发函到省里,层层布置下来,尽管老首长到嘉苍的行程不过一天半,但对这个小县城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荣幸呀!要知道老首长携家人回故乡还是二十多年前了!那个时候是什么样子,现在又发展到什么程度?伟人提笔写下的亲切寄语和座谈寄予的厚望以否一一落实?还有短短二十天,做好接待的准备时间仓促,各项工作的落实和有关接待安排必须责任到人。

    会议开门见山,陈书记面露喜色地宣布了这个消息。在座的其他人开始交头接耳,也为这个天大的好消息欢呼雀跃。但喜悦总是短暂的,当他们反应过来离老首长到来仅有二十天时间的时候,刚刚的喜悦一扫而光,个个愁容满面地把目光集中在了书记、县长的脸上。

    “根据首都方面传来的消息,刘老首长这次回来主要是两个目的:一个是看看家乡的建设情况,二个是到伟人的老家去给纪念馆剪彩和祭祖。咱们今天不说安全保卫的事情,这个行署已经在专门部署。说到家乡的情况,在座的各位比我清楚。不管是农业还是工业,咱们一直在拖后腿,不但在地区名落孙山,在省里那也是挂了号的穷县!更不用说伟人的故里,要不是今年修缮故居纪念馆,连颗像样的马路都没得!

    “这些话不是我说的,是今天早上开会的时候地区领导讲出来的。我挨了批评,但是我不打哪个的板子!当务之急,是要想想我们的变化、我们的进步,我们到底取得了什么成果?首长来了,我们能够展现什么样的新风貌?”

    陈书记说完,看了看张县长,又看看几个分管副县长。“我这是抛砖引玉,希望来的各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想到的好点子、好想法都摆出来。”

    张英德就是之前分管农业、水利的身体微胖的副县长。去年老县长转非,他刚刚接过担子。张县长提溜着小眼睛,停下手中的钢笔,“刚刚在车上,我和陈书记也交换了一下看法。对于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现在就成立个接待小组,梁主任,你先记一下,随后咱们印成小册子,再发到相关的人员手里头。陈书记亲自任接待小组的组长,我和马书记任副组长,小组下边设立接待办公室,杨泽进任办公室主任,办公室成员有……”

    奋笔疾书的县委办梁主任顿了顿笔,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杨泽进。这确实有些出乎意料,接待办公室的主任不是县委办的主任,也不是政府办的主任,偏偏是水利局的局长!不过谁心里都清楚,陈老爷子怎么能不照顾自己的女婿呢?何况这话是县长说出来的呢!

    “刚刚陈书记也提到,我们能够给老首长展现什么?这是我们接下来要讨论的!”张县长接着说。

    政协和人大的几个老头儿摆摆手,表示没有什么要说的。张县长把目光集中在几个副县长身上。

    分管交通的副县长最先发言:“陈书记、张县长,在交通方面您放心。尽管当时还没接到通知有首长要来,但我们也是按照接咱们争取到的最高标准来修的路。您前几天也亲自视察了,县城到关山镇的柏油路在两位领导的争取下,按照省道的标准进行了修建,肯定经得起检验……”

    接下来,几个副县长都作了表态发言,大致内容无非是汇报一下工作成绩、拿得出手的工程或项目……

    闭着眼睛、把手交叉的胸前的陈书记突然拍了一下桌子:“陈词滥调!你们的这些话我耳朵都听出茧子了,秘书科整理的材料里有的是,梁主任,下去再整理一下,到时候写成材料,以备老首长要听汇报。还有……”陈书记看了看还没发言的两个副县长,“要是你们两个还是他们说的那些话,就不用说了!”

    聂仁昊低着头一言不发,这个嘉南地区刚刚提拔的最年轻的副县级领导,十天前刚到县政府报到。陈书记对这个搞农业的副县长并不感冒,县政府也还没有研究他究竟分管什么工作,但终归是地委书记亲自提名,就算陈书记对这个白手起家的“技术副县长”并不感冒,在面子上,也得做出个样子来。

    “聂县长,听说你最近一段时间走了二十多个乡镇,啥子感觉?”陈书记看着三十岁出头的聂仁昊,心里嘀咕着,要不是他,自己的女婿杨泽进这次怎么也提拔了!

    “陈书记、张县长,全县的情况和我之前所在的林木乡差不多:农民想致富,可惜没门路;想要靠政府,政策又不对路!”聂仁昊直来直去的性格并没有改变。

    “聂县长呀,你刚刚上来,还需要进一步熟悉情况。你说说,老首长来,如果要选一样来展现我们嘉苍的特色,你觉得啥子最好?”陈书记倒想听听这个“刚愎自用”的家伙有啥子高论。

    聂仁昊把会议桌上的本子合了起来,“各位领导、同志们,我是个农民汉,说话直来直去,有啥子不当的还望多多海涵。正如刚刚书记提到的,我们嘉苍是农业大县、人口大县,但也是贫困大县!全县九十一万八千三百二十五人,农业人口就有九十万,占到百分之九十八,去年全县农民的人均纯收入才一百零三块,百分之八十的农村家庭是贫困户,宽裕户、小康户连百分之五都不到……”

    “聂县长,你这个答非所问的嘛!陈书记问你特色,你在这里谈数据!”张县长瞪了聂仁昊一眼,希望他适可而止。

    “张县长,我说的正是我们的特色——穷!”

    陈书记脸上青一块白一块,聂仁昊说的数据确实让他有些难堪。这个当了十年革委会主任、三年县委书记的老陈,还有几年就退居二线了。他主政嘉苍十多年来,虽然说不上什么政绩,但能够让这个全地区人口最多的穷县不出现暴动、不饿殍遍野,他觉得也对得起这顶官帽了。现在聂仁昊拿这些数据来说话,这不是指着他的脸说他治县不力吗?

    “你接着说!”陈书记咳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他也看到,几个老同志已经对这个年轻人竖起了大拇指,期待着聂仁昊的高谈阔论。

    “其实,穷在我们山区不足为奇。地形条件、自然条件、交通区位、农业技术、农民观念……本身就和人家发达地区有差距。除了主观因素,大多数还是受客观条件限制。今年国家不是在审评国家级贫困县嘛,我觉得,咱们的条件完全够,可以申报,更可以向老首长汇报。”

    “啥子?现在全国都在争着先富起来,你聂县长要让我们‘先穷起来’?”分管交通的副县长白了这个年轻人一眼。

    “穷没啥不光荣的,几年前你不是贫农还大学都上不成呢!穷也只会只暂时的!我要说的咱们嘉苍的另一个特色,那就是农民的勤劳——这才是最重要的,咱们的文件不都在说勤劳致富吗?为啥他们勤劳了没有致富?因为他们缺政策、缺资金、缺技术、缺销路,也缺一条从大山修往县城、地区和全国的大路。

    “老首长回乡调研,她本身就想看到一个真实的故乡。她是农民家庭出身,晓得农民的不容易,必然关心农民的疾苦。首长来了,省里的领导也会非常难得地陪着下来,我们的汇报一方面讲给首长听,更重要的是讲给省领导听。这样的话,政策、资金、技术等等好处都会接踵而至,只要她提出希望,省领导肯定会设法落实,今天你能往关山镇修一条省道,明天的就能把国道修进村里头!”

    “老张呀,聂县长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关于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事情,你再组织开会研究一下。老首长肯定不愿意看到咱们穷,但咱们确实也穷!要说现在的落后现状,我是要负主要责任的!”陈书记把聂仁昊的话前前后后思忖了一下,也觉得有几分道理。

    “陈书记,关于接待的事情,您看您先定个调子,泽进也好做方案。”张县长小心翼翼地提醒书记。

    “老张,咱们考虑问题还是不周全!这样吧,你刚刚定的接待小组办公室主任换一换,仁昊现在不是还没确定具体分管工作嘛,这次接待就让他来具体做!泽进,你跟着聂县长多学习学习,把方案做实做细,有什么具体问题,直接请示张县长就可以了!咳咳……”陈书记又咳起嗽来,“我这身体是越来越不行了!今天先到这里吧,相关的人员配合聂县长。仁昊呀,你再点兵点将,在座的包括我和老张,都听候你差遣!散会吧!”

    杨泽进很勉强地笑了笑,然后起身和聂仁昊握手。

    大家都在期待着,聂仁昊这个光杆司令到底能到腾出个啥方案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