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一章 铁皮船
    “娘,我爹哈时候回来?”一个稚嫩的声音,带着甜甜的忧伤。

    “快了,你看,你和娘一起把这盒子里的包谷数完了,你爹就回来了!”

    “你骗人,我昨天都数了一遍,全部放到了这边的盒子里,娘,为什么我爹还不回来?”

    “海棠,你数了是多少颗?”

    “这个少的盒子里还有七百三十九颗!”

    “我的小海棠真聪明,都能从一数到一千了吧?可是呀,这个包谷米米不是这么数的,不能一下子全部倒过来。你要像娘这样,每一天只能拿一颗到这边来!”谁能想到,这个二十出头的女人,已经是一个四岁孩子的母亲了呢!

    “娘,我就要一下子全倒过来,我就要!这样我爹明天就能回来了!哇……”小海棠突然大哭了起来,“他们说……说我爹是个杀人犯,被砍脑壳了……”

    “哪个乱说!娘去撕烂她的嘴巴!”淑芳抱着哭成泪人的小女儿,强忍着泪水,“海棠,你爹没有杀人,他只是去给我们的小海棠挣钱钱买糖糖了!”

    淑芳说完,把小海棠轻轻地放到床上,起身从柜子里取出一颗水果糖,“海棠,你看,这是你爹买回来的糖糖,多甜呀!”

    海棠破涕为笑,把水果糖放在手心里,然后十指交叉凑到鼻子上,闭上眼睛,从指缝间嗅到糖果的芳香。“娘,好香,爹爹身上也有这个味道吗?”

    “姐!”淑芬突然从门外冲了进来。

    知了在屋后长声短气地叫着“会热死……会热死……”火辣辣的太阳炙烤在屋顶的青瓦上,淑芳摇着手里的蒲扇,驱赶这逼人的热气。正是日上三竿的时候,农民们都躲在屋子里,把清早摘回的桑叶扑倒蚕簸里——这大热天的,可没人愿意成为大地的铁板烧!

    “二姨,”小海棠抹干眼泪,这个坚强的小姑娘,很少在外人面前掉眼泪,“二姨,我外婆呢?”

    淑芬把一片荷叶扔在地上——这个遮阳的工具已经被晒蔫儿了!然后抱起穿着一件碎花小衬衣的海棠,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外婆在家头!”

    “这么大太阳,你咋个来了?”淑芳从篾席上拿来一把蒲扇,眼睛里露出一丝惊喜,随即是难以掩饰的恐慌。她多么害怕杨家湾那个水生火热的娘家又出了什么大乱子呀!

    淑芬看看小海棠,又看看大姐。淑芳赶紧俯下身子对女儿说:“海棠,去婆婆那边耍一哈儿哈,娘和二姨摆个龙门阵!”

    “嗯!”小海棠把手心的水果糖小心翼翼地交给娘亲,“娘,帮我把爹爹的糖果放好!”然后去了爷爷奶奶的屋里。

    淑芬扑腾扑腾地摇着扇子,“姐,七叔带来封信,说是姐夫要提前释放,可能这几天就要出来了!”

    淑芳正在收拾床上的玉米,把海棠撒在竹席上的玉米粒装进那个铁盒子里。听到淑芬带来的这个消息,她手中刚刚装好的盒子掉到了地上,一粒粒金黄的玉米撒得遍地都是。她呆在原地,泪水就如那些还在地上跳动的玉米粒,不住地涌出眼眶。

    “姐……姐……”淑芬放下蒲扇蹲到地上,和姐姐一起把玉米一颗一颗地捡到盒子里。淑芳突然紧紧地抱住妹妹,姐妹俩哭成了一团。

    “他……他啥子时候拢屋?”

    “说是下个月出来,七叔说他会去接。应该最多二三十天吧!”

    淑芳赶紧从墙角找来一把扫帚和撮箕,把地上的玉米连同灰尘一起扫进撮箕里。然后找来一块儿抹布,把柜子上那面堆积成灰的镜子抹干净——这个又黑又瘦的女人呀,已经忘记自己的模样了!

    “淑芬,你看,我这个头发太长了,来,帮我剪一下!”淑芳找来一把锈迹斑斑的剪刀。

    “哎呀,姐,我姐夫还有二十多天才回来呢!过几天赶场,我们去街上理发室剪,让他给你烫个波浪卷!”

    “嗯,也给海棠剪一下!这个挨千刀的,福大命大,劳改三年就出来了……三年……包谷我都数了一千零五十八颗了呀!”淑芳扯了扯被洗得缩水还满是补丁的衬衣。

    “姐,带着海棠去回家吃梨嘛!今天我着急跑来和你说我姐夫的事情,梨子都忘了摘几个!”

    “吃啥子嘛!不吃了,你们也要卖钱,今年是第一年结果,你和爹娘累死累活搞成那么一片果园来,富顺户口又拿起走了,蚕桑和土地都少了,就靠那点果木子挣钱了!”

    “姐,等姐夫回来,你们也种点果树嘛!没想到聂书记卖给我的品种真的那么好,今年少说都要收个六七百斤梨子,头场在街上卖,两角五一斤,这些果子也是一两百块钱收入呢!明年子靠屋角的也结果了,卖的就更多了!”

    “嗯,等他回来,先把你们家的整好再说,你看你,白白净净个姑娘,晒到黑黢黢的,哪个要嘛?”

    “没得人要正好,我和梨子树过日子呢!”

    “说是说,你和那个王广文怎么样了嘛?”

    “姐,你都说了你不说这个事情了的嘛?咋个又说?”

    “好好好,不说,不说!一直在这里摆,你吃饭没得呢?”

    “吃了的,姐,不管我!对了,那天你就在说你家蚕子老遭苍蚊子咬,我去看下呢?”

    淑芳挽着妹妹的手,往蚕房走去……

    ※※※※※※

    王广文立在潇水河畔,手里握着一支斑竹做的钓竿。滚滚东去的潇水河因为近段时间的暴雨,水位不断上涨,那飘在水面的浮子也比以往拉得更深了一些。

    浮子轻轻地点了一下。广文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面,全神贯注地握住竹竿,期待着浮子的下沉。或许是湍急的水流带来的错觉,鱼儿并没有上钩。

    在他的身后,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橘园,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这些成株栽种的橘树,是广文从信用社贷款在林木乡买来的。去年秋天下种的时候,橘树已经半人高了,人工嫁接的枝桠向四面八方散去,到了春天都冒出了新芽,张牙舞爪地疯长。

    青涩的小果子已经挂满了枝头,再过几个月,这里将会是黄灿灿、红彤彤的一片,正在河畔的沙地里吸收养分的树丫将会挂满甘甜的橘子!

    广文的内心却并没有跟着随风招摇的树枝荡起喜悦的涟漪。在橘园的尽头有一处茅屋,那是这个果农的住所。而在离他不远的水湾边,有一艘破旧的铁皮船,那是他出行的工具。除了果园、茅屋和破船,他一无所有。不,他还有欠着信用社的一千五百块钱贷款。

    在茅屋的背后,有一条熟悉的小路,翻过两座山梁,住着他最亲的爹娘。说“最亲”,那还是一年之前的事情了!而此时,这个“最亲”依旧存在于那种难以割断的血脉里。

    一年半以前,广文迟迟不去学校。他爹王东胜发现了异常,这都是农历的二月了,这娃娃既不去学校,也不去实习,成天的往姑姑家跑。广文先和幺姑交代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消息很快从石桥传到了岔河。

    “文娃子,你给老子不去学校、不去工作,想回来搞农业?老子花的这么多钱,你给老子拿去打水漂。”王东胜拿着锄头就要砸这个不成器的败家子!

    广文娘也咳出了血,哭着拉住他爹。“文儿呀,你快跟你爹说,你是说起耍的,你要读书,要吃供应!不是还有几个月就毕业了啊,听娘的话,快去江云!”

    “爹、娘,我真的想回来。你们相信我,在农村不会比吃供应的挣的钱少,爹,你一个人做活路太累,我回来也可以帮下你!”

    “老子不要你帮,一天起早贪黑的,你娘病成这样,你给老子倒好,一句不想读了就不读了!”老王扶起婆娘,“滚,你给老子滚!要不去读书吃供应,要不去当讨口子要饭,我没得你这个儿子!”

    广文娘突然晕了过去。广文刚要过去搀扶,却被爹挥舞的锄头逼得退避三舍。他在地坝里跪了整整三天三夜,直到娘醒过来,他才转身离开。

    他并没有回到江云,因为他上个学期就申请了肄业,把户口迁回了村里。这个刚满十八岁的小伙子,到派出所上完户口又办好身份证,硬着头皮去信用社贷了一笔款子。

    听说八里外的潇水村地多人少。广文找到村长,按照八十块钱一年的价格承包了这个无人耕种的小土坡。

    浮子终于重重地沉了下去,随即又冒出水面。广文轻轻地拉动鱼竿,鱼线被绷直,传来沉甸甸的手感,哈,一定是个大家伙!果然,一条一斤多的鲤鱼被拉到岸边。广文把它放进水桶,收起鱼竿。

    血染的红日已经从西山坠落,留下“一道残阳铺水中”。他提起装鱼的水桶,解下那艘铁皮船拴在岸边的链子,用力地往上游划去——绕过那个急弯,再往上游三公里多就是他曾将的家——几乎每一天,他都要划着小船,把垂钓的鱼,送回阶檐的水缸里。

    因为,在那里,有他最亲的爹娘!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