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 班马鸣
    岔河乡垭河村王广文的在农村里“实习”得如鱼得水,每天上山下河、挑粪砍柴,地里的小麦和青菜被灌溉得绿油油、胖墩墩的,柴禾也堆满了阶檐……闲下来的时候,他就看一些关于农村经济发展的书报,现在他脑子里除了美丽大方的杨淑芳,就是热火朝天的农业生产。

    这个毫无背景的农村娃儿,放弃学校安排的实习单位,回到农村“面朝黄泥背朝天”,无疑是在“自毁前程”。

    但这一点,广文的家人都还被蒙在鼓里。母亲每天看着即将毕业的壮实儿子,心情大好,病也跟着好了大半。

    广文拿着淑芬寄来的信,按照自己的逻辑揣摩了起来。看来杨淑芬并不是对自己冷漠无情,她非常在乎自己的前程。既然当农民能让她这么关注,那就当农民好了!并且要当个出色的农民。林木乡不是有个“聂果仁”吗?那我王广文就要做个岔河乡的农业开拓者、农民企业家、农村经济领路人!

    这个返乡的小农民,拿着刚刚召开的中央和省里两级农村工作会议精神的有关报道,得出几条重要结论:一是政策支持在加大。农村经济改革不断放宽,而且在放开,产业结构调整的暗流正在农村涌动;二是经济支持在增大,“七五”计划把农业放在突出位置。中央和省委反复强调要“使农民从个别富、少数富发展到多数富,真正实现全体农民共同富裕”,商品经济之路也是农村经济发展的必然之路。三是必须因地制宜,搞农业创新。不能走农业发展的老路,也不一定非走别人正在走的路,要走适合自己创造之路。

    广文的这些见解很快变成了一篇几千字的理论文章,通过邮政邮寄到了淑芬的手里。淑芬第一次这么认真地读了广文的来信,说来奇怪,对那些情诗只一遍就过目不忘,对这种理论性太强的论文,她却反复琢磨了好多次,连文字之间的逻辑都推敲了起来。

    淑芬并没有因为广文弃工从农而心生鄙夷,反而对他的理解大加赞赏,从内心里开始佩服起这个跳出农门又准备返回乡下的中专生。她甚至觉得,或许广文的选择是正确的,就像上次在信里说的,他“害怕钢筋水泥的冷漠,害怕建筑工程的严密,比起拔起的高楼更喜欢参天的大树;比起纷繁复杂的图纸,更喜欢错落有致的梯田”;他“发现自己并不适合在农村以外的地方去生活和生存,只有回到这片充满芳香的土地,才能自由地呼吸;只有看到那片郁郁葱葱的竹林,才能清醒地活着”。

    淑芬找到提着风笼在卧室看书的富顺。对农民来说,在最寒冷的冬天,小麦、青菜和萝卜都被寒霜覆盖,耕牛的养料是秋天的留下来的干稻草,肥猪们也有吃不完的红薯和青菜叶。农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呆在家里。

    “哥,王广文在学校成绩好不好呢?”淑芬把信丢给富顺,那一手漂亮的小楷是富顺羡慕不来的。

    “不太清楚呢!应该还可以吧,很用功的,天天都学习。咋个问这个?”富顺一边看信,一边猜测淑芬的心思。莫不是妹妹开始对那家伙动心了?

    “没得啥子,他说他不想学建筑,我看他说起农业来倒是一套一套的,说不定他回农村来还真能从‘农业大学’毕业了!”

    “看不懂这些啥子商品经济、因地制宜的。这家伙脸皮太厚了,你不会真看上他了吧?”富顺把信丢在桌子上。

    “啥子嘛?莫乱说,我只是觉得他这些观点很符合现在农村的现实。我说你两个就是搞倒了!你不喜欢搞农业偏偏一天在农村和泥巴打交道,王广文不喜欢搞建筑,偏偏在中专读了个建筑专业!”

    “嘿嘿!”富顺自己都觉得好笑,谁又能逃过命运的安排和捉弄呢?“你还不是一样,我就不相信你真喜欢搞农业!”

    “以前不喜欢,我想当干部。后来去了一趟县城,见到当干部的,他们生活得是好,但是没得啥子人情味,看不起人。现在我还真是喜欢搞农业,你没看王广文说的,报纸上都在报道,农业现在有搞头呢!以后的农民也不是单纯的农民了,他们可以是当经理、当厂长,只要你想干、能干,农村现在是随你干!”

    富顺听得云里雾里,最后干脆埋着头画图去了。在他看来,农村固然是好的,但是农民太多了,报纸上说八亿农民呢!要这么多农民干啥?还不如让一些农民到城里去,修路建楼,将来农民也住楼房开汽车,那才好呢!

    “哥,你真要去江云?”

    “嗯,去看下吧,最近也不忙,要真是忙不过来我再回来!”

    “嗯,你去嘛!忙得过来,要真能当了工人就别回来了,我们家也算出个大人物!”

    “有七叔那个大人物就够了,我不想当啥子大人物,我只是想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你喜欢做啥子?”

    “盖楼呀!你看,这是我手绘的建筑图!”富顺把本子递给淑芬,“江云有很多这样的高楼,不过都是兀秃秃的一栋,不好看!”

    淑芬翻着本子上的图画,尽管想象不出图画上的线条变成高楼大厦是什么样子,但她知道,这些线条,承载着富顺哥的梦想。

    “哥,明天就走吗?”

    “嗯,你看,东西都收拾好了!”

    “娘说的那个事,你咋想的?”淑芬指的是他们的婚事,最近娘天天念叨,让先把婚定了富顺再去江云。要不是杨泽贵阻挠,她差点强迫俩孩子搬一个屋子住。

    “我那天不都说了吗?我就是你哥,是他们的亲儿子!我晓得他们担心啥子,怕我去了就不回来了,怕你找不到合意的上门女婿……”也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富顺的情商出现了质的飞跃。

    “哥,我晓得,其实我挺对不起你的。那会儿死缠烂打的要去读书,早晓得反正要回来种地,我真该让你去读的!”

    “说那些做啥子?你这几年书也没白读哇,你看这封信,你看得懂,我看都看不懂!”富顺拿起桌子上广文的来信挥了挥。

    “哎,你这么聪明,读几年书随便都能上高中考大学……不过还好,你出去遇到贵人了,命运也就改变了,也读了很多书。”淑芬笑起来,脸上凹出两个小酒窝,真美!

    “淑芬,其实广文这个人还是可以的,又孝顺又懂事,他要真回来做农民也真可惜了!”

    “人各有志嘛,你可不要看不起我们农民哈!”

    “没有,我是说你们其实也还般配!”

    “哎呀,鬼扯!”淑芬有些恼怒了,“你再说我明天不去送你了哈!”

    “不说了不说了,哎,惹不起你!”

    “哥,你这次去,带个嫂嫂回来噻!”

    “啥子嫂嫂?”

    “少装蒜!哥,你说实话,是不是又喜欢的女娃儿了?”

    “没得!”富顺低着头,想起即将起航的梦想,心里激荡起幸福的浪花。

    “没得才怪!你不是一直喜欢我嘛?咋个娘真喊你和我订婚你还不敢了?”在知道富顺另有心上人之后,淑芬轻松地拿这个事和富顺开起玩笑。

    “我……哎呀,淑芬,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你都捡起来说!”

    “咋个?你还真喜欢我?”

    “不是……不是,我……哎呀,好久的事情了,后来就没得了!”

    “那是哪哈儿有的嘛?”淑芬眨巴着大眼睛,双手托着腮帮子,突然好期待富顺说出答案来。

    “那回你和我去烂泥沟……我看你……看你好好看!”面对天真烂漫的淑芬,富顺治好老实交代。在这一瞬间,他觉得淑芬和湘瑜有好多相似的地方。

    坐在床沿的淑芬红着脸,两个青年谈到这个话题不免有些尴尬。“哥,你现在真没有喜欢的女娃儿?”

    “有……有!在江云,后来去了海西,现在在加拿大!”

    “啥子?”淑芬站起身来,他确实被这一连串只在书报上见过的地名惊讶到了,没想到这个刘富顺,还真是厌恶了山旮旯,爱上了小天鹅!

    “我在建校的同学,广文也认识的……”富顺第二次向人倾述这段爱情,语言和逻辑都要清晰得多。

    淑芬像听故事一样,目不转睛地侧耳倾听。啊,这个和自己一样苦命的哥哥,为什么也同样被爱情折磨得凄凄惨惨戚戚呀!

    ※※※※※※

    第二天天不亮,富顺告别了养父母一家,也又一次告别了依依不舍的杨家湾!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车尾的排气筒突突地冒着黑烟,车轮扬起一阵呛人的黄土,呜呜地开往嘉苍县城。

    富顺紧闭着眼睛,他连回望的勇气都没有。养母已经哭得死去活来,淑芬和淑菲姐妹同样在含着眼泪劝慰。汽车在坑坑洼洼的路面行驶,放佛要把乘客的心脏都颠簸出来。

    车子翻过一道山梁,东面的天空才泛出朦胧的光明,给铺满寒霜的大地镶上金黄的颜色,山间峡谷升腾起恍如仙境的薄雾。

    身后的石桥越来越渺小,越来越遥远,越来越朦胧;但在富顺的心里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亲切,越来越不舍。心里的酸楚涌成一股热泪,划过嘴角的苦涩让他呼吸困难。

    到了县城,富顺给七叔带了些腊肉,在七叔的职工宿舍住宿了一夜。忙忙碌碌的七叔就和他打了个照面,直到第二天离开的时候都没有再露面。

    富顺到江云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江云还是那般灯火通明,大大小小的汽车疾驰在宽阔的马路上,江面的轮船依旧川流不息。

    对于富顺,与其说是在逃避现实,不如说是在搜寻希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