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二章 梦又来
    湘瑜穿着花白的长裙,打着赤脚丫,奔跑在银色的沙滩上,一群美丽的海鸥在她身边萦绕,发出“咿呀儿……咿呀儿”的叫声。

    不知什么时候,湘瑜的头发已经没过她的纤纤细腰,在身后左右跳动着。她舞动着如玉的手臂,脚丫在软绵绵的沙滩上留下一串可爱的脚印。

    “湘湘……等等我!”一个男孩在身后呼唤着。

    湘瑜并没有应答,只是一个劲地奔跑。那朵朵洁白的浪花,轻轻地抚摸着姑娘的脚丫;脚下的“海绵”,也在细数着姑娘青春的故事。

    “湘湘,你慢点儿,好大的风!”尽管男孩已经筋疲力尽,但湘瑜却依旧不知疲倦地狂奔,就像那勇敢的海燕,自由地翱翔在辽阔的海面。

    风越来越大,浪花变成了浪潮。一个猛子过来,湘瑜被卷进了大海的深渊里。

    男孩发疯似地冲向湘瑜消失的地方。

    “湘湘……‘香鱼儿’……‘鱼香肉丝’……你在哪里呀?你快给我出来,我一直找你,从江云到海西,你就这么躲着我?别闹了好不好?”男孩歇斯底里地嚎哭着,掀开凶猛的浪潮。

    “你给我出来,湘湘,我还没娶你!你忘了信里说的话了吗?出来呀!”男孩已经彻底崩溃了,那双屋里的双手,在浪潮中划开了一条口子。涌来的海浪就像遇到磐石,自动地绕开这个挥泪如雨的男孩。

    男孩坐下去,静静地沉到海底,潮水也跟着出现一个漩涡。他不仅没有被淹没,而且就像戴着“金钟罩”一样,眼看着蓝色的海水从头顶流过,甚至有鱼儿也绕开了他。

    “湘湘,你在哪里?我是富顺,你的‘天才’,你的挚爱啊!湘湘……”

    富顺终于抓住了湘瑜的手,啊,那只冰清玉洁的小手呀,轻轻地抚摸着富顺的脸庞,擦拭掉爱人的泪水。富顺想要伸手去摸,还没触及,湘瑜就化成了一汪清澈的冰水,很快便与海水混在一起,消失在他的指尖。

    “顺儿……你醒醒,怎么了?”富强拉开床头的开关,双手在二弟的脸上抚摸。这张英俊而成熟的脸,和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如果他和三弟一样,哪怕是同父异母呢?那也该是我刘家的血脉呀!只可惜……他不过是在刘家借住了几年的一个孤儿,如果不是父亲的善良,还有父亲和杨叔叔的约定,或许他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不过,这个满怀赤诚的孩子,又怎么能让一个善良的人拒之千里呢?让富强羞愧的是父母坟前的祭拜,连这个和他们毫无血脉关系的“弟弟”都知道去怀念(尽管这一点富顺并不知道),而他却忘祖移宗……

    “湘湘……”这个名字在一次在富顺的梦呓里响起,伴随着眼角的泪滴,富强已经猜出了十之**,哎,又是一个多情种!

    “湘湘……”富顺拉着大哥的手,脸上的痛苦正在诉说他刚刚失去了爱人,在水与火的煎熬中挣扎。

    富顺猛地惊坐起,朦胧中看到大哥的宽头大脸。“大哥……我……”

    “顺儿,做恶梦了?”富强把弟弟搂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脑勺。多么熟悉的轻抚呀,这才是那一年的大哥,这才是那个对自己关爱有加的“家长”。

    “嗯……没……大哥,你一直都没睡吗?”

    “睡了!”富强拿过自己的外套,披在富顺身上,又给脚边的三弟盖好被子。“顺儿,有啥心事呢?”

    “没……”富顺拉了拉西装的领子,把头靠在墙壁,“大哥,还记得那几年吗?我们就是这样睡着。那时候是你睡中间,我和家儿拿你的手臂当枕头……”

    “记得呢!顺儿,大哥对不起你,让你在这里受罪了!”

    “没有,大哥,我不怪你,是我自己傻,做了个梦就跑去找你们……”富顺把两年前的那个梦,还有这些年的经历都掏心窝子说给大哥听。他是那么专注,那么真诚,眼角的泪花在暗黄的灯光下泛出金色,他甚至不知道弟弟咋就醒过来了,听着二哥的故事,也在悄悄地擦着眼泪。

    富强抱着二弟,失声痛哭。连三弟也跟着坐起身来,紧紧地抓着二哥的手,把额头轻贴在富顺的二哥。比起那些磨难和挫折,自己在农村里受的那些苦又算什么呢?

    屋外的公鸡已经第二次打鸣了,屋后的竹林还在发出刺骨的呼啸。

    “二哥,你刚刚少说了一个人吧?”富家突然破涕为笑,狡黠地看着富顺,又朝大哥递了个眼神。

    “啥子人?”

    “你想想,一个女孩子……”

    “桂英姐?我不都说了吗?我为了找你们,把她带出去,人都找不到了!”

    “不是……”

    “好了,富家,莫和你二哥打趣。顺儿,你是不是没想要娶杨家的这个淑芬?”富强没想到不光自己听见了富顺的梦话,连富家也被情绪激动的富顺吵醒了。

    “大哥,咋个说呢,我说了你莫见气哈!”

    “说嘛,只要你当我是你大哥,我肯定不得见气!”

    “我不想上门!”富顺声音小了一些。

    一旁的富家看看大哥,又转过头看着二哥点了点头。这个早熟的小家伙,可忘不了自己因为大哥是上门来的受的委屈,后来给那些小混蛋们买了多好好吃的才摆平了那些背后的议论。

    富顺接着说:“其实我当他们是我爹娘,那也只是养父母。我愿意养他们,愿意把自己当成这个家庭的一份子,但绝不等于我愿意娶他的女儿,除了心理作用,更重要的……更重要的是,我配不上淑芬,我不能害了人家这么个水灵灵的大姑娘!”

    富强听着富顺的一席话,眼睛也没有眨一下。是呀,这个在外头闯荡了一番,又喝过几口城市墨水的弟弟确实不一般。

    “二哥,你莫不是想着你的湘湘吧?”三弟挑动一下眉毛,把披在身上的被子紧了紧。

    富顺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他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做个梦还能说出声,并且早不做晚不做,偏偏在多年不见的亲人面前丢了这个人。不过这还是其次,那梦里的情景又一次在脑海里回荡,在那遥远海边,湘湘全然不顾自己的追逐,连头也没有回一下,就被巨浪吞噬……

    “顺儿,这里也没有外人,和哥说说,你不愿意娶淑芬,是不是因为你梦话里的那个‘湘湘’?”

    “我……”

    “这还用问,肯定是……”富家抢着话,忘了二哥身上的牛粪味,钻到两个哥哥被窝这头,双手托着下巴,看着满脸通红的富顺。或许在这个孩子的记忆力,已经回忆起童年的一些点滴了吧?

    “大人说话,细娃儿莫插嘴!”大哥半开玩笑半严厉地说道。

    富顺心里有些难受,不过想起湘瑜信里的那些饱含深情的句子,他又激动起来。这个藏在心底的秘密,在两个最亲的人面前,还有什么可隐藏的呢?

    “大哥,我……我确实想和一个叫湘湘的女孩结婚……”

    “哈哈哈哈……”话没说完,富家已经笑得前俯后仰,被大哥冷不丁地一拳打在背上才稍微老实了点。

    富顺毫无保留地述说了那一段亲密的书信恋爱史。在说道他联系不到湘瑜的时候,脸色又黯淡了下来。“她去海西了,海西你们晓得吗?”

    “晓得……”富强点点头,他怎么会不晓得呀?那个父亲生前最痛恨的人,就是海西大学的知识分子。

    “她去了,就像消失了一样,不再联系我,我也联系不到她。”

    “联系不到就算了,城市里的人,不一定靠得住。我觉得,淑芬就挺好的,白天嬢嬢还说起,我倒是没得意见,看你了!”

    富家听了二哥的故事,羡慕的不得了。这个小小年纪却比同年级的孩子们大了好几岁的插班生,都会想法设法给小姑娘写情书了呢!

    多情的小富家抢过话来:“啥子哟!二哥,听我的,你去海西找她,他那么喜欢你,肯定是有啥子事,你不去咋个搞得明白!”

    公鸡已经第三次报晓。富顺没有再说话,靠在墙头,脑海里回荡着弟弟那句话——“去海西找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