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六章 开学了
    广文的礼物始终没有送出去,还引来一鼻子酸楚。

    那是个漂亮的蝴蝶结头花,黑白相间的呢绒布料,像极了乡村油菜花上翩翩起舞的蝴蝶。广文早就相好了这个小玩意儿,他无数次地想象淑芬这样如花的女子,头上停留着这样一只美丽的蝴蝶,那是一种多么迷人的画面呀?

    不过头饰店的老板告诉他,这小东西并不便宜。广文把一个学期积攒下来的饭票换成钱,气喘吁吁地跑到头饰店买的时候,已经只有最后一个。

    淑芬回到家里,和富顺哥一样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捂着被子大哭了一场。

    淑菲和堂姐们回到杨家湾的时候,看到锅里的剩菜剩饭谁也没有动,爹娘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富顺哥的门紧闭着,自己卧室的门也紧闭着。莫名其妙的淑菲扒拉了几口饭,跑六叔家和淑香妹妹玩儿去了。

    淑芬哭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又从被窝里起来,把那两本夹着金银花的日记本撕得稀巴烂,然后蹲在地上继续哭。

    她怎么也没想到,淑华堂姐不仅抢了属于自己的工作,还抢走了属于自己的“小外公”……

    在街上的时候,因为担心广文有什么图谋不轨,淑芬并没有去爬山。正当她准备转身往大街上走的时候,山上下来了两个人。

    “何医生,你怎么在这里?”广文的声音又让她转过身来。可是,眼前的一幕,让她滚烫的脸上滑过了伤心、气愤和难以置信的泪珠。

    何医生正拉着淑华的手,从山上走下来。看到淑芬转过身,才把手放开,淑华姐红着脸,腼腆地低着头,左手的几根手指头在右手手心乱攒。

    “杨淑芬、王广文?你们……”何攀话没说完,淑芬已经哭着跑开了。

    广文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看何医生和淑芬的堂姐,又转过去看看淑芬的背影,把右手里的蝴蝶结捏成了一团。

    淑芬的哭声吸引了另一个屋里的富顺。这个刚刚抹干眼泪在写信的哥哥,听到同样伤心欲绝的抽泣。起身来到了妹妹的门前,轻轻敲了敲紧闭的木门。

    里面的哭声停顿了一下,“哪个?”

    “淑芬,你怎么了?”富顺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下,故作镇定地问候道。

    “没得事,哥……”

    富顺回到屋里,继续给湘瑜写信。纸团已经揉了一地,每一张纸都只有简单的几个字,写了又涂,涂了又写。富顺实在模仿不出那些动人心弦的文字,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心意。更何况,这一封信他该寄到哪里?干爹带回去的那些东西,能不能转给湘瑜?

    “‘香鱼儿’……‘鱼香肉丝’……湘瑜,”富顺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称呼。但他知道,这个让他心如刀绞的姑娘,绝对不再是他最好的“哥们儿”。他只想快点见到这个同样心碎的女孩,告诉她如果还能有机会,他愿意娶她为妻。

    这一次,理性总算战胜了冲动。他没有不辞而别,想到这个破碎的家,想到桂英的娘,还有日夜操劳的养父母。

    他再次捡起那些邹巴巴的信纸,一张一张抹得平平整整,又从干爹带回来的书里找到郑老师捎来的教案。他想和往常一样,妄图用知识冲淡生活的苦涩,但一切都是徒劳,那些原本充满魔力的公式和建筑图,此刻全部是湘瑜的简笔画。

    夜幕降临,杨泽贵拐杖杵在地上的声音让两个孩子擦干眼泪,来到了堂屋里。

    对他们家来说,正月是一年中唯一能吃晚餐的月份。石桥有很多穷苦的农民,早上干了活回来已是九、十点钟,做点早餐吃完到田地里去,下午四点多又回来做顿饭吃。一天两顿已经成了习惯。若是冬天夜长,孩子们半夜总是被饿醒。

    本该香喷喷的晚饭变得索然无味,杨泽贵一个人夹着大年三十剩下的猪肝,独饮小半杯白酒,很是满足的样子。

    淑芬娘发现两个孩子红肿的眼睛,在桌子底下用脚蹬了一下拝子。

    杨泽贵抬起头,看到女人的眼色。他缓缓地放下杯子,给富顺夹了一块儿猪肝。这个一家之主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富顺、淑芬,你两姊妹吵架了?”

    两个孩子低着头沉默着,碗里的饭一点没动。他们根本没法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看到父亲沉下了脸,他俩才一起拿起筷子,刨了点饭菜到嘴里。

    “我不晓得哈!我都没和他们一路!”淑菲看到父亲又看着她,赶紧澄清。

    到了晚上,淑芬继续在被窝里哭。淑菲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姐姐,这样的情形已经是第二次了。小妹干脆找来两张废纸,堵着耳朵睡觉了!

    淑芬的梦彻底破碎了。她亲眼看何攀那双大手握住淑华姐的小手,淑华姐的笑容那么灿烂、那么满足、那么陶醉。那些本以为属于自己的幸福只是一场梦,那个俊朗的“小外公”,可以不顾医院的病人,和堂姐去爬山,可见堂姐对他已经很重要了。

    并且,电站就在何攀家的下边,堂姐已经在那里呆了一年多了,可能他们已经好上很久了。还有,那天电站剪彩,这个本不喜欢热闹的医生居然也去了,他一定是为了去看穿着红袄子的堂姐。

    只有自己,只有自己被傻傻地蒙在鼓里。以为自己再大一点就可以鼓起勇气冲破桎梏,以为那个迷人的微笑只会留给自己,以为可以在他穿起白大褂的时候为他擦拭汗滴……

    相比之下,富顺却要幸福得多。至少他喜欢的人也喜欢着他,哪怕是曾经喜欢,那也比妹妹的幻想日记要真实得多。可这一点他并不知道,同样在床上翻来覆去,实在想不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

    淑芬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半个月,直到屋后的梨树花开,直到聂仁昊带着上百株梨苗到来。

    富顺也心不在焉地牵着小黄牛耕种旱地。他也开始学着用圆珠笔画简笔画,他总想把自己在杨家湾的劳作也绘成那样一本图集,告诉“香鱼儿”自己的点点滴滴。他也在期盼着湘瑜的回信,因为他已经主动发出邀请,让湘瑜暑假的时候来这里。

    湘瑜很快就从三亚回到了江云。在收到富顺那封回应爱意的来信之前,先收到了刘大叔带回去的那封罗里吧嗦的“清单”,对照“清单”,湘瑜接过半背篓土特产,把刘大叔请进屋里。

    湘瑜心花怒放,中午就嚷着让妈妈做了一顿腊肉。她并不知道自己那本文采飞扬的“连环画”,在富顺的心里荡起了怎样的波澜。丢下碗筷,她又回到书房在那本绘了半本的作业本上画开了。她已经习惯用这种方式治愈自己,并且相信,总有一天,“傻小子”会回到“假小子”的身边——何况他根本就没有走远。

    很快就开学了,湘瑜期待广文能从石桥再带回一封信。没想到王广文两手空空地就到了学校,话也懒得和湘瑜说上两句。

    “王广文,你到底见到‘天才’没有呀?”

    “见了!”广文淡淡地说道。他还是初三那天见过一次,后来给他带过去书的时候,等到天快黑了也没见到富顺和淑芬,书都是放在乡政府那里的。

    “你把信给他了吗?”

    “给了!”

    “他啥子反应?”

    “没得啥子反应!”

    “啥?”

    “没得啥子反应!!!”广文又想起了他站在石桥上看到的淑芬,心里隐隐作痛,他已经明显感觉到淑芬喜欢的是那个何医生。不过他并没有打算放弃,那个何医生不是已经有相好了吗?

    “你也是个骗子!”湘瑜没好气地把拳头砸在广文肩膀上,疼得他皱了一下眉头。

    “李湘瑜,你是不是喜欢刘富顺?”

    湘瑜正准备走开,听到这个问题又回过头来。“你偷看信了?”

    “啥子信?哦,我才没那么卑鄙!”

    “喜欢又咋个嘛,又不关你的事。对了,你是学生会的,你不会这个都管吧?”

    “我吃多了才会管!我是想告诉你,喜欢就别让他跑了,在我们农村,没得啥子《婚姻法》,十六七岁结婚的多得很!”

    “‘天才’要结婚?”

    “算了,农村的女娃娃也看不上他,闷葫芦一个,用我们那里的话说就是‘哈戳戳’的,傻子才看得上!”

    “你说老娘是傻子?!”那个重重的拳头再次落在同一个地方,广文差点叫出了声。

    “我不是说你,在我们农村,要耍朋友要唱山歌,要会耍嘴皮子,你看他嘛,啥都不会。在城里还吃得香!”

    “所以说你们农村人土嘛!嘿,对了,不是说他们村里那个杨桂英喜欢她得很吗?”这是湘瑜在码头上听来的谣言,有时候还会为这个根本没见过的农村姑娘醋意大发。

    “杨桂英?我们见都没见过。我说真的呢,其实‘天才’这个人真不错,又孝顺又能干,我看他也喜欢你呢!”

    “真的呀?”湘瑜听到这个结论终于眉开眼笑了,“说一下,你从哪里看出来他喜欢我的?”

    “那天你的信我给他之后,我看他都快哭了,又不去逛街,我和他妹妹……”

    “你不是说他没得反应吗?”这回湘瑜刚举起拳头,广文就躲开了。

    “我这不是又回忆了一下吗?”

    “嗯,让他哭,哭个够,哭够了再来找我!”湘瑜的眼泪也快掉了出来,突然就跟想起什么似的,大声道:“你和他妹妹?哈哈,我就说你不对头,我都看到你去寄信给啥子淑芬了,哈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