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 白蛇传
    富顺送走干爹,并没有赶回杨家湾。因为今天是新年第一个逢场天,除了戏楼的川剧,还有舞狮、耍猴这些平日里看不到的新鲜玩意儿。

    富顺并不是想要看热闹,因为他在江云的同学王广文今天也会来石桥,他们已经一个学期没有见面了。

    广文自从上一次见过淑芬以后,一直念念不忘。在江云的时候给淑芬写过两封信,淑芬回过一封。大致都是问候一下广文的母亲病好些没有之类的问题。

    淑芬带着妹妹到石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富顺正和广文站在石桥上聊天。

    两个年龄相仿的同学,当然有聊不完的话题,从学校的课程设置到某一个上课风趣的老师,从学校的食堂到图书馆……两个小伙子几乎无话不谈。

    “杨淑芬今天不来赶场吗?”

    “李湘瑜最近怎么样?”

    广文和富顺几乎同时问出彼此熟悉的女生。然后相视一笑。不过以富顺的情商,他是不会想到广文对淑芬的爱意的;他倒是担心自己的问题会让广文误解。

    “应该要来的,他带我小妹来看闹热。我是送我干爹,来得早点。”

    “哦,‘香鱼儿’让我带个东西给你!”

    “啥子东西?”富顺接过一个厚厚的信封,里面是一个封面整洁的作业本。他一页一页地翻开,仔细地看着每一张,一切都那么熟悉,一切都那么亲切。富顺的眼里已经饱含泪水,那每一页的简笔画都在讲一个熟悉的小故事:有富顺上课认真听课的侧面,有他们低头传纸条的小动作,有富顺背着她去医院的背影,有他们在篮球场的欢乐,还有富顺在码头挑货她在一旁加油的情景……

    富顺不敢再往下翻,赶紧把那个本子揣进兜里。过去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湘瑜上课趴在桌子上绘画的样子也浮现在他脑海。

    “杨淑芬?早啊!”广文见到如春花般烂漫的淑芬,兴奋地呼唤着!

    “早,广文哥!好久不见你了。”

    啊,那句“广文哥”多么的亲切!我日思夜想的姑娘,好几次石桥逢集,我都会出现在你卖扫帚的地方,只是你一直没有出现。乡政府传达室的大爷说,杨淑芬的报纸都是给杨家湾的大队书记带回去了。

    “嗯,你娘好点没得?”

    “好多了,何医生真厉害。我娘现在都可以做些轻巧的家务事了!”

    “嗯,走,街上逛哈儿去!”正月赶集逛庙会,让石桥人把一年的疲惫卸下来,在那些热闹的社戏里感受新年的气氛。

    “走嘛,听说戏楼在唱《白蛇传》,去看哈儿?”广文的消息真灵通。

    富顺看着水面上自己的倒影发呆,直到广文拉了拉他的胳膊,他才反应过来。“你们去看吧,我不去了,看不懂!”

    “不管他,他今天起太早了。广文哥,你去不去?”淑芬被迫不及待的淑菲往前拉,几乎小跑地朝街上走去。广文跟在后头,看着那个美丽的背影,还有垂在后脑勺的两颗小辫子,内心燃烧出一股莫名的兴奋。

    “广文,你帮我带的书呢?”富顺叫住广文。

    “哦,搞忘记了,下次赶场给你带起来!”广文没有回头,不知道是故意没带还是真忘记了。

    “哦,那我回家了,回去睡瞌睡。下次再摆!”

    富顺回到家。爹娘都出去了,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好想大哭一场。

    他又打开那个五十多页的本子,翻阅着这些圆珠笔画出的简笔画,画里的那个“假小子”,从夏天到秋天再到冬天,从带着帽子到一头短发再到长发披肩。他才发现,那个哥们儿义气的“兄弟”在变得像个小女生,那个咋咋呼呼的野丫头也在变得文静。

    每一页都有几行小字,每一页纸上都有“香鱼儿”泪水打湿的痕迹。

    “天才,你就像一颗流星,突然就来到我的世界里,我本以为你是可以让我许愿的天使,没想到你是块儿冥顽不化的陨石……”

    “天才,我第一次见你笑,说实话,你笑起来好丑。我更喜欢你冷冷的样子,对,就是这个样子,就算笑也是笑不露齿,连嘴角都懒得上扬……”

    “你背着我,我背着疼痛。我看到你满头大汗,你却看不到我泪流满面。第一次把心和你贴得那么近,可是我忘了,你给我的,只是个没长眼睛的后背……”

    “有时候我会笑出眼泪,有时候我会哭出笑声,只因为你的一句‘痛的是哪根筋’。从那一刻开始,我的心,因为你的一根筋,连着你的心……”

    “你终于投进了第一颗球,说实话,你是我见过最笨的球员。要换做别人,我早拿把刀把他手剁了。可对于你,我不敢,我怕剁了你的手,再没有人牵我一起走……”

    “我一个人哭了一夜。我恨你,你究竟是个傻子?骗子?还是贼娃子?傻到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叫**情,骗着我头也不回地就要离开江云,偷走了我刚刚睡着的心……”

    “这是天才离开的第十八天。我第一次懂得了‘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含义,我以为我病了,做医生的妈妈没有把我治愈。我给自己开了一剂药,用回忆来冲淡这药的苦味……”

    “这是天才离开的第三十三天。那个空荡荡的座位就像我的内心,我始终幻想那个影子能够填满空白,就像我手中的笔,把这张白纸涂蓝,涂成我记忆的颜色……”

    “我终于鼓起勇气给天才写一封信。期盼却是遥遥无期,那深山的邮局,是不是没有把我的书信传递,明天再不回信,我回家收拾行李,去往你在的那个山里……”

    “我是不是该叫天才‘傻子’?他的回信竟然只有寥寥数语,我不去了,哪里也不去了……”

    “明天放寒假,我跟爸爸一起去三/亚,我想,我会忘了他……”

    富顺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疼痛,躺在床上放声大哭。没有人知道这个如梦初醒的孩子内心在接受怎样的煎熬,湘瑜那些唯美的文字,还有真实的画面,唤醒了他沉睡的心灵,第一次感觉到爱的疼痛。

    三/亚?富顺起来找到那张已经面目全非的地图。啊,那是个多么遥远的地方——还在海的那一边。他又一次沮丧地坐在床沿,她是不是再也不会回到江云了?是不是永远消失在了自己的世界……

    --------

    这几个十六岁的孩子,在刚刚萌芽的爱情世界里,就遭受这样的挫折;在本该美好的青春年华,就留下刻骨铭心的伤痛!

    就像广文。这个农村娃娃,尽管对淑芬暗生情愫,可他却没有勇气去表白自己的爱意。

    《白蛇传》演了足足两个钟头,看得淑芬姐妹泪流满面。小淑菲咒骂着可恶的法海,缠着姐姐问白蛇啥时候能够从雷峰塔里放出来?

    “她儿子许士林长大,高中状元之后就能把雷峰塔拜垮了,白素贞就出来了!”广文耐心地解释。

    淑菲满意地点点头,对这个在大城市读书的大哥哥充满了钦佩。广文捏了捏包里的东西,他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把这份珍贵的礼物送给心上人。毕竟淑菲这个小机灵在旁边,让他极难为情。

    终于还是逮到了机会,淑菲跟着几个堂姐,拥簇到人群中看耍猴去了。

    “那个,杨淑芬,我……”本来淑芬也想跟着姐妹去的,却被身边这个旧相识给叫住了。她心里埋怨起富顺哥来,这自己的同学不招呼,跑回家去睡大觉。

    “广文哥,你不去看猴子?”

    “不去了,你带我走走呗,还没好好转一下这个地方呢!”

    “有啥子好转的哟,巴掌大个地方!”

    “走哈嘛!”

    淑芬无奈带着广文,沿着那一级一级的石板路,往石桥场的高处走去。料峭的春寒在喧闹中袭来,刚刚探出脑袋的太阳躲进了云层。

    “广文哥,你还有几年毕业?”淑芬打破了这种沉默。

    “还有一年半,再过一年就要去实习!”

    “你们学校都是初中毕业考上去的哇?”

    “也不是,有些高中没考上大学的,也去我们学校读中专!”

    “哦,你看吧,石桥就这么大点地方,我们都走到头了!”

    “那上头一定好耍吧?”广文指着石桥场镇最高处,那是一座小山,就在中学的背后。茂密的柏树郁郁葱葱,小鸟在林间叽叽喳喳呼唤着春天的到来。山顶有一棵光秃秃的枫树,枝桠向四处肆意疯长,老话里说那棵树已经“成精”了,五个成人才能把它环抱。

    淑芬一阵脸红。那个紧挨着中学的小山她还真没去过,石桥中学的乖学生们才不会去那种地方呢!只有那些成熟的高年级学生,男男女女偷偷摸摸耍朋友(谈恋爱)的才会去。“没去过!”

    “走,爬上去耍哈儿!“

    “不去了,没得啥子好耍的!”

    “走嘛,你看,那么多人往上去呢!”广文并不知道内情,对那棵枫树充满了好奇,他也想找个人少的地方,送出他的礼物。

    无奈的淑芬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莫不是这小子喜欢我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