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四章 准迁证
    不得不佩服先人的智慧,他们用传统的“节气”把四季划分得如此分明。春节的前一天还寒风凛冽,今天就春光明媚,为还有两天到来的“立春”预热。

    正月初一,乖巧的小海棠跟着妈妈来外婆家拜年。小家伙已经会走路啦!裹着厚厚的棉袄棉裤,在外婆家的地坝里缓缓地挪动着小脚丫,嘴里念着含糊不清的“爹爹……爹爹!”

    淑芳任劳任怨地带着孩子,在她的心里,总算有了一个盼头,这比什么都强。她的婆婆改变了以往的看法,开始讨好儿媳妇。不仅是因为杨家人想办法救了宝贝儿子的命,她更担心国强从牢里出来,媳妇孩子都不要他了。

    海棠扑倒外婆的怀里,把小嘴触到外婆粗糙的脸上,温柔地亲了一口。外婆心里暖洋洋的,这小宝贝儿机灵着呢!

    刘永翰跟着富顺去烂泥沟了。到了石桥街上,那戏楼正准备上演川剧。“刀疤刘”也算是个老戏迷,好多年没看过正宗的川剧了。厚着脸皮,和戏班子的头头软泡硬磨,硬是让他上去露了一手。

    这一天,戏班子唱的是“五袍戏”中的《青袍记》。一阵敲锣打鼓之后,紧接着是一段咿咿呀呀的唱词。富顺并不喜欢这呜呜渣渣的吵闹,焦急地跺着脚等待着干爹的出场。

    可是那些浓妆艳抹又穿着戏服的演员们,个个看上去都差不多。先是一个白面书生出场,在上面又说又唱好一阵,富顺以为那个是干爹。不一会儿,又出来个差不多模样的白衣神仙,后边跟着个文质彬彬的童子。听旁边懂戏的人说那个神仙是吕洞宾,凄凄惨惨哭了半天,大致是神仙受了什么魔咒,祈求这个凡人救救他。富顺又觉得这个才是干爹,一点天仙的模样都没有。

    随即,戏台上鼓乐齐鸣,营造出一种雷雨交加的气势,书生奋笔疾书。在乐器声中,又一个滑稽模样的人物绕舞台一周退出,白衣神仙再次走上台来。旁人又说,刚刚那个绕一圈的是只蜜蜂,是吕洞宾的化身,书生把它救了出来。

    再过半晌,神仙来到书生跟前。鼓乐又奏出呼呼的风声。神仙从舞台边呼唤出一个青袍的女子。

    众人一阵唏嘘:“这戏班子扯谎,青袍女子本该光着身子出来的,不是书生后来才给她披上青袍的嘛?为啥子自己就披着青袍出来了呢?”调侃之后,众人并没有散去,继续等待下一幕上演。

    前前后后折腾一个小时,刘永翰终于换好衣服从出来了。笑嘻嘻地看着富顺:“这个瘾过得安逸,没想到你们石桥还有这个正宗的把戏!”

    “干爹,刚才演的是啥子哦?我觉得还没得李伯伯家那个电视好看,一个个就晓得吼高腔,锣鼓声音比唱的声音还大,有啥子看场嘛?”

    “你不懂!这里头学问大着呢?刚刚这段是《青袍记》里的《天赐夫人》,你晓得干爹演的哪个不?”

    “书生?”

    “不是!”

    “神仙?”

    “不是!”

    “那还有哪个嘛?干爹,你不会演的那个……”

    刘永翰会心一笑,以为富顺猜中了!没想到富顺也开起了玩笑:“最后出来的那个女的?”

    “你这混小子!”刘永翰举起拳头然后轻轻落在富顺后背上,“我演的那个童子和蜜蜂,嘿嘿,虽然一句唱词都没得,我觉得也安逸呀!想当年……”

    富顺不想听干爹的这个“想当年”,背着小背篓去卖香烛的摊摊上买祭品去了……

    下午的时候,淑芬三姐妹还有小海棠,跟着母亲去了一趟谢家坝的外婆家——这是正月拜年必不可少的去处。而杨泽贵兄弟几个除了杨泽进没回来,其他人给父母上了坟之后,都在大哥家打长牌、下象棋。

    “将!二哥,你一年到头都在下棋,还是个臭棋篓子!”杨泽贵尽管很少下棋,但这棋路却是在兄弟几个里头最琢磨不透的,总是出奇制胜、后发制人,搞得当村支书的二哥已经连输三局了。

    “老四呀,你一天尽走这些歪路子,我下不赢你了,喊大哥来吧!”

    “不下了……二哥,问你个事呢?”

    “啥子事?”

    “你说现在迁户口难不难?”

    “老四,你别拐弯抹角的,是不是你们家来的那个贵客,要把富娃子的户口拿起走!”

    “也不是,富娃子不是在读书嘛?他们学校要提户口的话难不难?”

    “老四呀,你就别扯谎了!你下棋能走歪路子,说话就动不了歪肠子!都写脸上呢!你昨年子还说富顺读那个书,文凭都没得,还提啥子户口嘛?”

    “是,二哥,我不和你绕九道拐。刘永翰——就是我家来那个客,说是把娃儿户口迁到城里去,过两年能当上工人,你觉得可信不?”

    “这个人啥子来路?”

    “在江云码头上做生意,就是江云人,人倒是个好人,但快四十岁了也没接婆娘,没得娃儿!”

    “那他还是捡现成的?!”

    “也不能这么说,他不是生不了。这个人性格随和,满肚子墨水。富娃子在江云的时候他一直挺照顾,娃儿把他喊干爹!”

    “你哪门看?”

    “我倒是想通了,娃儿能够走出去也是好事。就像你们家淑华,现在吃国家供应了,多好!”

    “哎,你想清楚哦,富娃子走了,淑芬啷个办?我看这十里八乡的,现在家家都包产到户,真找个上门的,不好找哦!哎!”杨泽华又叹了口气,这兄弟几个同病相怜,没有哪家膝下有个儿子,都指望着找个能干人上门呢!何况淑华今年都十九岁了,就算是吃公家粮,可是听说要当上门女婿,好多人都望而却步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总不能因为这个耽误了娃娃的将来不是?”

    “也是,要不要和娃娃商量一下!”

    “不商量了,你看看这几天能不能帮着办一下。刘永翰后天就走了!”

    “好嘛,我明天去趟乡政府,把准迁证办了。哎,老四呀,我们也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呀!”

    “富娃子和他爹完全是两回事……”杨泽贵说起那个知青就来气,突然又反应过来二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富顺生父的事。

    “他亲爹命短。这个娃儿也懂事、争气,这号的儿子难找呀,你看本来他一趟子跑逑了,你们家出了大事,他又回来了,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不过也好,这能去城里当了工人,将来肯定也孝顺你两口子,说不定把淑芬接出去,又把你两口子也接出去!”

    杨泽贵并没有想那么长远。“二哥,淑华现在在电站主要做啥子?”

    “托老幺照顾,今年准备把她调到出纳岗位去。哎,总不能一辈子在饭堂做饭嘛!”

    “也是,好好干,说不定还能提个干部!”

    “对了,老四,我想托你个事情,本来一直喊你二嫂跟四嫂说一下的,今天她又没来,你回去问下呢?”石桥管弟妹也叫“嫂嫂”。

    “啥子事嘛?”

    “你老丈不是有个堂弟,在卫生院当医生,又在各个大队看病的那个,叫啥子……何攀?”

    “哦,是有这么个人!人不错,口碑好,也经常来我们湾里看病嘛!”

    “我家淑华回来一次念叨一次,非得喊我们去说一下。也不说啥子他是大学生嘛,我们淑华也是吃供应的,配倒是勉强配的上。只是你说他能不能愿意倒插门来咧?”

    杨泽贵心里捉摸着,二哥的这个想法确实有些不现实。你说人家老来得子一个独苗苗,哪舍得放出来做了上门女婿。不过他又不好直说,低着头把象棋摆好,缓缓地说道:“二哥,你也晓得,我那个老丈是个后来的,他和何家早就断了往来,怕是她娘也不好去说的。”

    “那就算了,年轻人的事情,我也是空操心。现在不都时兴啥子‘自由恋爱’吗?我就只有一条,男娃娃必须到我们家来!二女子靠不住,一天嘻嘻哈哈的,我还是愿意把老大留在家里!”

    杨泽贵苦笑了一下,这除去城里的老幺,六个兄弟家大大小小的姑娘加起来十九个。就算是一家只要求一个上门女婿,可这六个能干又愿意的小子,上哪儿找去呀……

    正月初三,立春。清晨还见不到春天的影子,富顺背着养母整理的“土特产”,把干爹送到石桥。新年发往县城的第一班车今天早上七点出发。父子俩到街上的时候天才蒙蒙亮。

    刘永翰依依不舍,包里揣着一张“准迁证”——这张纸片,很快将完成他这次的使命。

    “干爹,这些腊肉,你记得帮我给李湘瑜两块儿;还有糍粑,你也给她点;还有豆腐干,还有……”

    “你都说几百遍了,你干爹又不是小娃娃,反正这里面的,我都给李湘瑜!”

    “哎呀,也不是都给,是一样给一点!还有我给你的那封信,记得给她!”

    “顺儿,你啥子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

    富顺没有说话,其实他对干爹也是那样的不舍。他又紧紧地抱了抱干爹。这个男人之间拥抱,让很多石桥人都傻了眼。

    汽车开动,刘永翰打开窗户朝顺儿挥了挥手!这一别,不知道又是多少个难捱的日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