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五十五章 伤心事
    到了晚上,富顺比其他人先回到宿舍。出门还紧闭的宿舍大门被打开,连里屋会计室的门也开了,“不会是遭贼了吧?”富顺心里默念着,一边屏住呼吸,一边提了铁锹往会计室挪去。他靠着虚掩的门,探入半个脑袋:小床上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男人吓得他说不出话来。富顺赶紧转身准备去叫人,却被一个孱弱的声音给叫住了——

    “顺儿?!”声音是如此微弱却又熟悉,如此无力却又亲切。

    “干爹……哦,叔叔?!”富顺停住了脚步,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这一刻,他连转过身的勇气都没有。这个善良的男人,是富顺在江云最亲切的人,那几个月的照顾,给了富顺在人世间最温暖的爱。而今躺在床上的他,到底经历了多少苦难,内心遭受了多大的折磨啊?富顺并不能体会,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让这个男人彻底垮掉了!

    “叔叔……”富顺还是强忍着泪水转身扑向了那个男人身边,“叔叔,你到底去哪里了?”富顺的泪水夺眶而出,趴在这个脏兮兮的男人身边,曾经炯炯有神的鹰眼深深陷入了眼眶,被一摞长长的头发遮住了眼角,变得暗淡无光,啊,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和失望?

    刘永翰看了一眼富顺,把头转向靠墙的一边,泪水已经染湿了枕头。失去爱人和孩子的痛苦,瞬间被谎言带来的愤怒侵占,这个曾以为是亲身骨肉的孩子,在最单纯的年华里,却利欲熏心,为了达到目的竟然不择手段地散播谎言。对他刘永翰来说,这不仅是一种痛苦,并且是一种愚昧,一种悲哀!

    从荒原到田野,从河流到山坡,从农村到城市……这一个月来,他漫无目的地游荡着,而灵魂早已不在躯体。直到那奔流不息的长江出现在他面前,他才勉强找到回家的路。在痛彻心扉之后,他想过一万种原谅这两个孩子的理由,可是,谁又去原谅他这么多年的一错再错——这显然很不符合逻辑,可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又怎么会有逻辑呢?

    “刘富顺,你去把杨桂英给我叫过来!”明显瘦削了许多的刘永翰突然坐起来,朝着富顺怒吼。

    正准备去厨房的富顺被吓得愣住了。这是刘永翰第一次直呼其名,并且带着如此愤怒的语气。他本想先去厨房找来一些吃的,等叔叔稍微平息了一些再叫桂英姐过来道歉。“嗯,叔叔,你躺着,我马上去喊!”

    富顺出去之后,刘永翰又靠在床头,一个多月的饥寒交迫已经支撑不住这个七尺男儿了。他该怎么办?就在刚刚看到富顺的那一刻起,内心明明已经原谅了那个无辜的孩子,失落的灵魂似乎也因为孩子纯洁的眼睛而找到了回家的路。他多想抱着富顺痛哭一场,告诉他这十多年来的点点滴滴,告诉他这一路走来的坎坷崎岖。

    桂英颤抖地走在富顺的后边,手里端着一碗刚刚热好的大米粥,怯弱地来到床跟前。“刘……叔叔,对不起,我……我……”

    “放那里……你走吧!”刘永翰干裂的嘴唇里传出平静的声音。

    “叔叔,你先喝点稀饭!”富顺把稀饭接过来,俯下身子准备喂给刘永翰吃。

    刘永翰接过碗来,这是他做梦都想喝一口的热稀饭。他埋着头一口气喝掉半碗,然后抬起头看着脸色发紫的桂英,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农村来的女娃娃,怎么会这般满腹心机?一定是张海奎那个王八蛋,在这码头上能够清楚知道他和马兰花的只有张海奎。

    “杨桂英,你走吧!”刘永翰重复着刚刚的话,并没有理会一旁的富顺。

    “好,叔,那你先喝稀饭,我和桂英姐再出去给你搞点菜来,等你休息好了我再跟你讲这个月的账。”富顺拉着桂英往外走,他完全能理解叔叔的此刻的心情。

    “顺儿,你坐这里!”刘永翰拍了拍床沿,把剩下的半碗稀饭倒进了肚子里。

    富顺只好再回到床边,朝桂英姐使了个眼神,桂英揣摩着那句“你走吧”,怯生生地退了出去。她宁愿刘永翰痛骂她一顿,甚至打她一顿也行。这一句“你走吧”算是什么意思?是让我离开那个屋子还是离开这个码头、离开江云?可是为什么又让富顺又留了下来?他不会是要拆散这两个同病相怜的孩子吧?

    “那个杨桂英到底是你什么人?”刘永翰终于在大米粥里找到了一点能量,声音也变得洪亮了一些。

    “她是……我姐!”

    “你们还要哄我是不是?你这个时候了你还要扯把子(撒谎)?”

    紧张的富顺突然变得轻松起来,现在终于有机会去讲述清楚自己的身世了,那些憋在心里的话吐出来是那样如释重负,没有一丝丝谎言,没有一丝丝的杂质。包括烂泥沟的两个妈妈,包括杨家湾的残疾养父,包括对亲情的无限向往,包括对养育之恩的无限感激,还有杨桂英那个破碎的家庭……

    刘永翰再次泛起了热泪,这是一个多么坚强的孩子啊!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怀揣着那个温暖的梦,尽管那个梦是那么的幼稚,甚至明明有些背道而驰。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对养父母一家还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刘永翰不忍心去拆穿富顺那个梦,至少,这个还没长大的孩子还有那么一个梦,他多害怕梦醒来呀!就像现在的自己,一切都失去了,一切都回不到梦里了!

    “顺儿,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刘永翰没有发表任何看法,而是真挚地描绘着自己经历的一切,他并不是想要告诉富顺自己有多么惨烈,可又多么想要得到这个孩子的同情!

    富顺的双眼变得朦胧起来,眼前这个模模糊糊的男人变得更加高大。比起刘永翰的不幸,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呀,在这个世上还有几个亲人,还有那么多爱着自己的人!

    “叔,我……我可以再在码头陪陪你吗?”富顺找焦急地揉着双手,只恨自己笨拙的嘴不到任何安慰的话来。

    “我再想想吧,顺儿,你让杨桂英先离开这里吧!我不想再看到她!”刘永翰再次心痛起来,或许他已经没有能力和勇气去改变任何人,当下要做的,只是找回真正的自己,不为别的,只为眼前这个依然亲切的孩子!

    “叔,桂英姐她……”

    “你不要再说了,你也最好离她远点!”

    “可是……”

    “没得啥子可是的,从账上拿钱给他买车票!你去吧,我今晚就在这里睡。”

    富顺从会计室走出来,刚刚卸下的重负又压在了身上……

    --------

    淑芬娘按照淑芬的配方饲养小猪崽,她家猪圈的小猪开始疯长;梨树的新芽变成了翠绿的叶子,嫩黄的枝条窜高了一大截;人命湾的人民水库彻底取代了垮塌的石河堰,哗啦啦的水流奔向了杨家湾的农田;猫儿山和砚台山上的山花谢了又开,野生的蜜蜂在花间乱舞……

    让淑芬有些懊恼的是她的薄膜育稻实验失败,再次引来了一阵冷嘲热讽。可这并不影响淑芬大干农业的激情,那嘹亮的山歌回荡在山谷里,告别了幼稚的童声,成熟而清脆的声音已经引来了小伙子们的阵阵骚动。

    谢国强在老丈人家耕了一整天田,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谢家大院一角的斜房屋,一跟头倒在床上。

    “国强,你吃饭没得?”正在奶孩子的淑芳关切地问道。

    “吃个铲铲,你们家那门逑多田,老子不累死,你屋里牛都要遭累死!”

    “哦,那我去给你做点饭!”淑芳把刚刚睡着的小海棠放在竹摇篮里,朝厨房去了。

    淑芳下了一碗面条端到了床边,看着呼呼大睡的国强,轻轻晃了晃,这个满身泥巴的男人转过来给了她一巴掌,“老子睡个觉都睡不清净!”吓得一旁的小海棠哇哇大哭。

    泪水划过火辣辣的脸,淑芳抱起孩子哭着出了门。那双抡大锤的手,毫不控制的力量已经好多次在她的脸上留下巴掌印。

    她紧紧地抱着孩子坐在院子里,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可怜的小海棠似乎知道妈妈的伤心事,停止了哭泣,小手轻轻地在妈妈的脸上滑动。淑芳感受着小家伙温暖的双手,更加泪如泉涌了。

    淑芳知道,这一切都源于何医生对他们的叮嘱。因为手术,何医生说他们夫妻两年不能同房。谢国强熬不过这一天天的寂寞,一次又一次地想要冲破那道屏障。可是任他软泡硬磨,甚至拳打脚踢,淑芳都紧紧地抱着孩子捍卫着,甚至好多次和孩子一起住进了柴房的草堆里。

    我们可爱的小海棠多么的不幸呀!那柴房里可恶的老鼠竟然偷偷地咬破了婴儿的鼻梁,流血不止的小家伙哭得连声都没了。何医生包扎了之后,把这两个年轻人骂了一通。那道可能一辈子停留在小海棠鼻子上的伤痕,让谢国强收敛了一段时间。

    淑芬看看天上的星星,再借着朦胧的月光看看怀里孩子,多么俊俏的小脸蛋儿呀,每一次的伤痛,都会随着小海棠的一个微笑慢慢消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