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章 黄梨苗
    淑芬一家和往年一样平平淡淡度过了春节。富顺的回信让他们继续在失落中找到希望,那个倔强的孩子已经被外面的“花花世界”吸引,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会忘记这里还有一个短暂的家;不过如果真有机会去学校学习,那将是多么幸运呀!杨泽贵把那半年来的一封封信连起来看了一遍,连同杨泽进带回的消息,几乎可以肯定刘永翰并不是富顺的亲生父亲。他非常感激这个世上有像刘永翰还有李翔这样的好人,让他流浪的孩子可以得到爱的庇护。

    正月的清闲总是短暂的,春天的脚步突然加速,春姑娘给整个大地披上了花衣裳,小燕子用它灵巧的剪刀裁剪出二月的细叶,温柔的风妈妈轻轻抚摸着石桥河边的绿丝绦,河水因为电站的大坝修筑水位不断上涨,杨家湾的浅草也没过了老黄牛的悬蹄,离乱的桃花、带雨的梨花、暗香的杏花……灾难的创伤被大自然的万紫千红掩盖,新的一年呈现出生机盎然的气象。

    随着这年一号文件的下发和落实,农村走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农工商综合经营的道路被确立。陵江地区尤其是嘉苍县的农业政策执行有力,通过几年推行的成效来看,包产到户贯彻彻底,联产承包责任制深受欢迎,除个别灾区外,粮食产量都实现了大幅增加。泥腿子们更加大胆地放开手脚,农村的广阔天地里一片欢歌,勤劳的双手正在编织着幸福的生活。

    杨淑芬的果园已经呈现出绿莹莹的一片,初春刚刚种下的梨苗已经长出了新芽,偶尔绽开的一两朵小白花已经被掐掉。聂仁昊信守承诺,从栽种到施肥、培育,都给予了全程技术支持。

    淑芬的斗争取得初步胜利,左邻右舍的冷嘲热讽和父母的唉声叹气总算被春忙给冲淡。

    淑芬栽种果木的想法一提出,杨泽贵就表示反对。根据淑芬提供的株距,二百株梨树最少需要一亩地,并且果树对土壤的要求又很高。自家一共也就八亩地,在房前屋后的也就两亩不到,还有一大部分已经种上了桑树,其他田地都离家很远,不管栽种什么成本都会大增。要是附近稻麦高产的田地都用来种了果树,那水稻和小麦种哪儿去?粮食一旦减产,除去公粮,一家人拿什么吃饭?

    胳膊拗不过大腿,淑芬治好乘船去了林木乡搬来救兵。“聂果仁”给老会计算了一笔经济账,并且拍着胸脯保证果树三年带来收益,五年盈利翻翻。

    杨泽贵压根儿就不相信!这个年纪不大的书记,一定还沉浸在十多年前的“卫星”里。那梨树能三年挂了果?“桃三杏四梨五年”的老话谁不晓得,怕真是蒙小孩子!杨泽贵指着门前竹林边那棵去年被风齐腰刮断的梨树,“聂书记,你看到没得,那棵树,十二年了,一年也结不了几颗麻梨子,你少蒙我,梨子树最难栽活,春天虫蛀树干,夏天蜂吃果子,还有个啥子收益?”

    “我的模范大哥呀,不是你想的那样子,干脆你去我那里看一下!”

    “不去,你回去吧,聂书记,劳慰你了,杨淑芬是个小娃娃,她和你订的合同不作数!”杨泽贵早就听说过这个“聂果仁”,也听淑芬聊起过这个人和他的良种果树,不过他实在难以想象梨树可以三年挂果的。再说,要去一趟林木,先要走两公里下坡路,到谢家坝的三岔河码头坐三个多小时船,他还真懒得去。

    “爹,去看下,反正大正月的也没得啥子事!”淑芬鼓动着,又开始描绘着林木那片迷人的仙境果园。

    “去啥子嘛,这个季节梨树都是干枝枝,莫得看法!”

    “杨会计,你呀,看看这个!”聂仁昊从皮包里拿出一份《陵江日报》递给杨泽贵,上边有一篇关于良种黄梨通讯报道,除了基本的种植介绍,还有收益经济账,并且配有梨树的图片,一株株不过人高的梨树上挂满了又大又圆的黄梨……

    杨泽贵有些动摇了,看着林木乡这个子不高的书记,再看看那篇文章的作者,正是眼前的聂仁昊。

    “聂书记,你的梨真的三年能结果?”

    “最多三年,一般你栽上第二年就能结果!”

    “好,今年我先试一下,淑芬,你那个合同不作数,我和聂书记重新签,先搞五十棵来栽起,明年要是能结果,我们就把这房前屋后的自留地都栽起!”

    “好!”聂仁昊看看嘟着嘴的淑芬,这也在预料之中,几年前在林木乡推广良种果树的时候,比这艰难得多。

    合同重新签订,淑芬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她有机会把学到的知识用到生产中来了,聂仁昊临走的时候鼓励她,说这五十株都很不简单了,在这到处都是坡坎的杨家湾,种树确实要比平坦一些的林木乡艰难得多,要是能够全部成活明年都挂果,他再送给淑芬五十株,分文不收。

    果木很快被到谢家坝的河边,国强抽空帮淑芬挑到了杨家湾,淑芬早就按照聂仁昊的要求打好窝子、培好土层,亲自一株一株地栽到地里。然后拍拍手,去帮着母亲育秧苗了。

    淑芬的生活殷实而充满乐趣,两年多的磨练让她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农民。但在她的日记里,她又不甘心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她想要做一个改变土地的“新时代”农民!她的书籍也在发生着巨大变化,那些诗歌小说被锁进了木箱子里,摆在桌子上的是富顺从江云寄来的种养殖方面的教材,她好庆幸自己还能读书识字,不至于像母亲那样连化肥袋上的字都不认识。

    可是,这些忙碌和辛苦并没有让她忘却那个穿着白大褂的何医生。有一天,何攀背着卫生箱从门口走过,杨泽贵叫住了他。正在挑水的淑芬愣住了,加速的心跳变得忐忑不安,她生怕父亲看到了自己的日记。直到听见父亲问的是假肢的事情,她才稍稍又平静一些。可是,何医生的一个微笑,马上让她刚刚安分一点的小心脏又开始万马奔腾。

    她用无数种方式去描写过何医生的微笑。白天是佛面的微风,夜晚是皎洁的明月,晴天是灿烂的阳光,雨天是挡雨的青伞;春天是满山的杜鹃,夏日是竹林的阴茵,秋天是飘雪香的桂花,冬天是洁白的雪花……细腻的感情世界、向往的理想世界和残酷的现实世界交错,小淑芬并没有因此而打乱生活的节奏,反而自如地应对着生活的各种磨砺。

    新的一年,巴山一隅的石桥还发生了一些变化:各个村都成立了党支部,淑芬的二伯杨泽华被任命为杨家湾村支部书记;好吃懒做的杨桂勇竟然突然发了横财,修建了大瓦房,从外村娶了个妖艳的婆娘;不过桂英的瞎子娘继续住在山洞里给人“算命治病”,只有到了晚上她儿媳妇去取算命钱的时候才送去一点儿米汤;小淑菲的成绩越来越好,期末考试考了全乡第一名,到了春季,在一个赶场天的石桥小学开学典礼上,乡中心校和各村小学的娃娃和家长们,都艳羡地看着她登上了领奖台;杨家湾村五队队长的儿子杨泽建却争气,第四次考初中都没有考上,回杨家湾当农民了;三岔河水电站沿河搬迁工作完成,大坝越筑越高,预计年底开始发电;淑芳每天背着小海棠下地干活儿,谢国强却开始莫名地发脾气,有时候还殴打淑芳……

    --------

    在江云码头主持大局的富顺终于等回了刘永翰。

    一个多月来,富顺并没有去纠正他是否真是“刀疤刘”亲生儿子的谣言,反而自如地和那些货运老板和手下的劳工们应对,只说是干爹去外地处理一些事务去了。过完春节回来的“棒棒”们对富顺的话深信不疑,并且他还想方设法和李狗子、罗麻子、张老三这三个分片的头头搞好关系,一切都有条不紊。只有原来每天无忧无虑的桂英变得少言寡语甚至丢三落四。

    当然,富顺在码头张罗的主意都是李伯伯出的。从正月初一初七,两个孩子跑遍了整个江云城都没有找到刘永翰,这才哭着去了李翔的家里。李翔听了事情的经过,怒吼了一声“糊涂”!他但又实在不好责备眼泪都哭干了的桂英,而是一边安排派出所找人,一边给富顺出了这个主意。

    正月初八就是码头开工的日子。“棒棒”们从附近的乡镇归来,一切都和去年一样,有些心虚的富顺每一天都要去李伯伯家求教,顺便让郑老师帮他把码头的盈利存起来。

    刘永翰拖着疲惫的身子倒在了会计室,深陷的眼睛找寻不到一点点希望,当揭开那一层迷雾,曾经的人和曾经的梦都成了一片空白,最后的希望都已经断掉,除了撕心裂肺的哭,就是肝肠寸断的痛!

    他去了一趟马家嘴。曾经怀过他孩子的马莲花确实早就出嫁了,只不过属于他们爱情的结晶已经被打掉,而今,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当刘永翰再次看到马莲花的时候,岁月已经在她臃肿的身躯上爬满了痕迹,一旁嗷嗷待哺的孩子使她不得不扔掉挥舞的锄头,跑过去掀起又脏有旧的衣襟给孩子哺乳。他只能选择悄悄地离开,因为村长说正在挽着袖子怒吼的那就是她现在的男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