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培训班(五)
    这一天恰好岔河逢集。一百多号人拥挤在院子里,除了培训的学员们,还有很多赶场的乡亲,来政府办事的人哪儿能错过这热闹场面。魏登寿终于昂起了头——淑芬喂养的猪崽从个头上已将超越了其他乡的——除了与聂仁昊领养的那一头不相上下。并且自己乡的另一头猪也并不逊色。

    除过林木和石桥打赌的两头猪,其余十头肚子都胀鼓鼓,明显是为了增加重量刚刚让这些畜生们饱餐了一顿,让人笑掉大牙的是岔河乡的两头猪,胀得都快站不起来了。作为东道主的岔河乡党委书记站在张副县长旁边,气的吹胡子瞪眼,脸都红到脖子根,恶狠狠地看着岔河的副乡长。

    地区畜牧站的师傅们再次来到了岔河,和乡畜牧站的工作人员一起见证这些农民喂猪的成果,用小本子记录着数据。工作人员先称过猪笼的重量,再把标好乡镇名称的猪篓提到跟前,把猪崽周身检查一遍,防止除开喂食以外的其他作弊可能。

    张副县长和梁主任、岔河的书记摆着空龙门阵,岔河的文书员搬来凳子几位领导坐下——这毫不影响他们观瞻这热闹的时刻,畜牧站的两个小伙子已经拿着秤杆子,站到了院子里的乒乓球台上,放开嗓门儿吆喝开了,观战的人们屏住呼吸,等待着这一锤定音。

    每个乡派出一个代表帮畜牧站的一个小伙子抬秤杆,另一个工作人员查看秤杆刻度,再找到领养时的重量,计算出这期间的长幅。

    “五龙乡一号,九十八斤八两……”工作人员和称猪代表一起反复校验刻度,十分谨慎地宣布结果。

    另一名工作人员迅速地计算结果,然后大声地宣布:“长了四十八斤陆两!”

    “五龙乡二号,九十七斤二两……长了四十陆斤四两!”

    数字一个接着一个地灌入在场人的耳朵里,时而是胜利的欢呼声,时而是沮丧的哀叹声。不管怎么样,学员们都为自己的成果自豪着,尽管每一天都在礼堂里坐着或者河边的田地里冻着,但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在精心呵护着这些小猪崽,那几十斤肉膘,比在老家喂出一头肥猪还值得骄傲。

    林木乡二号和石桥乡二号当然要放到最后。这两头并没有放进笼子的大家伙瞬间“化友为敌”,都用绳子拴着脖子,主人逮住绳子的另一头,两个平时散步都凑在一块儿讲悄悄话的“二师兄”,突然敌视着对方,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粗声。

    林木乡二号已经是一头纯白的架子猪,和一个多月前的小猪崽相比,它明显已经步入少年了,耳朵向上竖立着,仿佛胜利已经非它莫属。石桥乡二号像个害羞的小姑娘,白色的身子和脑袋上还缀着几朵小花儿,不过她对这闹哄哄的大场面有些惧怕,在一整乱窜无果之后,弄得主人都满头大汗,它才绝望地躺在淑芬旁边,有气无力地拱着地上的泥巴。

    “还有两头大家伙,到底是聂书记的‘小白’重呢,还是杨淑芬的‘小花’更胜一筹呢……”梁主任突然来了兴致,撇下副县长,大步登上了乒乓球台,吊起了大家的胃口。

    人群中突然又骚动起来,之前买马的赌注依然作数,可这个头差不多的两个,不过秤谁心里也没底,他们这个时候的紧张程度比刚刚称自己乡的猪有过之而无不及。

    淑芬偷偷地瞟了一眼“小白”,那个雄纠纠气昂昂的气势,让淑芬刚刚的热汗变成了一头冷汗,不知是自己紧张还是眼花,昨天看着还和“小花”差不多大的“小白”,怎么这会儿像长了很多似的。她可是和“聂果仁”讲好的,谁也不许作弊,中午还一起配的饲料和猪潲,不会刚刚我去座谈他作弊了吧?在看看趴在身旁的“小花”,居然耷拉着耳朵,悠闲地腆着肚子晒太阳。

    “你们两个谁先来呀?”梁主任亲自当起了公证人。

    淑芬一只手紧紧地握着绳子,另一只手慢慢地收缩着,绳子越来越短,“小花”的脖子可能被勒疼了,腾地一下子站起来,哄哄地往球台前边窜,淑芬再次被奔个趑趄。

    “杨淑芬,你让‘小花’先来?”

    “不……不……”淑芬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办,刚刚在会议室的不卑不亢变成了无话可说,只顾一个劲地往回拉绳子。一旁的聂仁昊见她实在拉不住,伸过手拉了一把,没想到自己的猪又跑了出去。不过他很快控制了局面。

    “我先来!”聂仁昊一只手揪住猪耳朵,另一只手顺势提溜起猪后腿,塞进了球台下的猪笼子里。

    淑芬惊魂未定,心跳不断加速,那“小白”明显已经快撑破笼子了,自己一定输了!她蹲下身子轻轻抚摸着刚刚情绪稳定的“小花”,头也不敢抬。

    “林木乡二号,五十七点陆……”梁主任顿了顿,“公斤!”故意卖起了关子,改变了计量单位,引来一阵唏嘘,继而是一整惊叹和欢呼。

    淑芬颤抖的双腿几乎快支不起整个身子了,但她又不得不面对这个残酷的结局,她有些后悔自己那个赌注了——尽管她早已做好了输的准备,新买了一个笔记本摘抄了一遍自己的笔记——她本打算自己输了就把摘抄的本子给聂书记。可是她又多么喜欢聂书记兜里的那只钢笔呀,那天借来写的时候觉得字迹都变得清秀多了!而现在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输了,她看了看满嘴泥巴的小花,突然忘记了这场赌博,这个时候,她多么不舍呀,因为一旦上秤,小花就将和她分别。将近两个月的悉心照料和无微不至,她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可能这份感情,不亚于和杨家湾的那头老黄牛吧!

    不过任何不舍都无济于事,因为魏乡长已经帮她把“小花”带到了笼子里。淑芬红着眼睛,在笼子挂上秤钩的那一刻,突然跑开了!

    “石桥乡二号,一百一十五斤三两!”梁主任洪亮的声音还是传到了淑芬的耳朵里,她不停地在脑海里换算着“公斤”和“斤”这两个计量单位,“哈哈,我赢了!我的‘小花’重一两!”淑芬从院子一角的女厕里面冲出来,眼里眨着剔透的热泪!

    石桥乡的村民和少数赌淑芬赢的其他农民欢呼了起来,为荣誉而战的“小花”终于发出了“叽啦……”的叫唤声!多数人都一阵叹息,准备就此散去。

    “恭喜杨淑芬呀!”聂仁昊微笑地看着跑过来的淑芬,从衣服兜里取下那支精美的钢笔,“来,愿赌服输!”

    “等等……还没报着两头猪领养的时候有多重呢!比的是猪长了多少斤,又不是现在哪个重!”林木乡的副乡长发现了这里的漏洞,赶紧站出来“力挽狂澜”。聂仁昊扭过头,有些生气地把他瞪了一眼。

    淑芬的兴奋顿时被冷却,刚刚小众的欢呼也戛然而止,那个提议让散去的人又都挪回了脚步,紧张的神经再次被绷紧!

    聂仁昊朝梁主任递了个眼神,梁主任十分为难地看着大家,那边买马的组织者,已经在将赢来的饭票又退回给了那一窝蜂“赌徒”。

    “对,赌的是长了多少斤?快,那个饲养员,念出来呀!”一个急迫的声音从人群里发出,让刚刚还计算飞快的工作人员慌了手脚,着急忙慌地翻阅着之前的记录,又为难地看着梁主任,再看看聂仁昊。

    “你搞快点儿念呀,刚刚还像个男家,这哈儿成了婆娘了?”

    梁主任点点头,饲养员这才小声地宣布:“林木乡二号,领养的时候四十陆斤二两,长了陆十九斤;石桥乡二号,领养的时候四十陆斤四两,长了陆十八斤九两……”

    局势瞬间转变,刚刚的欢呼雀跃的“小众”偃旗息鼓,另一波“大多数”重振旗鼓,叫嚷着找庄家分饭票去了!

    刚要接过钢笔的淑芬终于止不住眼泪——天真的小孩子哇地哭了起来。昨晚想好的几十种接受失败的方式被全部击溃,她不敢抬起头看聂书记,刚刚她歪着头、背着手的胜利者模样让她无地自容,蹲在地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聂仁昊也跟着蹲了下来,他并没有想过要赢这个小姑娘,早就决定把那支钢笔送给淑芬,今天中午不但没有喂猪,还在下午的时候偷偷地喂了“小花”一顿。他知道眼前这个小家伙强烈的自尊心,非常后悔自己之前的那次“打赌”,他只想找一种体面的方式,让这个小孩子能够欣喜地接受。

    “杨淑芬,你没有输。你想想,你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我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怎么比?主体就不公平!”

    “呜呜……”淑芬仍然一个劲地哭。聂仁昊突然有些不高兴了,“杨淑芬,你在这样我真看不起你了哈,你忘了当初你说的‘君子一样,驷马难追’了?当然你是个女娃娃,也谈不上啥子君子!”

    这话激怒了淑芬,突然抬起头抹了抹眼泪,有些抽泣地说道:“我啥子不是君子,哼,输就输,拿去!”淑芬把手里的本子丢给聂书记,撒腿就跑!

    聂仁昊翻阅了封面崭新的笔记本,这明显不是开始印着的“主席语录”的那一本,看着工整的笔记,这才冲着张副县长微笑着点了点头。

    --------

    在主席台上,淑芬还得到了一个意外的奖品——一支全新的派克钢笔。她看着主席台右侧的聂书记,想起了昨晚的另一个“打赌”——

    聂仁昊低价卖给淑芬二百株果苗,林木乡也栽种同样的果苗二百株。开春的时候无偿做技术指导,一年之后赌成活率,两年之后赌挂果率。淑芬脖子一扭,照例留下一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