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郑老师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

    冬天的夜变得漫长起来、寒冷起来,长江之滨更甚。凛冽的江风漫无目的地游荡,几棵光秃秃的梧桐在寒风中战栗,枝桠像魔鬼的爪牙乱舞,乌鸦的空巢摇摇欲坠,孵化的蛋壳被落在地。码头上的船只却并不渐少,即将到来的春节让天南海北的年货在这里汇集,然后再散去。

    富顺裹了裹新买的棉衣,耳垂的冻疮让他把脖子缩到了衣领里,倘若是在杨家湾,这个季节还不至于让他哆嗦。要赶紧去码头,他宁愿用扁担挑起那沉重的货物,出一身热汗来驱散这可怕的寒冷。可他看到那一大船沉重的大木箱子,又有些退缩——毕竟那一身热汗随后就会变成冷汗,就算是换一身衣服,到了半夜也会背脊骨发凉。

    “顺儿,你咋出来了?都说了今晚你不用来!”正在和货运老板交涉的刘永翰看到这个拿着扁担、瑟瑟发抖的孩子,赶紧招呼他躲船里去。

    “干爹,我一个人也无聊,来搬点货算了!”

    “书看完了?”

    “额,好几个地方看不懂!”

    “哦,没得事,我觉得,你基础还是差了些,不行还是去郑老师那个学校学习一下?!”

    “哦!”富顺照例不走心地应和着。“狗子哥,我给你挑货?!”这是东边码头的地盘,当然要征得李狗子同意。

    “挑呗,你干爹又不少你工钱!”李狗子看看在给老板发烟的刘永翰,笑眯眯地蹭过去,把烟盒里最后一根给掏了来。

    “刀疤刘”瞪了他一眼,“滚开去!老子……”

    “嘿!嘿!不带脏字的哈!我们都……”李狗子话还没说完,屁股挨了一脚,把纸烟别耳朵上卸货去了!

    富顺挑两箱子货物似乎有些吃力,毕竟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干重活儿了,所以他决定第二趟只扛一箱算了。

    “富顺,你干爹说你要去念书了?”强壮的李狗子,挑着一担货物攀爬这陡石梯,就跟如履平地一样!

    “狗子哥,你哪门也开起我玩笑来了!”富顺嘴里吐着白汽,注意着脚下的梯子,生怕一步没有踩稳。

    “开啥子玩笑!你要真念了书,当了干部,可不能忘了咱们兄弟些呀!”看样子李狗子真的没开玩笑,放缓了脚步,还往富顺这边靠了靠,腾出手来帮富顺使点力。

    “谢谢你,狗子哥……”

    “哈哈,这下我真要跟你开个玩笑了——你婆娘来了,富顺!”

    李狗子说的是杨桂英,正站在石阶顶头的马路边上,俯下身子看这个步履蹒跚的“棒棒”是不是富顺,在确定了之后,三步并作两步跑了下来。“富顺,我说你不在会计室去哪儿了呢?”桂英一边说一边帮着富顺把大木箱子往上托了托。

    健步如飞的李狗子一溜烟就不见了踪迹。

    “富顺,你去读书的事情确定了?”

    “没,还没想好!”

    “码头都传开了,说你过完年就要去上学了!”没上过学的桂英内心和富顺一样矛盾,她宁愿富顺别去上学。自己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要真是富顺去上了大学,成了吃供应粮的干部或者工人,自己怎么配得上呀?还不如就在这码头上当个小会计,不愁吃穿就行了!

    富顺也在反复地思索这个问题,甚至专门为此给淑芬写过信。他再次萌生上学的念头源于半个月前去了一趟李翔伯伯的家里。

    半个月前周末,码头的一切事宜安排妥当之后,刘永翰带着富顺到李翔的家里去拜访。

    “哎呀,老刘,我是怎么说你的?搞完了封建主义,又要搞资本主义?我答应让你带小鬼来家里耍,哪个还兴提这些东西,先说好,一会儿拿回去,要不这门我都不让你进!”李翔看到“刀疤刘”整的这又是烟又是酒的,不禁怒由心生,还真把客人拦在了门外。

    “好好好,我们清廉的老所长!”刘永翰实在是无奈,只好先应承了,带着孩子进了干净整洁的屋子里。

    李翔的爱人郑云霞看到来了客人,高兴得不得了,又是端茶倒水,又是瓜子水果的往外捧。富顺第一次到城里人的家里头,好奇地东张西望,直到李伯伯关好门过来招呼他坐下,他才靠着叔叔在木沙发边上坐了下来。

    “来,介绍一下,这是内人郑云霞,江云建工学校的老师。云霞,这个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码头上的父子俩——刘永翰和刘富顺!”李翔抬起一杯水,站在客厅中央。

    “郑伯娘好!”富顺羞涩地打着招呼,声音低得可能只有自己才能听到。

    “大点声嘛!娃儿有些内向,郑大姐,莫见怪哈!”刘永翰批评了富顺之后,赶紧补充。

    “不要紧的,你们聊,我去弄点儿饭!”郑大姐口音是北方人,看到家里来了客人高兴得不得了,家里就老两口子,儿子在前线当兵,正愁到了周末家里冷清清的呢!

    “不整了,大姐,我们坐一下就走。一来是感谢一下老李哥,要不我现在还在牢里蹲着,桂英那姑娘也就没命了;二来……二来我是听说大姐是教建筑学的老师,想带娃娃来拜会一下!”

    “刘兄弟,你说的那第一个就是他人民警察该做的,不存在感谢不感谢,”郑老师对着李翔笑了笑,又看看害羞得低着头的富顺,“富顺是吧?我听老李提起过,你是打算让他上技校呀?”

    “云霞,你们聊,我去做饭!”老李一边说着一边从墙上取下围裙,往厨房去了。

    “真不了,老李哥,”刘永翰站起来看到李翔做了一个坐下的手势,又坐下来对郑老师说,“也不晓得能不能上?娃儿倒是对建筑方面感兴趣得很!”

    “他有初中毕业证吗?”郑云霞并不是很了解眼前的这个孩子,更何况上技校也需要初中文凭,并且要通过考试录用。

    刘永翰看了看把头埋得更低了的富顺,有些难为情地说道:“娃娃一天学没上过?”

    “一天学没上过?”郑云霞面露惊色,继而变得有些不高兴,“如果是想混个文凭,基本上不可能,现在都是正规考试录取!”

    “不是,不是,大姐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怪我没说清楚。小娃儿农村来的,家庭条件不好,确实没有上过学,不过娃娃可能在建筑方面有些天赋,自学了些几何和物理知识,我看他每天摆弄些建筑模型,我就想……”刘永翰说得非常谦虚,确切地说,富顺已经自学了很多大学水平的建筑知识了!

    “那你们还是想走捷径?!”郑老师捋了捋她的短发,递给富顺一个刚刚剥好的橘子,“小伙子,吃水果!”

    富顺抬起头,有些颤抖地接过橘子,“谢谢伯娘!”

    “小富顺,你一天学没上过怎么自学呀?好多字都不认识吧?”

    “嗯,有一些不认得,大多数都还是认识的,并且……并且我看的那些书主要还是数字、图和公式,不需要认识太多的字!”富顺还是小声得像蚊子嗡嗡叫。

    急得一旁的“刀疤刘”眉毛眼睛皱成了一团,大声地吼了一声:“大点声!”吓得富顺一哆嗦,连在厨房切菜的李翔都探出了头。

    “别吼娃娃,听得清。你说公式?那些字母还有符号你都认识吗?”

    “不认识,读不出来,我就自己给它们起名字,反正我就记住它什么意思就行了,比如‘站着的蚯蚓’,它表示积分,还有‘直线左耳朵’,它表示求和……”富顺说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声音突然响亮了许多。

    “等等,等等,”郑云霞思考着富顺嘴里的‘蚯蚓’和‘耳朵’,“哦,你说的是‘∫’和‘∑’!”郑老师改变了刚刚所有的看法,他根本不相信这孩子没上过学,要知道这些代数符号都是高中以上的数学课本里才会出现呀!

    “富顺,你真的一天学都没上过吗?”郑云霞干脆抛出自己的疑问。

    “没上过,所里的民警去他老家调查过,”刚刚炒好一个菜的李翔往惭怍端菜,听到云霞的问题,赶紧“如实交代”。

    “富顺,你平时都看些什么书?”云霞的语气变得越来越温和,就像一个慈祥的母亲。

    “之前我看的都是些几何方面的书,后来又看了些物理力学那些书,到了江云买了些……哦……”富顺干脆从他的帆布挎包里面拿出好几本书来,都是些建筑学方面的,有什么《建筑设计概论》《建筑测绘》《建筑构造设计》……六七本厚厚的书一大摞,看得郑云霞目瞪口呆。

    郑云霞翻了翻这些大学生的教材,到处都是些诸如“站着的蚯蚓”之类的标注,偶尔还夹杂着一张手绘的图纸,郑老师已经从难以置信变为不置可否了,她看着这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脑子里蹦出两个字——“天才”!

    “你看这些书花了多长时间?”

    “半年不到吧,也只是中午和半夜看!”

    “半年?这是大学建筑系几乎四年的专业教材……能看懂多少?”

    “大部分都不太懂,但是我很喜欢这些书,我好想看懂啊,可是……”孩子的脸上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是啊,即使是天才,那也需要引导呀!

    “你先不要上升到那么高的高度,毕竟你那些书对数学和力学的要求都很高。我拿几本书给你,可能要简单一点,看不懂你再来问我!”郑老师完全理解富顺的苦恼,如果他能完全看懂或者看懂一大半,那就不只是天才,简直是异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