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木拐杖
    七叔家的“家常便饭”异常丰盛。可杨泽贵父女却没吃了几口,倒是巧儿高兴得不得了,把一桌子十来个菜尝了个遍,得出的结论是外婆炒的菜比妈妈炒的好吃。逗得退休在家的陈老太太乐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儿地给宝贝外孙女夹菜!

    不好意思动筷子的杨老四喝了不少酒。任谁也劝不了县长大人,五粮液是一杯接着一杯。从模范到农民,从亲家到贵客,都有县长说的。杨会计昔日在大队的风采不见了,举着杯子不住地说着“感谢”,然后把酒往肚子里倒!

    酒绝对是好酒,可是杨老四喝的不自在,这要是十年前在石桥公社,别说你县长,就是地区的大领导来了,他也能接了招。可而今不一样了,自己不过是一介草民,更何况眼前的县长大人还是自家的亲戚,七弟的岳父兼顶头上司。不管是父母官,还是七弟的领导,说“感谢”总归是没错的!

    吃饭的时间并不长,但对淑芬来说确是煎熬,七叔偶尔给她夹点菜,她埋着头刨了一小碗白米饭,看着墙壁上的《八骏图》,好想变成那奔腾的骏马,连夜疾驰到砚台山下!

    “四哥,我们出去走走吧?我带你看看这小山城的夜景!”老幺早就看出来了四哥的不自在,在岳父酒足饭饱之后赶紧解围。

    “额,走嘛!”杨泽贵也想和七弟谈谈,转身去拿靠墙的拐杖。只见巧儿把木拐拿到了一边,放在地上做成了“木桥”,正在上边踩来踩去。

    “明秀,摇个电话,你叫你们医院送个轮椅过来,你四哥出去方便!”陈县长吩咐正在收拾碗筷的女儿!

    “不用,我……不出去了!”杨泽贵看了看玩儿得正欢的小姑娘,不知道如何是好。

    回过神来的淑芬突然起身,走到了小姑娘身边。“巧儿妹妹,这个是四伯的拐杖,我们要出去一趟,麻烦你还给我们!”

    “什么拐杖?这是我刚刚搭好的木桥,不给!”小巧儿根本就没搭理这个堂姐,继续在拐杖的空子里跳来跳去。

    淑芬看了看正在剔牙的县长,仿佛在纵容自己的外孙女儿欺凌一个残疾人,上午在主席台上的高大形象荡然无存。

    淑芬有些恼怒。“这是别人的腿,哪有拿人腿来搭桥的,难道你是……”淑芬把话咽了回来,她本来想说“苏妲己”的,可她马上又觉得,对这么一个小孩子说这些她也听不懂,毕竟她还是七叔的女儿,县长的外孙女儿!淑芬一把拾起拐杖递给还在跟县长说话的父亲!

    小姑娘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杨泽贵狠狠地瞪了淑芬一眼,单着腿跳跃过去,把拐杖放回原处,然后再跳回来坐下。巧儿看到单腿跳跃的四伯,突然破涕为笑,嘴里不断重复着“断腿的大公鸡!”

    刚从卧室换了衣服出来的杨泽进出来看到这一幕,火冒三丈,一把夺过拐杖,给了女儿两耳光,把木拐递给四哥。

    “走吧,四哥,小娃儿,不懂事,你不要冒火哈!”杨泽进十分愧疚地扶起四哥,拉着淑芬的手往外走。“爸,我们出去走走,一会儿就回来!”

    正在厨房忙活的外婆出来抱起大哭的巧儿,咒骂着她“不懂事”的女婿……

    “刚才……”杨泽贵想为刚刚的“过错”给七弟道歉!

    “刚才是巧儿不对,小孩子家家,都是外公外婆惯的!哎,要是能有淑芬这么懂事就好了!”

    “巧儿还小嘛,七叔!”淑芬赶紧补充道,尽管心里还很难受。

    “老幺,我是怕你为难……”

    “没得事,过下就好了!晚上冷,不逛了,明天周末,我陪你们逛吧,我们去招待所……”

    “不是在你家住吗?你下午还说明秀床都收拾好了……”

    “不了,就住招待所,我送你们过去!”

    政府招待所并不远,出了大院几百米就到了。杨泽进给四哥和淑芬开了两个房间,到四哥的屋里坐了下来。

    杨泽贵看着这个当了干部的弟弟,有太多的话竟然不知道从何说起。“老幺,爹明天烧七,我们一路回去嘛?”

    “回去不成,明天还有些事情!”

    “你刚才不是还说周末吗?还有,你不是负责修电站吗?怎么这么久没回去了?”

    “哦,明天下午还要开会!水电站的事情换其他人来管了!”

    “我听罗乡长说你要提拔了?”

    “嗯……”

    “做啥子嘛?”

    “水利局!”

    “局长?”

    “嗯!”

    “好,是个好事,老幺呀,你几个当哥的都没得出息,你算是争了气,好好干,烧不了七,爹也不得怪你!”

    “四哥,我……哎……”杨泽进一肚子苦水,但他不能全倒给四哥听。

    “我晓得你在乎别人的说法。这个很正常呀,你有个当县长的老丈,谁都会议论。那你更要努力,更要把工作干好,做出成绩,用真本事去堵闲言碎语。还有你自己的言行举止,不能因为我们来了就去坐县长的车,我们是农民,你是干部。干部不能因为农民亲戚就坏了作风,也不能因为有了县长老丈就投机倒把!”杨泽贵终于还是把想说的话言简意赅地表达了出来,他是真希望七弟能听进去,尽管最后一个“投机倒把”的成语用得不是很贴切。

    “嗯,我晓得,四哥!到水利局也和上次回来抗洪救灾有关,我本身学的专业也和水利沾点边。还有,我老丈他……他转县委书记了,我在县委工作也不太方便!”杨泽进不愿意和家人说起自己的工作和这大院里复杂的人际关系,可是在他最敬重的四哥面前,他还是提及了一些。

    “哦!”杨泽贵简单地应和了一生,一边沉思,一边脱掉衣服钻被窝里去。

    杨泽进看着眼前这个鸠形鹄面的男人。未到不惑之年,可却比五十多岁的大哥还要苍老,稀稀疏疏的白发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凸出的颧骨让深陷的眼眶更加嶙峋。那件明显偏大的中山服披在的骨瘦如柴身躯上,胳肢窝的位置已经被木拐磨破了好几层补丁。

    杨泽进心里说不尽的酸楚。老巫师总说,娘在最困难的时候撒下你们走了,本打算把最小的泽进抱养给别人,可你四哥不让,说我养不活他来养。从记事的时候开始,四哥就无微不至地关怀着自己,虽说上学的钱几个哥哥出,可学费和生活费四哥至少出了一半。自己结婚那年,当会计的四哥把过年分的猪肉和粮食全部拿了出来,硬是把城里的明秀娶得风风光光。后来四哥砸断腿在行署医院住院,自己刚刚参加工作,到处搞“大会战”,连看都没去看一眼……

    杨泽进拿过四哥的“另一条腿”——这是父亲身前打的木拐。酒杯粗的青杆树从中间划开,底部留出十来公分,用铁箍箍紧,再用钢丝加固,中间的手柄用结实的柏木连接划破的两边儿树干,上方再用一块儿木头连接,这样的一个封口倒A型的木拐就做成了。而今的这只木拐,手柄和支架的位置已经被磨得光滑并凹陷了一两公分,原本厚厚的铁箍下部已经就剩一层薄皮了——杨泽进看着这条四哥杵了不到三年的“新拐”,猜测着四哥用这条“腿”走了多少公里路程、支撑了多少斤粮食?

    “四哥,现在医疗发达了,我让明秀联系一下地区骨科医院,给你接个假肢吧?”老幺拉过被子,盖住四哥的断腿,他知道轮椅对杨家湾爬坡上坎的农民来说,实在是一点用处没有。

    “算了,我听何医生说过,那个东西不光花钱,关键是在地里不方便,我这木架子,就算它陷泥巴里头我坐那儿都能拔出来!”

    “哦,我再去了解一下吧!”杨泽进说着也脱了鞋把腿放到被窝里头去,“我让明秀在地区给你订了一副铁拐,明天我给你送班车上!”

    “好嘛!劳慰明秀了!”杨拝子感激不尽,别看那木拐简单,可真能做好用上三年不坏的,现在在石桥已经找不到这么个人了!

    “莫说那些!四哥,富顺在江云没啥子事!那是个公粮贪污案,现在全省都在抓,我们前天还专门学习了。对了,上次你托我打听的码头上那个人已经打听到了……”

    “是不是同一个?”

    “应该不是,还说不清楚,名字不一致,不过他也有在这边的‘知青’经历……”杨泽进把他所了解到的全部告诉四哥,然后转过话题:“下个月有一个农技培训班,地区农校的老师来讲,在岔河片区搞,我请罗乡长给淑芬报了名,这段时间也不忙,喊她去学习一下,现在提倡农村经济开放搞活,我看是个好兆头。淑芬这女子脑袋瓜机灵,说不定还能真能在‘农村的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

    “好!”杨泽贵也变得激动起来,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兄弟二人又畅谈了半宿,从县里的经济改革到全面推行的联产承包,从国家的大政方针到首都的人事变动,一个山村里的农民和一个小县城的干部,谈论着家事国事天下事,然后在一张床上呼呼睡去……

    淑芬第一次住招待所,不知是换了新的环境还是因为兴奋,一直睡不着。她想到晚上在七叔家的那一幕又一幕,由兴奋变为愤怒,对城里和城里干部的好感骤降,她想,还是做个安分的乡下人吧,至少在杨家湾,还没有人会那么看不起父亲……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