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 > 家中谁寄锦书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章 谢家坝
    谢家大院绝对是大户人家的庭院。川东北典型的三合院构造,正房坐南朝北,中间是供奉“天地君亲师”神龛的堂屋,东西厢房各两间,是老人和长子的卧室还有蚕室、储物间;厢房转角再向南北延伸各五间,也分东西堂屋和斜室;在各自北面有分别修有厨房、猪牛圈还有茅房,这些都不能算作房屋的间数。

    三面的土墙房合围形成一个见方的院子,石板铺就的院坝里还晒着小麦和油菜籽;东、西、南各有三阶石梯连接阶檐,阶檐也铺上了石板,东西两边放着各家的农具——犁头呀、磨耙呀、簸箕呀、箩篼呀、风车呀;阶檐上有六根大大的柏木柱子撑住屋檐,木柱下边是石匠祖祖辈辈雕琢的石刻,有“梅兰竹菊”,有“喜上眉梢”,有“招财进宝”,有“貔貅镇宅”;木质结构的榫卯紧紧地连接着大梁、柱脚、椽子和连檐,屋檐下的木雕花精美而充满诗意;正堂屋的门槛足有二尺多高,门槛两头的齐门凳光滑平整,左边刻着是芙蓉围绕的“福”字,右边是寿桃环抱的“寿”字;屋顶是俯仰覆盖的青瓦,从屋脊到屋檐,一线到底极为美观,屋檐处灰泥勾出精致的凤檐,还垂挂着清早的晨露;外墙全部用石灰刮白,墙基往上一米左右是用天蓝色的颜料涂刷。

    这样南北通透的大院是谢家祖祖辈辈留下来的珍宝,见证过一段又一段刻骨铭心的历史——曾经的战时医院、被强占的土匪窝子、解放初期的学堂、做大锅饭的“伙食堂”……谢国强的爷爷和父辈在祖宗留下来的几间正房的基础上不断扩修,也就有了现在的谢家大院。这个谢家大院里住着三户人家,正屋住的的谢国强的伯伯家还有谢家的老爷子,西面五间是三叔家,谢国强家住东面五间。

    这一天的大院里沸腾了起来——老谢家有个孙子要会面!会面是一种特殊的仪式,是相中了的恋人在结婚前必经的程序,女方家会组织亲戚朋友到男方家摸清家底,男方家自然也要为女方的第一次上门悉心地准备,千方百计地展示家族的实力,同时还得应对女方来客的各种“拷问”。这种方式比起二三十年后女方质问男方是否有车有房更加直白,但是也更加淳朴。

    男方家是谢家坝有头有脸的人物,石匠的手艺传承了几百年,子孙也都争气,把这门手艺不断地发扬光大。八十岁的老谢石匠早早地起来安排了今天的“活路”:家里的妇女们在头一天就安顿好了猪牛,国强他妈今天起个大早把家里收拾干净,桌子、板凳、柜子都得一尘不染;他伯娘负责招呼客人,炒落花生和南瓜子必须准备充足了,老鹰茶得熬上好几壶;他三娘负责中午饭的饭菜,腊猪脚早早地炖熟透了,腊肉也得煮的耙耙的,菜地里的蔬菜得赶紧摘回来洗干净;汉子们早上都放下农活儿,把各家像样的把式都搬到东屋里来;国民两口子伶牙俐齿的劲儿都得拿出来,决不能让杨家人问倒。

    女方的阵容并不那么华丽:淑芳、淑芬还有她娘和淑芬的二伯娘、三婶娘,富顺意外地被选中,淑菲因为年龄太小并且需要上学而被淘汰。对全家人来说也是个大喜的日子,毕竟是第一个姑娘的婚事,马虎不得,虽然阵容不够华丽,但这群娘子军尤其是淑芳的伯娘和婶娘,都是出了名的火眼金睛和铁齿铜牙,孩子的终身大事,容不得半点马虎。“女方团队”一大清早就出发了。

    富顺和姐姐、二妹都穿着爷爷给他们新买的衣裳和布鞋,但富顺并没有因此而高兴,唯一庆幸的是终于有一天可以不干农活,但这留下的活儿早晚还是他去做。倒是淑芬,早就把辍学的事儿抛到了九霄云外,一路上和姐姐说说笑笑,两姐妹的心,就像路边盛开的胡豆花儿,还有上边飞来飞去的蝴蝶一样跳跃着。不开心的淑菲,在瘸子老爹的护送下去往学校,她一边抱怨着石板路到现在都还没有开始修建而导致她继续绕路,更不高兴的是,不能见证今天的热闹。

    姊嫂三个,议论着谢家的家庭条件和为人处世的口碑,不到一会儿就到了谢家的院子里。

    “哟,客来了,快点儿来坐,”正在院子东头水缸边洗菜的三嫂赶紧放下手头的活路,“国强,喊你娘他们出来接一下。”

    “快点儿堂屋里坐,”国强和他娘、他伯娘赶紧迎了出来,结过淑芳娘手中的随礼——两块儿枕巾、两斤红糖、两斤白糖。

    进到堂屋,地面平整干净,堂屋中间墙壁是供奉的神龛;屋中央是一张刷过油漆的八仙大桌,桌上的茶盘是炒花生和炒南瓜子,四面是擦得干干净净的四条长条板凳;西面墙上挂着“十大元帅”的挂像,东面墙壁是毛主席的挂像,还有一幅由“西冷印社”印制的美人图片的挂历;在宽敞的堂屋四面都摆放着整洁的椅子和条凳,还有两个大大的柜子,柜子上摆放着一台录音机;谢家的老爷子坐在正中央的藤椅上,吧嗒吧嗒抽着叶子烟烟。

    招呼来客靠东面坐下,国强的大嫂端着茶盘挨个儿端水,国民赶在后边送上花生和南瓜子。国强捡了一个与淑芳对视的位置坐下来,难免有些紧张。淑芬和富顺在靠近大门的位置坐下,国强父亲还专门给富顺递过了“梅花牌”香烟,富顺笑了笑拿在手里也没有点燃。其他人都依次坐开。王媒婆姗姗来迟,笑嘻嘻地抓了一把南瓜子磕了起来。

    富顺并没有久坐,起身在院子里瞎转悠,他想起了烂泥沟自家的大院来。

    淑芬也没有久坐,看着柜子上的录音机好奇,这玩意儿他还是在田老师的办公室见过,磁带放进去就能放出优美的曲子,她走过去翻了翻几盘磁带,都是些老旧的川剧,并没有她喜欢的邓丽君。

    “哟,二妹子,这个可是个新鲜把戏,这个呀叫录音机,国强这孩子可孝顺了,去岔河打石头,专门在镇上给他公公买回来的哟,”王媒婆赶紧把这“新鲜玩意儿”介绍给杨家人,“瞧瞧,还有这个收音机,效果好得很呢!”

    杨家其他人对这两样并不感兴趣,媒婆笑着说:“他几个嬢嬢,走我们到出转哈儿嘛!”说完起身拉起杨家几姊嫂就往外走,径直来到了国强家猪牛圈。

    “国强一家人勤快得很呢,几爷子忙到打石头,猪牛还喂得肥嘛,”媒婆指着猪圈里四五头一百多斤的猪叫嚷着。

    “这是国强他们一家人的乜还是和他叔叔伯伯一起喂养的哟?”淑芳的二伯娘发话了。

    “额,我们家的,”国强的大嫂赶紧接过话来,“他们男家在外头打石头,我和娘在家喂猪牛、养蚕子,今年买了这几条猪,去年子过年卖了两条,杀了三条。”说完他们又到院子里指了指家里的田里、山林,还有带着杨家人参观了仓里的粮食和挂在斜房墙壁的几十块腊肉,姊嫂们对谢家倒还满意。

    淑芳固然对谢家的家底好奇,但她更希望多了解一下国强。国强和淑芬并没有去看什么猪牛,在屋后的竹林里转悠。

    “那个……谢国强,你成天的打石头,想过哪哈儿结婚没得呢?”其实也不善言谈的淑芳打破了沉默。

    国强一下子更紧张了,不晓得该怎么来回来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该结就结嘛,我老汉儿说,这几年多打点石头存点钱,没得钱接不起婆娘,”老实的国强就是这么直接。

    淑芳“噗”地笑出声来,“你存了好多钱了嘛?”

    “不晓得,都是我老汉儿结账,”国强说,“昨晚上我娘在算,只要你们要的彩礼不超过一千块钱,都没得好大问题。”彩礼在当时的农村一直盛行,一般的彩礼包括粮食、现金还有些床上用品和副食品。

    淑芳笑了笑,其实她自己也不晓得父母会要多少彩礼。“谢国强,你心里喜欢什么样的女娃儿嘛?”

    “你这样的,长得好看又会说还会做生意,”在国强看来,淑芳在街上卖背篼属于做生意,“就是不晓得你看得起我不喽?”

    “不晓得,你各家好好表现嘛,”淑芳心里比脸上还笑得灿烂,“山歌都不会唱,哪个会喜欢嘛?”

    “我会唱的,我哥哥不要我唱,再说,你那个妹妹太凶了,唱不赢她,”国强着急地解释着。

    淑芳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谢国强,我们准备修条石板路到玉皇庙,到时候你来帮忙嘛!”

    国强使劲地点了点头。

    淑芳和国强并没有交谈太久,因为国强的妈妈已经在招呼大家吃饭了。

    谢家的汉子们已经在堂屋和阶檐上布置好了桌凳,桌子上摆上了碗筷和酒杯,满满的四桌,国强妈和两个姊嫂使出了浑身解数,满桌子的腊味飘香扑鼻。国民夫妇招呼客人和家族的长辈们坐好,国强的三弟忙着用传菜大木盘从厨房往桌子上送菜。先上来的是凉菜——腊烧猪肚、猪耳、猪肝和猪尾巴,油炸花生米、油炸虾片、凉拌折耳根;第二轮上来的是荤菜:糖醋鲤鱼、木耳炒腊肉、青椒肉丝、回锅肉;第三轮上来的是蒸菜:梅菜扣肉、咸烧白、粉蒸肉;第四轮上来的是素菜:炒豆芽、炒香椿、炒豌豆角、炒竹笋;最后上来的是炖菜和汤:腊猪脚炖大豆、莲藕炖排骨、鸡蛋蔬菜汤。

    菜基本上齐后,国民带着二弟来到女方所在的堂屋大桌边,国强端起一汤碗酒,轮流地给杨家人敬酒。这边除了富顺,其他人并没有饮酒。小伙子倒也好爽,不管对方饮酒不饮,自己都是一口半碗下肚,看得淑芳直着急。倒是富顺兄妹俩,从来没吃过这么好的伙食,哪顾得上什么敬酒罚酒,自个儿蒙头大吃,

    席间,妈妈和两个婶娘征求了淑芳的意见,也都交换了意见,对谢家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淑芳二伯娘刚刚放下碗筷就叫过王媒婆来:“谢家是大户人家,大户人家就得有大户人家的规矩噻,一哈儿和老谢家说一下,我们是高攀了谢家,谢家也不得小家子气噶?”

    王媒婆自然是懂得杨家的意思,“这个没得问题的,谢家娶大媳妇儿都是五百彩礼、五百斤谷子,还有铺盖、毯子和枕头,你们放心,这个事我一哈就去和二哥说!”媒婆管国强的父亲叫二哥。

    二伯娘并没有多说什么,杨家人也不是贪这些便宜,只求姑娘嫁的风风光光,谢家人能够待她如自家姑娘。谢家也是洒脱,问了国强没意见后,拿出了八百块钱彩礼,来的每一个客人一人一方手帕。

    会面在午饭之后一会儿就结束了,现在还是农忙的季节,各家都有太多的农活儿,男方并没有留宿客人,互聊了家常之后女方便都离开了。

    富顺打了一个寒颤,心里头嘀咕着:“天,杨家人真狠,八百……要是自己长大了娶媳妇儿,该到哪儿去找这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