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五 消失无踪
    我满意的摸着凸出来的肚皮,问过来收拾碗筷的老板:“为什么猪下水的味道跟我以往吃过的不一样?”

    老板笑着问:“是好吃呢,还是不好吃?”

    我舔了舔嘴唇,吧嗒着嘴说:“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猪下水。”

    “好吃就行了。”老板拿着抹布利索的把桌子抹干净,回去忙自己的了。

    离开屋子时,我还是意犹未尽的问冯四:“为什么这里的猪下水这么与众不同?”

    冯四一语道破天机:“这些猪下水这么嫩,是因为它们都是夭折的小猪。”

    “什么?”我只觉得肚子里开始翻江倒海,“你说它们都是病死的猪仔?”

    “好了,”冯四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吃了都吃了,想这么多还能有什么用。”

    “你为什么在里面的时候不说?”于兴旺生气问道。

    冯四一脸不以为然:“呦,呦,倒埋怨起人来咯,在里面说?这不是在人家的地盘砸人家的生意,再说了,每天都有人在吃这些东西,也没听谁说让吃倒下的,要是你俩怕,就随便找个角落把它抠出来好了。”

    江湖路也算是走了一年多了,行有行规,做生意的最忌讳就是有人给他掀底,吃都吃了,肚中难受也不过自己心里作祟,只能尽量不去想它。吃过晚饭,冯四又带我们去泡了个热水澡,当然钱还是自掏自的,洗完后,精神恢复过来的冯四没有立马就去休息,而是带着我们去了另一间民房。

    走到门口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进去一看才知道冯四想干吗,这里是个赌徒的乐园,尽管谈不上人山人海,人头簇动倒是绝无虚假,面积不大的屋子里,里一层,外一层围着二十来号人,人人毫无顾忌的喧嚷着,看某样,应该都是来至五湖四海的过路人,围在一张四方桌前,拍着桌面杀的两眼通红的大有人在。

    国家这几年抓黄抓赌,查的很严,但这种山凹凹地方聚众赌博哪怕把天给腾了个翻,都不会有人过来多问一句。我对赌没兴趣,见冯四已经玩开,在后头看了几把问他:“去哪里找睡的地方。”

    冯四此时整个心思都在赌桌上,又连赢了几把,哪还有心思搭理我们,头也不回的说回道:“随便找个有空房的农家,给点钱就让你们窝一个晚上了。”

    “那到时你怎么找到我们?”

    “这还用找吗,明天早上七点钟在我的车子跟前碰头就行了。去吧,去吧,”冯四嫌烦的挥手示意我们走开。

    我与于兴旺相视对笑一下,转身往门外走,走到房门口边,看到冯四的媳妇一声不吭的坐在木凳子上,靠着墙在等冯四,我看了她一眼,想说,又不知道说什么事好,唯有点了下头。于兴旺好心说了一句:“嫂子,你怎么愁眉苦脸呢,大哥刚赢了很多钱了。”

    妇女毫不动容,平淡说道:“赌这事情,千里马报不得信,能作准吗?”

    我悻悻的拉了拉于兴旺,让别多管闲事,走到外面,于兴旺倒不在乎徐飘红铁青脸色,一个劲地夸她的比喻生动。

    山里头到处都是空地,不存在面积之争,村民们的房子盖的面积都挺大,随便找了间睡觉的地方,躺在脏兮兮的棉被上。与于兴旺一边抽着烟,一边东扯西聊。聊了一会,话题转到了冯四和他媳妇身上,尤其他媳妇,这位来至湘西土家族妇女,一路上虽然没怎么说话,但那漠然的神情还是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好奇心。

    于兴旺嘲弄说道:“媳妇都能拿钱买,也不知道是人类观念的进步,还是文明的退步?”

    “自古以来皆有这种现象,这跟周瑜打黄盖是一个道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于兴旺吸着烟,对着种两厢情愿的事情有点看不明白,吐出烟圈,感叹一声:“人哪。。。。。。”

    我说:“若不是贫富有差距,就冯四那副样子,能讨到这么标致的媳妇?”

    于兴旺点了点头,“常言道,背后莫言他人非,不过这点上我们还是达成了共识,你说那妇女,乍一看,没觉得什么,可是多看几眼,你会发现越看越好看。至于具体哪里好看,又说不出来,把平淡无奇的五官拼凑在她的脸上,又觉得味道十足,你说奇怪不?”

    我看于兴旺说这句话时,一会挠首,一会吞吞吐吐找不到字眼表述,甚是滑稽,帮他补充道;“这叫韵味。”

    “嗯,嗯,就是这个意思,”于兴旺胀红了脸,兴奋地说:“还有种女人,属于那种由内而发的魅力,那应该叫气质吧。”

    “你什么时候不看科文,改看人像学了?”我揶揄道。

    “再不揣摩一二,女人都让你抢完了,”于兴旺皮笑肉不笑的笑话我:“当初你把我哄出来时,答应我什么来着?”

    “什么都可以忘,唯独这个我不会忘记的,”我学冯四那样信誓旦旦的拍着自己的胸板,调侃道:“要不这趟事情结束后,我陪你去买个媳妇?”

    “不,不,这得看缘分,看缘分。。。。。。”于兴旺脸变的更红了。

    次日一早,我俩随便吃了点东西,当然不敢再要猪下水了,只要了两份清水米粉,一点油腥的东西都不让放。吃完后,二人来到冯四停车地方。

    走到昨日停车点,两人全都傻眼了,“车呢?”我喊道。

    于兴旺也慌了,在院子四处寻了一遍,没见冯四那辆拉木头的车,尤报希望:“会不会我们走错院子了?”

    “这怎么可能,当时明明停在这个院子的。”

    “那,会不会挪到别处了?”

    “再找找吧。”我暗自骂了一句,往外跑去。

    找了几个院子均不见冯四的车,我纳闷地说:“这家伙不会不讲道义开溜吧?”

    “没这个道理啊,我们这是顺捎的,他没理由弃我们不管啊,难道车子让人给偷了?”

    “走,我们去赌坊问问看。”我三步并作两步,朝昨晚冯四赌钱的房子走去。

    赌徒真是没有时间之分,大清早的还有很多人聚在一起吆喝着赌钱,我在人缝里挤了一圈,没见到冯四,也没看到他媳妇,有点慌了,向周围的人打听冯四下落。这里的人都是来至五湖四海的过路司机,大部分只是在这里稍作短留,问了好几个人,都表示不认识叫冯四这个人。

    想了一会,我换个问法,找人描述起冯四的样子,最后找到一个两眼朦胧,眼屎布满眼角的中年汉子,邋遢男子察言观色,知道我俩事急,嬉皮笑脸的搓着手,讨要信息提供费。妈的,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我给掏了两块钱,催促此人痛快点讲话,那人接过钱立马来了精神,脸带献媚,殷勤的说来:“昨晚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在这里赌钱,赌到最后,把身上的钱都给输完了,还倒欠了一百多,坐庄的看他拿不出钱,就轰他回去取钱,这人势大地说:‘敢赌还怕没钱,只是在兴头上,懒得出去拿。’坐庄的不吃这一套,要见钱才开,这人拗不过,叫过自家媳妇,说先敲指头计算着,有媳妇在旁边,还赖了做庄的不成,庄家见他这么说,就同意对方继续敲指头压钱。”

    说到这里,中年男子合上了嘴巴,吮着干巴巴的嘴唇,狡黠的看着我俩,我清楚这家伙又想趁机敲竹杠,掏出香烟,各分了一根,还给他点上,男子悠然的抽了一口,才满意的张开他的嘴巴:“呀,你说这媳妇,长的还真不赖,尤其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那张樱桃小嘴。。。。。。”

    “行了,往正经上说。”我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

    “是,是,嘿嘿,”男子继续说道:“人呀,这一背运就跟讨债鬼缠身一样,当时我就在他旁边,他输得整张脸挂下来都能到下巴位置了。可是没办法啊,人家庄头上坐的那个人就是气旺,也就一个来小时,你猜猜他输了多少钱?”

    说到这一块,男子又合上了嘴巴,王八羔子,我暗骂了一句,又给他递了一根烟,“多钱?”

    男子接过烟,撂在耳根上,张开一只手,把五个脏兮兮的手指撑的直直的:“这么多,整整五百块钱。”

    “后来呢?”于兴旺追问下去。

    “后来喔,后来那坐庄的说什么也不依了,本来就是,哪有人赌钱光拿手指头敲的,这坐庄已经够好说话了,要是我的话,一个子的要他明明白白的压下来。”

    “少说点废话,挑关键的说。”气的我想揍他。

    男子看我凶恶的眼神,吐了吐舌头,接着说道:“做庄的这回一顶真,那个人就没法子继续压钱了,只好说出去取,坐庄的让他先把媳妇留下来,等钱取来了再来赎人,那人无奈,嘀嘀咕咕的出去拿钱,可是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见他回来,说来也奇怪,这人一离开赌桌,坐庄的就接连赔了好几把,庄家一边赌钱,一边等那人回来,玩到下面,他赔多进少,就让出庄家的位置,盘问那女子是不是真的是人家的媳妇,女子倒也不抵赖,只是身无分文,庄家撒手没辙,带着女子出去找那个人,当时围观的人也多,很多没赌钱的都起哄跟了过去看热闹,转了一圈,连人带车都不见了,庄家最后撂下一句话:我在笑佬屋子里候着,若是那人拿钱回来,就麻烦现场的人给通报一声,让他过来换媳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