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质疑父亲
    我让孟蕾的歌声听的如痴如醉,久久才从里面的旋律中回过神,笑着说:“孟蕾,你真是上天的宠儿,有这么一副好歌喉。”

    “就是,”大头不满地说:“在大难不死岛上,要是知道你有这么好的歌声,我还需要每天找兔子玩吗。”

    于兴旺打趣道:“早知道你声音这么好,刚才我们就不出来丢人现眼了。”

    娱乐过之后,大家回到现状,开始四处寻看,屁大的地方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找到,大家不免沮丧,傅满江安抚大家道:“前面还有一条路,大家再过去看看。”

    前面说是一条路,其实就是一条山坡体,路况很差,又窄又斜,到处都是遴石,两侧突出来的石块菱角锋利,大头率先爬了上去,然后在上面给我搭手,孟蕾在后面帮忙推扶。剩余几位伤残人士面对这种路径,也确实不好受。刚才在石室里,我就发现他们几人的脚上全都是血迹,先前躲避蚂蚁,所付出的代价可想而知。

    此番又是这么一种路况,但是谁都没法子,退回去已无可能,大家只有硬着头皮往上爬,一路上磕磕碰碰,只把于兴旺折腾的哇哇大叫,由于过道实在太过窄小,有一段路程每次只能容许一个人过去,伤员除了行动不便,还能自理,昏迷的刘旭却叫人费神,扛又不好扛,抬又抬不过去,只能狠下心一人在前面护着头部往后拉,后面的人使劲往前顶,爬过这条山坡,我和大头基本上只剩下半条命了。

    走出隧道,前面一片廓然,又是一个洞口,我往下一看,大概有十来米的高度,下面是条坑坑洼洼的路,磷石纵横,似曾相识。千纸鹤挤过来看了一眼,惊讶说道:“这不正是我们过来时的那条道路。”

    经千纸鹤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下面就是我们刚开始进来时的那条石头路,一边暗自责怪自己记忆力这么差劲,一边纳闷的说:“怎么绕了一圈又回去了。”

    孟蕾上前看了看,吸气道:“这么高,也下不去啊。”

    洞口离地面确实有点高,想下去的话,确实不容易,下面若是松软的泥土地,这跳下去还行,但下面全是凹凸不平的岩石,这要跳下去,还不跌个残废,何况队伍里一半多的人腿脚都不利索。

    我挠首不知如何是好,只见怒库特从背后的包里神奇般的取出一条麻绳,交给傅满江。有绳子在,那还有什么好想的,我上去捶了一下怒库特的胸口,向他竖起大拇指,这个壮实的年轻人居然露出了腼腆的微笑。

    麻绳很长,我接过来找了块岩石将它一头牢牢捆紧,另一头抛了下去,大头抖了抖身子,在掌心吐了口唾液,搓了搓,抓过绳子,第一个滑下去接应,小恩紧随其后,绳子都不用就沿着石壁敏捷地跳了下去,没人能在这种情况下可与小恩一较高低。有了大头在下面接应,接着一个个依次而下,除了我背着刘旭需要费点神,其余腿部有伤的同志,依靠臂力支撑问题都不是很大。

    到了地面,孟蕾轻声问我:“我们现在往回走呢,还是再去找人眼?”

    孟蕾问我这话的时候,眼神中略带一丝挑衅和捉弄。

    “你们决定吧。”我把刘旭转到大头的身上,“先接个手。”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这里这么多人,大家历经辛苦,命悬一线,就因为我个人耍性子说放弃,肯定是心有不甘。我情绪再怎么不济,也不应该光顾自己,扫了大家的兴。经过前面一番波折,心绪几经起伏,对人眼,好奇心少了许多。我仰头看了看上方的洞穴,岩石表面倾斜,由上往下看,可以把地面看的清楚,从下往上,若不细看,很容易忽略洞穴的存在。

    傅满江找了块石头,坐着休息,从刚才患难与共的表现来判断,我没理由继续怀疑一位宁愿舍弃自己性命也要顾全手下安全的仁义之人,对傅满江的改观使我隐隐约约中泛起一丝不安的念头,是不是父亲做了什么不够仗义的事情,真的贪财忘义?

    算了,我拍了下脑袋,再怎么想也没用,很多事情不走到最后一步,谁也不知道真相会是如何。

    决定继续寻找人眼,这是大家的意思,根据傅满江的分析,人眼应当就在鬼魃附近,这么多蚍蜉的突然出现,也许只是个意外,但目前没有哪个地方比鬼魃那里值得我们怀疑,现在既然知道了如何躲避蚍蜉,危险警戒已经解除。

    等所有的同伴过去后,我拍了拍小恩的头,带着它跟在人群的最后方,折腾了一段路,来到鬼魃站位的地方,一看,全都傻眼了,这里已是面目全非,地上狼藉不堪,原本平坦的地面,塌陷下去一个大坑,零零星星的爬着为数不多的蚍蜉,四墩鬼魃四分五裂的散落在地上,我们绕着大坑转了一圈,于兴旺说:“ 太出人意料了,本以为女魃是问题的关键,哪能想到她们早已比蚍蜉掏空了,成了名不副实的行尸走肉。”

    我怔怔的看了一会,说: “我们到处看看吧。”

    大头卷起袖管,掏出匕首,蹲在坑边,起手就挖,我问他:“你这是干嘛?”

    “掏啊,”大头一脸严肃的说:“你们不是一再认为人眼就在这里吗?”

    “不用了,卢兄弟,“傅满江说:“我们可能全都被误导了。”

    “误导?”大头抬着头傻瞪着傅满江。

    “是的,”傅满江说:“鬼魃可能真是用来掩人耳目的,你想,人眼若是真在这里,早先这批人进来是不可能发现人眼的,怎么可能存在要带更多工具的说法。”

    傅满江说的有根有据,仔细一琢磨确实这样,从蚍蜉的数量来看,蜗居在这里应该很长时间了,照这么分析,父亲一伙人应该不是从这里发现人眼的存放,既然不是这里,那会是哪里呢?除了大头扔在那里刨土,所有的人陷入一片沉思。

    许久,傅满江试探着问大家:“你们说,会不会在那个黑漆的山洞里?”

    也不是没可能,我思忖了下,问于兴旺,“有没有一种东西能把整块地方弄的伸手不见五指?”

    于兴旺摇了摇头,说:“没听说过,但是不排除有这种东西。”

    众人的对话,把大头听的急躁,把匕首往地上一扔,站起来说道:“照这情形,除非我们掘地三尺,把整个地方翻个遍才有可能找到人眼了。”

    傅满江说:“也许当年布置这里格局的人,有意把结构弄的复杂,好让进来盗窃人眼的人思路上出现偏差?从赵兄弟父亲带回的信息,可能人眼藏匿的地方没有我们想象的复杂。”

    傅满江作分析时,我隐隐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可一时又理不清头绪,想了许久,心中冒出一股寒气,见大家仍旧在探讨,我迟疑着,最后鼓起勇气说道:“既然否决原来的思路,那就彻底一点,连我父亲提供的信息也撇开,把整副牌推到,重洗。”

    我这么一说,就等同于当众质疑父亲的诚信,孟蕾可能感觉到我语气生硬,向我投来疑虑的目光,我当作没看到,继续说道:“我们现在就根据自己的思路来分析一下,人眼最有可能放在哪里?”

    傅满江向我投来钦佩的目光,我知道他为何会这样,一直来我对他印象不良,现在当众推翻父亲带出去得信息,等同于间接认可了他。最后傅满江提议:“我们不反换位思考一下,若是你,会把人眼藏在哪里?”

    于兴旺略作思索,说道:“考虑到时间性,若是我来藏人眼,就算选择相对隐蔽位置,起码也要让自己好记,再不济也做个暗号什么的标记,不管自己还是后人过来,都能准确无误的找到他。”

    于兴旺所说,也正是我心中所想,那,那里是最容易做标记的呢?首选肯定是八墩鬼魃位置,其次应该是那个能个产生坏绕音的壁室,那条断裂的夹道也有可能,可是这么一来,范围又太大了。

    大头最不喜欢思考问题,干巴巴地蹲在地上,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见过去许久,仍旧没一人站出来说句决定性的话,站了起来,说:“你们慢慢想,我去撒泡尿。”

    等大头撒尿回来,还是没人拿出个主意,我点了根烟,说:“都说出门三分财,坐地财流失,我们干坐在这里想不是个法子,还是四处走走看,说不定见物出灵感。”

    我前后看了看,不知道前方的蚍蜉还囤聚在那里不,正迟疑不决往哪边走,只听傅满江说道:“时候也不早了,实在不行我们先出去,明天再进来找找。”

    既然毫无头绪,也只能这样,一伙人起身往回走,没走几步,孟蕾突然止住脚步,伸出右手停在半空中,说道:“我知道人眼在哪里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