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绝处逢生
    “嗯?”孟蕾转过脸,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上次你昏迷的时候,说了些耍伎俩,和我这么笨之类的话,这么长时间,我百思不得其解。”

    “什么耍伎俩?”

    “在木舟上你昏迷的时候。”

    “喂,你都说是昏迷了,那昏迷时候说的话我哪能记得。”孟蕾用手指戳了我一下,说道:“你知道吗,我最不甘心的是这辈子连场恋爱都没谈过,听人家说,同时赴难的人,下辈子还会见面的。”

    “我也没谈过恋爱,要不要下辈子我找上你,轰轰烈烈的谈一次。”我开玩笑着说。

    傅满江在旁边哈哈大笑,说:“这辈子不是还没走完,你们现在谈还来得及啊。”

    “那你行行好,先跳吧,”我笑着说:“留点时间好给我俩缠绵。”

    傅满江回身看了看后面追赶过来的蚍蜉,说:“确实也没多少时间了,手里的灯像似马上要没电了,你们说,这是不是应了一句话,灯灭人毁。”

    “看来你对中国文化了解很透彻啊,”我说:“词汇都能穿插使用了。”

    傅满江干笑几声,摆了摆手中的探照灯,往前使劲一扔,大声喊道:“大家都要寿终正寝了。”

    探照灯的光线,划过一道弧线,只稍微落下一点,便没再往下掉去,随即传来一声咣当响,隐隐有一丝光点停留在前方。

    探照灯发出来的声音引起了我们三个人的注意,盯着前方那一小点光,孟蕾纳闷的说:“探照灯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勾住了?”

    “听声音好像不是大树之类的东西,倒像是地面。”我也觉得很奇怪,先前我和傅满江都用石子试过,掉下去毫无声音,这回探照灯抛过去怎么会有叮咚响,是被东西给挡住了,还是那边真的有一块平地?若是真有块平地的话,我都不敢相信,难道真的是老天眷顾我们几位?

    本来不再心存侥幸的我,此刻又恢复了一线生机,我从身后摸到一块石头,对着那点光亮抛了过去。“铛,铛。”再次传来连阵碰撞的声音,从声音的延续性来判断,就是石子碰到地面,然后再滚动的声音。

    “耶!”我兴奋的振臂一挥,却不小心碰到刘旭的头,刘旭身子一歪,要不是我反应的及时,已经掉下去了。不管他听的见还是听不见,我兴奋的向他接连说了三、四个对不起。重新扶好他后,傅满江也摸索了几块石子,朝不同方向抛去,除了往脚下仍下去的毫无回音之外,其余往远处抛过去的每块石头都能传来声响。

    傅满江实验完毕之后,笑颜逐开:“看来我们有救了,要是估计没错的话,在我们的脚下可能是一条狭小的深壑,偏远一些过去,应该是一块平地,只要我们瞄着光点奋力往前跳,应该能跳过去。”

    “天不亡我,”绝处逢生令我欣喜不已。

    “都准备说遗言了。”傅满江自嘲道。

    现在几人手中唯一的一盏探照灯已被傅满江扔过去了,黑暗笼罩着我们,谁也看不到谁的表情。但是明显能感觉的出来,傅满江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带有的那种喜悦感。不仅是他,这里除了刘旭昏迷着不知道迫在眉梢的局势,我们都掩抑不住心中的悲极喜来,这种落差感实在太大了,孟蕾更是激动的抽泣起来。

    “时间紧迫,现在可是看不到后面的蚂蚁离我们的距离,估计也差不多要到跟前,别再犹豫了,我先挑过去,如果我这个瘸子都能安全着地的话,你们俩个肯定就没问题。”傅满江说完,站了起来,把用来当拐杖使用的钢刀扔了过去,在离光点偏远的左侧立马传来金属震动声,我心中暗暗钦佩傅满江,想不到连这种小事都处理的这么谨慎,钢刀锋利无比,只有把它们抛到偏一点,我们跳过去才不至于碰伤。由此再次让我深深地体会到,成功有时候不仅仅是机遇的问题。

    傅满江站葫芦口边说道:“我若是跳过去安然无恙,马上招呼你们过来。”

    刚说完,也不知道他做没做准备,只听双手摆动,呼的跳了过去,紧接着传来身子落地的声音,过了一会,傅满江向我们晃了几下灯光,大叫:“没问题,瞄准光点过来吧。”

    看来探照灯已在傅满江手中,此刻我与孟蕾早已做好准备,我让孟蕾先跳过去,孟蕾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这次若能出去,我们就如同死而复生,所以,你要记住你刚才说过的话。”

    “什么话啊?”因为我背着刘旭,要后退几步助跑。孟蕾说这话的时候,我正好往后退,等我出言问她的时候,她已经跳了过去。

    只听半空中传来孟蕾高喊声:“你说过下辈子要找我好好谈一场恋爱的。”

    我正想回她下辈子还没到,突然脚下让蚂蚁咬了一下,痒的感觉要比痛的多,我不再多言,朝前慢跑几步,到了边口,使劲一蹬,跳了过去,落差不是很大,妈的,过于小心,落下来时收不住,跌倒在地上,怕把刘旭摔坏了,只好自己先着地做垫子。

    还好,地面没有凹凸不平,否者磕死我,孟蕾寻音摸了过来,听我还在哎呦叫个不停,抓住我的手,“没伤着吧?”

    我把刘旭推坐起来,叫孟蕾先扶把手,自己起身揉了揉身上痛处,感觉差不多了,再从孟蕾手中接回刘旭,这时看到光点慢慢向我移动,到了跟前,傅满江说:“奇怪了,怎么灯光在这里根本就照射不出去。”

    我看着探照灯的灯头,虽然此时它射出来的光线微弱了许多,但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一点东西都看不到,好不夸张的说,照射出去的光线,能见度不到五十公分。

    其实从刚才跳过来的距离来判断,之间就没隔多远,否则凭傅满江一条腿的蹬力,也跳不过来,可是现在我们手中空有灯光,前方依旧漆黑一片,我们不敢乱走,在不知道边缘的情况下,担心自己一不下心就掉了下去。可是光这样站着也不是法子,还是孟蕾有主意,说:“大家先都别乱走,蚂蚁虽然不会跳,但是它们是凭头上的触觉来寻路的,如果前面沟壑够宽,它们想找过来不容易,否者的话,要不了多久还会追过来,所以我们尽快要想个法子出来,逃出这个地方。”

    孟蕾说的没错,在这种黑咕隆咚的地方,多转几次,马上就叫你分不出东南西北,不瞒大家,刚才摔了一跤后,我已经分辨不清自己是由哪个方向跳过来的。我问他俩:“你们知道葫芦口在哪个方向吗?”

    孟蕾说:“我还记得,奴,在那边。”

    “什么啊,你是不是用手势,我根本就看不到你的手在哪里。”

    孟蕾咯咯直笑,慢慢移过来,摸到我的手,抬高往我左边方向抖了抖,说:“就在这个位置了。”

    傅满江说道:“事不宜迟,那我们试着慢慢往另一边摸过去看看吧。”

    “稍等,”我叫住他:“大老板,你还记得钢刀刚才掉在哪个方向吗?在这种地方,我们手中多样武器还是管用的。”

    傅满江向我说明后,我接过他手中的探照灯,把刘旭再次交给孟蕾,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向前摸索,寻了好一会,总算找到了一把钢刀,我把钢刀拿到孟蕾跟前,交给她:“你的方向感比我强,等下你用钢刀探路,一定要注意自己跟钢刀的距离,因为这把刀实在太快了,千万要当心自己脚下,不敢让东西绊到,撞上钢刀就不是开玩笑的。”

    “你在关心我啊?”孟蕾咯咯笑着问我。

    “大老板说的,一根绳子上的蚱蜢。”我还是不敢表露内心的微妙变化,转移话题:“也不知道他们几个脱离危险了没。”

    “那我们要不要在这里等一下他们,若是他们过来的话,也好叫他们想办法搭救我们上去。”孟蕾说。

    “还是两手准备,先过去看看吧,就算他们脱险的话,也没这么快就能赶过来。”

    现在总算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做伸手不见五指,孟蕾拿着钢刀走在最前面,傅满江走在中间,我背着刘旭跟在最后面,我与傅满江的距离才不过两三步,可是居然连个黑影都看不到。走了几步,想到一起奇怪的事情,“为什么我们站在葫芦口的时候,听到这里头,旋风阵阵,可现在人在这里,居然一点风都感觉不到,而且连声音都听不到了。

    过了一会,傅满江回道:“你不提我倒忽略了,确实如此,挺匪夷所思的。”

    “你说这会不会是别的地方回荡过来的声音,毕竟声音也是有方位的,可能这里结构特殊,我们只有站在葫芦口才能听到。”我想了想,说出自己的观点。

    “不是不可能,”傅满江说:“就像这里黑的能吸收光线一样。”

    前头传来孟蕾的声音:“这里这么古怪,也不知道是人工凿出的,还是天然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