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委屈求全
    傅满江把这么紧张的事情,说的如此轻松谐趣,不愧为老江湖。孟蕾让逗的梨花带雨咯咯直笑,大头故作大度说道:“这种情况下你不愿独善其身,还想着搭救我们,就证明你不是胆小,”上去拍拍傅满江的肩膀,“老实说,我第一眼看到这么大的蜘蛛,也让吓了一大跳,怎么这只蜘蛛不吐蜘蛛丝的?”

    于兴旺解释道:“不是所有的蜘蛛都是结网捕猎,有些蜘蛛靠的是致命的毒液,像我们遇到的这种,基本上已经可以称它为变异蜘蛛,起主要依靠的还是自身力量。”

    于兴旺讲过后,傅满江才跟着回答大头:“咱们这叫一条绳子上的蚱蜢,不救你们出来不行啊。”

    大头说:“不愧为中国通,语言造诣不浅啊,不过你肯定没读过孙子兵法,鞋底抹油你知道吗?”

    “是不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傅满江微微一笑:“我只是个走江湖的,更喜欢看《水浒传》或者《三侠五义》之类的书。”

    “够了!”千纸鹤突然大声吼道:“别在这里惺惺作态了。”

    “怎么了?”孟蕾一脸疑惑的看着千纸鹤,“你干嘛发这么大的火。”

    只见千纸鹤恶狠狠的瞪着傅满江,目光如同一对利剑,让人不寒而栗。我不知道千纸鹤为何这般仇视傅满江,从海盗船上见到他时,就没给过好脸色,这一路走来更不曾见他与傅满江之间有过交流,难道他俩之间曾经有过过节?不大像,傅满江根本就不认识千纸鹤,还是千纸鹤的父辈与傅满江结过仇,千纸鹤记着,傅满江却不知道?

    或者蜘蛛偷袭后,千纸鹤看到傅满江在大家昏迷的时候做什么小动作?不对呀,之前可是千纸鹤第一个醒过来的,当时我问他情况的时候,他不是说自己很快就让蜘蛛给戳晕了吗?那他干嘛要对傅满江发这么大的火?

    孟蕾见千纸鹤不作答,上去推了推他,“你怎么了?”千纸鹤收回目光,别过头,谁也不再搭理。尽管我觉得事有蹊跷,一肚子的疑问,千纸鹤为何无缘无故的冒出这么一句话,可他现在已经闭上眼睛,很显然不愿向我们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看了看傅满江,他亦是一脸的凝重,低着头,默不作声,看来也不想反驳千纸鹤。

    好端端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的沉闷,今儿个到底怎么了?之前是我,现在又轮到千纸鹤,都是毫无来由的情绪,我拿着灯转了一圈山洞,这里也真够邪门的,除了寒气渗人,到处都不对劲,难道是鬼魃在作祟?

    一向乐天派的大头,此时也受了熏染,悻悻的蹲着一边逗小恩玩,既然两位都坚持不再开口,也就没人再追问下去,有些秘密需要点时间来戳破的。待着也是无趣,我准备动身去前面查探查探另一条路,到时候大家撤离起来也方便一点。交代过大头,我独身一人往前走,孟蕾本来想跟过来,看了一眼大头,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这个山洞的形状说它是葫芦型一点都没错,走了五、六分钟,前面的路再次缩小,我提着心继续向前走,又走了相似的时间,脚下已是缩到葫芦嘴的位置,站在口上,听到很强的旋风音,却不见吹来,葫芦嘴已经是路的尽头,再向前迈步的话,就要掉入无底深渊。

    我站在洞口边缘,拿灯光往外照,除了风声在呜呜作响,其它的什么都看不到,连一束光线都找不到,探照灯的强烈灯光完全被黑暗吞噬,吞噬的干干净净,我拾起一块碎石,往下抛去,居然连个回声都没有,这要是跳下去,怕是连块完整的的骨头都找不回来。只是奇怪,这明明还在山体内部,哪来这么强劲的旋风,而且这风还吹的奇怪,只在外头打转,站在洞悬边,一丝风意都感觉不到。

    再探也看不出个名堂,我折身往回走,沿路回去的时候,我仔细的打量四周,如果这里有人眼的话,会让我的老祖宗藏在哪里?怎么看,也不像藏有机关,看看时间磨叽的差不多,仍是毫无发现,算了,回去问问千纸鹤先。

    回到大伙跟前,我把前面所遇的情况对大家一描述,大头听后哇哇大叫:“不是说有人眼吗?还说需要带很多精良的工具才能取走人眼,照你这么说,这里不是连个屁都没有。千纸鹤同志,你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大老板,你既然知道带这么多工具过来寻宝,那你也应该清楚人眼是怎么一回事,对吧。”

    千纸鹤向大头勾了勾手,大头很配合的走了过去,千纸鹤又示意他蹲下来,大头依言蹲了下来,千纸鹤左手摁在大头的右边肩膀上,另一手扶着石壁,缓缓的站了起来。站稳后,又小心的走了几步。

    大头本以为千纸鹤让他过来是有话要跟他说,不想千纸鹤只是让他过来搭一把手,不满说道:“要帮忙你不会吱声,放个屁会让你梗塞喔。”

    “兄弟,恭喜你。”我赶紧上去握住千纸鹤手,开心说道。

    旁边的傅满江嘴唇动了一下,把想说的话又收了回去。大头扶着千纸鹤绕了一圈,由于腿部有伤,千纸鹤走起来一拐一拐,不是很利索,走第三圈的时候,他已经可以无需大头搀扶,但受伤部位影响还是挺大的。

    千纸鹤扶住石壁,抖了抖脚,这才回答大头:“说是有一块密室的,人眼也放在里面,可是我没来过,也不知道听来的属真还是假的。”

    我说:“我们这一路过来,看的也算仔细,并没见什么密室啊。”

    大头问傅满江:“大老板,那你有什么可靠的消息提供出来没?”

    大头问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不是很友善,甚至带有质疑,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只要认定了一个朋友,就会没理由的相信对方。之前千纸鹤愤慨傅满江惺惺作态,包括我在内对这句话摸不着头脑,但是大头性子直,加上对傅满江原有的不满,说话上就毫不留情面。傅满江是个聪明人,岂有听不出来,苦笑一声,说:“大家进来的目的性是一致的,我没有什么地方不可以对你们说,在外面曾听赵兄弟父亲说过,若想取得人眼,必须带齐足够的工具,所以我们才会准备了一整套完整的工具。”

    “那赵伯伯没有跟你说人眼在哪里吗?”大头继续追问。

    “没说。”

    “谁信,谁知道你是不是有意隐瞒。”大头嗤鼻道。

    “等下大家再仔细找找吧,只要存在,总会有法子的。”孟蕾不想把彼此关系弄僵,出来打圆场。

    傅满江何时被人如此奚落过,从海盗船上答应替换博雷物哈德来给我们做人质,一路上一直自降身份向我们示好,虽然我们敬重他是条汉子,没有过多为难他,但此时受千纸鹤和大头的嘲弄,心中不愉在所难免。他的两位手下又听不懂我们对话,每次只是注视着傅满江的神情,来判断他的喜怒。傅满江倒也硬气,没把情况转述给他两位手下知道。

    大家又在原地等了一会,直到另外几位腿上的麻醉也渐渐消除,除了依旧昏迷的刘旭,其余人都能自行行走,我们才开始相互搀扶着往前走。大头走在最前面,头上绑着纱布,打结处露出的一截纱带随着脚步起起落落,看着就像一名敢死勇士一般无畏。我背着刘旭走在最后面。

    选择继续往前走,是因为怕回去后遭遇大蜘蛛,根据目前大家的战斗力,实在无法与它抗衡。还有刚才只是我一人过去查看,或许有遗漏的地方,现在人多眼广,说不定有新的发现。一路上大家四处留意,寻找传说中的密室,可就这么大的一点地方,就算一寸一寸的检查,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一路上已经走的够慢,可还是很快走到葫芦嘴边,前方已面临无道路可走。

    于兴旺学我之前那样,拾了块石子,往葫芦嘴外扔,仍旧毫无回音。“怎么弄?”情况已是如此,我询问大伙。

    “会不会是我们之前走水路的时候,路向选择性错误?”于兴旺说。

    “如果人眼不在这边,那摆这么多鬼魃在那里干吗?”大头说。

    “你说会不会在鬼魃附近?”孟蕾说。

    “很有可能,既然皇帝老子把这么多鬼魃放在那边,肯定不是用来摆设糊弄人的,”我寻思道:“现在看来,最有可能出现密室的地方应该就在鬼魃附近,要不这样,大家慢一点跟着,我跟大头先过去探探。”

    一提到皇上,我立马想到之前的疑问,本想询问身前的傅满江,犹豫了一下,扭过头问千纸鹤:“传闻说日本早就取得宋氏王朝的宝藏,那为何人眼仍旧会在这里,还是由十二位宋人装扮的鬼魃看守?”

    千纸鹤说:“传闻是否属实谁也不知道,我曾听说,日本人取得七宝后,为了七宝信息更隐蔽,将其中几样转移了原来藏宝地点,另有几样却重新放回原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