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伤员满地
    我扯了扯大头,叫他别那么多废话,仔细看好两位,自己则提着探照灯往裂缝中寻去。大头不乐意,抗议道:“为什么每次都是我留下来?”

    王八蛋,这种事情也要争个清楚,我把探照灯塞到他手里,“那你进去,我留在这里好了。”

    大头不好意思的把探照灯交还给我,皮笑肉不笑的说:“你这人怎么毫无幽默感,算了,你进去吧,不过小恩要留下来陪我。”

    我懒得搭话,拉过孟蕾的手走了进去,这条裂缝其实不算小,有两个人同时张开双臂的宽度,像是地陷时期照成的构架。走到刚才遭遇蜘蛛的地方,这里一片狼藉,看着地上被蜘蛛爪子戳裂的碎洞,只看的我心惊胆跳,刚才若是被蜘蛛的爪子勾到,还有命在?

    继续朝里走了一百来米,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差点摔倒,一照,见是一个军用背包,拾起来一看,上面全是灰尘,一拂,灰尘四处飘开,背包正面露出一个大大的红星,有点破旧,拿在手里没多少重量。

    “咦,这里怎么会有背包呢?”孟蕾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军用背包。

    “可能是以前来过的人留下的吧?”

    “你说会不会是你父亲他们不小心丢在这里的?”

    我没有回答孟蕾,打心底不希望这个背包是父亲他们用过的,这么一个背包丢在这里,怕不仅仅是因为不小心造成的,好在现在知道父亲并未在此出事,心里宽慰不少。我细细的看着背包,回忆父亲有无用类似的东西,好像不曾见过,也不敢百分百确定,因为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就好像一位过客,一位邻家大叔,关于他的很多事情,我毫无所知。

    我把背包背在身后,说:“先别管这个了,救人要紧。”

    没走几步路,看到前面歪歪扭扭的躺着一群人,探照灯的灯光还亮着,每人大腿上无一列外的留有一大片血迹,血水尚未凝结,染红了他们整条大腿。一数,一个没少,但全都昏迷着,于兴旺就在我脚下,我过去推了推他,并无反应,又去推了推千纸鹤,见千纸鹤手中还拿着手枪,食指扣在扳机上,看来他没来得及开枪,就受到蜘蛛攻击。

    免得枪走火,我把它拿下来插在自己的裤腰带上,拍了拍满脸血迹的千纸鹤,拍了好一会,看他稍有反应,心中宽喜,“兄弟,兄弟,醒醒。。。。。。”

    约莫四五分钟,千纸鹤挣扎过来,睁开迷糊的眼睛,面带惊慌,“蜘蛛。。。。。。蜘蛛呢?”

    “被我引开了。”我俯下身子,想把他抱起来。

    “哎呦,我的腿,”千纸鹤一脸惶恐的摁着自己的左腿,情绪有点激动,“我的腿怎么没有知觉了?”

    “不怕,不怕,”孟蕾像个大姐姐一样,温柔劝说道:“只是被蜘蛛的毒液给麻痹了,等毒性过去就没事了。”

    千纸鹤本来就是个性子温和的小伙子,加上孟蕾又说的柔情,他对刚才的情绪上的失控有点过意不去。

    我一把摁在千纸鹤的肩膀,“兄弟,没事的,我们这么多大风大浪都熬过来了,还在乎这么一点小小挫折。”

    话是把千纸鹤给稳过去了,实际上我一点都不清楚蜘蛛的毒性有多猛烈,据说有种叫黑寡妇的毒蜘蛛,毒性厉害的可以当场叫人毙命,但没听说过有这么大的黑寡妇,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通常越大的动物,主要依赖的生存方式不是靠毒液,就算体内存有毒汁,毒性也应该不会太强烈,呵呵,现在只能这样聊以**,希望他们中毒不深。

    没时间多思考自然界的进化论,我与孟蕾合力把千纸鹤扶到外面交给大头看管, 千纸鹤的情况要比傅满江的好,他只是左腿完全丧失了知觉,右边这条腿还稍微能动一下。

    我问孟蕾:“刚才你给大老板包扎伤口的时候,给注射抗霉素了没?”

    孟蕾说:“哪能说打就打,再说了我只带了点抗蛇毒霉素,不一定管用。”

    “你只是给止下血?”

    “也不是,”孟蕾说:“我检查过伤口,上面虽然肿的厉害,但是并未出疹,或脓水之类的病状,是用盐水给表面稍微做了处理,从他俩的现状来看,不像是中了剧毒的那种。”

    “你怎么判断是不是中了剧毒?”

    孟蕾敲了一下我的脑袋,笑着说:“虽然我不是正儿八经的医生,但是这方面的常识还是知道的,若是被带有剧毒的动物咬伤的话,应该会出现呕吐,胸闷心悸的现象,严重的话,还会出现痉挛,昏厥的现象。”

    “大老板现在不正昏厥着吗?”我强词夺理争辩。

    “笨哪,”孟蕾戳了我一下,笑靥嫣然说道:“他们这叫失血过多,你倒去试试,让这么大的一条爪子插进去大腿,昏不昏。”

    专业的东西,我没办法跟这位姑娘掰,不过幸亏有她,要不出现这种棘手的事情,我们这些门外汉就只能干着急了。孟蕾一边回答我,一边给千纸鹤处理伤口,伤口很深,差不多是大腿的半径,孟蕾小心翼翼的扒开伤口两边黏在肌肤上的碎布,把粘着的蜘蛛毛挑净,边清洗边说:“蜘蛛注射的应该是麻醉之类的毒素,所以才造成大家的腿都无法动弹,没事的,过会就好。”

    千纸鹤体质好,清理伤口时,没有像傅满江那样昏过去,只是嘴唇泛白,精神有点萎靡,额头上也有一处擦伤,让孟蕾给包扎一圈沙带,看上去就像带了一块表,我与大头蹲在一旁关切的看着孟蕾工作,千纸鹤强颜欢笑道:“你们别光在这里说了,里面还有好几位我们的兄弟。”

    孟蕾现在手头上忙着,我踢了一脚大头,“跟我进去帮忙救人。”

    大头不乐意了,拗气的说:“你说留下来就留下,你说进去就进去,全都听你的,我都没面子。”

    “那你想咋的?”

    大头一挥手,“你跟我进去。”

    我斜笑一声,跟着大头走了进去。里面还剩下凯莱图库,怒库特和于兴旺三人,凯莱图库也够牛的,人都昏迷过去了,手中的探照灯还死死的拽着,灯还亮着,我拾起灯,关了电源,挂在身上。跟着与大头把三人一一抬到外面,全都抬出去后,大头数了一下人数,笑道:“好了,现在成了伤病营了。”

    地上整整齐齐的排着三位,墙上歪歪扭扭的靠着三位,这次蜘蛛给我们照成的伤害也真够惨重的。孟蕾先将所有人的裤子剪开,把伤口露出来通风,倒盐水在棉花上,第一个给于兴旺擦拭伤口。三个人腿上的伤口都很相似,像是被杀猪的那种尖刀刺透一样,不过伤口还要大一点,鲜血渗染了他们的整条大腿,大头看了一会说自己血晕,别过头去了。我怕孟蕾一个人忙不过来,上去给她帮忙,挨着她,嬉笑着,轻轻的问了一句:“你怎么这么自私,先给小于同志处理,而不是给另外两位国际友好人士处理呢?”

    孟蕾微斥:“你怎么小心眼这么多,我可是一视同仁,这不,正好蹲下来在小于的身边,那就先从他这边开始咯。”

    “你的脚比你的人要有情谊的多。”我笑着戏弄孟蕾。

    二人的对白引来了千纸鹤发笑,笑声又触动了他的伤口,跟着一连串的咳嗽,我过去给他顺气,千纸鹤愧疚的说:“帮不上忙,还给你拖累了。”

    “啥意思?你,是兄弟就不要说这些没意思的话,当初是谁跟我说要与我做生死之交的兄弟,早知道你这么没出息,当时我就应该一口回绝你。”我把千纸鹤斥责的低下了头,接着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千纸鹤不知道刘旭是让大头给打晕过去的,没多想,说道:“之前你们去追大头后,我们正在查找原因,不知道从哪里突然蹿出一只大蜘蛛,第一下就把于兄弟和怒库特给扎伤,当时我们一门心思的在看雕像人物,谁都没有防备,等我反应过来掏枪准备射击的时候,被他一钩子提起,甩到石壁上,就晕过去了,之后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难怪千纸鹤与其他的几位不一样,额头上要多出一个伤疤。我摸了摸他头上的伤口,揶揄道:“一加一等于几你知道吗?”

    “太难了,我要想几天才能回答。”千纸鹤略带羞涩的微笑,真的太迷人了。

    我满以为岔开话题,能掩饰过去,哪想大头这回听的仔细,歪着脑袋诺有所思,举手打断我们的对话:“等等,等,先告诉我,你们什么时候追过我了?”

    “当时你。。。。。。。”千纸鹤正想解释,我抢过来说:“先前,你后面的鬼魃一拳头把你打晕后,紧接着一脚把你踢飞,我怕把你摔坏,就奋不顾身的追过去接住你,你看,”我故意装作胳臂很痛的样子,挥动了几下,“就在我去接你的时候,一转眼之间,他们很不幸的被蜘蛛给偷袭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