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大头苏醒
    我单膝跪地,把刘旭扶起来靠在腿上,拍了拍他的脸,毫无反应,看来是昏迷过去了,将他抱了起来,拖到灯光下面。黑暗中看不到倒还罢了,拖到灯下一看,把我整个人给吓的只叫妈,这哪里还有一点刘旭秀气的脸庞,整张脸早已被该死的大头打的面目全非,肿的跟猪头一样惨不忍睹。

    我心疼的把他嘴角的血迹用手擦去,那边孟蕾包扎好大头,过来给刘旭搭了下脉,又摸了摸他的额头、心脏,说:“没事,只是一时被打的缓不过气,让他休息一会就好了。”

    见孟蕾这么说,我稍稍平伏了一些,指着大头:“那这位同志呢?”

    孟蕾不好意思笑道:“情急之下,我下手有点重了,人没事,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苏醒过来。”

    哎,刚才这种情况,凭谁都是无奈之举,面对这漆黑的山洞,感觉就像做了场噩梦,梦醒后全都不一样了,我长吁一口,心有余悸的说:“人没事就好,醒着还怕他闹事,只是不知道他这脑子能否好转过来,要是下半辈子就这么混账的过日子,那我就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我自顾自的发了回愣,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大头为何会变成这样,还有另外一些人又去了哪里,怎么唯独小恩一个回来,面临的种种情况都叫人不安。出神了一会,我回到现状,把刘旭身后的背包给卸下来,放在地上,给他做枕头。

    孟蕾制止道:“就让他平坦着好了,这样气顺。”

    听孟蕾说的有道理,我就把背包放在他身旁,站了起来,往小恩那边看去,小恩还在那里逗两墩不知道是鬼魃还是什么玩意的东西玩。虽然差点小命被这两个玩意给断送了,但还是认为他们是做鬼比较厚道,若是刚才雕像们一脑股的杀过来,等刘旭和大头醒来时,大家已是在天堂上叙旧了。

    我一边牵挂躺在地上的两位兄弟,一边留意小恩,怕时间长了它会扛不住,伺机做好接替准备。正观看着,后面有人拦腰抱过来,一愣,只觉得两点软软的部位顶住我后背,暖暖的,不用回头看就猜到是孟蕾,我不知道她为何这般动情,怕是心中难受。

    孟蕾身上带有一股独特的气息,尤其她秀丽的长发,散发着幽香,香味钻鼻而来,让人闻着有说不出的舒坦。除了小时候妈妈这么亲密的抱过我,还真没跟哪位姑娘亲昵到这种程度,我不禁心猿意马,嘴唇突然变的干巴巴,喉咙打结似的,好不容易才干涩地嘣出几个字:“怎么了?”

    孟蕾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地抱着我,把脸贴在我背脊上,仿佛一松手,我就会拂袖离去。过了一会,后面传来低泣声,哭声不高却无休止意思。在艰难的日子都挺过来了,现在虽说局势不妙,却还远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她怎么哭个不停,弄的像是生离死别一样。说实在的,我最怕听到女孩子哭,不知为何,只要女孩子一哭起来,我整个人就慌神了。我没敢转身安慰孟蕾,而是偷偷的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大头和刘旭,像做贼似得怕让两位兄弟看到这亲昵的一幕。

    孟蕾哭了很久,怕是哭累了,这才放开我的身子,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见她松手出声,我才有勇气回身,孟蕾一边擦拭自己的眼泪,一边整理发梢,哀伤的脸让人看着我辈犹怜。我脑子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应对,想伸手给她把满脸泪水擦去,这时又没了那股胆量,还是用手帕吧,习惯性的摸了一下自己口袋,手帕肯定是找不到的,却摸到了上次没抽完的半根香烟,打火机又找不到,好像先前给傅满江拿去点火用了。我借故去大头身上摸,摸了一把,总算找到了一个打火机,索性坐在地上,点烟冥想。

    还没抽上几口,却让人给夺了去,以为是孟蕾,想不到大头居然坐了起来,嘿嘿的对着我笑。完了,这家伙又醒了,还笑的这么猥琐。这回我突然变得反应飞快,直接一拳对准他下巴狠狠的勾过去,师傅说的,先下手为强,面对大头,我只能耍点阴招,要不凭我的功夫想制服他基本上没有可能性。

    “抢你一根烟抽,干吗打我?”大头高抬脑门,暴跳如雷的冲我发火,接着一看手中香烟半截子都不到,更是火上浇油,吹胡子瞪眼的怒视着我。

    什么?大头会开口说话了,我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傻气的样子,觉得一脸憨厚的他可爱到极限了,这种欣喜根本就找不到语言来形容,我扑了过去,悲喜交集地抱着他,仿佛有了大头的回归,眼前的困难马上就要迎刃而解。我使劲地抱着他,在他背后锤了几下,激动的说:“奶奶的。。。。。。”

    大头曾几何时见我这么矫情,推开我,揉了揉自己的下巴,揉了一会,一脸茫然的停了下来,似乎感觉自己的下巴不是最疼的地方,摸了摸后脑勺,摸到砂带,大叫:“我的头怎么受伤了?”

    我不知道怎么跟大头解释,怕说实在了,他会难堪、内疚,毕竟刘旭现在还躺在那里昏迷不醒。我撒了个谎:“在你财迷心窍的时候,后面有位仁兄用刀背把你敲昏过去的。”

    “仁兄?”大头一时没明白,“谁啊?”

    “就是不乐意被你抱出去卖掉的同伙。”

    “雕像?”大头被我说的迷糊,似懂非懂。思寻一会,乍呼道:“不对啊,雕像怎么会动?”

    我避开他的目光,指了指他身后,大头转身看过去,见到那两墩雕像在追逐小恩。大头容不得有谁欺负小恩,拍地而起,欲待上去帮忙,我站起来拦住他,“放心了,他们奈何不了小恩的。”

    大头见我这么说,缩回迈出去的脚,站着看了一会那边的情形,确认小恩不存在危险,才想到把快要烧到屁股的烟重新叼在嘴上,若有所思的说:“他们居然只是用刀背敲我,挺客气的。”

    我正想找理由回答他,大头犹如梦中惊醒般大叫:“还有些人呢?”

    “奶水真好。”我肚子里嘀咕一句。孟蕾怨他老是这么一惊一乍,故作生气道:“找死啊,你!”

    我说:“先别管人去哪里了,问你个事,你听过鬼魃吗?”

    “鬼魃?”大头挠挠了自己的脑袋,不小心触碰到伤疤,痛的“哎呦,”叫了一声, “是不是小时候听老人们说被当大官的人弄来守护陵墓的东西?”

    “对,对,”见大头对此也有印象,我笑颜逐开的接着问他:“那你有没有听谁说过,遇到鬼魃应该怎么对付?”

    大头哈哈一笑,“对付鬼怪还需要什么法子,但凡鬼怪都是怕阳气盛的男人,我阳气最盛了,就让我去收拾他们好了。”

    我不好直言告诉大头,就他那点阳气还敢大言自诩,刚才差点就被这些玩意整的浑浑噩噩没个人样,由此证明,阳不阳气根本就没多大作用,拉住他:“我先前也是跟你一个想法,去了后发现一点都不管用,你再想想还有什么别的什么法子?”

    大头不服气说道:“**头,不是我瞧不起你,自从你跟那个略楼族姑娘好上后,你阳气早就没我旺盛了,你去不行,我去肯定能行。”

    “好你个头,”孟蕾没好气的说:“要死没人拦你。”

    大头恍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下头,“我们再想办法,再想想别的办法。”

    大头不是爱动脑经的人,假装思索,眼睛却到处乱转,让他瞟到了躺在地上的刘旭,指着他说:“他怎么了?”

    我心有准备,继续欺骗他说:“跟你一样,被那些雕像给揍昏过去了。”

    大头见有人跟他同甘共苦,心情舒畅了许多,走过去,看了刘旭一眼,被自己的杰作吓了一跳,“这些王八蛋,怎么下手这么恶毒。”

    听的我哭笑不得,“他没你这个大头哥好体质,所以抗打力不行。”

    大头摸了摸刘旭的脸,心疼的说:“呦,呦,都快毁容了,这要是让他爸妈看到还不心疼死。”

    孟蕾忍着笑,向大头招招手,“你回来,快点一起想想法子,怎么对付那些东西。”

    大头一步三回头的回到我身边,纳闷的说:“**头,我怎么觉得我的两只手有点痛。”

    “那是你心理作祟。”孟蕾牵强的辩解。

    我看大头是没心思在这里思考,而我抓破了头皮还没想出个应对法子,有点懊恼,对大头说:“你照顾刘旭,我过去看看。”

    我走到雕像这边,见那两墩执着的不行,非得制服小恩似得,奇怪他们怎么跟人不一样,不需要耗费体力的、。跟人不一样。。。。。。?视觉、听觉这方面的感官呢?脑子一闪,恍惚间想起什么,那他们又是靠什么来感应有别的生物存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