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痛扁刘旭
    “不可。”我忘了大头已经不是那个会听人话的大头,等知道自己叫喊无用,急忙上去拉大头,这家伙一身力气,平时抱都很难抱得住他,何况此时失去理智,凭我这么一拉,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手掌中留下一撮毛,接着听到盔甲被撞的锒铛声起,大头的大脑袋不要命的撞向雕像。

    这墩雕像就没这么好脾气了,见有人胆敢侵犯自己,当即举刀向大头横劈过去,大头根本就没有危机意识,刀锋飕飕过来,他视而不见,不避不闪,傻不楞的还想再往雕像身上撞一次。这还了得,我连忙上去一把推开大头,免得他人头分离。钢刀第一下没劈到大头,马上改变方向由下往上挑,刀尖处不偏不离,刚好划到捆绑大头的裤布条上,布条随之被割断,就在转眼间的事,只把我看的冷汗迭出。

    我赶急飞身,双脚瞪在大头屁股上,把他踹到外面,这边又急忙通知刘旭:“看好大头,别让他乱跑。”

    话音未落,雕像手中刀刃重寻目标,朝我扫了过来,速度很快,刀身嗡嗡作响,我来不及躲避,直接下了个劈叉,可还是慢了半拍,钢刀从我头上横过来,带走了许多我留了半年之久的头发。雕像见一刀没能结果了我,跟着左手又是一拳,对着我脑门呼啸而来,拳头很大,夹着风声,可见力量非同一般,我不敢格挡硬接,身子一斜,躲了过去,再一个盘腿后翻,让自己重新站了起来。

    雕像并没有因为我的退缩而就此作罢,向我继续猛扑过来,出招凌厉刚猛,招式怪异,更要命的是对方只攻不守,加上手中的神兵利器,打的我毫无招架之力,东逃西窜,狼狈不堪,想我赵某也算一号打架能手,加上孩童时期的斗殴,怎么说临场应战也不下百场,可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对方打的只有逃窜的份。

    此时,我唯求自保,但求无过,哪还有本事来想着克敌制胜。

    虽说憋火,心智还是很清晰,越是这种情况下,越是不能乱了阵脚,我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沉着应对,不管对方如何攻击,皆是小心应对,此刻,面对一墩雕像,暂且还能自保,就怕他的同伙上来夹击,霍霍几刀就把我从头劈到脚。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肚子里还在祈祷其余的雕像不要上来给我雪上加霜,哪料到这边果然又加入一墩,两相夹击,凭我自负身手了得的人,也立马见拙,险象百出。好几次都是不顾面子的驴滚逃脱,哪怕穿裤裆也认了。这种情形下,已经毫无章法可言,唯一庆幸的是,这两位仁兄只知道一味猛攻,之间并无配合。要是他们懂得稍微帮村一下的话,哪还有我在地上驴滚的机会,三两下就可直接把我变一头死驴。

    我被雕像搞的苦不堪言,逃又逃不走,利用人体的灵巧,仅能左闪又躲。这一刻,多么期盼刘旭快点搞定大头,过来帮我分担一下。乘着空隙,我朝刘旭那边望过去,看情况怎么样了,天呐,不看还罢,看了更叫人沮丧,那边的情况比这边还混乱,刘旭非但搞不定大头,自己反倒被大头压在身下动弹不得,让大头骑着左右开弓。一旁孟蕾手无缚鸡之力,拉又拉不开,粉拳下去如同给大头挠痒痒。

    不敢多看,马上收回目光,还是先处理好自己这边,方为当务之急。

    两墩雕像虽说没有做到彼呼我应、携手作战,但招招刚猛凌厉,好几次,明明见他手中的刀是临空劈来,待要侧身躲避,对方却已换招,出其不意的招式攻的我疲于应付。欣慰的是,另几墩雕像没再加入战场,要不我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不指望刘旭帮忙,那我唯有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竭尽全力应付,钢刀轮番袭来,好在我脚下灵巧,尽量用对方的身体来保护自己,这两位高手极具灵心,出招章法有度,本想利用来回穿梭照成他俩错手自残,试了十多回,诡计始终不能得逞。

    山洞中光线有限,我无法看清楚整个环境,再纠缠下去,难保不被他们所伤,我一边躲闪,一边寻思其它法子,见两排屹立不动的雕像倒像是天然屏障,苦无其它良策,只有逮个机会,犯险往左侧一排的雕像移去,不敢触碰他们的身体,在缝隙中穿梭闪避,利用他们的身体来避开刀刀致命的攻击。雕像虽是死物,不知为何手上力道能做到进退有度,明明感觉只需再下点力,就可以把站立不动的同伴给斩掉,可每到关键时刻,却总是收住力道,反手继续向我挥来。

    虽然做不到让他们自相残杀,那几墩不出手的雕像却对我帮助不小,挥刀攻来的两位只能说蛮力十足,灵敏不足,我跑的是S行,也不硬拼,只是一味躲闪,借用其他雕像有效的缓解对方的凌厉攻势。如此一来,压力顿时降低许多,在躲避之余,留心观察古代功夫有何独特奥秘,毕竟跟我打架的两位只具备人的样子,不存在人的思维交流和智慧,百来个回合下来,我慢慢瞧出点端倪,应付起来相应从容许多。

    暂且躲过了危机,我想腾出点时间来思考如何摆脱这种困境局面,还没开动脑筋,那边却传来刘旭大喊救命的声音,声音凄惨痛楚,看样子他扛不住了,紧跟着全是孟蕾的哭泣声,我很清楚大头出手有多重,我也知道刘旭对自家兄弟的忍耐力,若非承受不住,他绝对不会在这样的关眼上向我呼救。

    只是如今我有心无力,想尽办法仍是摆脱不掉这两位威武的将军。我朝那边看去,见大头仍旧骑在刘旭身上,打得正欢,孟蕾着急的整个人都扑过去了,还是无法拉开大头,倒让大头一把推开,重重的跌倒在地上,两边形势都不容乐观。情急之下我冲孟蕾大喊:“拿石头砸晕他的头。”

    孟蕾慌慌颠颠的爬起来,寻了块石头,站在大头身后犹豫不决,迟迟不敢下手。我现在两边皆顾,人在晃动,心在那边,见孟蕾不忍下手,我大声叫:“刘旭,刘旭,你怎么样了?”

    刘旭没有回答,孟蕾带着哭腔:“他快不行了。”

    “那你还犹豫什么,闭上眼睛快点砸下去。”我冲着孟蕾大声咆哮。

    心系刘旭,心中忐忑,自己这边难免就迟缓了许多,刚觉得避开了一边的钢刀,迎面刀影又来,我躲无可躲,只好用手中匕首迎挡对方的刀刃,呛啷,匕首被刀劈断,钢刀余力不减,继续冲我脑门劈过来,我心底泛起寒意,这一刀斩下来,只怕小命休矣。我哀怨的闭上眼睛,在等待死神来临的那一刻,脑子里浮现的居然不是自己的亲人,而是全部加起来都没说过几句话的那木珍子。

    闭上眼睛的同一时刻,我听到了孟蕾用石头敲击大头那颗大脑袋所发出的清脆声音,可是却没听到自己脑壳被劈开的骨裂声,听人家说脑袋被刀子快速劈开的时候,人的意识还是存在的,在生命的最后一霎间,我想求证一下。

    千钧一发间,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小恩,鬼魅一般的用它的脑袋撞向雕像的手臂,小恩如今壮的就像一头小型豹子,力气不小,在它的奋力冲撞下,雕像手臂受失去平衡,刀尖没了准头,砍在了我身后的石壁上,火花四溅。

    总算捡回来一条命,我大气不敢喘一口,用剩下的半个魂魄支配着躯壳,逃离了刀口。见到小恩的出现,就如见到失去已久的亲人,没时间上去亲热,我滚到一边,不让另一墩雕像伺机欺负我。小恩撞了雕像后,吸引了对方,很聪明的把他给引走了,剩下另一位,那我就好对付多了。

    担心小恩会应付不过来,我把自己这边的雕像引过去,好给小恩分担,过去一看,我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小恩的身手极其敏捷,在对方脚下钻来跳去,雕像身穿盔甲,微显笨拙,根本就奈何不了灵巧的小恩,我见小恩应付起来游刃有余,干脆让小恩把我这个也给接收了,自己好腾出身子去看看大头那边怎么样。

    跟小恩生活了这么长时间,早已有了人兽间的交流意识,把两墩雕像全部交给小恩后,我脱身跑到孟蕾身边,此时孟蕾正在往随身携带的医药包里掏纱布给昏过去的大头包扎头上的伤口。我轻声问孟蕾:“没事吧?”

    孟蕾一见我过来,原本强忍着的委屈与痛苦一股脑的发泄出来,眼泪更是夺眶而出。我拭去她脸颊上的泪水,摸了摸她的头安慰了几句,马上转身去看地上的刘旭,刘旭的位置背对着灯光,我又不敢把地上的探照灯挪开,免得给小恩那边照成影响。只能看到个影子,看不清楚刘旭被大头揍成什么样子。我推了几下,刘旭毫无反应,伸手探了一下鼻息,谢天谢地,他还活着,否者的话,按大头的性格,要是知道自己亲手杀死自家兄弟,还不拿刀抹脖子来谢罪。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