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穿过瀑布
    “遇到这些家伙很难搞吗?”大头问。

    “主要要是取决于数量,蛇头鱼还有一种本事就是会从水中跳跃而起,群起攻之的话,基本上没有生还机会。”傅满江说。

    “那它们出来后就好搞了吗?”我问:“难道不会在水池里攻击我们?”

    “这个就需要点策略了,“千纸鹤接道:“到时我们提前过去,在瀑布的右侧有个块能落脚的平台,可以让我们暂时躲在上面,等蛇头鱼出来一空,我们再穿过瀑布进入到里面。”

    “我们拿什么进去?不会是游过去吧?”看着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湖面,靠游过去不大现实,再说就算我几个水性好的游过不难,但家伙就不好带过去。

    “那到不用,”千纸鹤微微一笑,手指右边不远处,说:“唔,那个石头后面有之前一批人留下来的木筏,我们把它抬过来借用一下好了。”

    原来千纸鹤早已胸有成竹,于是大家不再耽搁时间,傅满江叫来两位手下,加上我和大头,四人从千纸鹤所指的地方抬出一架木筏,木筏放在那里的时间不短了,上面布满了青苔和杂草,有的地方竟然还长出枝叶。

    “你怎么知道那里有木筏。”把木筏抬来后,大头问千纸鹤。

    “上次来的那批人现做的。”

    上次那批人?也就是说至少一年前的事了,千纸鹤到底来过白沙岛几次?他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批人里面有没有我的父亲?”我双眼直视千纸鹤。既然他不允许我过多追问他的秘密,至少有些事情应该让我知道。

    “有。”这回千纸鹤回答的很干脆。

    “多久前的事?”

    “有四年了。”

    “当时你在不在?”

    “在。”

    “这么说你见过我父亲?”

    “是。”

    当千纸鹤面无表情的说出“是”字后,我手上的拳头早已握得咯吱响,这一刻,我多想撕破脸一拳冲他抡过去,这家伙心中藏有这么多有关我父亲的内容居然一直守口如瓶,我直直的看着他,眼内全是愤怒,好陌生的感觉,这难道就是我那生死与共的兄弟?

    孟蕾察觉到我情绪地变化,靠过来抓住我的拳头,向我摇头示意不可。我压制着自己的气愤,慢慢的平复下来,独自走到另一头,孟蕾跟了过来,轻声说道:“你不应该质疑千纸鹤。”

    “难道还是我的不是?”

    孟蕾俏皮一笑,大眼睛望着我,刮脸羞道:“你好小气。”

    “我怎么小气了?”我没好气问道。

    孟蕾却不回答,唇角扬起一抹嫣然弧度,微微抿起的双唇只把我搞得莫名其妙,不敢直视她的娇美,转过脸往向别处。

    孟蕾见我躲闪,“咯咯”直笑,突然,伸出双手捧正我的脸,端端望着,清澈的双眸与我不过一掌距离,脸上泛起一抹红晕,说道:“谢谢你的照顾。”

    我还以为她会有别的行动,真心跳加速不知所措,不料如此煞有介事只是为了说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孟蕾说完后,不留给我回话的机会,背过身,交叉身后,一蹦一跳离去,口中说道:“千纸鹤一定自有苦衷,你们兄弟之情不可移。”

    木筏上面用来捆绑用的藤绳早已腐烂断开,刘旭和怒库特拾掇来很多新的藤枝,大头和凯莱图库掏出匕首把枝条上面的杈头削掉。我放下个人情绪,上前收拾干净木筏上面的杂草,接过削好的藤条,一边给木筏加固,一边感触尤深的注视着它。

    出来快一年了,这次是我离父亲最近的一次接触,看着木筏上那些用藤绳捆绑过的痕迹。我在想,也许父亲当年正像我这样蹲在这里,细心的拿着藤条给这架木筏捆扎。我傻傻的猜测,如果父亲真的捆过这架木筏,不知道哪几个部位是由他经手的。

    木筏加固后,刘旭把工具用防水篷布包好,紧紧的固定在上面。在场所有人其中有的来过山谷不止一两次,却全都没进过瀑布后面的山洞,更不知道里面除了有一大批凶残的蛇头鱼,还有什么古怪的东西等着我们。待一切准备好之后,我们把木筏推下水,大头叫来于兴旺和孟蕾。我见孟蕾脸上好看了很多,问她:“没问题吧?”孟蕾摇摇头表示没事。我深吸了一口气,率先跳上木筏。

    接着大伙都陆续跳上了木筏,大头对小恩吹了声口哨,小恩应声跳上木筏。也不知道这架木筏是用什么木材做的,浮力非常好,就算我们这么多人上去,水都只淹到它半径。刘旭与我撑起杆子,划着木筏朝瀑布方向过去,前半程湖面很平静,到了后半程湖面被冲击下来的瀑布震的水纹波涟,靠近瀑布时,强劲的水流造成了一股很大的风涌,溅过来的水打湿了我们的身子,模糊了我们的眼睛。

    好不容易把木筏固定好,我们相续攀上千纸鹤说的那块岩石上,岩石平坦宽敞,只是常年在阴暗潮湿处,上面结有一层薄薄的绿苔,脚踩在上面湿滑难稳,好在够大,这么多人站上去并不拥挤,相互搀扶一下,就没什么问题了。站在岩石上近距离的观赏了一会瀑布,清澈的池水下面,蛇头鱼寻着阳光开始稀稀落落的游出几条,不多时,后面的蛇头鱼争争先恐后的穿梭出来,数量之多,果然无法目测。

    蛇头鱼的样子正如傅满江所述那样,长着与蛇相似的头颅,张开的嘴巴长满一排如同尖刺一般的锯齿,游水速度神快,就像出弓的箭,仅仅半个来小时,这些鱼已经各自找到目的地,做它们该做的事情,一眼望去,湖面上到处都是这些怪异鱼的身影。

    凯莱图库从包里取出几件尼龙雨衣,分给大家穿上,大头笑道:“想不到大老板行事如此周全。”

    傅满江道:“有备无患。”

    “我们下去吧。”千纸鹤打过招呼,一跃而下,稳稳的站在木筏上,待所有的人都跳下来后,我们分均站位,迎着瀑布,费力撑杆。瀑布冲击力很大,由上往下坠落犹如泰山压顶,我与刘旭半弓着身子,脚下踩稳,手中没有竹竿的同伴全部蹲下身子紧紧扶着我两下盘,最后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木筏伐过瀑布进入水洞。

    水洞并不宽敞,也就两个木筏的宽度,这么点空间,要是被刚才那些蛇头鱼聚集在这里,怕是连撑杆的落点都没有。木筏进入水洞之后,在瀑布的冲击力下,迅速的往里行驶。

    凯莱图库收回雨衣放回包里,拆开篷布,从工具箱里拿出两把探照灯,一把交给刘旭,一把自己拿着在前面引路。刘旭拿着探照灯,四处照看洞内的情况,两侧是光秃秃的岩壁,在上头却有很多石笋倒垂下挂,石笋的头部要比我们在阴阳谷溶洞里看到的尖锐的多,而且还很细长,感觉就像有很多利剑悬空在我们头顶,只要稍一震动,这些利剑就会戳下来,穿透我们的脑壳。

    有些地方,石笋下垂的非常厉害,挡在前面,需要我们要俯下身子才能通过。走了一大段距离,水洞才渐渐变宽。

    “真不知道鬼子是怎么想的,把东西给藏到这种地方来,这就属于典型没事找抽型的人。”大头身子躬的辛苦,一挺起胸膛就不住的埋怨。

    又划了一段距离,前方出现了一道石墙,把水路分岔两边。

    “该往哪边走?”我把眼询问千纸鹤。

    千纸鹤看了看左边的路线,又看了看右边的情况,拿不定主意,“洞内的情况我也不清楚。”

    见一个没辙,我又转身问傅满江:“大老板的意思呢?”

    “说实话,我这是第一次亲临探宝,不如各位有经验,”傅满江谦虚的说:“还是你们拿主意吧。”

    看来他也只能坐在办公室拿个主意,“既然大家都不清楚,那就来个瞎猫撞死耗子吧。”大头大大咧咧笑道。

    停留了一会,我们选择了从左侧的方向进去碰碰运气,左侧进去后,通过探照灯的观察,没感觉里面有多大变化,水面也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一切的宁和迹象,使一度神经绷紧的我们,逐渐放松下来。一路划来,除了偶尔说几句话,整个水洞中,只有木筏漂行的水流声。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我们听到了前方传来飞行动物拍打翅膀的声音,谨慎起见,我们压住竹竿,停下来细听。

    “像是蝙蝠的声音?”刘旭侧耳闻音。

    “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蝙蝠?”大头说。

    “大家小心点,”于兴旺小声吩咐:“若是遇到的是叶鼻幅科类的蝙蝠就比较让人头疼了。”

    “什么叫叶鼻幅科蝙蝠?”刘旭左耳听前方,右耳听他们聊天。

    “通俗一点说就是吸血蝙蝠。”于兴旺解释道。

    “你奶奶的,”大头骂了一句,“说你有才学,你还上完凳子又上桌了,吸血蝙蝠就吸血蝙蝠呗,还叶鼻幅科蝙蝠,你不嫌叫的累,我都听的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