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章 故人相会
    唉!弄清楚源尾后,我们几个大老爷们一边愤怒海盗歹毒,一边自我惭愧不已,看来美女效应非比寻常,至少我们这次都是托孟蕾的福,才能登上这艘海盗船,并且还占据了对方最舒服的房间,美美的当了回江湖老大。

    自从知道父亲是因为寻宝而失踪,我对探宝两个字无形中多了一层敏感。我让孟蕾询问盖柏来海盗出来是为了寻找什么宝贝,盖柏来表示自己对此所知甚少,大头目只是让他们四处看看,遇到奇特事情就立马回报。我还想接着往下问,大头插话进来让孟蕾问问他,“有没有打劫过中国船只?”

    对方表示自己只是他们邀过来做翻译,入伙不久也不是很确定,孟蕾又问他:“能不能把船开到中国去。”

    这回盖柏来很坚决的晃当着他的脑袋,强烈的表示行有行规,绝不会逾越,并说,只要我们放过博雷物哈德,一定会想办法帮我们联系别的过往船只,保证我们转渡回到中国。

    我们虽然挟持着海盗头头的废物弟弟博雷物哈德,但考虑到对方人马的情绪,倒也没怎么为难他,只是让他们的人把之前从我们身上取走的东西全都拿回来。其余的,只要他们一路上给我们提供吃好喝好就行。船上的海盗表面上虽然一味的顺从我们,暗地里却好几次试图从我们手中抢回博雷物哈德,但如今这位看似废物,大有用处的贵人属于我们仅有的救命稻草,哪怕不合一眼,我们都要严严实实的看管着他。任凭这些人如何巧舌如簧,还是暗中使计,我们一概不理,只是紧紧看牢人质。

    海岛船航行的速度要比我们的“男儿号”快的多,不到六天,海岛船停靠在哈密麻岛港口。我们不知道对方想玩什么把戏,盖柏来特意过来解释,叫我们稍安勿躁,更不要为难博雷物哈德,停在这里,是因为这片岛屿过往的船只很多,只要一联系到合适的,马上就给我们安排,协助我们回到中国。

    对于海盗的好意,我们嗤之以鼻,若不是博雷物哈德被我们死死的控制住,他们早已把我们大卸八块扔到海里喂鱼。海盗自古以来都非善类,杀人掠夺家常便饭,协助我们回自己的祖国,鬼才信他。为今之计,也只能先走着看,见招拆招。

    盖柏来走了后,刘旭不解的问:“我们为何不让对方的人下船,我们自己挟制着博雷物哈德,直接夺船回中国?”

    千纸鹤给他解释:“这些海盗猖獗一方,包括他们的船只,早就列入了各个国家的通缉名单,我们的国家不会允许这种带有攻击性的船只进入自己的领地,只要我们一进入,肯定会受到监视或者直接攻击,我们冒不起这个险,像他们这些罪案累累的人,更不会同意冒这个险。”

    刘旭伸了下舌头,不再多言。孟蕾笑着说:“你放心好了,只要博雷物哈德在我们手里,我们就有把握回的去。”

    正在我们闲聊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人未到,就已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笑声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是谁。不多时,推门进来几人,走在最前面的是刀疤男,紧随其后的是盖柏来,两人推门进来后,后头才跟进来一位中年男子,男子的长相跟焉在我们身边的博雷物哈德有几分相似,不用说,我们都猜到了,这位一定就是海盗头头,博雷物哈德的哥哥了。海盗头头脚一跨进门,就用那双与他弟弟形似的瑞鹰般眼睛扫了我们一眼,甚是睥睨傲慢。

    与海盗头领并肩过来的人,才是最让我们吃惊的,原来是故人,吼岛上的大老板傅满江,此人脸带笑意,神采奕奕,看起来心情不错,刚才的笑声应当也是他发出来的。

    奇怪,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大头与他乍一对视,惊讶的手指着对方,眼望着我,硬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本人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可这次,我们居然一点都不反感见到傅满红,甚至略带微微喜悦,他乡与故人,心境都大不一样。

    看模样,傅满江跟海盗头头的关系非浅,绝对不是刚认识的。头领进来后,径直走到博雷物哈德跟前,好像就没我们几个人存在似的,也不搭话,直接伸手抓人,大头守在博雷物哈德傍边,一直提防着他海盗头头的举动,见对方一照面就想拽走博雷物哈德,赶忙出手格挡。头领的身手不弱,接住了大头的招式,两人连过几招,谁也没讨到好处。

    博雷物哈德看到哥哥过来,并没有表现出开心的样子,表情更是焉的厉害,低垂着头,连他们呼呼打架都不敢看。头领与大头过了几招后,退回了身子,对身旁的傅满江说了几句。此时,傅满江早已认出我们,用中文翻译过来:“几位不要误会,寒老大刚才过去不是想从你们手中抢人,只是想教训一下他的弟弟,决对没有挑衅几位小兄弟的意思。”

    傅满江的专横我们都是见识过的,没想到这番他说的这么人情味,我上前一步,说道:“那你告诉寒老大,我们也无恶意,若非他们的人欺人太甚,双方根本就不会出现对立关系,现在谈这些废话已经没多大作用,我们只求回到中国,只要顺利回去,我们绝不会为难他的弟弟。”

    傅满江把我们的话转达给寒老大后,想不到,寒老大上去就给博雷物哈德一个巴掌,打的博雷物哈德连喊痛都不敢出声,独自卷在一边揉着痛处,那吊样跟他枭匪的哥哥有着天壤之别,真是一母两胞,两般人,十个指头,各长短。

    打过后,寒老大气愤未平,找来手下细问缘由,虽然我们听不懂他们的话,但是从神情上却能看出,一脸铁青的寒老大,越听越生气,狠狠的瞪了一眼刀疤男,只把刀疤男看的诺诺噤噤,询问完后,回到傅满江身边,跟他说了几句,傅满江再次翻译成中文告诉我们:“寒老大已经跟他手下问清楚事情的原委,对于他弟弟不知好歹,得罪几位小兄弟的事情,向你们表示诚挚的道歉,还希望诸位大人大量,不要怪罪。”

    只要对方一客气,我这人脑子就不大好用了,正想说几句客套话,还是孟蕾反应快,抢先说道:“话说回来,我们还要感谢你弟弟,若非他出手相救,我们现在可能已经葬生鱼腹,该我们向你说声道歉才是。”

    对峙双方转瞬间突然都谦让客气起来,这么多人站在房间里像是在开检讨大会。也正常,主要是一直以来,我们没有把博雷物哈德想轻薄孟蕾的举止告诉她,只跟她说,对方恶习不改,占着人多欺负我们,还让大头学猴子表演,不得已我们才挟持了博雷物哈德。虽然孟蕾后来从盖柏来口中得知博雷物哈德心存不轨企图,却不知对方几乎已经得手,所以对他并没深恶,说话自然留有三分余地。大头看到傅满江后,念念不忘丢掉的七根金条,遗憾的说:“大老板,兄弟也对不住你啊,把你赠送的黄金都给弄丢了。”

    傅满江哈哈大笑,又恢复回大老板的气概,“小钱而已,若是兄弟最近手头使不开,只管跟我要便是,自从上次与几位分手后,甚是想念,后来得知几位去了三亚,我刚好遇到一桩生意,特意派人前去三亚找你们合作,想不到那几个没用的饭桶,连几位的面都见不到。以为就要失之交臂,不想,居然还能在这里相遇,刚才过来通报的人说,在海上遇到几位年轻人时,我就想着会不会小兄弟几位,刚开始见到几位装束奇特,打扮怪异,还不敢相认,仔细一看,哈哈,果然正是,应了一句老话,有缘千里相来会啊。”

    看来我们预料没错,自从我们离开吼岛后,傅满江一直都留意我们的去向,只不过他的饭桶手下被我们甩开了,他才无法监视我们,而此时大家又阴差阳错的走到一起。只是,这家伙盯着我们几个毛头小伙干嘛?费解!

    大头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毛内衣,又摸了摸自己的长头发,嘻嘻笑道:“大老板真是太客气了,我们这几个只知道胡乱转的小屁孩,差点连命都丢在大海里,又何德何能,居然得权高位重的大老板你惦记。正所谓无功不受禄,不知道上次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傅满江微微一笑,说道:“咱们的事情,容后再说,现在还望几位兄弟给傅某一个薄面,放了博雷物哈德兄弟吧。”

    “暂时还不行,”经历这么多事,我也圆滑了许多,怕大头头脑一发热应允了对方,抢先道:“我们年青人头脑简单,品性单纯,你大老板我信的过,可是这些海盗,嘿嘿······不好说,我觉得人在道上混,手里还是有要东西做保障稳当一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