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我的初吻
    后脑勺一记猛敲,专家吹胡子瞪眼的站在后面,凶巴巴的说:“吃什么吃,你以为所有的人跟你一样笨的只会吃东西,现在我身边要是有榔头,真想一锤子敲死你。你再这么耗下去,时间不等人,你是不是想让妮子一辈子长眠不醒?”

    “哪有,”我委屈的说,“我已经在努力了,你还要我怎么说?”

    “煽情的,煽情的。”专家手舞足蹈的催我。

    我看着墙上的闹钟,滴答,滴答的分秒过去,秒针的每一次跳动似乎都在宣告着拉古布拉离我越远。我沉思片刻,算了,不管了,只要有一线机会,说什么也要试试,先把人救过来再说。

    我伸出手,一手抓着拉古布拉的手,一手抚摸她的头发,拉古布拉的手很冰凉,脸部僵硬,我俯下身子,轻身细语道:“你醒醒好吗?你不可以就这样离开我,你答应过我,苏醒后要嫁给我的,难道你说话不算话了?”

    “对了,就这样,然后再投入一点、深情一点,声音的分贝再提高一点。”陈专家就像个爱情导师一样孜孜教诲着我,只把我弄得啼笑皆非。

    我深吸一口气,紧紧的抓着拉古布拉的手,默默的注视着她,不断的跟她说话,说到动情处,竟然连自己也分辨不出真假。

    “拉古布拉,你醒过来吧,我们还要一起回高黎贡山,到时我们手拉手一起回去好吗?只要你醒过来,我什么都答应你,我还要娶你做妻子。”

    我也清楚最后几个字自己怎么会脱口而出,既然不再顾忌,那之后的情话说起来就少了生疏,差点自己都信以为真。专家却在这时候对我说:“小伙子,要记住你说的话,是男人,说出来就不能收回去。”

    收不收回去以后再说了,反正现在所说的话,一切都出于救人的目的,我不去理睬背后专家的话,一个劲的晃着拉古布拉的身子。

    “不够,不够,”专家不依不饶,一旁吹胡子瞪眼,突然一手把我的头往下摁,怒斥道:“既然嘴笨,就直接去吻她。”

    我怎料到堂堂一名知名专家,做事这么不靠谱,猝急不防,头部被他按了下来,紧紧贴在拉古布拉面前,脸对脸好不尴尬。

    后脑袋又是一记猛敲,“吻她,救人要紧,没时间耽搁了。”

    拉古布拉的睫毛很美,略显苍白的嘴唇很是柔嫩,薄薄的,像是弹指即破,我看着心动,又被陈专家压的没辙,哭笑不得,想想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还真没什么好怕,再说拉古布拉迟迟没醒过来,最后关头,确实不能功亏一篑,,算了,还是救人要紧。我渐渐少了抵触,顺势低头下去,轻轻的吻在拉古布拉的嘴唇上,柔情说道:“你醒了,我就娶你。”

    也许,是我的话感动了处在第六空间拉古布拉的魂,也许,是拉古布拉通过自己坚强的毅力,总之,在我吻过她后,她真的苏醒了,苏醒过来的她,早已泪流满面,紧紧的抱着我,把脸埋在我的胸口,激动的抽泣着。专家站在我俩后面,乐呵呵的,像个孩子似的喜不自禁。

    从实验室出来,我与拉古布拉一直都是十指紧扣,个人感觉有点别扭,却又不忍放手。此时,对我来说,只要能救回拉古布拉,其它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出来后,专家接连抽了三根烟,喜上眉梢的说了一句:“在里面这八天,最难受的就是抽不到烟。”

    我笑着说:“明天我给你送十条过去。”

    专家喜滋滋的回道:“不用这么着急,等喝上你们喜酒的时候,再给我双倍补上也不迟。”

    拉古布拉被说的不好意思,把手抓的我更紧,偷偷的看我一眼,又低下头。专家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取笑道:“十条烟不好抽啊,妮子,按我们汉人的习俗,我这个做干爹的到时候是要给你随礼陪嫁的。”

    “干爹?”我惊呼道:“什么时候老师成了她干爹了?”

    “噢,噢,是这样的,”专家解释道:“刚送妮子过来的时候,因为与她相投,我就认了她做干女儿了,怎么?你不答应?”

    “不,不,拉古布拉的性命是你给的,你本来就是她再生父母,收她做干女儿,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不答应呢。”我忙不迭里的回答。

    专家眉开眼笑,伸了个懒腰,仰天长啸:“成功的感觉真好。”

    回去后,孟京辉见拉古布拉已经脱离危险,连声向我们道贺称奇,说晚上由他做东,非得让陈专家留下来吃了个饭,陈专家这回倒客气起来,任凭我跟孟京辉好说歹说,只是不答应,最后拉古布拉出马,三言两语就搞定了他。

    酒席上,四人分位而坐,拉古布拉身体还未完全康复,只能喝清水充饥,所以只能由我频频举杯向二人致谢,怎奈陈专家酒量不行,没喝几杯就满脸泛红,把手掌挡在杯口只是讨饶,不胜酒力的陈专家靠在椅子上喘着气,红彤的脸配着八字翘胡,很是滑稽。

    孟京辉得知拉古布拉认了陈专家做干爹,又听说我在病床前答应娶她,欣喜的把酒增满,笑颜眉开的向我跟陈专家连干三杯,直道三喜临门。

    第二日,孟京辉有事先回湛江,我与拉古布拉继续在株洲停留,接受进步一治疗,这几日里,全由陈专家的一位中医朋友,给拉古布拉身子做了调理,随着身体康复,拉古布拉不仅肚子缩小,脸上的褐斑也逐渐隐褪,直到中医朋友宣告拉古布拉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以后只需静心调理,我们才别过中医与陈专家,打道回府。

    走的时候,陈专家没有前来送别,他说不喜欢离别那种酸酸的感觉。拉古布拉对他救命之恩心生感激,如今又成了她的亲人,更是依依不舍。直到我答应改日一定与她一同过来探望专家,她才破涕为笑。

    回到湛江,孟京辉早就把我们在株洲的一切事情告诉了大家,刘旭上来就喊拉古布拉嫂子,弄的我更是有口难辩。大头庆祝拉古布拉重生,在湛江最豪华的迎宾楼里为拉古布拉举行了一场庆喜宴。孟京辉因为临时有事没有出席,孟蕾与胖子都来了,经过一段时间修复,胖子开朗了许多,这也是我从高黎贡山回来后第一次见到孟蕾,原本自然的俩人,这回倒显得生疏许多,刚一见面,她扔给我一个皮箱,冷冷道:“什么意思?”

    我一时理解不进,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刘旭一旁解释道:“孟姐和胖哥都说不要你分给他们的五万块,已经退回来来几次了,每次我以你不在为由,全都拒绝了。”

    孟蕾今天的态度本来就让我看着有气,把皮箱往回一扔,没好气说道:“我只是按规矩办事,钱既然给出去了,就没有退回的道理。”

    “我管你,”孟蕾横眉不买账道:“我是为自己工作而去,不可能收下这笔钱。”

    “为自己工作?”我听的极为不舒服,冷笑道:“这么说,你不认为自己是整个团队中的一员?”

    于兴旺见我俩唇枪舌战,接过箱子,捺手道:“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别弄得一个个像吃了火药似得,前暂且我保管着,过些日子再做安排。”

    今晚虽说为拉古布拉庆祝,我心头却积着一团无名之火,只要有谁与我碰杯,端起就一口闷掉,酒杯次次见底。胖子连夸我人逢喜事好酒量,大头取笑我这是得遇佳偶千杯少。拉古布拉一直含笑坐在我旁边,不断的给我另一个杯子里加白开水,叫我醒酒。越是这样,我酒灌的越厉害,也不知道自己今晚为何这么冲动,酒席最后以大头烂醉得以宣告结束。

    半睡半醒回到住所,刘旭把醉的一塌糊涂的大头搀扶到床上,去了自己的房间。在大头鼾声如雷中,我久久不能入睡。

    这时,一个影子一晃,已坐在窗户台上,一看,潇洒倜傥,正是在阴阳谷出手相助的“酷哥”。酷哥面露微笑,潇洒的说:“要不要再来几杯?”

    “正无处消愁,你来的太及时了。”我从床上翻了下来,两人也不走正门,直接由窗台上翻了出去。来到夜市,我要了几瓶啤酒,弄了几碟小菜。把酒倒满,我端起酒杯敬酷哥:“上次承蒙你出手相助,我们才能顺利逃脱,客套话也不说了,干了这杯表示谢意。”

    酷哥倒也爽快,一句不说,杯子一碰,把酒倒进口中,喝完第一杯后,他拿起酒瓶先给我倒上,接着又把自己的杯子倒满,举起杯子说:“这杯向你道歉。”咕噜一口喝完。

    “道歉?”我放下酒杯纳闷问道:“慢着,慢着,你什么意思?”

    酷哥发梢有点长,拂了一下头发,面露歉意:“迟来的道歉,上次在白沙岛上,装鬼用**枪把你射昏,不知道你还怀恨在心不?”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