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凯旋归来
    “也许他还有些私事要处理。”于兴旺猜测说。

    一伙人目送完酷哥,刘旭问:“要不要把前面的怒魔花烧毁?”

    吴天昊看了看遍地的怒魔花田,说:“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再说我们现在手里也没有燃料,还是先回部落,改日叫人准备齐全,再来一趟好了。”

    从洞口往阴阳谷去不需要经过怒魔花丛,走出阴阳谷后,我们找了一处美丽的地方把保镖的尸首埋在一座山丘边,堆完土包,每人对着坟头鞠了三躬,胖子伤心的泣不成声,鞠过躬后,又跪下来不停叩拜。于兴旺过去劝扶他,大头从怀里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掩土埋在坟前,对着坟头神情凝重的说:“兄弟,你说做为一名刀客,身上永远都要留着最后一把飞刀,本来该拿一把飞刀陪伴你终身,但小弟身上确实没有飞刀,只有一把匕首,你姑且着用吧。有刀在手,总比什么都没带的好,一路有刀相伴,起码也不用怕被下面的鬼欺负。”

    大头念完他古怪的悼辞后,没过多久天空已经泛白,此时已经有人哈欠连连,吴天昊提议大伙就地小寐片刻。

    为了让大伙都能小息一阵,我独自包揽了站岗,孟蕾最先醒来,见我坐在保镖的坟头瑟瑟发呆,走上前关切问道:“要不你也去小眯一会?”

    我摇头拒绝。孟蕾一笑,望着坟头略有所思,一会,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淡淡一笑,缓缓说道:“我在思考一个对错的问题。”

    孟蕾笑道:“你太多虑了,这样反倒不好。”

    “哦?”我转身回望着她。

    孟蕾悠悠叹道:“看来保镖的死对你感触很深?”

    我苦笑道:“是呀,活着或者死去,有时候不过转瞬之间。”

    孟蕾嘴唇微动,想说什么,又忍住了。这时吴天昊醒过来,中断了我与孟蕾之间的交谈,我见一已是中午时分,起身把所有人换醒,随意吃了点东西,道别保镖坟墓,在阿克巴多带领下原路返回,一路马不停蹄,回到部落时已是次日深夜,部落的人都已入睡,只有那木和清楚我们此行附带的任务,还在掌灯为我们守候。去时总共有一十一人,回来只有八人,我问那木和,杜利军跟王九有没有回来,那木和分不清谁是谁,但他肯定的说:“没有人回来过。”

    一阵沉思,也不知道他俩走出山洞了没,想起将生命留在阴阳沟的战友,惆怅不已。那木和见到拉古布拉,自是欣喜不已,激动的两泪纵横,想去叫醒那木珍子,拉古布拉拦住了他,说明天再续不迟,本以为能看到那木珍子,不想拉古布拉推却了那木和的热情,我心中莫名的有种失落感。

    赶路一天,大家也都累了,稍做交流便各自回去休息,我还是住在那木和家中。这么晚了,那木和没去打搅妻子,自己给我端了一盘热水,还给我煮了一份野菜高粱饭。那木和烧的饭闻起来很清香,吃起来也很可口。

    那木和一直坐在我旁边,等我吃完之后才面带笑容的询问我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我能明白他苦等我的原因,我抹了一下嘴,从进入怒魔花开始,一一详细的把经过讲给他听,只把杜利军开枪杀死保镖这一节给隐瞒了过去,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不想把人类如此丑陋的一面展现在质朴的那木和面前,何况这之前彼此还是出生入死的战友。

    那木和的表情随着事情的起伏而变化,他听的很专注,除了中途给我卷了两次旱烟,很少打断我的话,直到我讲完整件事情,他才不无担忧的问我:“那些会使巫术的人全都被你们杀死了?那你说他们有没有在死之前对碑文上下过蛊术?”

    格罗姆人有没有对石碑下蛊术,我也说不来,而这也正是我最耿耿于怀的心结,不把这事弄清楚,总觉得没给略楼人把事情办好,更怕的还是弄巧成拙,反而害了他们。但事已至此,光担心也没有用,实在不行还得另想其他办法,或去探访一些也懂巫术的人过来帮忙解除咒语。一想到会懂巫术的人,脑子里马上就浮现神仙姐姐的样子,不知道她能不能帮上忙。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那木和,并且还说:“格罗姆人应该还没有全部被我们消灭,但是摸清了他们的底细,剩余的一小撮人成不了什么气候。”接着再把烧毁怒魔花想法也对他说,那木和忧喜各半,对族人无法预测的前途甚是忧心。

    我问那木和:“通常疾病发作的周期是多长时间?”

    那木和说:“基本上是一年左右。”

    次日,我们瓦解了格拉乌沟的消息,传遍整个略楼族部落,在这一整天的时间里,我们受到了无比尊荣的英雄般待遇,除了胖子沉溺在对保镖离去的悲伤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其余的人都应邀参加了族人又一次为我们举行的歌舞会,年青的族人手拉手把我们围在中间载歌载舞,大头不会翩翩起舞,只有不停的晃着他那颗大大的脑袋以示自己很配合大家,于兴旺举措的站在中间,自己不动,被热情的姑娘们推着摆动,吴天昊则是不断的摸着自己光秃秃的头顶,热呵呵的笑着。孟蕾的悟性很高,看了一会就能陪着他们一起跳了。

    我则是端着酒碗,该扭几下的就扭,没人强迫时就找他人喝酒。整个舞会中跳的最开心的就是那木珍子了,自从一大早那木和把我们的壮举告诉她之后,她已经开心到现在,看着她笑的这么甜蜜,蝴蝶映花般的婀娜舞姿,我觉得我做什么都值了。在她跳完一段舞蹈后,端起酒碗轮流向我们几个敬酒,与我碰碗时,我痴醉的差点把酒全洒了出来,笨拙的举止换来了珍子嫣然一笑。

    除了那木珍子,其他姑娘脸上具是洋溢着欢快,每年一次的遣送多年来一直像噩梦般的笼罩在她们的内心深处。除了年青人,年长的族人并没有表现的这么酣畅,他们忧喜参半。

    酒过半席,孟蕾叮咛吴天昊不可再多喝酒,吴天昊朗声大笑,丝毫不介怀,孟蕾苦劝无果,使出杀手锏,揪着他去换药。我一连接过好几位略楼族姑娘手中的敬酒,一口一碗,瓦碗虽然浅底,盛酒不算多,但这酒劲大,比丰裕岛上的白烧有过之无不及,喝到这个时候,族人的热情早已把我灌得燥热,吐舌头喘气。 这时族长把我叫到一边,说道:“听拉姑布拉之言,少侠力排众异,倾力相助,为本族人做下骇世奇功,此恩此德,全族人无以为报,不知少侠有何要求,山里人只要力所能及定不推却。”

    嬉笑打闹我是在行,这么一位年长老者如此低声下气与我说话,令我很不习惯,挠首傻笑。当时相助不过凭着一腔热血,哪想过什么回报,愣愣回不上话,好一阵,才文绉绉说了一句:“族长无需多虑,除暴安良乃常人应当所为,不用挂在心上。”

    族长说道:“对少侠来说这或许不过举手之劳,但对我们整个略楼族人来说,这是一个大如天的恩惠,少侠要是不让老朽回赠,老朽寝食难安呀。”

    族长说的动容,只把我听的热血涌动,族长见我不答,叹了口气,面露难色道:“老朽知道,少侠走南闯北,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自然对山里人的东西瞧不上眼。”

    “言重了,”族长的话把我说的冷汗迭出,“我绝无这个意思。”

    “族长,你就不要为难我小兄弟了。”换过药的吴天昊和孟蕾不知何时站在我俩身边,说话的正是吴天昊。

    “不过,”吴天昊突然一脸坏笑:“据闻,我这位小兄弟现如今还是孑然一身,连女朋友都未曾谈过。”

    “略楼姑娘个个娇艳貌美,要不族长大人就把他给招赘了?”孟蕾闪着大眼睛,一脸作弄的看着我。

    “招赘不敢,”族长应声道:“只要少侠有意,看中哪位姑娘,老朽一定促成好事。”

    “那容易,”孟蕾坏笑道:“打铁趁热,有位姑娘这位少侠心仪已久。。。。。。”

    “孟蕾,给我闭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我还真怕她胡搅乱捅,喝止道:“别无中生有,唯恐天下不乱。”

    孟蕾见我发怒,果然把嘴巴合上,吴天昊哈哈大笑,族长还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这时大头端着酒杯满嘴酒气走了过来,“什么好事,大伙笑的这么开心?”

    孟蕾咯咯直笑:“族长正给你得**头说亲呢。”

    “啥?”大头张大嘴巴,臭烘烘的往我脸上靠,把我看的难受才转过脸,指着族长,“嗨,我说老族长,没这么偏心的,你问问在场知道的人,前天我的功劳绝不比这小子少,有这等好事怎么只落他一人头上?”

    族长脸露欣喜,连声应道:“不,不。怎么会呢,还正想过去问问你的意思。”

    “关问我也不行,”大头得寸进尺道:“我那还有兄弟呢,尤其那个姓于的,不用族长亲自开口,我去知会一声保准他乐的屁股开花。”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